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死荒漠》

第15节

作者:肯·福莱特

埃琳尼有点魂不附体,一切都乱了套,本来是安排在奥塞斯饭馆里逮捕沃尔夫,可他却在这里,与她一起坐在出租车里,脸上露着不怀好意的笑容。她一动不动地坐着,脑袋里一片空白。

“那人是谁?”沃尔夫问。他仍面带凶笑。

埃琳尼想不出该如何答复,望了沃尔夫一眼,把头转到一边。“你指什么?”

“追我们的那人。他跳到踏脚板上,我没看清,但我想他是个欧洲人。他是谁?”

埃琳尼克制住自己的恐惧心理,心想:他就是范德姆,就是他要捉拿你、她得编造个故事,说明那人为何跟着她跑出餐馆又想进到出租车内。”他……我不认识他,他也在那家餐馆里。”忽然,她计上心来。“他一个劲地纠缠我,要我跟他去玩玩。我就一个人,真害怕。都是你不好,去得那么晚。”

“对不起。”他立即道歉。

埃琳尼没想到自己编造了这么一个合乎逻辑的故事并收到了意外的效果。“你为什么呆在出租车里?”埃琳尼的口吻有点逼人。“你是怎么了?为什么不和我一起进餐了?”埃琳尼听到自己的话音里带有发牢騒的味道,真恨自己这样。“

“我有一个很好的主意,”他笑着说。埃琳尼听到这话后打了个寒颤。“我们还是去野餐比较好,我准备了一箱子吃的。”

她不知他的话是否可信。为什么他不进餐馆而让个小孩送张纸条进去,纸条上只写着“到外边来。沃尔夫。”他是不是知道了那是个圈套?他现在要干什么?把她拉到沙漠会杀掉吗?她突然想打开车门跳出去。她闭上眼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如果他怀疑那是个圈套的话,他为何还去呢?事情决不是那么简单。他好像是相信了她编造的故事,认为那个跟在她后面胞的人是纠缠她。可她弄不清在他的笑脸背后还隐藏着什么。

她问:“我们去哪儿?”

“离城约几英里远的地方,那里的河边上有块空地,我们可以在那里观赏晚霞,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

“我不想去。”

“你怎么了?”

“我对你并不了解。”

“别傻了,司机一直和我们在一块,再说我是个正派人。

“我要下车。”

“别那样。”他轻轻地碰了一下她的胳膊。“我带了些熏鱼,炸鸡,还有一瓶香槟酒。我不愿进餐馆,那里面太吵了。”

埃琳尼确实想离开他,那样她会安全些,也可能今后永远不再见他。这正是她要做的,永远不再和这个男人接触。她又暗暗思忖,我是范德姆抓沃尔夫的唯一希望,怎么向他交待呢?离开这人我会高兴,会回到以往的生活中去……

过去的生活浮现在她面前。

她认识到应该对范德姆负责。她恨自己刚才想溜掉的想法。她不能让沃尔夫跑掉,应该与他在一起,与他培养感情,继续约会,设法弄清他住的地方。

她忍不住地说:“我们还是到你那里去吧。”

他的眉毛往上一跳,说:“你的心变得真快。”

她马上意识到那么说是不对的。“我都懵了,”她说,“你的计划我没料到,你事先为何不告诉我一声?”

“一个小时前我才决定这么干,我认为你不该感到奇怪。”

埃琳尼从他的话中认识到,他只不过是把她看成一个受人愚弄的姑娘买了。她决定先不使用自己的拿手好戏。“没什么,”她说,她尽力使自己松弛下来。

沃尔夫仔细瞧着她,似乎是在揣摩她。“你这个人不像你的外表那样脆弱,是不是?”

“我不知道。”

“我还记得第一次在商店里见到你时。你对米柯斯说的那句话”

埃琳尼想起来了。她威胁米柯斯说,如果他再碰她一下,她就把他下边那玩意儿割掉。她应该为此感到害羞,但她却不那么难为情。

“我当时太生气了!”

沃尔夫抿着嘴笑了,说:“你真能说得出口。你要记住,我不是米柯斯。”

她也笑了,“知道。”

他把注意力转向司机,给司机指点方向,因为他们已经到了市郊。埃琳尼对他能找到这样一辆高级出租车感到奇怪。对埃及人来说这是辆豪华车,车是美国制造的,座位舒适,车内空间很大。从车的外表看,使用的时间不长。

他们穿过几个村庄来到不成形的土路上,然后顺着风向爬上一个小山,在山顶上停住。一眼望去,尼罗河似乎就在脚下。在远处,埃琳尼看到一条条的水渠向远方延伸,一直延伸到沙漠边缘。

沃尔夫说:“这个地方不错吧?”

