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歌》

第05章

作者:凯隆琳·库克

梅琼安优雅地支持着戴头罩的站在她的手腕上,从低垂的睫毛下方打量可怜的兰琪。悲惨的婊子!她的牝马突然向旁边靠,站在她手腕上的尖叫,爪子紧紧扣住皮手套,琼安很想把手上的丢进粪堆,但是格瑞伯爵看着她。她露出美丽的微笑,可是使劲地拉扯牝马的缰绳,弄伤了牝马的嘴。

格瑞皱眉。虽然这匹马属于琼安,但她这么虐待动物使他生气。他叹息,希望自己不在渥佛顿。他宁可在酷热的战场上杀敌!这个虚荣的女孩长得并不难看,他承认,而且他相信自己很快就能控制她因父亲溺爱而养成的骄纵傲慢。她的头发很美,这头金发在阳光下明亮得近乎白色。他一向偏爱金发女人,直到现在。她全身上下最好看的部分现在被头巾包着,使他没有兴趣多看她一眼。他已经打量过她的体型,很适合生孩子。也许,她在床上会是热情的。

他听见兰琪轻声询问琼安,而琼安回答的语气仿佛是在施予她恩惠似的,格瑞早就知道在兰琪离开渥佛顿之前,城堡里不会有安宁的日子。不幸的是,这两个星期给予他充分的时间比较这两个女孩子,而他的结论是,温和顺从的兰琪会带给他较少的麻烦。至少兰琪不是个泼妇。他的下鄂紧绷。如果琼安太过分,他会揍她。他并不在乎她的嫁妆;事实上,他从圣地带回来的珠宝不但修建了城堡、买了牛羊,还有足够的钱多雇用十二名侍卫。他在意的是大力促成这件婚事的康瓦耳公爵。爱德华国王不在国内,激怒国王的叔父是不智的行为。

“爵爷,”他听见琼安做作地说。“我晒得太久了。我的母亲不喜欢我在太阳底下侍太久。”

格瑞低声诅咒。掉转马头往回走。该死的康瓦耳公爵!他陪伴琼安的父母和他们数量可观的随从到渥佛顿来,准备参加婚礼。公爵不是傻瓜。

琼安注视格瑞的背。他相当粗野,她想着——他不轻易地赞美,和国王宫廷里的年轻的骑士不同——但是他英俊而强壮,他们结婚之后,她会塑造他成为她喜欢的男人。至于那个叫兰琪的巫婆,她会尽早将她踢出渥佛顿!她看向他的城堡,不由得颤抖。那是由石头堆成的怪物!琼安微笑,她将主宰她的丈夫。就像她主宰她的父亲一样。她不会让自己等在渥佛顿受苦。也许每年在这里住几个月,几个月就已经太长了!

她微笑得嘴chún都痛了,但是她不知道格瑞伯爵什么时候会回头向她说些什么。她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背。她和五个兄弟一起成长,很清楚女人能够利用身体发挥什么力量。她见过格瑞光着上身,他结实的胸膛和手臂騒动她的慾望。她不是处女,四年前一个跟随她父亲的爵士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她怀疑格瑞会察觉出什么不同,如果他怀疑她疼痛的叫声是假的,她准备的鸡血就可以派上用场。

兰琪和盖伊骑士并肩骑马。她希望自己能够抓起他的刀。将它射进琼安的背。而他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什么,该死的男人!她很清楚这两个星期的努力都白费了,虽然她明显的不同于琼安的温和态度赢得格瑞赞美的表情。最愚蠢的人都看得出来,格瑞伯爵和他的未婚妻相处的时间一天比一天少。可是这个事实改变不了什么。现在,她只剩一个办法。她扬起下巴,眼睛闪耀着坚决。

“容我问你现在正在计划什么?”盖伊骑士说。

兰琪微笑,扬起美丽的眉抟。“以一个……男孩来说,你对和你无关系的事表现出过度的兴趣。”

“而以一个较老的女人来说,”盖伊说。“你对我的主人表现出过度的兴趣。我告诉你,兰琪,你输了,接受失败。格瑞会为你寻找合适的丈夫。”他发现自己微微地皱眉,不喜欢那个想法。

“你是个傻瓜。”兰琪说。笑容没有消失。

“你才是傻瓜,夫人。”盖伊说,他的声音温和下来,因为他很清楚她的苦恼。她为什么不接受事实呢?“格瑞伯爵是个重视名誉的男人。他已经同意这件婚事,他不会食言。”

