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歌》

第02章

作者:凯隆琳·库克

当其中一辆马车陷入更深的泥沼,摩斯大声地诅咒。阴冷的雨仍然倾盆而下。他们正绕着洛基山脉走,而大雨将蜿蜒的山路变成沼泽。

疲乏的格瑞下马,帮忙推马车后轮。他希望自己已经到家了。不过当他用全身的力气推着车轮,他像个哲学家般想着,不管他是不是和摩斯同行都会被淋湿。泥坑顽强地吸住车轮,他和其他的人再次使劲往上推。终于脱困的车轮弹了起来,三桶酒掉在泥地上。格瑞命令随从把酒抬上马车。

“今天晚上,”摩斯说。“我们将会换上干爽的衣服。我们现在离波马诺城堡不远,我打算到那里去喝个痛快!你是我的客人!”

“波马诺城堡在哪里?”格瑞问。

“休革特附近。希望那里没有被泛滥的湖水淹没。”

从来没有听说过休革特的格瑞只低沉地哦了一声。过去这三天,他得知许多关于雷摩斯的事,知道更多他和他的姐姐、外甥之间长久存在的不睦。“她竟敢侮辱我的凯茜的管家能力,”摩斯这么告诉他。“我的凯茜,她能够管理你的国王的温莎堡!”

格瑞讥笑地想着,从摩斯的口中听来,他的宝贝凯茜就像圣人般高洁,他后悔答应摩斯到布列登堡去,甚至只是住几天。这个凯茜很可能有是个大暴牙,丑得嫁不出去,所以雷摩斯才会把这个陌生人当作女婿人选。

可是他喜欢摩斯。他喜欢摩斯的机智风趣,和他说不完的故事。当大雨把全队的人淋成落汤鸡,他甚至没有丧失他的幽默。格瑞知道,在摩斯技巧地探测下,他很可能已经告诉摩斯所有他想知道的事。他微笑地起着,摩斯也许想知道他的第一任妻子的左臀上有一个肿瘤。

“至于我那个外甥,”摩斯在昨天下午轻蔑地说。“他只是个一文不值的傻瓜。”

“也许是个危险的傻瓜。”格瑞冷静地说道。

“哎,有可能,”摩斯同意。“那个混蛋!”他告诉格瑞关于他的好儿子吉安的事。他一直怀疑是杰弗故意让吉安淹死的。“他想得到布列登堡,而他的母亲鼓励他。她竟然厚颜无耻地当着我的面说她的儿子是我的继承人!而他只把凯茜当做天花板上的苍蝇!哎,我知道他们两个心里在想什么:凯茜嫁给那个可怜虫,而我的姐姐成为布列登堡的女王,支使所有的人!”

“你的儿子死后,”格瑞问摩斯。“你为什么样不再婚?”

摩斯眼里的痛苦震撼了格瑞,他不需要任何语言来回答他的问题。

现在他将和摩斯的姐姐见面,也许会见到她的儿子杰弗。

波马诺城堡很小,位于一个小湖旁边,没有任何战略价值。湖水相当混浊,不过还没有泛滥。这里并不富庶,城堡周围的土地看起来十分贫瘠。在城堡内,格瑞看见衣衫褴褛冷得发抖的农奴。他跟随摩斯爬上阶梯,盖伊跟随他身后。

“亲爱的弟弟,”一个瘦高的女人说。“真令人惊喜。老天,你全身湿透了。我希望你不会死于风寒。”她和笑容非常虚伪。

“斐莉,这位是莫格现伯爵。我们需要洗个热水澡换上干爽的衣服。”

摩斯的姐姐又高又瘦,长得并不难看,虽然她一定超过四十岁了。她的头发藏在白色的头巾下面。

“当然,摩斯。”斐莉看向莫格瑞,感觉到血液加速流动。老天,他真是个英挺的男人!斐莉严厉地命令女仆为她的弟弟准备洗澡水,然后走向格瑞,她的腰肢优雅在摆动。“你,伯爵大人,”她轻声说。“我亲自为你准备。”

老天,格瑞想道,这个妇人要诱惑我。他累了,只想好好地休息。他大声地说:“你太周到了,夫人。”

他留下盖伊在大厅的火炉前,跟随斐莉夫人上楼。

“你的儿子不在,夫人?”

