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地》

十五

作者:莱蒙特

第二天午后,博罗维耶茨基已经清醒,在经历了昨天夜里的感情冲动之后,他现在完全平静下来了。他除了感到自己十分可笑外,没有别的。他觉得他应当以清醒的头脑兴高采烈地去迎接这沉醉于阳光、温暖和已经来到的春天的欢乐中的罗兹的星期天。因此他决定去米勒家拜访。

他的准备由于过于琐细,使马克斯也感到不耐烦地唠叨起来。

“你是一个喜剧中的情夫!”

马克斯的情绪今天本来不好。

他回到家里已经很晚,第二天起床也很迟,直到午后两点他才起来,起来后就在房里找鞋,他找遍了房里的每个角落,可是没有找到。然后他开始穿衣,所有的衣服又不合身,因此他气得把被褥和衣服扔得满地都是,把它们乱踩,还不停地咒骂马泰乌什,责怪洗衣妇不该把他的衣领烤坏,埋怨鞋匠在修他的鞋时不该在中间留下一个尖尖的钉子。可是他把这一切对马泰乌什说了后,马泰乌什却反而骂他说得不对,皮鞋中软绵绵的,象天鹅绒一样。

“连一粒尘土,一根小刺都没有。”

“你是个猴子,明明扎了我,你却说什么也没有。”

“我把指头伸进去了,没有发现什么,后来我又伸进手去,也什么都没有。”

“你把舌头伸进去舔一舔,就会有我的脚伸进去时的感觉!”他吆喝道,把鞋脱下来交给他。

“哼!我和你不一样,在这个地方不长舌头。”这个机灵的仆人生气地说了之后,吱呀一声打开了门,便愤愤地冲了出去。

马克斯走到窗边,借灯光的亮用火钩在鞋里乱搔。

“为此你就这样不高兴?”博罗维耶茨基把手套收起来后感到疑惑地问道。

“为什么?魔鬼把我所有的东西都抢走了。昨天库罗夫斯基浪费了我整整一个晚上。他在家,可是不接待客人,只留了一个……猴子!我回到家时很生气,幸好晚饭还吃得不错。

但愿闪电把世界上所有的皮鞋都烧光,把所有的鞋匠都烧死。”

他把皮鞋在地板上敲得啪啪直响,将火钩扔到炉子下面,急忙开始脱衣服。

“你要干什么?”

“睡觉。”他不高兴地说道,“见他妈的鬼,鞋我不穿了,太扎脚。这个畜生烧坏了我的衣领,家里成了地狱,这一切够受的了。马泰乌什!”他满腔怒火地吼着,“如果谁来找我,你就说我今天不在,听见没有。”

“知道了,如果这……这个名叫安特卡的小姐来了呢?”

“把她赶走,如果你叫醒了我,我要把你的脑袋来一个大翻个,把你的嘴巴撕成棉絮一样,叫你的情妇再也认不得你。

你去把电话机包起来,把火水壶和所有的报纸给拿来。”

“你们这儿怎么啦?”卡罗尔问道,可是他对马克斯的这种度节日和星期天的方式一点也不感到奇怪,因为这里是经常如此的。

“怎么啦?从明天起,每个工作日我们就要减少百分之二十五了。季节萧条,仓库里堆得满满的,东西卖不出去。期票到了期不付钱。再者父亲不象早先那样,减少工作日的钟点,或者解雇半数的工人,他现在只知道哭了,说什么如果这样,这些穷苦人就会没有饭吃,就会找各种各样的恶棍流氓去借钱。一年后他自己也会没有饭吃,如果他喜欢这个,就让他去寻死吧,可是我这样苦着该怎么办呀?”

“一半的工厂降低了工资,解雇了工人,压缩了生产。这个我是昨天在恩德尔曼家里听说的,他们说得很详细。”

“让魔鬼把所有的都抢走吧!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希望不要把我的给拿走,让我可以安安稳稳地睡大觉。”

他于是蒙上了被子,气冲冲地把脸对着墙壁。

“你父亲一定很为你担心,我对他也很表遗憾。”

“你不要对我说他了。我很火他,我可以把他白白地送给任何人。”他吆喝着,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老笨蛋,他做起事来就象一个工人,只知道卖傻劲,大夫要他,甚至命令他今年去埃姆斯①休养,他也没有去。好,经过这一番苦干,所有的车床才算安装起来,可昨天贝尔塔的丈夫又来了。这个可爱的弗里茨·韦尔要找他借钱,老头儿差不多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了,给了这个流氓,然后他对妈妈说,他现在感觉很好,不用到海滨去了。我真不知道,我们该怎么办,因为我拯救公司的信心已经没有了。四十年的劳动,他老老实实挣得了这些钱,现在他却要自寻绝路,我不得不把他的钱当作自己的钱收起来了。”

①埃姆斯,德国著名的休养地。

“你这还说得太早,他还可以坚持很长时间呢!”

