《火之歌》

第19章

作者:凯隆琳·库克

“爱德华国王的登基大典在一个半星期之后。”

“你将在什么时候出发,爵爷?”凯茜问,吃完餐盘里新鲜的豌豆。

“我,夫人?你忘了我们两个都受到邀请吗?你这么厌恶我的陪伴,宁可放弃如此令人兴奋的盛会?”

她可怜的目光充满希望。他看着她粉红色的舌头滑过下chún,不由得默默地诅咒自己想要她。

“我将和你一起去,爵爷?”

“我不敢冒险把你留在这里。”他说,有效地削弱对她的慾望。他看见她眼里的怒火,故意又说:“多吃点,夫人,否则国王看见了娶了这么个瘦小的孩子,将会非常同情我。”

他趣味十足地看着她握住酒杯。“动手吧,”他嘲弄地说。“把你的酒泼在我的脸上。我至少会喜欢你的报复行动。”她放开杯子,仿佛杯子会烫手似的。

他大笑。“没有关系,凯茜。和你行房没有什么乐趣。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很快就会看起来像个男孩。”

她咬紧牙。

“什么?”他挪揄地说。“你甚至不扬起你的小下巴?”

凯茜拿起一块猪肉,慢慢地开始咀嚼。似乎是很久以前,他教她如何取悦他。她看见他的目光锁住她的嘴,感觉到短暂的报复力量。她吸吮肉汁,舔舐肉骨,慢慢地吃掉整块肉,然后把骨头丢在餐盘上。她扬起下巴。

“婊子。”他轻声咒骂。

他突然站起来迈步离开大厅。

她差点叫住他,因为外面正下着雨。你是个笨蛋,她斥责自己,担心他会着凉!

格瑞愤怒地爬上城墙。他倾身靠着冰冷的石头,看向黑沉的大海。淋淋雨至少可以冷却我的热情,他沉默地嘲笑自己。

他发现自己好累好累,厌倦透了凯茜的恐惧和怨恨。这些都不是他的错,该死!可是他知道自己有错,她会离开他一定和他有关。过去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在他的脑子里倒转。在他们分享温暖关心的那段日子,他已经决定忘掉她所做的事,忘掉她的谎言,把过错归在自己身上。费狄恩。这个名字像丧钟般在他的脑子里响起。我没有跟他走是因为我爱你。不,你绝对不能相信她!

格瑞用力捶打石块。他痛恨自己不确定的感情。他从未经历过她所激起的这种复杂情绪。如果爱德华再次召集十字军东征,他会立刻同意。她的笑容在他的脑海浮现,老天,他已经受够这一切!

旅行到伦敦需要六天的时间,但是凯茜不在乎。她沉浸在兴奋的情绪中,甚至格瑞疏离的态度都没有令她太难过。各种准备工作允许她埋藏自己的哀伤,直到夜晚躺在床上听着他均匀的鼻息。在他们出发的前一天,格瑞意外地走进他们的卧房。他停顿片刻,看着试穿新衣的凯茜。她看起来美极了,虽然略嫌纤细。当她看见他,笑声立刻梗在喉咙里。

“爵爷?”

“这件礼服很适合你,夫人。”他说。

她小心地不表露任何情绪。“谢谢你,爵爷。”

“你将佩戴那条项链。”在她低下头之前,他看见她眼里闪动的厌恶。

他走到柜子前,把项链找出来。“到这里来。”他说。珍贵的宝石在阳光中闪耀。

她慢慢地走向他,转身,拢起及肩的卷发。沉重的项链躺在她的胸口,感觉冰冰凉凉的。他扣上钩子,后退一步。

她看起来像个公主。他看着她触摸项链,当她的手指像被烫着般缩起来,他并不特别惊讶。

“你就穿这样参加国王的登基典礼。”他说,离开卧房。

这天晚上他要了她。迅速但是不粗暴。当她起身要清洗自己,他抓住她的腰,拉她回床上。

“不,”他说。“你不可以去洗掉。”

她震惊地颤抖,提醒自己他只把她当做传种牝马。

“睡吧,夫人,我们明天一早就要出发。”

我永远无法触动你的心吗?她沉默地喊叫。

一个星期后,他们风尘仆仆地到达伦敦。

看见那么多人挤在一个小地方,她惊讶得眨眼睛。还有漫天的臭味,以及小贩嗜杂的叫卖声。

“所有的城市都像这个样子,”格瑞说,看见她捂着鼻子。“我们住的地方没有这么糟。”

