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歌》

第24章

作者:凯隆琳·库克

凯茜咬住下chún,知道自己没的选择。她带领格瑞上楼,站在房间门口。

“进来,凯茜,”格瑞说。“我需要帮忙好脱掉身上的盔甲。”

“我不是你的随从。”

“不错,你是我的妻子。我的身体不会冒犯你,或者令你惊讶吧?”

她感到脸颊发烫。她默默地诅咒他教会她热情。当他赤躶躶地站在她的面前,她发誓绝不看一眼。女付们将热水倒进浴盆,离开房间。当他踏进浴盆,凯茜丢给他一块香皂。

格瑞靠着浴盆,闭起眼睛。“啊,”他叹息,开始在宽阔的胸膛上涂抹香皂,仍然闭着眼睛。“这是一场愉快的追逐,凯茜。”

她仍然没的看着他。“不,爵爷。我只制造了一个非常不愉快的情况。”

“和费狄恩。”他温和地说。

“有何不可?”她继续用嘲讽的声音说道。“他帮助过我。你当然不会怀疑我们之间的……感情。”

“我不会怀疑他对你的感情。”

“那么你来做什么?”她愤怒地说。“我已经证明了我不可信任,我从一开始就对你说谎。”

“我想我可以这么相信。”

他在玩弄她!她咬紧牙。“我不会跟你回去,格瑞。我不要再忍受你的折磨。我不要再扮演你的传种牝马。”

格瑞张开一只眼睛,看着她发红的脸。“可是,亲爱的妻子,你尚未证明你能够胜任这个角色。”

她用力地吸口气。“我不想为你扮演任何角色,爵爷!你不能强迫我。我的父亲会保护我!”

“我想摩斯会的。”格瑞懒洋洋地说。他开始洗头发,仿佛他没有任何忧虑似的。

“我再问你一次,爵爷,你来做什么?”

他没有回答,只是继续冲洗头发。他甩甩头,水珠飞到她身上。“你愿意帮我刷背吗,凯茜?”

“不!你的污垢属于你自己,爵爷。我不要和它有任何关系。”

他叹息。“你的离开去使渥佛顿陷入一片混乱。看了你留给我的信……”,他耸耸肩。“我只想惩罚你。”

“你可以不碰我,爵爷。”

他扬眉。“我不太确定,凯茜。”

在他能够回答之前,他站起来,而她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滑过他的身体。她吞咽一口,转过身去。

“你相当美,”他轻声说。“我发现丰腴的女人已经不再吸引我。”她感到他的手指碰触她的头发。“这么柔软。你将为我生个女儿,凯茜,继承你的美丽。”

“够了!拜托你,格瑞,我不想——”

他的手臂环抱着她。她僵硬地站着,命令自己不要屈服。他不爱她。她只是个女人,他只要她是个女人。

“放开我,爵爷。”

他放开她,却令她失望。“你有罩袍吗,凯茜?”

她摇摇头。

“不要紧,我累了。夫人,想休息一会儿。”他握住她的手臂,拉她走向床。

“我不会让你得到我,格瑞,”她愤怒地说。“除非你再一次强暴我。不过,你根本不在乎你是用什么手段得到女人。”

他用力地吸口气。“我不是个怜爱妻子的丈夫,”他缓缓地说,转身面对她。“但是那会改变。凯茜,我从未如此想要过一个女人。我从不相信男人可以真的爱一个女人。向她屈服而不丧失他的力量。”他轻轻地抚摸她的手臂。“我不是个温和的男人。凯茜,但是我知道我永远不会伤害你。我爱你,因为我爱你,我要你跟我回家。”

她注视他,无法呼吸。“可是你不可能爱我,”她大叫。“你不信任我!”

“你信任你。”他简单地说。

“兰琪终于向你坦承事实了?”

“不,我没有兰琪的任何消息。”

“那么为什么?你为什么对我说这些话?我说过你不会失去布列登堡!你要我的父亲亲口向你保证吗?”

