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死荒漠》

第20节

作者:肯·福莱特

范德姆在想,这几天我非要朝着博格的鼻子揍一拳不可。

今天,博格的日子很不好过,坐立不安,十分烦躁。他咳嗽得很厉害,不愿说话。这会儿,他正咳嗽不止。他的桌上堆着整理出来的档案材料,他的手里拿着板球。

范德姆安安稳稳地坐在一旁,看着博格那副难受的样子。

“范德姆,你想一想,战略问题是奥金莱克的事,你的任务是人员保密,而且你现在干得又不怎么好。”

“不是奥金莱克一人的事,”范德姆说。

博格装作没听见他的话,顺手拿起范德姆写的材料。范德姆把他的欺骗计划写好,正式交给博格一份,还有一份交给了准将局长。

“首先,这份计划漏洞百出,”博格中校说。

范德姆没作声。

“漏洞百出,”博格一边咳嗽一边说,“其中一点是让隆美尔突破防线,是不是?”

范德姆说:“该计划就是根据他突破防线这一点制定的。”

“对。现在你明白了吗?我的意思就是指这一点。你目前名声扫地,再制订出这么一个漏洞百出的计划来,岂不让人笑掉大牙。现在……”他又咳上了,“现在你鼓动隆美尔攻击防线的最弱点,给他一个突破防线的好机会。你知道不知道后果是什么?”

“是的。防线有的地方比较弱,隆美尔的空中侦察会发现那一地段防守薄弱。

“而你是想把可能变为现实。

“为了伏击敌人,只能如此。

“如今我们是要隆美尔攻击防守最强的地段,那样他根本不可能突破防线。

“如果我们把他反击回去,他会重整旗鼓再次进攻。如果我们设个陷阶让他跳进去,最后我们就会消灭他。

“不,不,不!太冒险了,太冒险了。伙计,这是我们的最后一道防线,如果让他越过,隆美尔和开罗之间只剩一河之隔了。你似乎还没认识到……”

“我心里很明白,长官。让我这么说吧:一、如果隆美尔突破防线,他一定会掉头向哈尔法山脉进发,妄想轻易取胜。二、他从南端进攻哈尔法对我们有利,因为那里有流沙。三、我们一定要耐心等待,看他攻击什么地段,作好他攻击北端的准备,同时我们一定要引着他攻击南端,并准备让他在那里突破。

“好了,”博格说:“看来这个计划还有那么点意思。你听着,先把它放在我这里,等我有空时好好琢磨琢磨,然后我们也许会把它呈给高级指挥官们。

范德姆心想,我明白你在想什么,你是想把这份计划变成是你自己制订的。真不是东西。如果博格在这个舞台上玩弄政治权术的话,他可能交好运。

范德姆说:“很好,长官。我很强调时间因素……。如果这个计划能付诸实施的话,最好快点干。”

“我想我比你还着急。是不是,少校?”

“是的,长官。”

“总之,一切都要看能不能抓住那个该死的德国间谍了,到目前为止,你干得还不算成功。我的话对吗?”

“对,长官。”

“今晚的行动由我亲自负责,保证不要再出差错。今天下午我听听你的意思如何、然后我们一起讨论……”

门被敲响了,准将走了进来,博格和范德姆都打了个立正。

博格说:“早上好,长官。”

“稍息,”准将说,“我正在找你,范德姆。”

博格说:“我们正在商讨一个欺骗计划,这计划……”

“知道了,我已看过。”

“啊,范德姆也呈给你一份?”博格说。

范德姆没有着博格什么表情,但他知道博格在生他的气。

“是的,的确送给我一份。”准将说。他把脸转向范德姆说:“你的任务是抓间谍,少校,而不是为将军们设计战略计划。你如果别花那些时间告诫我们怎样去赢得这场战争的话,你可能是个比较好的情报官。”

范德姆的心全凉了。

博格说:“我正在说……”

准将打断他的话说:“不过,既然你这么做了,而且该计划又很出色,我要你和我一道去奥金莱克那里去谈谈。你让他离开一会儿好吗,博格?”

