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歌》

第23章

作者:凯隆琳·库克

“主人,前面有营地。”

狄恩停下马。“他们是法国人吗?你有没有看见旗帜?”

“哎,主人。白色的旗子上有三匹黑狼。”

狄恩困惑地摇头。“康瓦耳之狼。”他轻声说。格瑞。他告诉过凯茜,她的丈夫会来找她。

格瑞躺在小床上,命令自己疲乏的身体睡觉。明天,他想着,注视篷里摇晃的的光影,他将见到凯茜。他的愤怒已经消失,内心只剩麻木的空虚。他再次想起令他心寒的信。“你不需要担心我的安全,爵爷,”凯茜写道。“因为我会得到妥善的保护。”谁会保护她?答案非常明显。她曾经雇用过费狄恩。”我的父亲不会怪你。不论如何,布列登堡仍然属于你。我相信,爵爷,你会找到能够取悦你的淑女。”

她就写这些而已。老天,她真的预期他会让她走?她真的以为他留住她是为了布列登堡?该死的小傻瓜!

他根本没有把布列登堡放在心上。他想要他的妻子;他想打她、吻她、压碎她;他想听她说她爱他,想听她说原谅他。他大笑起来,老天,他变了,他因一个瘦小的女孩改变。

格瑞听见有人打开帐幕。他立刻坐起来,伸手向他的长剑。

“不要动,伯爵大人。”他听见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说。他看见闪动的剑光。

“这是怎么回事?”格瑞低吼。

“我无意伤害你,爵爷。我不是你的敌人,我只是不希望自己受伤。”

“你是谁?”

“费狄恩。”

格瑞猛吸口气,两眼闪闪发亮。他是对的。这个混蛋送凯茜回布列登堡。“你是怎么避开我的侍卫的?”他冷冷地问。

“等一下,爵爷。我请求你不要叫你的侍卫,我不希望被迫伤害你。”

格瑞丢下长剑。“谢谢你。”狄恩说。他打量莫格瑞。不错,这是一个女人曾经爱慕、渴求的男人;他身体强壮结实,眉宇间流露着英雄气概。狄恩冒险闯进他的营地也许是件愚蠢的事,不过这是他欠凯茜的。

格瑞也在打量他。凯茜说过他的头发、眉毛、眼睛的颜色令人想起沙滩,的确不错。“你要做什么?”他冷冷地问。他站起来倒两杯酒,扬眉询问狄恩。

狄恩接下酒杯。“请坐下,伯爵。你必须原谅我的怀疑,不过我并不是个傻瓜。我很高兴你来得这么快。当然,她并不相信我,她说你会很高兴她离开。”

格瑞眯起眼睛。他想扑向这个家伙,挖出他的心脏!不过,目前狄恩占上风,而格瑞不知道帐篷外的情况。

“你严重的干涉了我的生活,”他鄙夷地说。“看来她再次雇用你带她离开我。”

“你是个傻瓜,伯爵大人。你的妻子拥有一颗温柔、单纯、而诚实的心。如果她要我,我很乐意带她走。我溜进你的营地只为了一个理由,我欠她一份人情。”

“这一次她用什么支付你酬劳?”格瑞嘶声说。“又是那条项链?”

“是的,”狄恩说。“我不要这该死的东西,可是她坚持要我收下。现在,你必须听我说,因为我的时间不多。你的妻子从未说谎。第一次雇用我带你妻子走的人是兰琪,但是我无法那么做。当我问她选择回哪里,她说她要回渥佛顿,回她的丈夫身边。然后华特爵士那个畜生设下陷阱抓我。她解开我的手铐,爵爷,因为她不忍心看见我受苦。当然,她太容易相信人了。我必须把她留在那里,因为我不想死在你的手里。”他停顿片刻,然后用自嘲的声音说:“我要她跟我走,但是她不愿意,她爱你,虽然我不认为你值得她爱。”

格瑞盯着他。“你可能是在为她说谎,”他龇牙咧嘴地说。“也许你甚至是她的情夫。”

