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歌》

第20章

作者:凯隆琳·库克

“你在多管闲事,我不喜欢。”

韦珊黛夫人挨近她的丈夫。“可是她是无辜的,季凡,”她轻声说道。“我只是想帮忙。”

“她的确是会让人忍不住想保护她。”季凡说。

“哎,不过可别以为她是朵脆弱的小花,她有坚强的意志。但愿格瑞不是那么——”

“骄傲、自负、多疑——”

“是的,”珊黛叹息。“你应该看看她在射箭场的样子。她看着我的弓,好象它是条会咬她的毒蛇。但是她很快就克服了心里的恐惧!她的体力不太好,但是她有很好的眼力和稳定的手。”

“你打算把她训练成战士?”

“如果你笑,季凡,你会后悔!”

“这样吧,亲爱的,”季凡轻声说。“明天我找格瑞谈谈,也找拍盖伊男爵谈谈。他似乎是个正直的人。”

“他的妻子可不是!”

“嘘,女人,不要说话了。我想好好地爱你。”

“我想知道,”珊黛说。“兰琪对她的丈夫说些什么。你想他知道事实吗?”

盖伊男爵非常清楚他的夫人。他对她有一股强烈的感情,甚至喜欢听她长篇大论地抱怨,因为他知道一旦上床,她就会忘记一切,把身心都交给他。这会儿,他面带微笑听她咆哮,一点也不觉得乏味。

“我不要怀孕!”

“可是你已经怀孕了,亲爱的,”他温和地说。“等你为我生两、三个儿子,我会允许你喝葯。”

“你是野兽!”

“我应该一直把你留在床上。这样可以省得我的耳朵受苦。”

“我不要变得又胖又丑!我不要生孩子的痛苦!”

“兰琪,”他说。“如果有办法免除生产的痛苦,我一定尽力而为。至于你的外表。你是在瞎操心。你是我的妻子,我的爱人,这个事实不会改变。”

“我不是傻瓜,盖伊。”她低声说。

“我相信你不是。”

她跳起来。“我知道你为什么娶我!你爱的是那个瘦小的女孩,不是我!”她转身背对他。

“终于,”盖伊满意地说。“你终于承认了。”

“我……我没有承认什么!承认什么?”

“你爱我。你温暖了我的心,兰琪。你不知道你不需要再羞辱凯茜了吗?”

她沉默不语,他又说:“请转过身来,亲爱的。”

兰琪慢慢地转身,可是一直低着头。

“你是英格兰最顽固的女人。”

“我不顽固,她和韦珊黛那个婊子在一起!”

“所有的仕女都是婊子吗,兰琪?可怜的兰琪,你在王宫里一定痛苦极了。”

“我必须承认我喜欢和琼安作伴。”她说。

她想告诉他,她欺负凯茜是因为她担心他。担心格瑞知道事实之后会报复。我爱他,可是我不敢告诉他。因为我害怕他真的认为我是个恶毒的巫婆。

盖伊站起来走向她,握住她的肩膀。“听我说,亲爱的,是你忘记格瑞、凯茜,和渥佛顿的时候了。”他停顿片刻。“我不爱凯茜。她是我见过最单纯的女孩,我只是想保护她。我相信他们之间的问题终会解决,不需要我们干涉。可是,兰琪,我不允许你再为凯茜制造问题。你明白吗?”

“我当然明白,但是我不相信你!”

他叹息。“也许五年或十年后你会相信我。”

“我不会相信你,盖伊。”

“但是你爱我。现在我要带你上床,让你忘记一切,只记得你对我的热情和爱。”

晴朗的下午,贵族们聚集在射箭场观看爱德华国王和韦珊黛夫人比赛射箭。格瑞留下凯茜和王后在—起,自己和韦季凡等朋友聚在—块。

“你昨天看了珊黛练习的情况,凯茜?”王后问。

“她真教人难以置信,”凯茜说。“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女人可以这么……”她想不出适当的形容词。

“英武?”

“也许。她是这么美。”

“事实上,凯西,她是在爱上她的丈夫之后才显得完美。她以前并不快乐。”

可是她的丈夫一直深爱着她,凯茜想说。“她担心自己会输在第三回合。她说那么远的距离需要很大力气,而只有国王能够射得精准。”

“哎,我知道。”王后说。“我相信这是国王坚持的,他不喜欢输。”

凯茜笑起来。“至少他是诚实的!”她看向珊黛。我要像她—样,凯茜想着。如果我能够学会射箭.也许格瑞会欣赏我。

王后和—位伯爵夫人谈起来,凯茜看看四周,对一个挺着肚子的女人微笑。“你一定累了,”她说。“来坐在我的旁边。”

“谢谢你。我的体力愈来愈差了。”

凯茜感到一阵羡慕,然后看向珊黛。“她看起来英勇极了。不是吗?”