“是的,”斐莉说。“他将为错过他的舅舅感到遗憾。”

如果亚奎田事件的主谋是杰弗,看起来他母亲并不知道这件事。

“我相信,”格瑞说。“摩斯也有相同的想法。”

斐莉忙着点蜡烛,没有注意到他声音里的讽刺。“啊,伯爵大人,这样不太恰当,因为我是个可怜的寡妇。”她转向怯懦的妇仆,声音变得尖锐。“碧琪,立刻为伯爵准备洗澡水!现在,大人,让我帮你……去除不舒适的衣物。”

她灵敏地帮助他脱掉湿答答的外套。然后解开他的铠甲,轻轻地摆放在角落。接着,她竟然蹲下来解开他的靴子。女人服侍访客洗澡是为大家认可的风俗习惯,但是她的双手蓄意地触摸他,让他意识到自己好几个星期没有碰过女人。

当他全身赤躶,他感觉到她的目光在他的身上,打量着他和他渐渐膨胀的男性器官,他不悦地想着,她似乎把他看一匹种马。她为时已晚地递给他一条毛巾包裹他的腰身。

“看来你经历过许多战斗,大人。”她说,声音低沉沙哑。她伸手触摸他左侧的疤痕,长长的疤消失在毛巾下。

“是的。”格瑞说,只希望提热水的女仆赶快出现。

斐莉没有离开他的身边。她吸进他身上的男人味,雨水混合汗水的味道,强烈得令她发晕。

当三个女仆提着冒蒸气的热水走进房间,她走离他的身边。女仆将热水全进木盆,她亲自加冷水测试水的温度。她满意地站起来,微笑地向格瑞招手。

“来吧,大人,洗澡将使你恢复精神。”

格瑞拉开毛巾,看见自己的性器官不再膨胀,不由得松了口气,然后踏进浴盆。热水的感觉让他愉悦地吸口气。他把头靠在浴盆边缘,闭起眼睛。

“我不知道我的弟弟会把英格兰人当做朋友。”斐莉说,她的声音轻柔而靠近。

“我们在亚奎田相遇后就一起旅行。”格瑞说,希望这个女人不要烦他。

他感觉到涂了香皂的海绵慢慢地滑过他的肩膀,而强迫自己继续闭着眼睛。

“原来如此,”斐莉说,用海绵擦洗他宽厚的胸膛。她的手指碰触他的身体仿佛触电一般。“向前倾,大人,我要洗你的背。”

格瑞照做。“哎,”他继续。“我将和摩斯到布列登去。他希望我在那里住几天。”

他是不是听见她倒抽一口气?他故意说道:“我想看看他的女儿,凯茜,据说她是个美丽的女孩。”

在他背上的海绵停了一下。“凯茜,”斐莉说。“是个可爱的孩子,虽然的弟弟把她宠坏了。等她嫁给杰弗,我恐怕必须教她许多事。至于她的长相——”他能够感觉到她在耸肩——“她长得像她的母亲,所以可怜的摩斯当然会怀有偏见,只能说,她长得还过得去。现在,大人,往后倾,我要洗你的头发。”

格瑞知道自己不该多管闲事,但是她这么肯定摩斯的女儿会嫁给她的儿子引起他的好奇。他相信摩斯宁可把女儿送去修道院,也不会把她嫁给杰弗。可是,如果摩斯死了,凯茜就得任由她的姑妈宰割。

他把头往后靠,享受她的手指按摩他的头皮。虽然不关他的事,他还是开口说:“我不知道杰弗是凯茜的对象。”

“哦,”斐莉说。“摩斯会改变主意的。他对自己的外甥情着莫名其妙的反感,不过这些都会过去。毕竟,杰弗是他的继承人。”

她冲洗他的头发,然后叫他站起来。

“继承人?”格瑞问,注意到海绵正慢慢地滑过他的腹部。“我以为他的女儿是他的继承人。”

她的手停下来,他感觉到她的手指轻轻地滑进他浓密的黑毛里。他的男性器官膨胀。

“你真强壮,大人。”斐莉说,令格瑞惊讶地是,她像个年轻女孩般吃吃地笑起来。

“空气很冷,夫人,”他说,咬紧牙。“我希望赶快洗完。”

“当然,大人,”斐莉同意,但是她继续侵犯他的身体,探索他身体的每一寸。

“你不去看看你的弟弟洗得如何?”格瑞问,声音紧绷。他不是石头做的,但是和这个女人上床的想法令他倒胃口。

“我的弟弟,”斐莉冷淡地说。“可能正在享受……兰娜的服务。我去拿我儿子的睡袍来给你,大人。”

格瑞接下毛巾擦干自己,很高兴她终于离开,他正打算自行解决避免身体发生进一步的反应,她却带着酒红色的睡袍回来了。

“大人,”她说,声音略显愤怒。“我的弟弟要你到那里去。”她用舌头舔嘴chún,企图诱惑他,可是他的注意力在睡袍上。

格瑞对她微笑,诱人的微笑使她的膝盖颤抖。“也许,”他轻声说。“如果摩斯没有和兰娜在一起,我可以享受她的服务。”

他知道这么做很残酷,可是他拒绝半睡半醒地躺在床上,等待她爬上床躺在他身边。

两朵红焰跳上她的脸颊,她转身走出房间。

格瑞快步下楼,仍然穿着杰弗的睡袍。他听见摩斯嘲弄的声音:“你没有告诉我,亲爱的姐姐,我的外甥在哪里。他对自己的家没有兴趣吗?”

