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地》

作者:莱蒙特

在这座犹太教堂的后面,有一个餐厅,博罗维耶茨基为了找莫雷茨,来到了这里。餐厅座落在一个形似石盒的院子里。院子的三面都耸立着四层楼的房子,第四面有一个用绿色的木栏杆围起来的小花园,花园紧挨在一个工厂的光秃秃的大红墙背后。

再往前去,在墙的下面,还有一间小平房,它的窗子被灯火照得亮堂堂的,里面可以听见象大声吵架一样的喧闹。

“哎呀!这是一帮强盗。”博罗维耶茨基一边儿想,一边儿走进了这间被烟雾熏黑了的、虽然长可是不高的房子里。里面由于被一盏汽灯的金黄色光圈所照亮的青烟遮住了视线,他进来后,乍看谁也认不出来。

几十个人挤在一张长桌子旁边,在叫喊,在大声说话,在笑,在唱歌,而这又混杂着一些碗碟的磕碰声以及玻璃被打碎的刺耳的咔嚓声,形成了一片乱七八糟的喧闹,连墙壁也震动了,什么都听不清楚。

过了一会,稍微安静了点,在桌子的一头,一个醉汉的嘶哑的嗓门唱起来了:

阿加塔!你的生意不错,阿加塔!

阿加塔!我亲你的脸,阿加塔!

阿加塔!你给我酒,阿加塔!”

“阿加塔!”接着所有的人都放开嗓门唱了起来,甚至把这个古怪和愚蠢的领唱布姆—布姆的嗓音也盖住了。当布姆开始唱这支歌的第二段时,就没有人听他的了,因为大家都叫着:

“阿加塔!阿加塔!布姆—布姆!啦!啦!啦!阿加塔!

咯!咯!咯!阿加塔!”

人们随着歌声的节拍,开始用小棍敲着桌子,把酒杯摔在墙上,把酒洒在炉子上,歌声也越发大了。一些人并不因此满足,他们把椅子往地上乱碰,好象把什么都忘了,好象闭上了眼睛,什么也看不见:

“阿加塔!阿加塔!”

“先生门,发发慈悲吧!你们这样叫喊,是要把警察叫来吧!”被吓慌了的主人开始哀求道。

“你要安静吗?可是我们给你付了钱的!女人!给我来一杯啤酒!”

“喂!布姆—布姆!你唱呀!”有人对站在小吃部前的第二间房里用手托着夹鼻眼镜的布姆叫了一声。

“布姆,布姆!你大声唱吧,我听不见。”一个躺在桌上睡眼惺忪的人唠叨着。这张桌上还摆着许多酒瓶、咖啡壶、黑啤酒、杯子和碎玻璃。

“阿加塔!阿加塔!”一个喝醉了的事务员闭上了眼睛,低声地叫着,还用一根小棍在桌上乱敲。

“好啊!真是①罗兹式的娱乐呀!”卡罗尔唠叨起来,他的两只眼在到处搜寻莫雷茨。

①原文是德文。

“经理!先生们,还有布霍尔茨·海尔曼的股份公司!我们是一个社团。女人,送杯酒来!”一个又高又胖的德国人用半通不通的波兰话叫道。

博罗维耶茨基向周围不停地打手势,他想说话,可是由于脚抽筋,只好躺倒在他身后的一张长沙发上。

“照我看,这是一帮吃喝玩乐的土匪头。”

“我们是一个大学生社团。”

“我们经常是这样,如果喝酒,大家都凑在一起,如果干活,就会象狗一样地死去。”

“是的,就象他说的,大家要团结一致。喏!还有一个叫什么的曾说:‘嗨!我们要肩并着肩,可以用一根绳子把我们绑在一起。’”

“应该消消我们的肚子,减少一些我们衣上的服饰品。”站在一旁的一个人插嘴道。

“住口!流浪者、狗和莎亚的人不准进来!编辑先生!请你记下这句话。”有人冲着一个愁眉苦脸地坐在房间中央的瘦高个子、黄头发的人叫道,可是这个黄头发的人却一直在用他那大得好象从哪儿借来的一双眼睛漫看着贴满了油画石印画的墙壁。

“莫雷茨,我有要紧的事找你!”卡罗尔说着便在韦尔特和列昂·科恩跟前坐下。这两个人只有喝酒才在一起。

“你要钱吗?钱包在这里。”莫雷茨说着便把礼服里的口袋露了出来,“或者你再等一等,我们到小吃部去。见他妈的鬼,我已经喝醉了。”他嘟囔着,想把身子挺直一点,但却未能如愿。

“经理先生请坐,我们一起喝吧!烧酒有,白兰地酒也有!