“当然可以,长官。”博格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来。

“很好,范德姆。会议马上就开始,我们走吧。”

范德姆跟着准将出了屋,当着博格的面轻轻地把门带上。

就在沃尔夫要去与埃琳尼会面的这天中午,史密斯少校又一次来到船上。

今天他随身带来的情报材料十分有价值。

沃尔夫和索吉娅还是使用那套已熟练的手法,等索吉娅和史密斯进了卧室后,沃尔夫就从厨柜里出来。他看到史密斯的公文包、鞋子和短裤都在地板上,钥匙露在裤兜外边。

沃尔夭打开公文包,开始看里边的材料。

今天,史密斯还是直接从英军司令部开完会来到这里。在今天的会议上,英军司令奥金莱克与参谋人员一起讨论了下一步的战略计划及采取的具体作战计划。

几分钟过后,沃尔夫已经认识到盟军的最后一道防线——阿拉明防线已掌握在他的手中。

这道防线的全线都设有雷场,坦克部署在平地上,大炮在各个山头上。在该防线后面约5英里处是哈尔法山脉,这里工事坚固,防守力量较强,有重兵把守。沃尔夫注意到阿拉明防线南端力量较弱。

公文包里还有一张敌军部署图。盟军的情报部门估计隆美尔很可能从防线南端进攻,当然也提到在北端进攻的可能。

在下面,可能是史密斯用笔记录下来的一段东西,沃尔夫认为它的内容比以上所有内容更有价值。记录是:“范德姆少校建议实行欺骗计划,诱使隆美尔从防线南端进攻,然后诱骗他向哈尔法山脉推进,等他的部队在流沙地域陷入困境时,将他消灭。奥克已接受该计划。”

这个“奥克”无疑就是奥金莱克。这一发现太重要了。沃尔夫不仅掌握了盟军的部署详情,而且知道了盟军要隆美尔上当的欺骗计划。

这个欺骗计划出自范德姆之手。

这可以说是本世纪以来谍报史上最成功的一页。沃尔夫对隆美尔在北非的胜利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就凭这一点,他们也得给我个埃及国王当当。想到这里。沃尔夫笑了。

他抬起头来,看到史密斯站在帘子中间恶狠狠地盯着他。

史密斯大声吼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沃尔夫刚才的精力太集中了,没注意卧室里的动静。不知哪个环节出了点差错,以致于连索吉娅开启香槟瓶塞的警告声都没听到。他完全被这份情报材料吸引住了,盟军师、旅的人名单,人员和坦克数量,油料及后勤供应数量,以及防线上的山脉、谷地,流沙等,像吸铁石一样把他紧紧地吸住,其它任何声响都进不到他的耳朵里。他对自己的疏忽感到生气。突然,他很恐惧,刚才得意忘形的样子化为乌有。

史密斯说:“这箱子就是我的命。”

说着他就向前迈了一步。

沃尔夫伸出手抱住他的双脚,用头顶了一下他的腿,史密斯一下就倒在地上。

索吉娅发出一声尖叫。

沃尔夫和史密斯几乎同时从地上跳起来。

史密斯身材矮小,又比沃尔夫大十来岁。显然不是沃尔夫的对手。他的脸上带着恐惧表情,吓得有点魂不附体,一步步向后退。他的后背碰到一个架子上,眼睛盯上放在架子上的一个玻璃水果盘,他伸手抓起盘子向沃尔夫没过去。

沃尔夫一闪,盘子落在厨房的地面上,哐啷一声碎了。

声响,沃尔夫意识到,任何太大的声响都会把人吸引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他不慌不忙地向史密斯走过去。

史密斯的后背紧靠着墙,大声呼叫:“救命啊!

沃尔夫朝他的下颚猛击一拳,史密斯一下软了,身子顺着墙壁滑下来倒在地上。他失去了知觉。

索吉娅走出来看着沃尔夫。

沃尔夫揉了揉手指关节说:“这是我第一次这样打人。”

“什么?”

“猛击下巴颏能把人击昏。我想,只有拳击手才能这么干。”

“别说那么多了,我们怎么来处置他?”

