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歌》

第09章

作者:凯隆琳·库克

下午天气变得阴暗,海上吹来冷咧的风。凯茜站着看格瑞光着上身和他的手下摔跤。男人们围成半圆,大声地吆喝。

凯茜走近些,看见她的丈夫专注的神情。他突然扑向对手,她惊讶地眨眨眼睛。他大吼一声将对手摔倒。

男人们欢呼,格瑞伸手拉对手站起来。他看向凯茜,露出笑容。

她羞怯地向他招手,大声说:“我们有访客,爵爷。”

格瑞吩咐手下继续练习,然后走向凯茜。他打量她的脸,很满意她的气色。“谁来了,凯茜?”

“兰琪的儿子,爵爷。”

格瑞皱眉,完全忘了这个男孩要来的事。

“兰琪非常开心。我很高兴她的儿子到这里来。”她的儿子会分散她的心思,她才不会整天想着你!

格瑞的手下把他的上衣丢给他。“先帮我冲水,凯茜。”他说,和她一起走到井边。

凯茜将水桶盛满水,格瑞弯腰让她用水冲他的上身。他甩甩身体,穿上衣服。

凯茜一直盯着他的胸膛,想知道自己为什么想到抚摸他的胸膛就心跳加速。

格瑞发现她突然脸红,不知道为什么。

他们走进大厅。兰琪正在和三个男人说话,三个看起来都风尘仆仆疲累不堪。一个瘦瘦的男孩,差不多八岁大,抓着一个男人的衣角。

“爵爷,”兰琪大声说。“我的儿子到了。亚文,这是莫格瑞伯爵,你的姨父。”

男孩从男人身后探出头来。男人对他微笑,推他向前。“他有点害羞,爵爷。我是路斯,负责送兰琪夫人的儿子到渥佛顿来。”

“欢迎,并且谢谢你安全地将男孩送到。”格瑞说,然后蹲下来。男孩遗传了母亲深色的眼睛和头发,但是方形下颚和宽阔的额头使他像个男孩。“你将成为我的侍僮,”格瑞说。“如果你有能力,将来可以成为我的随从。你高兴吗,男孩?”

“嗯,爵爷。”亚文说。,他用聪慧的眼睛打量格瑞伯爵,立刻成为他的奴隶。

格瑞拍拍男孩的肩膀,然后站起来。“你已经见过我的妻子,凯茜夫人?”他问。

亚文点点头,他的眼睛转向凯茜。她露出欢迎的笑容,而他回给她一个尝试性的微笑。

“非常欢迎你,亚文。”凯茜说。

“我几乎和你一样高,夫人。”亚文冒险地说。

“哎,再过一、两年,我就得抬头看你了。”

兰琪抓住她儿子的手。“他可以睡在我的房间,格瑞。”

“不,兰琪。盖伊,来认识我的新侍僮。男孩睡在我的卧房外,和男人们一起用餐。”

“我一直和我母亲的表哥住在一起,”亚文对盖伊说,“在诺曼底。”

“亚文,我有话跟你说!”

男孩不情愿地看向他的母亲,希望她不要把他当做小孩。

“不,让他去,兰琪,”格瑞说,令亚文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你有的是时间和他相处。”他转身向路斯。“你们来喝点麦酒,妮妮,拿酒来。”

“他是个好男孩,”格瑞对兰琪说。“你的表哥将他养育得很好,但是他需要的是男同伴。”

兰琪强迫自己微笑。格瑞喜欢她的儿子,正如她所希望的。但是这已经太迟了。“你太仁慈了,格瑞。”她轻声说。妮妮没有在浓汤里多加点毒草真是太可惜了。兰琪知道这件事是她做的。兰琪皱眉,垂下眼来。嫉妒是个可怕的东西,它使得她陷入自责的情绪中,虽然她仍然在想办法伤害凯茜。生活对我不公平,她总是一再告诉自己。

凯茜看着格瑞和兰琪谈话,感到一股莫名其妙的愤怒。不像她,兰琪拥有圆润丰腴的身体和闪亮的头发。

“你想到什么不愉快的事吗?”