哈哈!”

“给我点吃的,我饿得象只狼了。”

堂倌送来了热灌肠,小吃部里别的什么也没有了。

博罗维耶茨基开始吃着,也没有注意他的那些分散成一群群的喝酒和聊天的伙伴们。

他们差不多都是罗兹的青年,一些典型的坐办公室和守仓库的年轻人,他们有的是工厂里的技术员,有的是其他行业的专门家,在这里混到了一起。

布姆—布姆虽然已经喝醉,却仍在房子里踱步,时而拍着手掌,时而理理夹鼻眼镜。过了一会,他又和所有的人一起喝起来了,有时还走到一个被挤在一张低矮的沙发上、用一块桌布包身的小伙子跟前,冲他的耳朵叫道:

“表弟,不要睡啦!”

“时间就是金钱①,谁付账?”小伙子闭着眼睛说,无意识地敲了敲桌上的酒杯,然后又睡了。

①原文是德文。

“女人吗?算了吧!会赚钱的不要女人,谈女人这是浪费时间。”费卢希·菲什宾这个罗兹的知名人士笑着说。

“我是人,先生,一个真正的人。”有人在房间另一个角落里叫道。

“你不要自我夸耀,你只不过戴上了一个人的假面具。”费卢希鄙夷地说。

“菲什宾先生,你大概是鲸鱼的胡须①吧!可是你的生意连稻草也不值。”

“温格伯先生,你是……得啦!你知道,我们也知道,你是什么,哈!哈!哈!”

“布姆,布姆!唱一唱马约费斯②吧,因为犹太人在吵嘴了。”

①“菲什宾”的波兰文意即鲸鱼的胡须。

②犹太人习惯在星期六午宴时演唱的歌舞曲。

“克尼,你是我的朋友,可是我很遗憾地看到你越来越蠢了,你的脑袋已经钻进肚皮里去了,我很为你担扰。先生们!他吃得这么多,过不多久他的皮也会包他不下了,哈!哈!”

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可是克尼没有回答。他喝完酒后,用他那双迷迷糊糊的眼睛看着灯光,然后脱掉外衣坐了下来,解开了衬衫领。

“大夫,我们再来谈谈女人吧!”费卢希对坐在他近旁的一个胸前挂着一把淡黄色胡须,将它不厌其烦地卷来卷去的人说。这个大胡子有时还神经质地把他的大衣在坐下时被折叠的地方不停地抖动,或者将他那非常肮脏的衣袖套在手套里。

“好,这即使从社会心理学的观点来说也是个重要问题。”

“这不是什么问题。你能知道哪怕一个正经的女人吗?”

“费利克斯先生,你喝醉了,你在说些什么呀?我在罗兹可以给你数出千百个最好、最正派和最聪明的女人。”那个改变了对一切都漠不关心的态度的大夫叫起来了,他跳到了椅子上,迅速地翻动着他大衣上的褶皱。

“这些一定都是你的病人,你应当夸她们一番。”

“从社会心理学观点来说,你说得不错。”

“从四边形的每一边来看都是对的,因此就有四次是对的。”

“我已经对你说过了。”

“这不过是说闲话,我要的是事实!维索茨基先生!我是一个讲实际的人,一个实证主义者!姑娘,拿咖啡壶和甜酒来!”

“好!好!我马上给你举例:博罗夫斯卡、阿姆泽洛娃、皮布雷霍娃,怎么样?”

“哈!哈!哈!你再数几个吧!这真是妙极了。”

“你不要笑,这些都是正派女人。”大夫红着脸叫道。

“你怎么知道,她们都在你的代销店里?”费卢希厚着脸皮说。

“象楚克罗娃和沃尔克曼诺娃这些最高尚的女人我还没有说哩!”

“这两个就甭提了,一个被丈夫关在家里,另一个整天没空出来,因为她在三年中就有四个孩子了。”

“那么凯什泰尔的妻子,这难道是印花布?格罗斯吕克的妻子,难道是棉花絮?你怎么看?”

“我什么也不想说。”

“你看你。”大夫的脸烧得通红,他一边儿呼叫,一边捋着小胡子。

“我是一个讲实际的人,所以我什么也不想说,在这里举这些次女人干吗?这些次品就是什么都要的列昂·科恩的代销店也不会要。”

“我就是要说她们,把她们放在第一位。她们除具备一般的出于她们本性的正直品格外,还懂得伦理学。”

“伦理学,这是什么货色?谁会干这个?”费卢希笑了起来。

“费卢希,你说得真滑稽。”坐在桌子那边的列昂·科恩拍手叫道。

大夫没有回答。他喝完费卢希给他倒上的热咖啡后,重又开始捋他的胡须,抖着他大衣上的褶皱,不断地将袖口往手套里插,同时望着他身旁一个默不作声、只管喝酒,不时还用一块红绸手绢擦着眼镜的人。

“律师,你对女人的看法和费卢希先生一样吗?”