狄恩微笑,格瑞更加愤怒。“我可以强暴她,也许那是兰琪希望我做的。不过,我发现像我这样的恶棍都无法伤害如此温柔善良的女士。她爱的人是你,爵爷,虽然你不配得到她如此深刻的感情。”他停顿片刻。“我起初以为她是全世界最柔顺的女人,但是事实并非如此,她是坚强的,爵爷,她拥有足以匹敌任何男人的自尊和骄傲。她离开你,因为她看不见和你生活在一起有任何希望。她的哀伤足以使最冷酷的人动容。你是个大傻瓜。”

令狄恩惊讶的,格瑞注视他,说:“你是对的,我自己在几天前才发觉。我发现自己再也不在乎她是否说谎,我要她。如果我能够说服她,我将带她回渥佛顿。”

狄恩缓缓地收起剑。“我相信你有一张能言善道的嘴,爵爷,因为她这次是铁了心,非常坚决。”

“她会服从我!”

“不要忘了,爵爷,她在她父亲的城堡里,不是你的。我相信他会保护他的女儿。”

格瑞开始愤怒地踱步。他突然转向狄恩,露出微笑。“她会服从我,因为我是她的丈夫。”格瑞停顿片刻,咬着下chún。“她的父亲看到她有什么反应?”

“我没有进入城堡,担心她的父亲会惩罚我。”

“现在你不再是我的敌人,费狄恩,渥佛顿永远欢迎你。”格瑞伸出手。“谢谢你保护我的妻子。”

“那是我的荣幸,爵爷。”

“现在我可以知道你是怎么溜进我的帐篷的吗?”

狄恩咯咯地笑。“一个人想溜进任何地方都不难,爵爷,不过全身而退可就不容易了。我很放心,你不想看到我的血!”

格瑞微笑。“你可以保住你的血。”

“那么再见了,伯爵大人。祝你好运。”

格瑞看着狄恩悄悄地溜出他的帐篷。他困惑地摇摇头,回到小床上。但愿他在几个月前就知道事情真相。现在事实对他而言已经无关紧要。他沉沉地入睡,享受一个多星期来第一个宁静的睡眠。

晚餐非常热闹。所有的仆人和侍卫都围着凯茜。询问她的生活状况,向她叙述布列登堡发生的大小事。没有人提到她的丈夫。凯茜感觉到父亲的目光,但是她坚强地保持快乐的笑容。事实上,她真的非常高兴看见父亲这么幸福。梅琳是个好女人,凯茜相信她爱摩斯。

“你不喜欢牛肉汤吗,凯茜?”梅琳问道。

“哦,我当然喜欢,梅琳。我只是兴奋得吃不下。”

梅琳沉默片刻,然后倾身靠近凯茜。“我相信,亲爱的,你不是为你父亲的婚姻感不到悦。”

凯茜惊讶地眨眨眼睛。“我很高兴我的父亲找到他在乎的女人。我的母亲去世多年,我一直担心他会太寂寞。你的孩子为布列登堡带来新生命。”

“你和你的丈夫都不必忧虑布列登堡的继承权,”梅琳继续轻声说。“我的儿子们将拥有属于他们的土地,至于我的女儿,她会拥有足够的妆奁。”

“我的丈夫会很高兴他不会失去布列登堡。”凯茜平静地说。

“摩斯说了很多关于格瑞伯爵的事,他非常敬重你的丈夫。”

“我也是。”凯茜说。她垂下眼睛,紧张地等待梅琳询问她明显的疑问,但是她的继母没有说下去。

当大厅安静下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凯茜看见梅琳向摩斯点头;然后她走向凯茜,轻轻地拥抱她。“晚安,凯茜。如果你不太累,我想你的父亲想单独和你谈谈。”她说完便带着昏昏慾睡的孩子们离去。

“恭喜,父亲,”凯茜疲乏地微笑。“梅琳非常迷人,孩子们也是。你很幸运。”

“哎,我知道。我很高兴,也很放心,你赞同这件婚事,孩子。”摩斯温和地看着他的女儿。“凯茜,你想告诉我你为什么独自回布列登堡吗?”

