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死荒漠》

第19节

作者:肯·福莱特

当范德姆来到自己的办公室时,他得知,就在前一天的夜里,隆美尔的部队已推进到离亚历山大城不足60英里远的地域。

这些坏消息还不足以使范德姆的兴奋劲降下来。自从他昨天早上醒来后,他搂着埃琳尼在家中的客厅里呆了24个小时还多。他今天好似得了个好玩具的小孩子那样快活。他一直在回想他们俩在一起的每一个具体情节,想她那滑润的皮肤,有弹性的臀部和那对不大但颇富弹性的rǔ房。他也觉得自己今天在办公室有点失常。他将一份打好的信件退给打字员,笑嘻嘻地对她说:“这里面打错了7处,最好重新打。”打字员差点没从椅子上掉下来,若在平时,她听到的准是一顿训斥。他思念埃琳尼,他心想:“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不想不行呢?”但找不到答案。

第一个来访的是特别联络连的一位上尉。现在,英军情报部的人都知道特别联络连有一个很特殊的超机密情报来源。对他们的情报大家褒贬不一,对情报的估价也很困难,因为他们从不透露情报来源。布朗虽然是上尉军衔,但他的举止却不像个军人。他把身子爬在桌子上,嘴巴快要碰到范德姆的脸上说:“范德姆,你是不是准备撤离?”

这些家伙喜欢我行我素,如果教他们对上级军官说话时先称“长官”,他们一只耳朵听后就从另一只耳朵溜掉。范德姆吃惊地问:“什么?撤离?为什么?”

“我们一伙人撤到耶路撒冷。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不让敌人抓着呗。”

“这么说,我们的高级指挥官也紧张起来了。”这是合乎逻辑的,60英里的路程隆美尔只用一天就能攻到。

“你等着瞧吧,开罗有将近一半人会争着往外逃,车站肯定会乱得一塌糊涂。而开罗的另一半人财要准备兴高采烈地庆祝解放。哈哈!”

“你别告诉别人你们要……”

“不,不,不。我只是向你先透个风,我们都知道隆美尔的间谍在开罗活动。”

“你是怎么知道的?”范德姆问。

“从伦敦传来的材料透露过这方面的消息。老兄,不管怎么说,这家伙依我看是‘拉什德·阿里事件的英雄’,你对此是不是很感兴趣?或者说与你有点什么关系?”

范德姆像被雷击了一下。“是的,那事与我有关系。”他&。

“那就对了。”布朗的身子离开桌面。

“等一下,就这些吗?”

“我想就这些。”

“这是什么?是破译的材料还是特工的报告?”

“消息来源十分可靠。”

“你总是这句话。”

“是的。好了,回头见,祝你交好运。”

“谢谢。”范德姆心不在焉地说。

“再见。”布朗走了。

“拉什德·阿里事件的英雄,”真让人难以相信,沃尔夫竟然是在伊斯坦布尔智胜他的那位德国间谍。他在仔细地琢磨,对了,他想起他曾感到沃尔夫的作风似曾相识的事来。他曾派一位女特工去勾引那个神秘的男人,结果大特工被割断了喉咙。

今天,他又派埃琳尼去对付同一个男人。

一位下士拿着一份命令走进来,他怀着极大的疑虑看完了命令内容。命令要求各部门要把档案中一些机密性较高的材料抽出来烧毁,以免落入敌人手中。范德姆心想,照这么说,情报处里所有的档案材料都得烧掉,因为它们都属高级机密,落到敌人手中就会危及英军。那么以后各部门怎么工作呢?很明显,高级指挥官们对各部门继续工作下去没抱太大希望。当然,这样做是为了谨慎起见,但是太过于着急了。除非德国人有十分把握夺取埃及,否则不应将几年来辛辛苦一苦积累起来的成果毁于自己手中。

真是不堪设想。范德姆为保卫埃及而苦苦干了三年,成千上万的士兵在沙漠战中丧生。我们就这样失败吗?就这样放弃埃及逃跑吗?真让人受不了。

他把杰克斯叫进来,让他看看那份命令、杰克斯边看边点头,好像是已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似的。

范德姆说:“太急了点,是不是?”

