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歌》

第03章

作者:凯隆琳·库克

布列特尼公爵马察力无精打采地坐着,他的思绪不在争论不休的两个男爵身上,而在他的妻子艾丽,和她永无休止的要求上。她的珠宝和礼服永远不够!该死的女人,他生气地想着。她竟敢拒绝他而又严责他和一个自愿的女孩上床。他突然的移动使两个男爵停止争论,期待地看着他。

他皱眉,挥挥手。“说下去,”他简单地说,然后看向他的书记。“西蒙,你在记录问题要点吗?”

“是的,爵爷。”西蒙说,又低下头去。

可怜的西蒙,察力想道,他的背都驼了。他叹息,希望自己正在打猎,因为今天是个晴朗的好日子。这两个年轻人为了一座城堡吵个不停,他也许该让他们决斗以解决争论。他发觉西蒙在模仿他的脸色,该死的老家伙,于是把分散的心思拉回两个年轻人身上。

察力告诉两个男爵他会考虑他们个别的说辞,然后挥手遣退他们。

“爵爷,”古罗伯——他最亲密的朋友和侍从——走近他。“有个英格兰人在这里,宣称认识你。他说有急事要见你。”察力扬眉,看向门口。

“莫格瑞!老天,是你!”察力大叫,从座位跳起来。“我以为你已经死在圣地了!”

格瑞夸张地行礼,迈步向前。察力不但记得他,而且显然很高兴见到他。“回教徒打不倒英格兰人,爵爷。”他说。

察力抓住他有肩膀。“你从未学会尊敬长辈,格瑞?”

“爱德华,”格瑞流利地说,声音带着嘲弄。“从来没有理由抱怨。你怎么知道我在圣地?”

察力大笑,拳打他的肩膀。“你的爱德华国王有书记为他写信,伯爵,不像他其余不识字的追随者。我听说,你是少数从圣地带回财富的人之一。”

“是的,”格瑞说。“也许有珠宝能够装饰你的妻子美丽的脖子。”

“这是我今天听到最好的消息,”察力说。“来,伯爵,我们私下谈谈,我来听听你的急事。”

格瑞跟随察力走出充满喋喋不休的公卿王爵和仕女的大厅,进入一个只摆着两张椅子和一张桌子的小房间。宫廷生活使察力变得温和,格瑞想道,打量这个法国人。虽然他只比格瑞年长五岁,放荡的生活在他英俊的脸上留下深刻的痕迹。不过他浓密的褐发未见灰白,而深色的眼睛闪烁着聪明智慧。他看起来够富裕,格瑞想着,看着他身上华丽的服装。

格瑞将婚姻契约递给察力。“我和布列登堡的雷凯茜结婚了。我到这里来向你宣誓忠贞,希望得到你正式的认可。”

令格瑞惊讶地,察力仰头大笑起来。“那个狡猾的老狐狸。”他说,轻轻地敲羊皮纸。“啊,我等不及要看可怜的杰弗愤怒的表情!”

“黎杰弗在这里?”格瑞问,略感期待。

“坐,格瑞伯爵,让我告诉你这件麻烦的事。”

察力大声命令仆人送酒来,然后坐回椅子,双手叠放在肚子上。“你的婚事宣布的时间太巧了,伯爵,”他温和地说。“我的财库正空虚呢?”

“不幸的,”格瑞平静地说。“我在圣地获得的财富必须用来修建渥沸顿城堡。我将以保护你的土地回报你承认我的婚事。我愿意付出两个月的时间,听候你的差遣;当然,还有一颗红宝石给你的妻子。”

“这倒是个好条件。”察力说,啜口酒。他从眼角看见一个女仆在门口附近徘徊,一定是他的妻子派来的间谍,他生气地想着。他眯眼看向女仆,而她迅速地消失。

“我的妻子,”他咕哝。“喜欢知道一切。我一点也不怀疑她知道我什么时候想上厕所!”

格瑞不可置信地扬眉。“你,公爵大人,受制于一个女人?你是说年龄将磨损我的男性气概?”