“嗯,你应该看看她穿战袍的英姿。我是和珊黛一起长大的。”

凯茜的思绪旋转,她突然说:“莫格瑞占领洛伊城的时候你在吗?”

女人全身僵硬,不过轻声地回答:“嗯,我在。”

“珊黛夫人真的是用匕首射向格瑞?”

女人点点头。她们身后响起小孩的笑声,女人回头。“啊,我的女儿,嘉琳。”她从保姆手中抱下女孩。“嘉琳,来见见一位美丽的女士。”她询问地看着凯茜。

“我叫凯茜。她是个美丽的女孩,你真幸运。”小女孩倾身向凯茜,小手抚摸凯茜的貂皮风衣的毛皮,开心地笑起来。凯茜愕然。小女孩的笑容是格瑞的翻版。

“你没事吧,凯茜?你看起来非常苍白。”

凯茜深深地吸口气。“我不知道你的名字。”她说。

“玫莉。我的丈夫,麦克男爵,在那里,和季凡男爵还有……莫格瑞站在一起。”

她的停顿使凯茜怀疑。玫莉曾经是格瑞的情妇吗?似乎不太可能。玫莉看起来这么温柔善良。

“我听说格瑞伯爵结婚了,听说她是来自布列特尼的女承人。”

“哎,她是来自布列特尼。”

“我忍不住为她难过。”玫莉低声说。“我相信格瑞伯爵不是个温和的男人。”

“他的确不是,”凯茜说。“你的女儿,她长得像她的父亲吗?”

“我不认为,”玫莉停顿一下之后说。“你为什么这么问?”

凯茵闭起眼睛低语:“我是莫凯茜。”

“原来如此,”枚莉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你看出他们的相似处?我不想带她来伦敦,可是我的丈夫说没有人会注意到,他说嘉琳看起来和格瑞一点也不像。”

“不是她的五官,而是她的笑容。原谅我让你不自在。我什么都不会说的,我向你保证。”

玫莉勉强地微笑。“谢谢你。瞧,珊黛准备射箭了!”

令凯茜惊讶的,珊黛赢了第一回合,而爱德华国王侥幸地赢了第二回合。

当珊黛准备射出最后一箭,全场鸦雀无声。箭呼啸地飞出,啪的一声落在圆心边缘,掌声和喝彩声随之而起。

爱德华国王对她咧嘴笑,送她一个飞吻。“原谅我,夫人。”他说,射出他最后一箭。飞箭落在箭靶正中央。

“你不会相信我是故意输给你的吧,陛下?”

国王把弓丢给随从,握住她的腰将她高高地举起。“女人,”他说,轻轻地将她放下。“我相信你告诉我的每一句话!”

“你是个很有风度的赢家,陛下,不,胜利属于你。”

“季凡,你这只幸运的狗,在我绑架你的妻子之前来带她走!”

凯茜看见格瑞欣赏的目光。她下决心要让格瑞也用这种目光看她。她转头向玫莉,可是她已经带着女儿离开了。

“看来保护你的婊子忙得很呢。”琼安小姐在凯茜身后说。

凯西想给她一巴掌,不过她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温和。“你一定要表现出嫉妒的样子吗,琼安?你知道吗,这使你的脸看起来非常丑陋。”

琼安很快地举起手摸摸脸,仿佛要确定五官还在原来的位置。

“凯茜!”

格瑞愤怒地看琼安一眼,然后低头对他的妻子微笑。“来,国王要庆祝他的胜利。”

她安静地走在他身边,心里想着小女孩嘉琳。

“不要让她影响你的情绪。”格瑞说。

“她像只烦人的小虫,”凯茜冷淡地说。“我没有把她放在心上。”

“那么你的脸为什么发红?”

凯茜停下脚步,看着她丈夫的脸。“我见到你的女儿。”

格瑞没有丝毫愧疚的神情,只是茫然地看着她,询问地扬起眉毛。

“麦克男爵的妻子玫莉夫人,你攻占洛伊城的时候,她也在城堡里。”

格瑞慢慢地回想起来。“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缓缓地说。

“她是你的情妇吗?”