他握紧她的手臂。“我想你必须学习信任我。不,不要扬起你的小下巴,虽然那是你令人愉快的部分。你愿意学习相信我吗,凯茜?”

她麻木地盯着他,眼里充满困惑。

“你愿意考虑原谅我吗?你可以继续爱我吗?”

她低下头。“除了爱你,我别无选择。可是……可是我不是珊黛!我永远无法像她一样!”

他将她拉入怀里。“我曾经说过珊黛是女人中的王子。我要的是公主,夫人。我想爱你、看你笑、看你怀孕生子;我想听见你热情的叫声。吻我,凯茜。”

幸福的感觉膨胀得便她无法思考。她仰起头,迎接他温柔的吻。

他将她放在床上。“你愿意让我爱你吗,凯茜?”

他耐心地等待她的回答。“是的,”她说。“我要你爱我。好久了……你教会我渴求。”

他慢慢地解开她的衣服,仿佛她是无价的宝贝。他温柔地爱抚她、吻她,直到她愉快地呻吟……,她忍不住大叫。她重复地呼唤他的名字,感觉到他的身体紧绷……

她紧紧地抱着他,享受他的重量压着她的感觉。

“不,亲爱的,”他轻声说。“我太重了。”

他轻轻地离开她的身体,拉她侧躺面对他。

“谢谢你,”凯茜说,把脸颊靠在他的肩上。

“谢我什么?”

“谢谢你爱我。”

“你永远不可以怀疑。你累了,睡吧。”

“我爱你。”她低语,在他暖的怀抱中入睡。

他们在和熙的阳光中散步,格瑞搂着妻子的腰,低着头听她说话。

“格瑞,我的父亲知道!今天早上他看我的眼神好奇怪!”

格瑞咯咯地笑。“至少他不会以为我把你囚禁在房间里虐待你。你的笑容证明我是无辜的。”

“你有没有注意到鲁夫的表情?还有其他的人?”

“哎,他们很高兴我不再是个粗暴的混蛋。”

她的眼睛闪亮,脸颊出现酒窝。“我也是,爵爷。”

格瑞沉默片刻,沉默地盯着果树。“我想告诉你一件事,凯茜。”

他的语气使她紧张起来,而他感觉到了。“不,亲爱的,不是坏事,只是某种表白,我希望我们之间没有任何隐瞒。”他停顿片刻,然后将她抱起来,亲吻她。“这是向你保证我的感情没有改变,永远不会改变。”

凯茜环抱他的颈子。“我不需要任何表白,爵爷。”

他放下她。“不,亲爱的,听我说,当我离开渥佛顿去见康瓦耳公爵,看清了很多的事情。公爵告诉我,爱一个女人、向她屈服,并不会使男人变得软弱。我很难接受这个事实,但是我终究接受了。当我回到渥佛顿,打算告诉你我对你的感情,可是你走了。”

“两天前的晚上,我躺在帐篷里的小床上,费狄恩溜进来。他告诉我,凯茜,他欠你一份人情,为了偿还你,他必须告诉我事实。我们成为朋友,亲爱的。其实,他告诉我什么都无关紧要,凯茜,你明白吗?应该是我乞求你的原谅,原谅我不信任你,原谅我盲目地自负。所以,不管狄恩有没有出现,我对你的感情都不会改变。”

格瑞咯咯地笑起来。“我想他很想把那条该死的项链还给我。”

“他对我非常和善,格瑞,”凯茜说。“我想他为了把我丢在牢房的事深感愧疚。”

“他的确非常愧疚。你相信我吗,凯茜?我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改变对你的感情?”

“我相信你,格瑞。”她眯起眼睛。“如果兰琪在这里,我要好好地责骂她一顿!”