“我保护的是我的男性气概!”他叹口气。“我曾经相信她是世界最纯真美丽的女人。她的身体仍然深深地吸引我。”

“你的妻子身体是你的,”格瑞说。“老天,察力,揍她!男人不能允许女人驾驭他,否则他就不是男人。”

“啊,”察力说。“这是不知爱情为何物的男人说的话。虽然,”他又说,皱眉看着酒。“这种感情持续不久。吟游诗人对男人造成一大伤害。他们的诗歌使仕女们梦想温柔浪漫的爱情;而男人,愚蠢的动物,为了得到他想要的只好投其所好。”

“在英格兰,男人不是这种傻瓜。”

“还是这么严酷,”察力说。“这么说吧,格瑞,如果女人必须忍受丈夫调情,他就必须忍受妻子的追问。”

“女人没有权力管男人的事,”格瑞说,声音里有明显的不耐烦。“如果我记得没错,在英格兰时,你被一群只想跟你上床的女人包围。”

“哎,”察力说,回忆使他的眼神温和。他深深地叹口气。“当男人上了年纪就必须娶妻生子。”

“我会处罚任何胆敢违抗我的意思的女人,不管她是不是我的妻子。女人应该温柔顺从,她的责任是取悦她的丈夫,为他生养儿子。”

“那么你年轻的妻子呢,我的朋友?她能够温柔顺从吗?”

格瑞沉默了一会儿,脑子浮现凯茜死灰般的脸。“她就是那个样子。”他简短地说。

“我几乎同情这个女孩,”察力说,故意叹口气。“英格兰人不懂得温柔体贴。我希望你在新婚之夜没有太粗暴。”

“雷摩斯要我代他向你致候。”格瑞突然说。“并且转达他永远的忠贞。”

“就像他亲爱的外甥,黎杰弗,”察力轻声说。“在你到达之前,格瑞,杰弗说服我他将娶凯茜为妻。他也誓言忠贞,并且提出其他条件。”

“那么他说谎,”格瑞平静地说。“我过去他的城堡,波马诺。他的农奴衣衫褴褛,而他的母亲——”

“少谈斐莉夫人为妙。”察力打断他的话。

“我很乐意送黎杰弗下地狱。”

“我想杰弗也有这种想法——当然,在他见到你之前。他够勇敢,但不是笨。你所说关于波马诺的事非常奇怪,因为杰弗拥有财富。天晓得,他让我的荷包满满的。好吧,莫格瑞,既然木已成舟,我就正式认可你的婚事,并且接受你的宣誓。多生些男孩,格瑞,因为雷家是个高贵的家族,古老而骄傲。”

格瑞低头行礼,如果察力认为这个动作代表同意,这是他的权利。他在摩斯死后能够保住布列登堡的唯一办法是杀了杰弗。

“渥佛顿伯爵,告诉我你是如何获得财富。”

格瑞回想在圣地的日子。“圣地充满傻瓜,察力,贪婪地傻瓜。他们忽视周围的死亡和惨况,只在乎填满自己的财库。和平条约——”他讽刺地笑笑——“将保护那些笨蛋十年。至于我的财富,公爵大人,是在一次掠夺回教徒营地的行动中得来的。”他注视杯子里的红酒,摇摇头,不想和察力分享那一次冒险行动。

他突然说:“你呢,你现在有几个儿子?”

“我只有一个儿子,却有三个女儿。啊,格瑞,我们曾经一起经历的冒险!你记得在伦敦的那个商人的女儿,有黑头发的那一个?”

“哎,那个女人差点累死我!”

“你!哈,和她上床的人是我!”

“你记错了,公爵大人。”格瑞站起来。夸张地向他行礼。“不过你是我的君主,我不会和你争辩。”

“你是只狗,格瑞,”察力说。他皱眉,用狡猾的声音说:“身为新郎,你在这里停留期间打算保持贞洁吗?”

格瑞拒绝被诱惑,对察力咧嘴笑笑。“我对梅毒没有兴趣,公爵大人。我的慾望可以等待。”

公爵仰头大笑。“啊,格瑞,我等不及要看你在晚餐时如何避开那些女人的挑逗!我得休息一会儿了。我会吩咐的我的侍从带你去客房。”

“我必须在明天早上离开,察力,不过我乐意接受你今天晚上的款待。”

“急着赶回新娘的身边,呃?”

格瑞只停顿一秒钟。“哎,”他说。“我必须回去。”

隔天早晨当他们离开圣伯里时,格瑞显得特别沉默。终年不断的海风吹得海岸一片萧瑟,崎岖的岩石冷漠地矗立,没有花草带给这片严酷的土地一点柔和的气息。格瑞对周围的景色无动于衷,他的思绪集中在昨天晚上和黎杰弗见面的情况。晚餐供应的食特多得足够爱德华国王在圣地的军队吃一个星期。布列特尼公爵愉快地向黎杰弗介绍格瑞,开心地享受杰弗愤怒的样子。