“我们要住在康瓦耳公爵送给你的房子?”她问。

“嗯,那是他送给我的订婚礼物。”他说。

她看向他的脸。

“他在确定你有价值之后,坚持要我保留它。”

绵绵的雨不停地下着,地面泥泞不堪。“蓝铃”滑了下,格瑞迅速地抓住缰绳稳定牝马。

凯茜正要谢谢他的时候,他开口说:“你已经够脏了,我不希望你连腿也断了。”

“那么你就得自己戴那条该死的项链。”她喃喃地说给自己听。

“那是西敏寺,”格瑞指向左边。“爱德华将在那里加冕。”

“好美。”凯西说。

“嗯,亨利国王花了很多钱重新修建。他就埋葬在那里。”

凯茜已经累得坐不稳了,更别提欣赏伦敦的风光。他们终于到达宅邸。沉重的铁栅门慢慢地旋转而开,他们进入一座泥泞阴森的院子。出现在他们眼前的两层楼的木制建筑看起来灰暗而萧瑟。

“你到里面看看,夫人。”格瑞说,抱她下马。

她点点头,不敢抱什么希望。令她惊奇的,屋子里灯火通明,感觉非常温暖舒适。

“凯茜夫人?”

一个胖胖的灰发女人走向她,礼貌地行礼。

“我是玛姬,夫人。公爵吩咐我们在这里等候你。”

“我很高兴你在这里。”凯茜疲乏地微笑。

玛姬带领她上楼到一个舒适的房间。

“这是你和伯爵大人的卧房。”玛姬说。

地板上铺着新的芦苇,墙上挂着色彩鲜丽的壁毯。除了一张大床,房里还有一张小圆桌和几把高背椅。

“我一定是上了天堂。”凯茜大声说。

“我愿意亲吻公爵的脚。”爱达热切地说。

“我去吩咐女仆为你准备热水洗澡,”玛姬平静地继续说道。“我的丈夫桑尼会帮助伯爵大人照料马匹。你不需要做任何事,夫人,只要好好地休息。”玛姬微笑地行礼,离开房间。

当格瑞走进房间时,凯茜正在享受热水澡。

她忘了他们之间紧绷的关系,忘了自己全身赤躶,愉快地说:“公爵一定是全英格兰最细心体贴的人,我甚至不需要操心三餐,这个房间是这么的舒适温暖!一切都如你所愿吗,爵爷?”

他疲乏地微笑。“嗯,一切都很好。我再给你五分钟,凯茜。”

她脸红,迅速地把头探进水里弄湿头发。当她离开浴盆时,格瑞穿着罩袍坐在旺盛的炉火前。她很快地擦干身体,用小毛巾将湿头发包起来。

“水脏了,格瑞。”她说。

“我已经吩咐仆人准备干净的水。”他说。

凯西听见脚步声,急忙穿上罩袍。

当格瑞泡在水里时,她坐在火炉前梳头发。“今天晚上我们在这里用餐,明天我们将到王宫去。”

凯茜停下梳头的动作,尝试地说:“我想看看伦敦的一切,爵爷,但我今天太累了。”

“嗯,”他说,闭起眼睛。“我们会去看你想看的一切。”

“谢谢你。”她轻声说。“你要我帮忙吗,爵爷?”

“给我毛巾。”他说,站起来。

她试着不去看他的身体,可是眼睛不由自主地在他的身上移动。慾望在她的体内蠢动,此刻,她不由得恨他教会她享受性爱的欢愉。

“毛巾,凯茜。”他说,伸出手。

她把毛巾递给他,迅速地走回火炉前坐下。

她知道他看见了她眼里的慾望,很想狠狠地踢自己一脚。她听见他非常平静地说:“我会爱抚你直到你尖叫,夫人,如果你愿意告诉我事情真相。”

她想对他吼叫,想求他相信她,不过做这些都没有用。何不干脆告诉他所相信的?不,这么做也许会得到他的原谅,可是他永远都不会信任她了。她从眼角看见他站在炉火前伸展筋骨,她用力吸口气,很快地转过脸去。他会在另一个女人的身体里解决需求。这个想法令她跳起来,眼里闪动痛苦。

“格瑞,我——”

有人敲门。她闭起眼睛,为自己差点说出口的话颤抖。

“进来。”她说,声音又高又尖。

两个女仆端着餐盘走进来。她们肆无忌惮地打量格瑞的身体。他会要其中的一个吗?