“我不是独自回来,父亲,”她说。“一个好朋友送我回来,我的安全没有问题。”

“我的随从告诉我关于你的这个‘好朋友’了,孩子。他为什么不进来和我打招呼?”

“他不是我的丈夫。他担心你不会高兴见到他。”

“哎,很有可能,”摩斯说。“过来坐下,凯茜。我的老骨头累了,你看起来也累坏了。”

凯茜坐在父亲对面。“梅琳会下棋吗?”她问。

“一点点。她没有你下得好。”

摩斯观察女儿,注意到她紧张地握着双手。“你离开你的丈夫。”他说。

凯茜只能点点头。如果她开口说话,一定会忍不住哭泣起来让自己丢脸。

摩斯深深地叹息。“我希望你会原谅我,孩子。这都是我的错,把你嫁给一个我认识不到一个星期的男人。可是我真的相信他是个可尊敬的男人,孩子。”

“爸爸你相信我快死了。”凯茜犀利地说,痛恨他为此感到愧疚。“而且格瑞伯爵是个可尊敬的男人。只是……”

“只是什么,孩子?”摩斯追问。

“他不爱我。”她轻声说。

摩斯一直相信他的女儿是全世界最美丽的女孩之一。她美丽的鬈发浓密柔软。她已经胖起来了,虽然仍然非常纤细。“那么我相信,”摩斯缓缓地说。“格瑞是个傻瓜。”

“不,爸爸,”她很快地说,怀疑自己为什么为格瑞辩护。“只是他的心没有容纳女人的空间。而且我流产,失去我们的孩子。”

摩斯猛吸口气。“你没事吧?”他问。

“我很好。事实上,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她笨拙地站起来。“拜托,爸爸,我不想再谈这件事。他不会来找我,也许他很高兴我离开他。”

他听见她声音中的痛苦,感到无能为力。

“我可以留在这里吗,爸爸?我发誓我不会干涉梅琳做任何事。”

“当然,这是你的家,凯茜。”

“谢谢你,爸爸。”

“你累了,亲爱的。等你休息够了,我们再谈这件事。”他轻轻地拥抱她。“凯茜,不要哭,孩子,一切都会顺利的。”

“谢谢你,爸爸。”她说,吸吸鼻子。

他拍拍她的背,放开她。“明天一切都会好转,孩子。阳光永远会带来光明。”

凯茜微笑。她转身要走,他的声音使她停下脚步。

“你爱格瑞吗?”

她慢慢地转身面对父亲,摩斯为她哀伤的神情震惊。“我爱他,爸爸。”她嘲讽地笑笑。“我是个傻瓜。”她迅速地转身,拎起裙子跑下楼。

摩斯独自站在大厅好一会儿。怎么会有人不爱他的女儿?格瑞严酷得没有丝柔情吗?

隔天,凯茜畜意躲开父亲。她独自在布列登堡里漫步,和所有的老朋友聊天。他们让她回起去快乐的时光,那个时候她的生活简单而充满爱。她漫步上东边的塔楼,仰起头享受和风吹拂和阳光照耀。她听见教练场操练的侍卫互相开玩笑。从前,她会快乐地跑下去看他们练习,知道自己会得到欢迎和敬爱。

当她看见一群人骑马接近布列登堡,不由得张大眼睛,她的心跳加速,呼吸急促。不,不可能是他!她动也不动地站着,看群马扬起的尘云。她认出格瑞的旗帜,认出他雄壮的军马。他来了。为什么?确保布列登堡仍然是他的吗?

她到城门正上方,低着看着她的丈夫举手示意队伍停下。看守城门的皮耶大声叫道:“你是谁?你到布列登堡来做什么?”

她看着格瑞拉下头盔。“我是莫格瑞,我来找的我的妻子。”他大声说。

凯茜感到一阵晕眩。这不可能是真的,她的丈夫是个占有慾强烈的男人,她的离去伤害了他的骄傲吗?