“不是,我为了得到珊黛的顺从,所以强暴她。”

凯茜震惊地盯着他。“你强暴一个淑女?”

他脸红,然后为自己的脸红生气。男人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他的妻子没有权利批责他!他的下颚紧绷。“够了,”他冷冷地说。“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我不想再听到你咆哮。”她眼里的惊恐使他不由得又说:“我为这件事感到抱歉。当时我非常愤怒,而且沮丧。”

“就像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凯茜轻声问。

他的脸阴沉下来,可是他没有回答。过了好一会儿,他僵硬地说:“我似乎很少做令你高兴的事。这个新闻会让你再次计划逃开我吗?”

她摇摇头。

他大笑起来。“至少你不再辩称你是无辜的。啊,盖伊男爵和他美丽的新娘来了。”

“你看起来气色很好,凯茜。”盖伊说。

“你也一样,盖伊。你一切都好吗?”

“是的,我很快就要做爸爸了。”

凯茜为自己的嫉妒感到惊讶。“恭喜,兰琪。你非常……幸运。”

盖伊看见兰琪眼里不确定的神情,很快地拉她到他的身边,亲吻她的脸颊,在她的耳边低语:“放轻松,亲爱的。让格瑞和凯茜看看你迷人的一面。”

“谢谢你。”兰琪说。

“盖伊,”格瑞大声说。“跟我来。我要你见见季凡男爵。”

兰琪看着她的丈夫的背影,摇摇头。“你看起来并不好,凯茜,”她说。“琼安昨天就注意到了。”

“琼安注意到很多事,不是吗?”

“是的。”兰琪诚实地回答。

“你现在快乐吗,兰琪?”

兰琪眯起眼睛看她,但是看不到隐含的意义。“丈夫就是丈夫。”她说,耸耸肩。这句话连她自己听起来都很虚假。

“不,我觉得盖伊非常宽容。”

“他是我丈夫。”兰琪尖锐地说。

“我知道。拜托,兰琪,我从来没有拿过属于你的东西。”凯茜略带讽刺地又说:“对了,费狄恩向你问好,兰琪。”

凯茜听见兰琪低声诅咒,不过她只是点点头,转身走开。

格瑞忙着和朋友交际,因此由鲁夫陪伴凯茜和爱达逛伦敦,有好多好美的东西,但是她没有钱买,而又羞于向鲁夫开口。

晚上,凯茜躺在柔软的床上,想知道格瑞在哪里。当她终于听见格瑞走进房间,急忙闭起眼睛。她感觉到格瑞坐在床上,努力地平稳呼吸,假装睡着了。

“我知道你醒着,凯茜。”他说,听起来喝了很多酒。

“嗯,”她承认。“我醒着。”

“告诉我,夫人,你和兰琪独处的时候,是不是又欺负她了?你对她说了些什么,凯茜?”

她用力吸口气。“我没有说什么!”

“为什么我不相信你?”他龇牙咧嘴地说。

凯茜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她跳起来,高举手臂,用力掴他一巴掌。他惊讶地看着她,然后眼睛冒出怒火。她大叫一声,冲向房门。

他抓住她的腰,将她转过身来面对他。他的手指嵌进她柔软的肌肤,但是她没有发出哀叫声。她麻木地盯着他,等待。

她看见他脸颊上的手印。“你要打我吗?”她问。

“如果我打你,是你罪有应得。”他的目光落在她的rǔ房上。“不过,我有更有效的惩罚。”

她颤抖起来。“你要再次强暴我,像你强暴可怜的玫莉?”

“有何不可?”他严厉地问,恨自己对她的慾望。“我想对你做什么就做什么,你是我的妻子。”

“求求你,格瑞,”她低语,试着躲开他的手。“不要伤害我。”

他将她抱起来带到床上。“不,我不会伤害你,不过我也不会给你欢愉。”她闭起眼睛不愿面对羞辱。当他的手指触摸她,她忍不住颤抖哀嚎。他突然放开她。

“睡吧,”他严厉地说。“我不想要你。”

她蜷缩成小球。盖紧被子。她感觉到泪水刺激她的眼睛,生气地把泪水擦掉。

在沉睡中,她感觉到他的嘴热切地吻她,感觉到身体内不断高涨的快感。

他要了她,而她的身体沉浸在炽烈的愉悦中。

她的身体得到彻底的满足,可是她的思绪陷入困惑中。在他说了那些话、做了那些事之后,她怎么能够轻易地对他产生反应?我是个大傻瓜,她想道。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火之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