“把餐盘放在这里。”凯茜严厉地说。指向小圆桌。

她咬牙看着其中一个丰满的黑发女孩公然用眼神邀请格瑞。

“你们可以走了。”她尖锐地说。

他看着她,眼睛闪动满意的神采。可是他没有说什么,一直到她在他对面坐下来。

“你的醋劲很大,夫人。”他说。

她被食物呛到,好一会儿她无法说话,只能一边咳嗽一边用力地摇头。

“奇怪,”他继续平静地说。“我有印象你要告诉我非常有趣的事,但是被那两个女仆打断了。”

她没有说话,低头盯盯着盘子。是骄傲便她保持沉默吗?他想着。

“你非常年轻,凯茜,”他在片刻之后说。“人年轻的时候容易犯错,而且……不愿意承认错误。”

“年纪较大的人不犯错吗,格瑞?”她问。

“嗯,”他同意,向后靠着椅背。“不过,夫人,我不想再听你的辩解,那些话令我疲乏。”

“好的,爵爷。”她说。“我什么也不说。”

是骄傲使她保持沉默?荣誉心?愚蠢?

他站起来,拉她离开座位。

“不。”她低语,向后躲避。

他大笑,把她扛上肩膀。“你宁可要我和那个漂亮的黑发女仆上床?”

“是的!”她大叫。“我不在乎!”

他把她放在床上,脱掉她的罩袍。当他放开她脱自己的罩袍时,她翻身跪起来,试着逃开他。他抓住她的足跟,将她拉回床中央。

“不”他嘲弄地说。“我还没有得到满足。不过你不会得到任何愉悦,夫人。”他拉开她的腿,进入她的身体。令他惊讶的,她的身体已经准备好接受他。

凯茜盯着他。一股无法抑制的快感在她的体内爆发。她忍不住大叫。

格瑞热情地吻她,对她充满激情的反应困惑不已。他想惩罚她,却意外地满足了她。这个事实令他愤怒而高兴。该死!

他用嘲讽的声音说:“多么热情啊,夫人。你脑子里想着他吗?”他感觉到她的颤抖、僵硬。“睡吧,凯茜,我不允许你清洗身体。”

格瑞终于疲乏得入睡,她的泪水湿润了他的肩膀。

我必须记住一切,凯茜想着,因为将来我将告诉我的孙子我参加了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一世的加冕典礼。典礼庄严隆重,充满神圣的气氛。当国王接受权杖和王冠,凯茜倾身向前。典礼很快地结束,所有穿着华丽的公侯王爵和贵族仕女安静走出西敏寺。凯茁听见格瑞深深地吁口气。她不确定地看看他,而他只是对她点点头,说:“我们的国王终于回家了。”

她看起来很美,格瑞想着,不知不觉地拿凯西和其他的贵族仕女比较。“这里只是国王和王后居住的王宫,”他轻声对她说,“不要看起来这么敬畏的样子,别人会以为你是乡下姑娘。”

“我试着记住一切。”她认真地说。

“我们一定会再到伦敦来。”

她点点头,不假思索地说:“嗯,可是这是加冕大典。我们将来可以告诉我们的子孙关于大典的一切。”她惊愕地捂住嘴,等待他嘲讽的回答。

“我没有想到这一点,”他说,眼睛突然暗淡下来。“来,凯茜,有很多人你得见一见。”

格瑞将丈夫的角色扮演得非常好,仿佛很高兴把他的妻子介绍给他所有的朋友认识。凯茜的脸都笑僵了,不过她并没有如自己预期的被这些尊贵的爵爷夫人们吓倒。虽然她很讨厌脖子上的这条项链,但是这条略带异国情调、价值不菲的项链却给予她信心。

“老天!你瞧,珊黛!格瑞伯爵!”

凯茜看向这个她见过最英俊的男人。他几乎和格瑞一样高,有一头灿烂的头发,一双愉快的蓝色眼睛。站在他身边的是一位非常美丽的女人,和他是完美的一对。她突然觉得自己干瘪、丑陋,舌头打结,所有的信心全被这个金发美女毁灭。

“你和珊黛从北方的荒野来到伦敦,”格瑞说,拍打男人结实的手臂。“珊黛,”他握住她的手。“为什么我每次见到你都发觉你更美了?”

珊黛轻轻地笑。“这只野兽,秀凡,一个月不让我接近教练场。他不要我带着瘀伤出现在王宫,站他丢脸。”

教练场。她在说什么?凯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火之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