“何不邀请她和盖伊到渥佛顿?你可以向她挑战射箭。”

她咯咯地笑起来,快乐地拥抱他。

格瑞倾身轻咬她的耳朵。“啊,亲爱的,我看见你的父亲在观察我们。我们是不是应该表现一下让他安心……”

杰弗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莫格瑞,他的敌人,在布列特尼!这几个月来,他一直深陷在沮丧中,因为他对康瓦耳的莫格瑞无可奈何。可是现在他在布列特尼,而且只带了十二个侍卫。

杰弗对布列特尼的地形了若指掌,只要杀了莫格瑞,他那个骄傲的表妹只能乖乖地服从他。

他骑马离开波马诺城堡,蓄意避开他的母亲。她那张尖刻的嘴会使任何人都无法专心思考。

三天后,格瑞和凯茜离开布列登堡。早春温和天气非常适合旅行,格瑞和凯茜一路上说说笑笑。鲁夫带着惊奇的笑容观察他的主人和女人。他做梦也想不到格瑞伯爵能够这么自在地和女人相处。

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突然响起痛苦的尖叫声。

“有埋伏!”鲁夫扯开喉咙大叫,迅速地观察四周。

格瑞冷静地分析情势,立刻发号施令。

“全部下马,利用岩石掩护!那些混蛋必须进入岩石堆才能攻击我们!”

格瑞抓住凯茜下马,用自己的身体保护她,一支飞箭射穿他的铠甲,但是没有伤到他。他拉她躲进两块巨石中间。“蹲下来,用风衣盖住自己!”

凯茜听从他的指示,内心升起恐惧。强盗!马匹的尖叫声使她畏缩。格瑞迅速地移动到鲁夫旁边。

“我们必须找出他们的首领。”他说。“吉姆,那些圆石中间有一道小缝。你想你能够钻过去吗?看看他们有多少人?”

“是的,爵爷。”吉姆说,又兴奋又恐惧。他悄悄地溜向圆石间,将瘦小的身体挤进小洞。

突然的寂静使凯茜惊恐,马匹都安静下来了,因为不再有乱箭落下。她开始祈祷,把从小学的祈祷文全部搬出来。

格瑞冷静地等待,专心地聆听各种动动静。吉姆终于回来了。

“我看见他穿着战袍坐在军马上,爵爷,”吉姆说。“他旁边的人掌着旗,旗帜是一只老鹰,爵爷。”

格瑞皱眉。他想起几个月前凯茜说过的话。“不要移动,等我回来。”

他的动作迅速得像只美洲豹。

“没有事,亲爱的,”他很快地安抚脸色苍白的凯茜。“对方的旗帜一只老鹰,凯茜。”

“杰弗,”她低语,难以置信。“我不了解,格瑞。这太疯狂了。”

“我知道,”他平稳地说。“留在这里,凯茜。不会有事的,我向你保证。”他亲吻她一下,立刻离开。

他移动到靠近敌人埋伏的圆石旁。“杰弗!黎杰弗!不要躲,出来,你这胆小鬼!”

格瑞的叫声使杰弗吓了一大跳。他的手下建议他不要把旗帜带出来,甚至建议他不要穿战袍。可是他对他们的建议嗤之以鼻。现在他不由得皱眉。如果他耐心地等待,也许格瑞和他的手下会在天黑之后溜出来。他咬住下chún。这些该死的岩石!

“出来,胆小鬼!”格瑞大叫。“你连现身的胆子都没有吗?”

杰弗咆哮。“你到这里来,英格兰人!我会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战士!”

格瑞大笑。“什么,胆小鬼,你又想耍诡计吗?你的阴险远近驰名,懦夫!”

“该死的英格兰猪!你休想霸占属于我的一切!”

格瑞沉默片刻。黎杰弗显然不知道摩斯结婚的事,他不再是杰弗和布列登堡之间唯一的障碍。

“你是个笨蛋,杰弗!回家去吧,因为那是你唯一能够拥有的。摩斯已经再婚,有两个健康的继子!”