“我在这里,爵爷。”她大声叫着,倾身向前好让他看见她。

格瑞向上看,令她惊愕的,他的脸带着灿烂的笑容。“夫人,”他对她说:“我相信你这趟旅行平安无恙。”

“狄恩非常注意我的安全。”她冷冷地说。

让他知道事实吧,她等着看他的脸被愤怒吞噬。令她惊讶的,他的笑容没有消失。

“命令你的人找开城门,我和我的随都累了。”

她犹豫不决。他只带了十二个人,他无法强迫她跟他回去,她的父亲会保护她。“打开城门,皮耶。”

她发觉自己在理顺头发,希望自己穿得比较漂亮的衣服。傻瓜!她斥责自己。就算我看来像个女仆也无所谓。她扬起下巴,走下楼梯。

他骑马的姿态像个打胜仗的国王,她想着,将下巴扬得更高。

格瑞下马,将缰绳交给手下,然后面对她。看见了日夜想念的妻子。他高兴得想要拥抱她。他发觉四周围满了准备保护她的人。他们的忠心令他高兴。

“夫人。”他说,站在她面前。

“你来这里做什么,格瑞?”她直截了当地问。

“我来带你回渥佛顿,凯茜。”

“你没有理由这么做,爵爷。我向你保证过你不会丧失布列登堡。”

“我一点也不在乎你父亲的财产,夫人。”他说得非常轻。

她的下巴扬得更高。“费狄思带我回来这里,我用那条项链支付他。”

“我知道。”他突然伸出手,迅速得令她来不及闪躲。他捧住她的下巴。“你的骄傲令我高兴,夫人。现在,我想要喝点东西,我的手下也是。今天我们赶了不少路,大家都又累又渴。”

他放开她的下巴,她后退。“跟我来,爵爷。”

格瑞看着她僵硬地走进大厅。他会继续玩弄我吗?

格瑞眯起眼睛,看着走向他们的黑发女人。

“我的继母,梅琳,爵爷,”凯茜说。“梅琳,这是我的……丈夫,莫格瑞伯爵。”

梅琳打量这个高大的男人。他看来起来非常勇猛,不屈服。“爵爷,”她平稳地说:“凯茜,你的父亲和管家在日光浴室。你去通知他好吗?”

凯茜点点头,感激梅琳给她逃开的机会。

“摩斯为他自己找到合适的妻子了,”格瑞愉快地说。“我很为他高兴。”

“还有三个继子女,爵爷。”

“好极了。”格瑞说。

“请坐,爵爷。”

格瑞坐在摩斯的椅子上,看着梅琳轻声地吩咐仆人。

“爵爷。”格瑞站起来迎接他的岳父。摩斯留心地看着他,不确定如何对待他的女婿。

“摩斯,很高兴再次见到你。”他拍拍岳父的肩膀,轻轻地拥抱他。

“你来看你的妻子?”

“不如如此,我来带她回康瓦耳。”

“为什么?”

质问他的人是凯茜。他将目光从摩斯脸上移向他的妻子。她和她的父亲一样留心地看着他。

“因为,”他平静地说。“你是我的,永远都是。你的父亲把你交给我。”他看见她愤怒地眯起眼睛,不禁微笑。“不过,我了解你希望你希望多和你的父亲、继母相处一阵子。如果你的父亲高兴,我们将在布列登堡住几天再回渥佛顿。”

凯茜无助地看向她的父亲。摩斯生平第一次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开口说话的人是梅琳。

“欢迎你到布列登堡来,爵爷。如果凯茜愿意,你可以和她谈谈。”

摩斯补充地说:“哎,格瑞,不过你不可以强迫我的女儿做任何她不想做的事。”

“我永远不会再强迫凯茜做她不想做的事。”

我不相信你!凯茜想对他大叫。

“你想洗个澡吗,爵爷?”梅琳说。“晚餐很快就会准备好。”

格瑞点点头。“谢谢你,夫人。”他看向他的妻子。“请你带我去房间好吗?”

摩斯看见凯茜犹豫着,可是他知道格瑞在布列登堡没有力量。“哎,女儿,”他说。“带格瑞去吧。”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火之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