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歌》

第08章

作者:凯隆琳·库克

晚餐时,格瑞把全部的心力放在他年轻的妻子身上。他让她喝下两杯甜酒和一大碗浓汤。他轻柔地触摸她,使她脸颊泛着红晕。

“你吃得差不多够了。”他说,亲自喂她吃口面包。她微笑,他感到一股不寻常的暖意。他深深地吸口气,吸进的全是她香甜的气味。她的栗色鬈发在火光中闪亮。

“我的头发会长长。”凯茜说,发觉他盯着他。

他玩弄他的鬈发。“你的头发好柔软,”他说。“柔软得像婴儿的头发。”

她的脸颊出现酒窝。“可是,爵爷,”她顽皮地说。“你可不要一个婴儿妻子。”

他咯咯地笑起来。“你是对的,夫人,尤其是今天晚上。”

她张大眼睛,但是没有退缩。他愉快地转向吟游诗人,对他点点头。皮肤黝黑的卢易走到格瑞的桌子前,坐在凳子上,他对凯茜微笑,弹奏几首耳熟能详的曲子。“送给你来自布特尼的美丽新娘,爵爷,”他说,轻轻地弹奏起来。“我将它命为火之歌。”

血液中燃烧的火焰引导我来到你身边,

我的布列特尼女孩。

你眼中无限的温柔,

使我梦想在你温柔的怀抱中甜蜜的夜。

他的声音轻柔得像春雨,充满安静的大厅。凯茜羞怯地向她的丈夫微笑。

你纯洁无瑕的美丽吸引我饥渴的双眼,

我的布列特尼女孩。

血液中燃烧的火焰,

使我渴望在甜蜜的夜里紧紧地拥抱你。

格瑞轻轻地握住她的手。“燃烧的火焰,夫人?”他轻声逗她。“我们很快就会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你甜美可人的笑容引我来到你身边,

我的布列特尼女孩。

我渴望你为我燃烧,

使我能够融化在你血液中燃烧的火焰。

歌曲唱罢,吟游诗人向凯茜行礼。众人鼓掌叫好。

“唱得好,卢易,”格瑞大声说。“我和我美丽的新娘都很满意。”

“这是我的荣幸,爵爷。”卢易说。他又开始唱起来,这次是吟唱关于伟大的战士在战场牺牲的故事。

格瑞轻声对凯茜说:“回我们的房间去,凯茜。我很快就来陪你。”

凯茜站起来,向安静坐在一旁的兰琪点点头。

“晚安,夫人。”盖伊微笑地说。他看着她走出大厅,然后看向格瑞。他从来没有看过他的主人对女人这么温柔。这是好预兆。

格瑞慢慢地喝口酒,一副沉思的表情。他会让凯茜忘记恐惧,让她感受到愉悦。他身体里的火焰会温暖她。当卢易唱完,他喝掉杯里的酒站起来。他看见管家猜测的表情和盖伊开朗的笑容,知道所有的人都不会怀疑他今晚将如何度过。

“请继续,卢易,”创始对吟游诗人说。“至于你们这群粗野的乡下佬,”他对手下们大声说。“好好地听一听,学习学习。”他走出大厅,觉得自己像个傻瓜,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他要去哪里。他快步上楼,打开房门,看见凯茜坐在床上,穿着蓝色睡衣。

“到这里来,凯茜。”他说。

她下床,抓紧睡衣,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向他。他伸出双臂,她靠在他身上,环抱他的腰。他轻轻地抚摸她的肩膀,消除她的紧张。

“你闻起来好甜。”他说。他用手指刷她的头发,按摩她的头皮。

凯茜抬起头,凝视他的眼睛,然后,她慢慢地闭起眼睛,把嘴chún贴在他的嘴chún上。

格瑞将她抱起来,走到床边。他轻轻地将她放在床上,坐在她的身边。然后慢慢地解开她的腰带。她倒抽一口气,他停下动作。

“我告诉过你关于我的马,‘魔鬼’?”他问。

她看着他,紧张地眨眨眼睛。“没有,爵爷。”

“它是在约克出生的,”格瑞轻声说。“它的爸爸叫做撒旦,它的妈妈叫做巫婆。”他低下头,轻轻地亲吻她的嘴chún。他用舌头抚摸她的下chún,一边说着关于他的马的故事。“它在圣地救了我一命。一个回教徒差点杀了我。它用后脚站起来,用前脚踩扁了那个家伙。”他发现自己说的故事一点诱惑和安抚作用也没有的时候已经太迟了。他告诉她关于马的事情做什么?他为自己的愚蠢摇头。“我想看你,凯茜。”他说,找开她的睡衣。

她慌张地举起手,可是他按住它们。“你有美丽的rǔ房。”他说。

“我——我太瘦了,”凯茜说。“可是我很快就会胖起来。”

“你有完美的线条。”他说。这句话令他自己惊讶,他不喜欢瘦小的女人,但是凯茜细致的身体却深深地吸引他。

“你盯着我。”凯茜说。

“嗯。”想起摩斯从她身上扯开吸血的水蛭,他不禁皱眉。

“你不满意我吗?爵爷?”

“我很满意,”他说。“我能够感受到吟咏游诗人的歌词。”他低下头,亲吻她的脖子。他的嘴chún慢慢地往下滑。她惊呼,他抬头看见她惊愕的表情。他微笑,低头轻轻地吸吮她。他能够感觉到她的心跳。

他感觉到她的双手抚摸他的头发。

“哦!”

她的脸闪现痛苦。

“怎么了?”