埃琳尼只好点头应是。她看到一群大雁从尼罗河岸边飞起,掠过他们的头顶向北飞去。她还看到西边的云彩呈现出桔红色。河中有几艘扬帆的木船顺流而下。河边有一个姑娘头顶水罐快步行走。

司机出了驾驶室走到离车50多米的地方坐下,然后点上一支烟看报纸,背向埃琳尼和沃尔夫,

沃尔夫从后车箱里拿出野餐用的东西摊在地上。他刚要打开食品袋,埃琳尼问:“这地方你是怎么发现的?”

“我小的时候妈妈常带我来这里。”他递给她一杯酒又说:“我父亲去世后,妈妈又嫁给一个埃及人。她发现和一个穆斯林教徒在一起生活有压抑感,所以她就雇了辆马车把我拉到这里,告诉我许多事情……欧洲是什么样子,世界是什么样子等等。”

“你喜欢吗?”

他迟疑了一下,说:“我母亲就是那样,她经常把好事弄糟。她就爱对我这么说,‘你太自私了,和你爸爸一样。’那时,我倒很喜欢这个阿拉伯家庭。我的几个继兄弟都很调皮,别人想管也管不住。我们一起到别人家的院子里偷桔子吃,朝马扔石头让它受惊,把自行车带扎穿……母亲很讨厌我们干那些事,老是警告我们说那样做最终会受到惩罚。她总是对我说,‘总有一天你要被人抓住,亚历山大。’”

你妈妈说得对,他们总有一天会抓到你,埃琳尼这么想。

她身上感到很轻松,可一想到沃尔夫可能带着在阿斯乌德杀人的那把刀子,立即又紧张起来。现在的情况很正常,一位英俊的男人和一位姑娘一起坐在河边共进野餐并相互交谈,是件很惬意的事。这时她忘记了要从他身上得到点什么。

她想起了自己的任务,问:“你现在住在哪里?”

“我的房子……被英国人征用了,现在住在朋友家。”说完,他就将一个盛着一块熏鱼的盘子递给她,然后又用餐刀将一块熏鱼割成两半。埃琳尼望着他那双灵巧的手,心里在琢磨他想从她身上捞到点什么,他为什么如此献殷勤呢?

范德姆情绪低沉。脸上疼痛难忍,自信心也受到挫伤;逮捕沃尔夫的计划落了空。不但让沃尔夫捉弄了一番,而且把埃琳尼也推向危险的境地。

他坐在家中,脸上的纱布是新换的。他坐在那里喝杜松子酒,以便减轻一下他的心身痛苦。这个沃尔夫轻松地就逃脱掉了,范德姆认定沃尔夫并没意识到那里有埋伏,否则他就不会到那里去的。不,沃尔夫现在是谨慎从事,他的谨慎使他免遭了一场危险。

他们对那辆出租车印象很深。那是辆新的侦探专用车,杰克斯还记下了车的牌号。一范德姆通知开罗的所有警察和军警注意搜寻那辆车,一旦发现就立即将开车的司机及乘坐的人全部逮捕。他们迟早会发现那辆车的,但范德姆认为即使是发现也晚了。尽管如此,他还是守在电话机旁等待消息。

埃琳尼现在干什么呢?也许她正在一家餐馆的蜡烛台下一边喝酒一边听沃尔夫讲笑话。范德姆想起她的样子,一身rǔ白色的衣服,手端酒杯,脸上挂着甜蜜的微笑。从她的微笑可以看出她会满足你的一切要求。范德姆看了看表。也许他们已经吃完饭了,然后他们会去干什么呢?按照传统习惯他们会去金字塔观赏月光下金字塔的雄姿。那里有一望无垠的沙漠,有做首俯身的狮身人面像,有星光灿烂的夜空。那地方晚上除了还有一对恋人外也许一个人都没有。他们可能沿着石阶往上爬,他上一个台阶后就回身拉她一把,一没爬多高她就说她的鞋不适合登高,于是两人就在被太阳西了一天至今还热乎乎的石头上坐下来,一块呼吸夜间的空气,一起仰望天上的星星。坐了一会,他们也许又回到出租车上,她还是穿着那件无袖夜礼服,当他看到她有点发抖时就把她搂在怀里使她暖和点。他会在车里与她接吻吗?不,他已过了干这事的年龄,他想干的事是与她睡在一起。他会提议到他住的地方或到她家里去吗?范德姆也不能确定到哪里去好。如果去沃尔夫住的地方,埃琳尼一大早就会向他汇报,他会立即带人去那里将沃尔夫捉住,并缴获他的无线电发报机、密码本,甚至沃尔夫回程的计划、那样的话可就太好了。可是范德姆又想到那么干就意味着埃琳尼与沃尔夫睡了一夜。心里很生气,一股醋劲直往上冒。换句话说,如果他们去埃琳尼家,杰克斯和另外十几个人及3辆车都等在那里,没等沃尔夫有机会占埃琳尼的便宜就会被擒获。