“胡说!”杰弗大叫。“我不有听说过这回事!你是个骗子,英格兰人!”

凯茜再也无法保持沉默。“是真的,杰弗。我向你保证。你走吧,不要找我们麻烦!”

杰弗咬着下chún,不确定该怎么做。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

“主人,”他的手下这一低声说。“也许是真的。”

杰弗愤怒地斥责这个家伙。他的思绪飞快地转动,片刻之后,他露出微笑。“凯茜,”他大叫。“到我这里来,当面告诉我。”

格瑞全身冻结。“凯茜。”他嘶声说,但是已经太迟。他看见凯茜离开藏自的位置,抬头挺胸地站着。

“我在这里,杰弗,”她清晰地说。“停止愚蠢的行为。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和你一起回布列登堡去见我的父亲和他的新妻子、子女。”

格瑞毫不考虑自己的安全,冲出去抓住她。他们手臂被飞箭射中,撕烈的痛苦贯穿他整只手臂。他推她下来,拉她躲在岩石后。

“你这个小笨蛋。”他咬着牙说。

凯茜自责地盯着他手臂上的箭。“不要动,爵爷。”她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听起来这么镇定。她深深地吸口气,迅速地拔出箭。格瑞没有吭一声。他看着她掀起裙子撕开襟裙。她用布条绑住他的手臂。

“这点小伤不算什么,夫人。你违抗我的命令,我要处罚你,因为你使自己陷于危机。”

“可是我只是想解决问题!我知道他不敢伤害我。”她看得出来这个理由他不接受。“好吧,格瑞,”凯茜顺从地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爵爷?”

“等,”格瑞简单地说。“等到天黑。”

“也许如果我和他一起回……”凯茜没有说下去,格瑞的表情使她吞下想说的话。

时间缓缓地逝去,凯茜觉得又累又渴。太阳开始下沉,金色的光芒渲染每一块岩石。凯茜突然坐直身体,她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是斐莉姑妈的声音!

“你这个笨蛋!”她史见姑妈尖声斥责“算你幸运,混蛋,有人告诉我你疯狂的计划!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做事都不和我商量?”

凯茜听不见杰弗的回答,不过她真的同情他。他的母亲不应该在他的手下面前数落他,让他下不了台。

“他们说的是实话!”斐莉又破口大骂起来。“该死,杰弗,我已经为我们流够了眼泪!”

凯茜转身看见格瑞咧嘴笑。“另一个女中豪杰,”他笑着说。“这一个唠叨得令人难以置信!”

“笨蛋,”斐莉继续尖刻地说。“听我说,杰弗。当我发现摩斯娶了诺曼第的钱梅琳,我开始改变想法。我已经为你找到一个美丽的女孩,儿子,她会带给我们——你——非常有价值的土地。让这个英格兰人和他瘦小的妻子过他们的日子吧。”

“她叫什么名字?”

“谁?哦,这个女孩。她是琼安小姐,她是英格兰人,里彻斯特伯爵的女儿。她会带给你肥沃的土地。你将到伦敦去见你的未婚妻,儿子。”

杰弗丧气地叹息。“好吧,母亲。”他说。

她骑马到狭窄的路口,大声叫道:“格瑞伯爵。”

“斐莉夫人,”格瑞说。“你来带你的宝贝回家?”

“不要太高兴,爵爷,”她冷冷地说。“我不希望我的儿子冒险。他有大好的前途等着他。爵爷,他很快就要和里彻斯特伯爵的女儿琼安小姐结婚!她会带给他财富,她的美貌众所皆知!带着你的小傻瓜回康瓦耳吧!”

斐莉掉转马头带领她的儿子回家。

格瑞转头看向她的妻子。他们两个忍不住大笑起来。

“哦,老天!”凯茜喘息地说。

“琼安和杰弗!”

“不,爵爷!琼安、杰弗和斐莉!”

“哦,老天!他们两个可真是天作之合!”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火之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