“我——我不知道。”她说。她的肚子绞痛起来,她忍不住大叫。

格瑞坐起来,把手放在她的脸颊上。

她的脸发白。“我不舒服。”她叫道。

他及时递给她夜壶。她一直吐到肚子里没有任何东西为止。

“我很抱歉,爵爷。”她低语,呻吟,抱着绞痛的肚子。

“嘘,”他说,她吃了什么他没有吃的东西?忧虑啃噬他的心。他强迫她吃得太多了吗?她是因为太恐惧了才肚子痛?他弄湿毛巾,轻轻地擦拭她脸上的汗水。“躺着不要动,我去找你的保母来。”

他无能为力地看着爱达轻轻触摸凯茜的腹部。

“她怎么了?”他问。

爱达摇摇头。“我想,她是吃了坏掉的东西。”她站起来。“我会为她调制葯汤,爵爷。”

格瑞的肚了突然也绞痛起来。“老天。”他咕哝,快步走出卧房。

几分钟之后,他的肚子空了。至少,他想道,她不是因为他而呕吐腹痛。他到大厅查看其他的人。没有人吃坏肚子。他的肚子继续绞痛,爱达递给他一杯葯汁。

“是浓汤,”他说。“只有我和凯茜喝过那些浓汤,而她喝了大部分。”

她痛苦地呻吟,抱着绞痛的肚子。他的痛苦逐渐减轻,可是他知道她的情况有多糟。格瑞感到强烈的恐惧。她是那么瘦弱,体力不及他的一半。他坐在她的身边。拉她躺在他的怀里。

“她很快就会睡着,爵爷,”爱达说。“她的肚子里已经没有脏东西。”

凯茜仰起头,含糊地说:“我要把厨师倒吊起来,把他的头泡在浓汤里。”

格瑞考虑着更严厉的处罚。

“你明天就没事了,孩子,”爱达说,轻轻地擦试凯茜的额头。

“我好羞耻。”凯茜低喃,把脸埋在格瑞的臂弯。

“不要说傻话,”他严厉地说。“你现在可以睡觉了吗,凯茜?”

“嗯。”她低声回答。

他把她放在床上,为她盖上毯子。“如果她的情况变坏,我会通知你。”格瑞对爱达说道。

这是个漫长的夜晚。凯茜每几个小时就会痛醒。格瑞强迫她喝点东西,但是她什么也没有办法喝。黎明前,她终于沉睡,格瑞允许自己放松下来。

隔天近中午时,格瑞走进房间发现凯茜醒着。房里充满恶心的味道。他感到一阵反胃。

“她喝了一些肉汤,爵爷。”爱达说,为凯茜的成就骄傲。

“如果她待在这里,那些肉汤很快就会呕出来,”格瑞说。他走到床边。用毯子将凯茜裹起来。“我带她出去透透气。把房间清理干净,打开窗户通风。想办法把臭味消除。”

格瑞抱着她走出大厅,命令手下给“魔鬼”上马鞍。

“你打算做什么?”凯茜问,抓住格瑞的袖子。现在腹痛停止了,她只感到羞愧。他照顾她一整夜。她想把脸埋起来,永远不再面对他。

“也许我会把你丢下海岸。”格瑞说,紧紧的拥着她靠在他胸前。

“我不会怪你,”她叹息。“我不是个好妻子。”

格瑞笑起来。“你根本还不是妻子呢。现在,安静,不要再说话。”

他驱策“魔鬼”穿越吊桥。“深呼吸,凯茜。”他说。

他骑到峭壁,下马,把“魔鬼”拴在一棵矮树旁。这是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他靠在松对坐在草地上,站凯茜倚在他的怀里。“现在,”他说。“你要想着自己健康起来。”

“我好惭愧。”她说。

“我也闹肚子,我们两个都活下来了。现在,你要你安静地呼吸清净的空气。”

他感觉到她信任地靠在他的身上。他亲吻她的额头,向后靠着树干,闭起眼睛。

“爵爷。”

格瑞张开眼睛,看见盖伊。

“时候不早了。”盖伊轻声说,因为凯茜沉沉地睡着。

“我很快就来,盖伊。”

“她没事了吧?”

“嗯,感谢上帝。你和厨子谈过了吗?那个家伙叫什么名字?”

“他叫杜肯。他发誓肉是新鲜的。我不了解。这件事似乎——”他摇摇头。

“似乎什么?”

“没什么,爵爷。”

“如果你有什么话要说,盖伊,就说出来!”

盖伊搔搔耳朵。“我不喜欢只有你们两个闹肚子。”

“我也不喜欢,”格瑞轻声说。“唯一的问题是谁干的,盖伊?”

“嫉妒会使女人做出恶毒的事,爵爷。”

格瑞低声诅咒。“这个女人是谁,盖伊?”他问。

“不是兰琪,我确定。”事实上,他已经和她谈过。想在她美丽的眼睛中看出欺骗的迹象。他不想承认当发现她是无辜的,他的确松了口气。盖伊摇摇头,不知道哪个女人会下毒。“昨天晚上所有的人都知道你要和夫人同床。”格瑞的眼神令他脸红。

“不一定是女人,盖伊。”他只这么说。

凯茜动了一下,抬走头。“爵爷?”她的声音仍然带着睡意。

她微笑,露出可爱的酒窝。“饥饿。”她说。

“她极了。我相信你的保母已经煮好肉汤等你。你的肚子不痛了?”

她看见盖伊,脸红地摇摇头。

格瑞轻松地抱着她站起来。

“我去牵马,爵爷。”盖伊说,快步走开。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火之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