哎,兰琪想着,格瑞的荣誉心正是她唯一能够利用的。

希望那个愚蠢的老男人令人厌恶的手不要乱动,兰琪生气地想着,从低垂的睫毛下方看琼安的父亲提兹伯爵一眼。她很想打开他的手,骂他是只老蠢驴,可是她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只是看着前的特技表演。当她注视格瑞,感觉喉咙紧缩。至少,他只和康瓦耳公爵说话喝酒,没有理会他的未婚妻。琼安紧抿着嘴,表现出被忽略的不悦,这点使兰琪的心情稍微好转。该死的女人!她知道格瑞不想要这个虚荣的女人。她示意女仆重新斟满格瑞的酒杯。她感觉到提兹伯爵的手再次滑过她的大腿,只得忍住愤怒向旁边移动远离他。他的妻子,雅琳夫人,似乎对她丈夫的奇特嗜好毫不知情,除了轻声和盖伊骑士说话,就是用满意的目光打量渥佛顿的大厅。

终于,兰琪想到,她终于能够告退。她优雅地行礼,离开大厅。她听见盖伊骑士大笑,立刻扬起下巴。

她似乎在自己的小房间里等了好几个小时。她开始流汗。用毛巾擦拭去汗水之后,她站在镜子前打量自己。她的身体圆润丰腴。她的腹部有淡淡的妊娠纹,不过在昏暗的烛光中,他不会看见它们。她开始轻轻地哼唱起来,慢慢地套上一件薄如蝉翼的睡衣。她拍拍柔软的头发,悄悄地走到门边打开门。终于全都安静下来了。

她拿着蜡烛,用手护着摇摆的微弱火焰,快步走向格瑞的卧房。她轻轻地推开门,悄悄地溜进去。她停顿一会儿,听见他的鼾声才露出微笑。他喝了很多酒。如盖伊骑士告诉她的,格瑞是个重视荣誉的男人。如果他碰了没有结婚的淑女,就会娶她为妻。她以前为什么没有想到这个办法?她压抑内心的罪恶感和突然而来的焦虑,扬起下巴。我不是胆小鬼!我会做必须做的事!

她轻轻地走到他的大床边,藉着烛光打量他。他赤躶地躺在床上。甚至在放轻松的睡眠状态,他的腹肌看起来仍然那么结实有力。他的大腿止方有一道锯齿状的疤痕,长长的疤延伸到鼠蹊附近。她把蜡烛放在床边的小桌子上,慢慢地脱掉睡衣。她正要爬上床时,一阵风从小窗口吹进来。烛光熄灭。她轻声诅咒,不过很快地发现月光就足够了。

她在他的身边躺下来,慢慢地举起手轻抚他的胸膛。他叹息,但是没有醒来。她的手向下滑,开始抚弄他。

“妮妮,”她听见他咕哝,仍然半睡着。“我告诉过你我们不再同床了,你走吧。”

他忍不住呻吟,她微笑。他的手臂突然抱住她,拉她躺在他的身上。她的嘴索求地覆盖住她的,她很快地张开嘴迎接他的舌头。她感觉到他的手抚摸她的臀部。

快了,她得意地想着,格瑞很快就会占据她的身体。她等不及要看康瓦耳公爵的表情!

“老天!”格瑞甩甩头,甩掉脑袋里残留的酒渣。“兰琪!”

她没有时间说半句话。他伸手捂住她的嘴,推她躺下,一只壮硕的腿扣住她的腿。她感到一阵恐惧;然后她放松下来对他微笑。

“你在这里做什么?”他严厉地问。

兰琪挑逗地磨擦他的身体,突然改变计划。“我爱你,爵爷,”她低声说。“不要娶那个——”

他震惊地打断她的话。“闭嘴,女人!你没有理智、没有自尊吗?老天,兰琪,我差点占有你!”

“你可以占有我,爵爷,如果你将娶我。”她低喃,用rǔ房磨擦他的手臂。

格瑞诅咒。“我不能娶你,我不会娶你。老天,女人,在任何人发现之前离开这里!”他仿佛知道她不会服从,立刻跳下床,拉她离开床铺。他弯身捡起她的睡衣。“穿上,”他简单扼要地说。“安静地走。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你也不会。”

“你不想要我,爵爷?”兰琪急切地说,挺起rǔ房。

格瑞感觉到自己的怒气消退。兰琪是个温顺的女人,他看见她眼里闪烁的泪光。他轻声地说,比较冷静了。“我们是不可能的,兰琪。我很抱歉,可是我已经答应了这桩婚事。你不能成为我的情妇,你是个淑女,你需要的是个丈夫。”