“工厂开不到一年,就要关闭了,因为原料不足,如果工厂倒闭,老头是恢复不起来的!他只会和它一起死掉,我知道他。谁若坚持以手工业和蒸汽机竞争,就应当马上把他送到疯人院去。”

“真的,这种疯颠症怪得可笑。”

“对外国人来说,是可笑的;对我们来说,却是可悲的。特别是现在,当整个罗兹动荡不安的时候,当一些强有力的公司甚至也无法开工的时候,当破产在全罗兹散发着臭气的时候当大家都在冒险,不知道给谁可以提供贷款谁不可以的时候,更是如此。你想想看,这么多年来我们是怎么生活的?我们不是靠做被子和僧衣来维持生意,这个楚克尔已经会了,他们的货物售价还低百分之五十,我们靠的是生产红细布,红颜料,这个至今是谁也不会的。只有红布的买卖才好做,它的价格高,如果生意做得最好,把什么都可以和它一起卖掉,这样可以得百分之十的红利。一个小摊子对我来说已经不够了,如果你不想很快办工厂,我虽然什么也没有,一个人也要办,什么都不怕。我如果破产,那就破产吧!至少我有什么可以干的。”

他又躺下了,把被子包着耳朵,没有说话。

“季节不好,危机已经提上了日程。除了三家或者四家大工厂外,其他的都缩减了生产;这几家大工厂虽然可以度过危机,情况也不很妙。可是改善贸易状况的前景还是存在的,最近的官方消息说,全俄冬小麦去年秋季长势良好,冬天也很好地度过了,预计夏收会不错。如果今年春天的情况也好的话,如果有两年或者三年的丰收,粮价在这个时候不下落的话——这一点由于在我们这里和国外没有存粮,由于印度和美国歉收,人们甚至料想不到——我们的市场每年秋季就会活跃起来。为什么罗兹的纺织业情况一定会好,这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大的国营企业已经开办,它们会吃掉千百个百万富翁,使成千上万的失业者能有工作。你听见了没有?马克斯!”

“我听见了,可是我给你们说一句谚语吧:棍子虽然在做,鸟儿却仍在山林里。”

卡罗尔对这没有回答,他穿上大衣后,到米勒家去了。

他在皮奥特科夫斯基大街上看见了科兹沃夫斯基,这个人是成天在城里闲逛的。

他站着的时候,和一般人没有两样,他在迈着芭蕾舞步子的时候,后脑勺上总要戴一顶高筒帽子,并且时时刻刻用他手杖上端的镶头将帽子往脑门上托。这时候,他在和戏院经理谈话。这位经理戴着一顶花白羊皮帽,长着鹰鼻子,胡须生得很密、而且亮闪闪的,他的容貌看起来象一个哥萨克的统领。

博罗维耶茨基对他们迅速打了个招呼,也没有注意科兹沃夫斯基想要拦住他的马车的手势,便驱车走了。

米勒夫妇住在他的工厂大楼的后边。他们的住宅面对着另一条街,和工厂隔几个花园。

这条街上盖的房子还不很多,在他的房子后面就是田地了。但尽管如此,街上还是收拾得很整齐,铺上了砖,有人行道,由于有几个工厂主住在这里,也装上了煤气照明设备。

这是一栋矮小的平房,它的一边紧靠着一栋楼房,透过平房的窗子,可以看见里面在百花丛中时隐时现的玛达发黄的面孔。

卡罗尔在穿堂里遇见了米勒太太,她给他开了门,还要帮他脱下大衣。

可是她似乎感到害怕和为难,只用手势表示请他进房里来。

“我的丈夫在事务所,玛达马上就来,你坐下吧!”她把沙发推到了他面前,在上面还摆着一个红色缎子枕头。

他也开始聊起话来,尽管他只谈了天气、春天、甚至市场上涨价这些最平常的事,米勒太太一直耐心地保持着沉默。

“是的!是的!”她拉平了她身上围着的蓝裙子回答道。然后她抬起了头,用两只苍白的、原先注视着炉火的眼睛瞅着他,那双长在她满是皱纹、死气沉沉的脸上的眼睛动起来显得很吃力。