“是的,好心的先生,你要这么说就说吧!反正说话就象随便剥果皮一样,嗨!”律师挥了挥手说,他喝完啤酒后,便注意瞅着他那划燃了的火柴,不断看着他那根快要灭了的纸烟。

“我是问,律师你对女人是怎么想的?”大夫一定要问,他的表现意味着要为女人的荣誉进行新的斗争。

“好心的先生可以这么看,可我是什么也不想的,我要喝酒。”律师鄙夷地把手一挥。他的面孔便冲着堂倌摆在他跟前的一杯新斟的酒。

他喝了很久。然后用手指头弹了弹沾在他那稀疏胡须上的白色的酒泡沫,这些胡须就象一排红色和黄色的屋檐似的挂在他的嘴chún上。

“你给我举出一个正直的女人吧,我一定送给她施米特和菲茨公司的丝绸、马戴姆·古斯塔夫公司的帽子和一张经格罗斯吕克签署的支票,然后我还可以对你说说关于她的一些有趣的故事。”费利克斯又笑起来了。

“你到巴乌蒂那儿去讲吧!那里会有人信你的,有人爱听你的话,可是我们对你多少了解,费利克斯先生!”

“编辑先生要装线轴吧?”

“因为你在吹牛,混淆视听。”有人赞同这个叫编辑的人的话,可是编辑先生已经十分生气地走到小吃部去了。

“表弟,别睡了!”布姆叫道。

“时间就是金钱①!谁付账?”这个睡觉的人唠叨不停,同时敲着桌上的酒杯,还想把它拿到自己嘴边,可他拿不起来,因此只好放下手,这杯啤酒也随之洒到了地上。他对这并没有注意,而只管将身子在沙发上翻滚着,用一块桌布遮着脸庞,又睡了。

①原文是德文。

“姑娘你要什么?漂亮的姑娘,你说吧!”列昂·科恩喃喃地说,同时力图去吻一个从他跟前走过的女堂倌。

“先生别讨厌了,你放开我吧!”女堂倌使劲地挣扎着。

“你要走吗?我付钱,我是科恩!列昂·科恩!”

“你的名字与我何干,你放了我吧!”女堂倌急得叫了起来。

“见你的鬼吧!什梅尔茨!”他对那离开了他的女堂倌轻蔑地说,开始扣上自己解开了的大衣和衬衫。

“莫雷茨!你醉了,我们回家吧,有要紧的事。”卡罗尔喃喃地说。他感到很不耐烦了,因为他看见莫雷茨已经喝得酩酊大醉,一双手捧着脸庞,神魂颠倒的,对自己听到的一切,回答得十分含糊。

“我是莫雷茨·韦尔特,皮奥特科夫斯大街七十五号,一楼,见你的鬼去吧!”

“科恩先生,我有件小事找你。”博罗维耶茨基喃喃地说。

“你要多少吧!”

科恩咬着舌头,弹着手指,把钱包掏出来。

“你想得真快。”博罗维耶茨基笑道。

“我是列昂·科恩!你要多少?”

“莫雷茨明天对你说,我不过想在这儿取得你的同意就是了,谢谢你。”

“我把我的钱柜,我的全部信贷都给你。”

“多谢。期限不超过三个月。”

“说期限干吗?朋友之间这点小事何足挂齿!”

“给我苏打水!”莫雷茨低声说。

堂倌给他送来后,他便直接从吸管里吸起来。

“说真的,你的尤齐亚值多少钱?”站在卡罗尔后面的一个人唠叨着。

“这货价钱很贵,如果你现在想买的话。”

“我在等批发,等批发。可是你告诉我,你这货值多少钱,因为在罗兹,大家都说是按月要付一千卢布。

“我可能付一千,也可能只付五卢布,我不知道。”

“你不想花钱?”

“我花了,花得可多啦,花的是期票。买房子花了期票,买家具花了期票,买女用时装花了期票,买所有的东西花的都是期票。这一切一共值多少,我怎么知道。等到我要死了,别人来买这些东西的时候,我才能知道,现在我不知道。”

“真是妙极了。”

“科恩先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福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