范德姆站起来在屋里来回踱步,无聊之中顺手拿起那本《雷别卡》来看,他曾认为沃尔夫就是用这本书作为密码本使用。他开始从第一行看起。“昨晚,我做梦又去了曼德里。”他合上书,一会儿又打开继续往下看、当他看到书中那位由于焦虑而导致精神错乱的令人怜悯的姑娘将要嫁给一个富有魅力的老光棍时,他又把书合上放下了。他与埃琳尼的年龄相差太大吗?埃琳尼还年轻,但她需要有人把她从目前的生活环境中拯救出来。这种想法一直在脑海里打转,因为他不能将埃琳尼娶过来。他点燃一。支烟。时间怎么过得这么怪呢?电话铃怎么不响呢?他为什么两天之间让沃尔夫两次从指头缝里溜掉呢?埃琳尼现在何处,

他在以前曾经将一个女人送进危险的境地。事情发生在工作中一次惨败之后,也就是拉什德·阿里从他眼皮底下逃出土耳其时。范德姆派了个女特工去结识并勾引一位德国间谍,就是那人与阿里换了衣服使阿里得以逃走。他本想用发现那个间谍的行踪来弥补他的错误,结果次日在一家旅馆的床上发现了那位女特工僵硬的尸体。

呆在家里实在难受,不能睡觉,又无事可干。要不是大夫下了命令的话,他会和杰克斯一起参加监视埃琳尼住处的行动去了。现在顾不了许多了,他穿上衣服,戴上帽子走出门外,从车库里推出摩托,骑上跑了。

埃琳尼和沃尔夫站在悬崖的边上眺望开罗城里的灯火,看到附近村庄里不时出现火光。埃琳尼这时思绪万千,她想象着农民生活的艰辛,想起自己童年的日子,想起她第一次把一个男人领进家后的生活经历。她小时听老人说诚实待人会得好报,可她认识的那几个男人除了给她送点礼物、给点钱、表面上表示关心外,就是把她当成个玩物。她需要的真正的爱从未得到过。

她不愿再干那种事了。在生活的道路上她一直寻找真正的爱但都没找对地方,她特别不愿和沃尔夫干那事。有多少次她告诉自己,“为什么不能再干一次呢?”这是范德姆对她说过的话。这些天来她一直在做梦,梦见和范德姆睡在一个床上。范德姆是个怎样的人呢?她心里也没底。想到这里,她感到很失望,不知该怎么办好。她知道沃尔夫玩女人可能是个老手,会尽情地折腾她。

她对眼前的夜景失去了兴趣,一言不发,转身走到车旁。该是他来干那事的时候了。他们已将带来的东西吃光,酒瓶子也空了,那串葡萄也已下肚,他就等着得到她的报酬。她打开车门在后排座上坐下看着他,只见他在悬崖边上又站了一会才朝她走来。他风度翩翩,很招女人喜欢,他的魅力远远超过她以前曾经爱过的几个男人。但是,她怕他,这种怕来自对他的历史、秘密的了解,也来自他身上带的那把刀子。从她对他本性的直观了解来看,她觉得他的魅力在某些方面不太自然,而是故意表现出来的。如果说他对她好的话,那么他是在利用她。

她被人利用得够多了!

沃尔夫到她身边来,“你喜欢今天的野餐吗?”

她强作高兴,“是的,太好了!谢谢你。”

车开动了。她心想,不管是他邀她去他住的地方还是他带她到她的寓所,如果他提出来和她一起睡觉,她会坚决拒绝。她要装成不曾和男人同房过的样子,设法不使他达到目的。

她一直没再说话,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她被认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死荒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