我永远不会成为你的情妇,她想对他大叫,但是她的身份仍然因短暂的快感而颤抖。她感觉到失望和挫败的泪水滑下她的脸颊。

格瑞为她套上睡衣,因为他的身体对她的起了反应,他不想差辱自己或是她。“走吧,”他轻声说。“你必须回到你的房间。我们两个都忘了这件事,兰琪。”

她想尖叫,引来琼安或是她的母亲,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如果她出声尖叫,他会掐死她。不公平!现在她该怎么办?她可怜的儿子怎么办?至少该表现出一点骄傲,她斥责自己。她挺起肩膀。

格瑞看着她沉默地走出他的房间。他走回床边。将自己抛在床上。老天,女人!可是那是不公平的。兰琪是那么的温顺害羞,他不可以为这件事过分责备她;她只是以为她爱他。他必须为她寻找合适的丈夫。而且要快。他记得她的身体贴着他的感觉,记得她的手指抚弄他的感觉。她的身体圆润而丰满,正是他喜欢的样子。如果他真的占有她,后果不堪设想!也许事情发生了也好,如果他能够熬过引发的混乱,那么问题也就解决了。他宁可娶兰琪为妻。格顼翻身俯躺,命令自己睡觉。一切已成定局,他的命运已经决定了。

凯茜感到晕眩,但是她强迫自己挺起肩膀坐在马鞍上,注视前方的渥佛顿城堡。这是一座巨大的堡垒,坚固耐久。他们的船在四天前达到康瓦耳的南岸,呈现在凯茜眼前的景色与布列特尼是那么的不同。不过,当他们愈接近渥佛顿,凯茜愈有回家的感觉。要不是累坏了,山坡上成群的牛羊会使她兴高采烈。他们骑马前进,她听见海浪拍打岩石的声音。渥佛顿城堡,莫格瑞的家,她的丈夫……她的家。一股强烈的恐惧使她身体摇晃。她置身于陌生的土地,将要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共同生活;这一切太疯狂了。她的勇气慢慢地离她而去,就像这一个半星期来她的体力渐渐地消失。现在她只想逃走。

“小姐!”

“不,没事,”她勉强地支撑住自己。“我没事,史迪。”她对她父亲最信任的随从微笑。“我只是累了。这是一趟漫长的旅行。”

史迪忧虑地看着她。他们即将到达目的地,她会得到什么样的接待?他的下鄂紧绷。没有人可以冒犯他的小姐!

他看见她的眼里的犹豫和恐惧。她只是个年轻女孩。摩斯先生怎么可以不倍伴她前来?当然,史迪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那个该死的杰弗!

“休息一会儿,小姐,”他对凯茜说。“我去看看其他的人。”

凯茜点点头,看着他骑马走进由二十个男人组成的队伍当中。他们的旅程平安而顺利。没有土匪敢攻击这么庞大的队伍。可是她好累;她只想放松双手任由自己跌下马鞍,躺下来睡一觉。可是她不能这么做。她不能让她的父亲和布列登堡的人丢脸。凯茜强迫自己挺直脊背。她觉得又脏又累,可是不敢问史迪她看起来如何。

她耐心地等待史迪回到队伍的前方,继续前进。

他们经过小渔村,这个渔村和布列特尼的海岸的渔村非常相似,因此村民们的目光并未使凯茜感到不自在。他们沿着蜿蜒的路径爬上斜坡,近在眼前的城堡厚实雄伟的外墙令人敬畏。凯茜感到一股骄傲,然后不由得嘲笑自己。这座城堡不是她的。这一路上一直盘据在她心里的忧虑终于浮出表面。万一莫格瑞伯爵已经结婚了怎么办?

史迪举直手臂指挥队伍停下来。凯茜看着他骑向城塔上的侍卫。她没有听见他们的对话。侍卫消失,史迪骑马回到她身边。

“那个家伙认为我疯了,”史迪说,咧着嘴笑。“我告诉他,他的主人的新娘就在下面。”

凯茜淡淡地微笑。“的确是疯了。”她说。城堡厚重的闸门被放下,跨越过干涸的壕沟。她催促“蓝铃”前时,可是史迪的手抓住她的缰绳。

“不,小姐,等一下。”

他们沉默地看着铁闸门慢慢地升起。

史迪注视她片刻。“脱掉披风的罩帽,小姐。有女人在,他们不会攻击我们。”

凯茜服从地脱掉罩帽。

史迪慢慢地点点头,可是示意她骑在他的后面。他们穿过吊桥,马蹄踏在厚重的木板上,发出震耳慾聋的响声。城堡内并不脏,但是显然没有得到良好的管理。他们继续前进,穿过一个较窄的拱门。至少有五十个男女老幼沉默地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火之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