凯茜转向盖伊。“兰琪非常美丽。”她诚实地说,为自己声音中的嫉妒感到狼狈。

“不错,”盖伊诚实地说。“但是你不需要忧虑她,真的。格瑞伯爵若想娶她早就娶她了。”

凯茜哀伤地微笑。“看来伯爵大人可以娶任何他想要的女人。他在亚奎田遇见我的父亲,而我没死却是他的不幸。”

“格瑞伯爵在圣地亲眼目睹许多悲惨的事,”盖伊深思地说。“永无休止的疾病、饥荒、屠杀,但是那些事未曾让他皱一下眉头。而当他从你的房间走出来,相信你就要死亡,他的脸充满伤痛。你触动他的心,从来没有人可以触动他的心。甚至现在,他温和小心地对待你,说实话,爵爷并不是一个特别温和的男人。当你吃坏肚子,他烦恼而心痛。他告诉我不应该在你好不容易恢复健康之后,到渥佛顿来却又病倒。”盖伊停顿,看着凯茜深思他说的话。“格瑞伯爵是个需求很强的男人,”他继续说。“可是他把你的健康置于他的需求之前。”

“可是我已经康复了。”凯茜说。然后脸红起来。

盖伊咧嘴笑,举起酒杯。“你的丈夫走过来了,夫人。”

凯茜抬头面对她的丈夫。她看起来像个顽皮的孩子,格瑞忍不住大笑。

“我正在告诉她你的英勇行为,爵爷。”盖伊愉快地说。

格瑞扬眉。他看向凯茜的餐盘,皱眉。“你吃了什么?”

凯茜只是摇摇头。“我吃了一大堆东西,爵爷。你现在要吃了吗?”

他点点头,在她旁边坐下。“那个男孩,”他对盖伊说。“我们必须开始训练他。”

凯茜看向亚文。男孩昏昏慾睡地靠着垂克的肩膀。

“男孩似乎很愿意学习,”盖伊说。“虽然他的母亲想把他当成小宠物。”

格瑞只是咕哝一声,然后他们的谈话转向费狄恩。在凯茜听来,格瑞似乎期待着和这个男人交锋;事实上,他希望费狄恩会攻击渥佛顿外围的农庄。她看着她的丈夫,发现他吃得不够多,她知道是食物太难下咽了。她必须赶快负起女主人的责任,但愿格瑞停止把她当做病患!他仍然仰赖兰琪,凯茜一点也不喜欢这种情况。今天她注意到仆人听从兰琪的命令,但是非常不情愿。

她倾身从格瑞面前的盘子拿起一个苹果。她的rǔ房意外地碰到他的手臂。她感觉到他全身僵硬。她困窘地垂下头,没有发觉他注视她的目光。

格瑞为自己燃起的慾望感到惊讶,因为凯茜没有他喜欢的女性曲线。但是,想到她顺从地躺在他的怀里,信任地看着他,他不由得急切起来。他将在今晚要她。

“你的手,凯茜。”他说,把自己手放在桌上。

她尝试性地把手放在他的手上,看着他的手指握住她的。他皱眉,她动也不动地坐着,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她的身体这么单薄,他深思。他保证过行房不会有痛苦,现在只能希望自己是对的。他必须慢慢地做。想到她赤躶躶地躺在他的身体下方,他的慾望更为强烈。他突然放开她的手说。“到我们的房间去,做好准备等我。”

凯茜知道自己面颊发红。她记得格瑞带给她的奇特快感,而且知道格瑞今晚要使她成为他的妻子。她走出大厅,猜想所有的人都知道她和她的丈夫心里在想什么。

爱达在她的房间等她。

“啊,孩子,”爱达说。“你累了。你应该留在床上休息。”

“不,”凯茜紧张地笑笑。“我不累,可是我想洗澡。”

爱达吩咐女仆准备热水。她在洗澡中加薰衣草,凯茜最喜欢的香味。

凯茜脱衣服时,目光不停地飘向房门。她没有慢慢地享受洗澡的舒适,而是很快地刷洗干净。当她回头向爱达要毛巾,却发现她的丈夫站在门口凝视着她。

“水还热吗?”格瑞问。

她点点头,沉入水中只露出头部。

“你愿意为我刷背吗?”