杰克斯回答说:“长官,这和沙漠中发生的事一样,我们花巨款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后勤供应仓库在撤退时把它炸了,以免落到敌人手里。”

范德姆点点头。“你说得对。问题在于我们的高级指挥官们没必要这么悲观。”

“是的,长官。那么我们到后院烧东西吧,行吗?”

“行。找个垃圾箱,把底下挖个洞,保证把那些材料烧于净。”

“你自己手头上的档案材料怎么办?”

“我现在就清点一遍。”

“很好,长官。”杰克斯出去了。

范德姆拉开档案柜开始逐类清查。在过去的三年中,他花了大量的时间积累了这些材料。这里面有姓名住址、秘密报告、详细代号、通讯系统、案件记录以及有关沃尔夫问题的笔记。杰克斯扛进来一个空茶叶箱子,范德姆开始把那些材料往里倒。他想:这真像丧家之犬。

当箱子装满一半时,下士打开门说:“长官,史密斯少校要见您。”

这位少校身材矮小,四十多岁的年纪,长着一双蓝色的眸子,表现出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他握住范德姆的手说:“桑迪·史密斯,是秘密情报署的。”

范德姆说:“我能为秘密情报署干点什么呢?”

“我是秘密情报署和总参谋部的联络官,”史密斯解释说:“你曾问过一本叫《雷别卡》的书?

“是的。”

“我们的人把那本书的来源查到了。”说着他就递过来一张纸。

范德姆看了看这份电报,内容是:秘密情报署驻葡萄牙总站根据要求派专人走访了葡萄牙全国的各个英文书店。在一个假日,他们在埃什托里尔发现了那个卖书者,那人回忆说他手中的6本《雷别卡》彼一位妇女一下子全买走了。据进一步调查,买书者是德国驻里斯本的武官夫人。

范德姆说:“这一下证实了我的怀疑,谢谢你不辞劳苦把电报送来。”

“不辛苦,”史密斯说,“反正我每天上午都到这里来。能帮你们一点忙也是件幸事。”史密斯说。

范德姆在史密斯走后又开始清理材料,他边清理边思考刚才看到的情况。这本书从埃什托里尔到了撒哈拉沙漠的事实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把它当密码本。在开罗似乎有两名工作很有成效的德国间谍,而使用这本书作密码的是沃尔夫。

这个情报早晚会排上用场。真可惜,密钥未能连同那本书及底本一起缴获。这提醒了他烧毁秘密文件的重要性,他决心尽量多烧掉一些东西,不能手软。

最后,他拿出一份下属人员的工资和提升表,决定把它也烧掉,以免敌人利用它来瓦解自己的队伍。箱子满了,他提起来扛在肩上向外边走去。

杰克斯正在那里烧文件,下士在一边不停地将文件扔到火堆里。范德姆把箱子里的材料全都倒到火堆上,看着火苗一个劲地往上窜。这使他想起在伦敦他们围着火堆,边烧土豆边侥十七世纪那些叛徒肖像的场面。看到纸张化为灰烬,他转身走了。

他需要思考,所以他决定离开司令部向城里走去。他感到受伤的那半边脸又疼又痒,心里有点高兴,因为这显示出伤口正在愈合。他现在把胡子留起来了,以便伤口的纱布得掉后胡子能盖住那块伤疤,这样还省得每天早上刮胡子。

他又在想埃琳尼,想起两人在客厅里那二十多个小时难以忘怀的经历。他爱埃琳尼,埃琳尼更爱他,这使他兴奋,使他忘记了许多烦人的事情。当然,他与埃琳尼相爱也是一种灾难。他的父母、朋友以及陆军中的战友对他准备和一个埃及女人结婚肯定会感到吃惊。他的母亲一定会反对他与一个犹太人结为夫妻。范德姆想,现在用不着担心那么许多,说不定他和埃琳尼在几天内就死去,今后还不知怎么样哪。