她身穿一件绒布格子外衣,头上戴着的棉纱头巾一直系到了下巴颏儿的下面。

她看起来象一个老厨女,在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菜汤和油炸食品①香味,连房间里都可以闻到。

①原文是法文。

她在厨房里时,手里总要拿着一只长袜子才觉得舒服,现在她已经把这只袜子藏在她裙子兜里了。

“你身体好吗?”卡罗尔没有办法,最后问道。

“好,很好!”她用半通不通的波兰话回答道,同时耐心地瞅着房门,因此她知道玛达会来。“你的妻子和孩子呢?”她沉思了很久后,问道。

“我还是个单身汉,好心的太太。”

“是的,是的!我的威廉也是单身汉。你认识我的威廉吗?”

“如果能认识他,我很高兴。他来了没有?”

“到柏林去了。”她叹了口气回答道,本来打算慢慢地谈起来,可是玛达走进来了。

这位小姐高兴得满面绯红,老女人看见她后,紧了紧腰身,走出去了。

“她看,我是遵守诺言的。”

他把爱好文学的霍恩开的一个长长的书单交给了她。

“对你来说这很难做到吗?”她表示怀疑地说道,在说到最后几个字时,加重了语气。

“对我来说很容易,因为是你希望得到这个。”

“你没有骗我?”她天真地问道。

“没有!没有!”他笑着回答,“你以为男人们总是欺骗?”

“我不知道,只有威廉才老是骗人,我什么也不相信他。”

“可是你相信我吗?”

他开始以这个谈话作为娱乐。

“啊!如果你从来不骗人,我就相信你。”

“我是很郑重地约许你的。”

“好!你知道,那些书姑妈已经给我捎来了,我正在读。”

“你很感兴趣吗?”

“真好看,有许多激动人心的章节,我和妈看后一起哭了。

父亲笑我们,可是我昨晚决心读了一整夜。”

“你从恩德尔曼夫妇家回家时已经很晚了吗?”

“已经天黑了。我看见了你是怎么离开客厅的。”

“我不得不早走,因为我对那里的一切都感到遗憾。”

“在恩德尔曼夫妇那里很好嘛!他们招待得这样客气。”

“我感到遗憾的是,当时没有能够和你多谈一会儿。”

“可是我在和特拉文斯卡太太聊天时谈到了你!”

“太太们说了我很多的坏话?”

“啊!没有!没有!只有先生们在说我们的坏话。”

“你对这信以为真?”

“经常如此,只要威廉在参加会见和晚会后一回来,就走到我跟前,把所有的女人都说一遍,加以讽刺。”

“你以为,所有的男人都这样做吗?”

“正如你所说,不是所有的男人,我相信你!”她很快地叫道,脸刷地红了。

“可以肯定地对你说,不是所有的人。”

她下面的谈话带有天真的嘁嘁喳喳的声调,可是没有什么内容,使卡罗尔感到厌烦,因此他开始观赏那些遮住了窗玻璃、经过细心培养的鲜花。

他很欣赏这些花。

“告诉戈特利布,他会很高兴的。”

“他是个什么人?”

“我们的园丁。施特尔希先生不喜欢花。他说如果在这些花盆里种土豆,用处就会更大,可是施特尔希先生很蠢,你说是吗?”

“只要是你说的,肯定是。”

她感到更加高兴,脸上的红晕也逐渐消失,因而使她解脱了不自然的状态而大胆起来;然而她说话的大胆却使他感到有点惊讶。

她缺乏社交知识,因为她的父亲是一个新起的百万富翁。她是在厨房和工厂中,在纺织工①、工人和象她的家庭一样的一些暴发户家庭的环境中教育长大的;可是她的思想很活跃,安排生活上很聪明。

社交场中的欺骗并没有使她丧失正直。她有时虽以为正直幼稚可笑,可是她却为正直的纯洁而深受感动。

她在萨克森州②甚至读完了寄宿中学。她父亲米勒在几年前作为一个普通纺织家就是从那里来到了这块的确成了他的“福地”的土地上。

①原文是德文。

②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福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