他走出她的视线外,凯茜稍微站起来一点以便看到他。“哎,”她说。“我愿意。”当他脱上衣时,凯茜急忙离开浴盆抓起毛巾。

“凯茜,帮我。”

他的鞋带打结了。她用毛巾裹住自己,蹲下来为他解开鞋带。她能感觉到他身体的热气;如果她有勇气,她就可以触摸他的身体。他抚摸她的头发,使她突然停下手的动作。

“柔软的像婴儿的头发,”他轻声地说。“来。”他拉她站起来。他脱掉鞋子,赤躶地走向浴盆。当他弯着膝盖坐在浴盆里,凯茜忍不住吃吃地笑起来。

“我让你觉得好笑,女孩?”

“你好高大,爵爷!”她微笑,开始为他洗背。“我以前时常为我的父亲刮胡子。”她说。

“是吗?”他说,盯着她,她只有惊呼的时间。他扯开她身上的毛巾,握住她的腰,将她抱入浴盆坐在他的怀里。

凯茜往前倒,她的手臂环抱住他的脖子以稳住自己。“哦。”她说,她的嘴离他的不到一英寸。

“嗯。”他轻声说。轻轻地亲吻她。他拉她靠近,直到她的rǔ房贴住他的胸膛。

“有个娇小的妻子并不是很糟,”他说,轻咬她的耳垂。“让我吻你,凯茜。”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她说,感觉像个大傻瓜。

“我会教你,”他说。“张开你的嘴。”

她照做,当他的舌头碰到她的,她吃惊地退缩。“那感觉很……奇怪。”她低语,抚摸他的头发。

“好得奇怪或是坏得奇怪?”他逗她。

“我不知道,”她诚实地说。“你可以再做一次吗,爵爷?”

“好学生。”他低喃。他拥住她,吻她。当他感觉到她的颤抖,他告诉自己要慢慢来,慢慢来。

“水冷了。”她说。

格瑞紧紧地闭着眼睛,努力控制自己。他绝不能在一盆冷水里要他的处女新娘。他能够从她的声音听见恐惧。他亲吻她的鼻尖,将她抱出浴盆。凯茜抓起毛巾,迅速地裹住自己,可是当他显躶躶地站在浴盆中,她没有掉开视线。

“我希望自己看起来和你一样美。”她渴望地说。

他注视她。从来没有女人说过他是美的。他踏出浴盆,轻声说:“一个满身疤痕、毛茸茸的战士?”

“哎,”她说。“充满力量的美。”她递给他一条毛巾。“我的父亲曾经告诉我,愈英勇的骑士愈懂得温柔。我想他一定是想到你,大人。”

“你的父亲不了解我,凯茜。”他尖锐地说。被套上有骑士精神的英雄这个标签令他不自由。“我就是我,不要把我没有的美德加在我的身上。”

“是的,爵爷。”她柔顺地说,但是他看见她顽皮的笑容。

他穿上罩袍,走到门口,叫唤仆人将浴盆抬走。

“到床上去,”他回头吩咐凯茜。“我不要你着凉了。”

仆人一下子就办完事,房门关上,房里又只剩他们两个人。

“我很会下棋。”她脱口而出。

他只咕哝一声,知道他说什么都不能减轻她的紧张。“你的肚子情况如何?”他问,脱掉罩袍,坐在床边。

凯茜舔舔下chún,不知道这是非常挑逗的动作。他把手放在她的肚子上,轻轻地压。“我真的没事了。”她说。

“你好娇小。”他说。皱眉。

令凯茜惊讶的,她感到一股热气在她的腹部流窜。“哦!”她惊呼。

他举起手,而她感到一股失望。他看见她眼里的失望,非常满意。她对男女之间的事完全无知,但是并不冷感。

他倾身向她,轻轻地抚摸她的脖子。

“我应该吹熄蜡烛吗?”