“我不知道杰弗在哪里!”斐莉喝道,看着他用坚固的牙齿撕咬鸡肉。该死,她羡慕地想着。上个星期她又掉了一颗牙,这一颗非常接近门牙。

她看见格瑞走近,感到一阵愤怒。她主动向他示好,而他却拒绝她,她不自觉得摸摸脸颊,感觉到松弛的皮肤,不由得畏恸。她很快就会拿她和凯茜比较。

摩斯微笑,他的嘴塞满鸡肉,然后示意格瑞加入他。

“格瑞伯爵有没有告诉你,斐莉,他将在布列登堡住几天?”

她听到怀着恶意的语气,不过强迫自己微笑,虽然笑容十分僵硬。

“哎,”她说:“几天前杰弗才到布列登堡去。凯茜似乎非常高兴见到他。”摩斯大笑,一块面包从他的嘴飞出去。“凯茜,”他说。“是她父亲的女儿。她喜欢杰弗的程度就像我喜欢他的程度,而那就是零,我亲爱的姐姐!”

“你,摩斯,只是嫉妒!凯茜是个一文不值的女孩,而杰弗是个战士,而且愈来愈得到公爵的欢心。”

“我一点也不惊讶,如果他拥有他的父亲的油嘴滑舌和你的狡猾诡诈,姐姐。”

格瑞若有所思的嚼着肉,旁观他们两个chún枪舌战。至少,斐莉夫人全忘了他的存在。他喝口酒,看看四周,寻找叫兰娜的女孩。

“如果,”他听邮斐莉气愤地说。“我被生为男孩,布列登堡就是我的!而你,摩斯,你会为了阻止布列登堡理所当然的继承人得到布列登堡,而把你平庸的女儿卖给魔鬼!”

“你永远不知足,姐姐。是你自己坚持要嫁给黎基尔。你要他的床,现在你应该安分地睡在那张床上。”

“盖伊在哪里?”在短暂的静默中,格瑞询问摩斯。

摩斯心不在焉地说:“兰娜发现你的随从很合她的口味。她很可能正在教他一件事。”格瑞喝完酒,站起来,把手放在摩斯的肩上。“我们明天还得赶路,我已经准备上楼休息了。”

摩斯鄙夷地看斐莉一眼。“如果你不介意,亲爱的姐姐,格瑞伯爵和我将睡在杰弗的房间。他是个讲究礼貌的英格兰人,不懂得拒绝保护自己。”

斐莉狠狠地瞪摩斯一眼,然后失望地对格瑞微笑。

“谢谢你的热忱招待,夫人,”格瑞说。“热水澡消除了我的疲劳,而丰盛的晚餐满足了我的饥饿。”

“他不需要任何东西来满足他的饥饿了,姐姐!”

斐莉低吼一声,可是格瑞听不清楚她吼了些什么,他怀疑他们姐弟已经争吵了一辈子。杰弗不在波马诺城堡令他略微失望。他想亲自评量这个男人。

感谢上帝,大雨在夜里停止了,当他们离开波马诺城堡时,阳光正以极快速度晒干泥泞的道路。

“离开毒蛇窝真教人松了口气。”摩斯愉快地说。

格瑞扬起浓浓的黑色眉毛。“你们两个旗鼓相当,摩斯。事实上,我认为你相当以此为乐。”

“哎,”摩斯说。“斐莉从未令我感到乏味。我给她两桶酒,酬谢她的热忱也补偿她……的失望。”

“她是个非常坚定的女人。”格瑞只这么说。

至于盖伊,格瑞发现这个年轻的骑士眼皮沉重,但是他忍住挪揄他的冲动。

他们经过森林,横越山峡河谷。当他们愈来愈接近布列登堡,摩斯就愈来愈兴奋。“我们就在黑勒河附近,”摩斯说。“你几乎可以闻到海的味道。这里土壤非常肥沃,我们几乎年年丰收。我们还拥有许多牛羊,每天春天,它们的騒味和叫声就会充满整个空气。”

格瑞点点头。“这和康瓦耳非常相似,”他说。“那里的乞丐也很多。赞美上帝,我们大部分的农作都集中在一个河谷,这样可以防止海风和咸空气的侵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火之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