“你应该欢迎莫格瑞伯爵加入你的家族。”察力愉快地说,发亮的眼睛盯着杰弗苍白的脸。

杰弗愤怒得想拔出腰间的匕首。他的手指不自觉得抚摸刀柄。

“我听说了很多关于你的事。”格瑞说,像盯着敌人般盯着杰弗。黎杰弗大约比他年轻五岁,又高又瘦,有张讨人喜欢的脸。他的头发是深棕色,不过吸引格瑞注意的是他的眼睛。它们在他的脸上发亮,像两块淡蓝色的冰。回想斐莉夫人的模样,杰弗应该长得像他的父亲,或者另外一个男人。

他看着杰弗舔舔下chún。“我不知道,”杰弗说,声音和他的眼睛一样冰冷。“我的舅舅认识任何英格兰人。”

“啊,”格瑞轻松地说,知道布列特尼公爵正愉快地旁观这一幕。“这最近才认识他。事实上,我是在亚奎田救了他一命。”摩斯的臆测是对的,他想着,注意到杰弗的眼睛闪烁罪恶感、惊愕和沮丧。

杰弗知道他必须稳住自己,因为公爵正全神贯注地看着他们。他注视轻蔑看着他的英格兰贵族,真想一刀割断这个混蛋的喉咙!

“他为了报答我,”格瑞平静地说下去。“把女儿凯茜嫁给我。我会……珍惜我的财产。”

“凯茜太年轻了,”杰弗说,痛苦和愤怒撕裂着他的声音,“她天真而单纯——”

“啊,”公爵笑着说。“我相信她已经懂事了。格瑞伯爵是一个热情的男人,我确定他的新娘已经知道这一点。”

杰弗想象格瑞赤躶的样子,他强壮的身体覆盖凯茜的。“凯茜一直是属于我的。”他低吼,无法克制愤怒。

“我建议你忘了凯茜和布列登堡,”格瑞说。“你自己的城堡非常需要你的关注。当然,我没有见到你的随从,也许他们到别的地方去为你办事了。”

“你在暗示什么,伯爵大人?”杰弗愤怒地说,手移向匕首。

他的手臂被紧紧地扣住。“你,年轻人,最好忘掉你的计划和失望,否则我会扭断你的脖子。如果你再对布列登堡动歪脑筋,你会发现自己死得很难看。”

杰弗尝到恐惧苦涩的滋味。愤恨在他的身体里沸腾,使他全身颤抖。“你会后悔,伯爵大人。”他说,挣脱格瑞的手,迈步走出热闹的大厅。

下起雨来,格瑞拉紧风衣。他诅咒,为了无法将雷凯茜奄奄一息的模样从他的脑子里抹去。他仍然能够听见她的胸腔发出的嘎嘎声,仍然能够听她沉重费力的呼吸声。现在,她已经安息,可怜的孩子,不会再受到杰弗的騒扰和威胁。他发现自己为摩斯担心,考虑要不要回布列登堡。可是,摩斯非常坚持,他希望独自咀嚼悲伤,格瑞知道自己必须尊重他的意思。他不知道凯茜死亡的事能够隐瞒多久,也许他很快就得回布列登堡来对抗杰弗的贪婪。

想到用剑彻底地解决杰弗,格瑞的脸露出冷酷的微笑。

凯茜深陷在黑暗中。她知道自己的眼睛闭着,但是没有力气张开它们。她听见一个嘶哑的哭泣声。

“嘘,宝贝。”她听见轻柔的安抚声——爱达的声音。

她感到一个木制的东西抵着她的嘴chún。

“张开嘴,凯茜,是牛肉汤。”她张嘴。美味的汤汁滑下她的喉咙。

“爸爸。”她低声叫唤。

“我在这里,亲爱的。再喝一点汤,你就可以继续睡觉。”

摩斯轻轻地擦试从她的嘴流出来的汤,忧虑地看向爱达。

“时间,主人,需要时间。这孩子会活下来。她是雷家的孩子。”

“哎,”摩斯说,他的声音非常疲乏。“雷家孩子。”可是吉安,他的儿子,也是雷家的孩子,而他死了。他是那么年轻、单纯而无助。

他靠向椅背,注视着女儿死白的脸。他想到莫格瑞,全身一颤。不,现在不要想这件事。那个骄傲的战士发现他的妻子活下来的时候,会怎么想或是怎么做?

“爸爸?”

“哎,乖孩子。”

“下雨的声音真好听。”

摩斯轻轻地吻她的脸颊。她的眼睛又出现光彩了,而她的脸不再灰白凹陷。

“你看起来很累。”凯茜说。看着她父亲的脸。

“你只要担心自己,凯茜,不要操心我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火之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