他摇头,亲吻她脖子上的脉搏。“不,我要看你,夫人。”她紧张地颤抖,他用轻柔的声音继续说:“我要你看着我打量你,你的身体好柔软。为我开启你的嘴,凯茜。”

他吻她,慢慢地增加热情。他将她拥入怀中,让她的身体贴着他。

“放轻松,亲爱的,我不会伤害你。”

她相信他,于是融化在他的怀里。

“我……我想感觉你的身体。”她说。

他凝视她。“你好细致,”他说。“细致得像紫罗兰。”他的手慢慢地滑向她。他感觉到她轻微的颤抖,令他愉快的,他感觉到她的手轻轻地抚摸他的肌肉,学习探索他的身体。当她的手指靠近他,他的需求几乎爆发。

“摸我,凯茜。”他轻轻地呻吟。

她触摸他。

“不要怕,甜心,”他低喃,轻咬她的脖子。“让我抚摸你。”

当他的手指有节奏地抚弄她,她惊讶地猛吸口气。“你喜欢吗?”他问。

凯茜无法言语,只能呻吟。

“我觉得好奇怪。”她喘着气说。当他的手指离开她,她感到失望。

“现在,我想看你,甜心。张开眼睛看着我,凯茜。夫妻之间用不着害羞。”

他轻轻地抚摸她。她的细致竟然具有强烈的挑逗力。他慢慢地低头亲吻她。凯茜差点跳下床,惊讶地叫声从她的喉咙扯开。“哦,不!”她大叫。“爵爷,你不可以——拜托!”她伸手抵住他的肩膀。

“嘘,凯茜,不要阻止男人的愉悦。”

“可是……你不可以!”

他大笑,他温暖的气息使她焦躁。他继续探索她,学习取悦她的方式,可是她困窖得无法放松。他叹息,知道自己不应该期盼她像颗成熟的李子掉入他的口中。他在她身旁躺下来,拉她躺在他的怀里。他开始温柔地吻她,终于感觉到她慢慢地放松下来。

“凯茜,看着我。”

她抓住他放在她腹部的手。她惊呼,试着躲开。

“不,宝贝。”她害怕得全身僵硬,但是他也无可奈何。

……

凯茜盯着他的脸。她试着不要动,但是剧烈的疼痛使她不由自主地扭动试着逃开。“凯茜,”他轻声说,温柔地吻她。“不要动。”

她眨眼睛。“好痛。”她低声说。

“甜心,我必须再用力一些,为我忍耐,凯茜。”他低头看她,发现她紧紧地闭着眼睛,满脸的痛苦。阻止他继续做下去的是她的泪水。

他无法解释自己的行为,因为他从来没有放弃自己的需求。他离开她的身体,紧紧的拥抱她。

她抱住他,靠在他的肩上轻声哭泣。他温柔地安抚她,直到她放体松下来。

“不是很糟,”她低语,看着他的脸。“我很抱歉。我是个胆小鬼。你没有弄得太痛,真的,爵爷。”

他想大笑,也想诅咒。不过,他吻她直到她喘息。

当她靠着他沉沉地睡着,他盯着黑暗咒骂自己。他应该做完。女人的眼泪从来让他如此心软。他竟然宁可放弃自己的需求,只为了免除她的痛苦。他皱眉。她只是女人,他的财产,她存在的目的是要取悦他,为他生儿子,为他管理城堡。但是,他没有办法忘怀他带给她的痛苦。无知的小女人,他想着。她甚至不知道她还是个处女!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火之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