“我也不知道。”沃尔夫在考虑各种可能。杀死他?那么做太危险了,一个军官被杀、他的公文包失踪,那会引起全城大搜查。此外,他的尸体怎么处理呢?再说史密斯今后也不会再带机密到这里来了。

史密斯呻吟了几声并开始移动身子。

沃尔夫在想要不要放走史密斯的事。如果史密斯出去后把船上发生的事向上司讲出来,他就把自己毁了,不仅要丢掉职务,而且还要被关进监牢。他看上去还不象一个为了崇高的事业甘愿牺牲自己一切的人。

放掉他吗?不能,那样太危险了。他是个英军军官,知道我的一切秘密,不能放走他。

史密斯慢慢睁开眼睛。“你……”他说,“你是个骗子……”他看了一眼索吉娅,然后又把目光投到沃尔夫身上。“就是你,在……在三拍舞厅介绍我认识她。这……人…这是……预先安排好的……”

“闭嘴,”沃尔夫压低声音说。要么就杀死他,要么放他走。有没有第三种选择呢,只有一条路,就是把他捆起来关在船上,等到隆美尔的大军攻下开罗后再处理他。

“你个该死的特务,”史密斯说。这时,他的脸色煞白。

索吉娅恶狠狠地说:“你还以为我对你那身臭肉感兴趣?”

史密斯这时已缓过来了些。他说:“是的,我该早点清醒过来,不该相信你这个臭埃及婊子。”

索吉娅走向前去,用她那只光脚猛踢史密斯的脸。

“别那样,我们得考虑怎样处置他。有没有绳子?”

索吉娅想了想说:“在甲板船上的个舱里有一根。”

沃尔夫从厨房的一个抽屉里拿出一块他用来磨刀的钢条给了索吉娅,说:“如果他敢动,你就用这家伙揍他。”沃尔夫认为史密斯不会乱动的。

沃尔夫正想上梯子,忽然听到跳板上有人走动。

“邮差,”索吉娅说。

沃尔夫抽出刀子跪在史密斯面前,说:“把嘴张开。”

史密斯正想说什么,可是沃尔夫已把刀尖伸到他的两排牙中间。

沃尔夫说:“你现在若是动一动或说话,我立即将你的舌头割掉。”

史密斯一动也不动地坐在那里,用两只恐惧的眼看着沃尔夫。

沃尔夫看到索吉娅仍光着身子,说:“快去穿点衣服。”

她跑到床边拽起一条床单,边往舷梯走边往身上裹。舱口打开了,沃尔夫马上意识到来人可能会从那里看到他和史密斯。索吉娅也注意到这一点,于是有意让床单下端散开,以挡住邮差的视线。她顺着梯子走上去,伸出手去接信。

“早上好,”邮差说。他的两只眼紧紧盯着索吉娅那对半露的rǔ房。

索吉娅又往上走了几步,邮差只得往回退,索吉娅把单子又放开了点,笑嘻嘻地说:“谢谢。”她接过信件,顺手把天窗关上了。

沃尔夫这才松了一口气。

邮差的脚步声越来越小。

她把单子从身上松开,又一丝不挂地站在那里。

沃尔夫把刀子从史密斯嘴里抽回来,割下一块床单布,揉成团塞到史密斯的嘴里,史密斯一动也不动,任其摆弄。沃尔夫把刀子插进挂在腋下的刀鞘里然后站起来,史密斯闭着眼,显得软弱无力,像个丧家之犬。

索吉娅拿起那块铁条,站在史密斯前面准备随时砸他。沃尔夫蹬上梯子上了甲板。索吉娅说的小舱在船上边,沃尔夫打开它,看到里面有一团细绳子,他把绳子拿出来拉了几下,觉得这绳子虽很结实,但是用来捆人的话有点细。

突然,他听到索吉娅在下面尖叫,接着就听到有人上梯子的声音。

沃尔夫扔下绳子,拔腿就往回跑。

只见史密斯穿着内裤从天窗爬出来就跑。

沃尔夫枪先一步跑到跳板头上,挡住了他的去路。沃尔夫心想,他刚才看上去软弱无力,又很老实,实际上是准备跑掉。索吉娅的铁条一定是没击中他。

史密斯掉过头来跑到船的另一头,一个猛子扎到河里去了。

沃尔夫说了一声,“不好。”

他看了看周围的船上住家,甲板上都没有人。此时正是阳光最强的时候,大家一般是不暴露在阳光下的。岸边的路上除了一个“叫花子”外没有其他行人,那“叫花子”自然有柯米尔来对付。河面上,几百米远处有几艘帆船,前头有一艘蒸汽机驳船拖着它们缓缓行驶。

沃尔夫跑到船的另一头,看到史密斯的脑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死荒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