他的思路又回到伊斯坦布尔被割断喉咙的那个姑娘身上,很明显,那是沃尔夫干的。一想到埃琳尼星期四晚上要去见沃尔夫,他就心惊肉跳,届时很可能只有埃琳尼和沃尔夫在一起。

他看了看周围,发现街上好像过节一样。当他路过一个理发馆时,他看到里面挤满了人,许多妇女还站在那里等着烫发。服装店里的人也不少,生意很红火。有一个妇女挎着上篮子罐头从食品店出来,范德姆注意了一下,看到买食品的人排成长龙,一直排到大街的人行道上。隔壁一家的商店窗口上亮出一个大牌子,上面写道:“对不起,化妆品已售完。”范德姆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原来埃及人准备庆祝解放,他们早就盼望这一天来到。

他感到前途渺茫,天空似乎也是黑的。他抬头看了看,天空黑压压的,烟云夹杂着纸屑在空中翻滚。范德姆知道,全城的英军现在都在烧毁文件材料,烟云把太阳的光线都遮住了。

范德姆突然对自己以及盟军这种作失败准备的行动感到气愤。英国人的作战精神哪里去了?这个民族顽强进取的特点在这关键时刻难道就不能体现出来吗?范德姆问自己:你准备怎么应付眼前的局面?。

他掉头往花园城走去,那里有英军司令部征用的宿舍。他的脑海里出现了阿拉明防线的地形图,盟军可以在那里立住脚。这条防线隆美尔不可能绕开,因为防线的南端是不可跨越的卡塔拉谷地,所以隆美尔只得正面突破防线。

他会从何处突破呢?如果他从防线北端突破的话,那他的目的是直取亚历山大城,从后面打击盟军。如果他从南端突破的话,他可能有两个目的,一是夺取开罗,二是消灭盟军残余部队。

在防线的背后是哈尔法山脉,那里的工事很坚固,防守力量较强。很明显,如果隆美尔突破防线后集中力量进攻哈尔法山脉的话,那对盟军是很有利的。

还有一个事实隆美尔可能不知道,哈尔法山脉南边有流沙,是装甲部队的天敌。盟军的地形图上标得很清楚。

所以,我的任务是阻止沃尔夫告诉隆美尔有关哈尔法山脉防守严密,不宜在南端进攻的情况。

想到这里,范德姆在一棵橄榄树下坐下,对面就是沃尔夫以前的住房。他盯着那房子,想从房子上得出沃尔夫住在哪里的答案。他随便乱想,如果沃尔夫把情况弄错了,诱使隆美尔从南端进攻哈尔法山脉的话就好了。

这一想法启发了他。

设想一下,如果我把沃尔夭抓到,如果我缴获了他的电台,如果我找到了他使用的密钥……

那么我就扮演沃尔夫的角色,给隆美尔发报,要他从南端进攻哈尔法山。

这个想法像一朵花一样在脑海里迅速开放,他越想越来劲。到目前为止,隆美尔对沃尔夫所提供情报的正确性已深信不疑。如果隆美尔接到沃尔夫发去的这样一份情报,说阿拉明防线的南端最弱,哈尔法山脉防守很差,那他会怎么办呢?

隆美尔一定会对沃尔夫提示的最弱点发动攻击。

他会在突破南端防线后立即北上去攻击哈尔法山脉。想轻而易举地突破盟军的最后一道防线。那么,他的装甲将陷入流沙之中,盟军的大炮马上就会使这些装甲受到重创。当他好不容易到达哈尔法时,他才发现那里的防守力量很强。这时,盟军可以集中前线的有生力量将敌军分割开来予以消灭。

如果伏击工作做好的话,不仅埃及会得到挽救,德国的非洲军团也可能被彻底摧毁。

范德姆想:我得把这个想法报告给高级指挥官。

但这事并不那么容易。如今,他的名声因沃尔夫一案而遭毁坏,本身的地位又不高。但他坚信,他的这个想法会建奇功。

他站起来朝办公室走去。突然,他觉得前途发生了变化。也许埃及博物馆里的那些珍宝不会被运往柏林了;也许比利不用去参加希特勒的青年军了;埃琳尼也许不会被送进妓院去了。

我们所有的人都有救了。

如果我把沃尔夫抓住的话。

------------------

亦凡图书馆扫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死荒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