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地》

作者:莱蒙特

“今天莫雷茨是怎么啦!”梅拉想着,走进了街道拐角上一栋通称莎亚的宫殿的两层楼的大房子里。“是的,我有五万卢布的嫁妆。他一定生意做得不好,所以这样亲热。”

她最亲密的朋友鲁莎·门德尔松虽然右脚有点行走不便,这时跑到门厅里来迎接她,因此她没法想更多的。

“我本来要派车来接你的,因为我等不及了。”

“莫雷茨·韦尔特领我来的,我们走得很慢,他对我说了一些恭维话,喏!就是这样。”

“臭犹太!”鲁莎鄙夷地说着,便替梅拉脱衣,把她的帽子、手套、面纱、外衣一件件交给了仆人。

“他对你鞠了大躬。”

“蠢家伙,你想,我是在街上认识他的,他怎么会对我行礼。”

“你不喜欢他?”她问道,站在一面立于两株人造大棕榈树之间的镜子前,梳理着她那卷起的头发。这些假棕榈是门厅里唯一的装饰品。

“我看不惯他,可是父亲有一天却在法布切面前夸了他,威尔也不满意他,真是一个漂亮的玩偶!”

“威廉在吗?”

“大家都在,大家等你都等得不耐烦了。”

“维索茨基呢?”梅拉低声地问道,她有点不信。

“在,他发过誓,说在和你会面之前要洗澡。你听见了没有,要洗个澡。”

“我们当然不会去检查。”

“我们应当相信他的话。”她咬着嘴说。

她们手挽着手,走过了一排排由于夜的降临被黑暗笼罩的房间。这些房子里陈设的家具十分华贵。

“你在干什么?鲁莎!”

“我感到无聊,可是我在客人面前装成他们使我高兴,你呢?”

“我也感到烦闷,可是我在谁的面前也没有假装什么样子。”

“生活是残酷无情的。”鲁莎叹了口气说,“它究竟要把我们引到哪里去?”

“到哪里去?你知道得最清楚,恐怕是去死吧!”

“啊!如果我爱上了谁,我能给他什么呢?我能给他什么呢?”

“贡献自己,再加上几百万卢布。”

“你要说的是:献出几百万卢布,再加上自己。”她酸溜溜地、狡黠地说。

“鲁莎!”梅拉以带责备的口吻低声说。

“好,安静!安静!”她热情地吻了她。

她们走进了一间虽然不大,可是漆黑一团的房间,里面的家具、壁纸、门帘,所有这些东西都被覆盖上了一层黑色的长毛绒,或者被涂上了一层没有光彩的黑颜料。

这间房给人的印象好象是一个殡仪馆。

中间有两个赤身露体的躬背巨人,是用深色古铜铸成的,它们那双赫尔克莱斯的大手十分引人注目。在巨人的头上,挂着一些奇奇怪怪扭在一起的大兰花枝桠,上面还长着一朵朵显得清澈明净的白花。在花枝后面,有一束电灯光隐隐约约照在房间里。

几个男人默不作声地分别坐在黑色的沙发床和一些矮小的围椅上,他们的姿态很自然,其中一个甚至睡在把整个地板都覆盖了的地毯上。地毯的颜色也是黑的,只不过在它的中央绣着一大把红色的兰花,这些兰花好似一条条躬着身子、形状十分古怪和可怕的毛毛虫,在房间里不停地蠕动。

“威尔!为了迎接梅拉,你会在家里翻箱倒柜吧!”鲁莎吆喝道。

威廉·米勒是一个头发梳得很亮的大高个子。他身上穿一件骑自行车的人穿的瘦小的衣服,这时他虽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却又躺在地毯上。过了一会,他爬起来,在空中做了三次体操表演,然后站到房中间,象杂技演员一样行了个礼。

“好啊!米勒!”那个睡在窗下地板上的男人抽着烟,喝彩道。

“梅拉,过来吻吻我吧!”那个躺在一张矮小的半圆形安乐椅上,懒洋洋地现出了自己的面孔,头发生得很密的姑娘说道。梅拉吻了她后,便在维索茨基身旁的一张沙发床上坐了;维索茨基则靠在一个身材瘦小、头发淡黄,同时把两只脚放上凳子的姑娘身上,时而轻声地说话,时而摇晃着那桌子边的活动木板。过了一会,他把他的十分肮脏的袖口套在手套里,使劲地扯开那浅黄色的细小胡髭,开始论证道:

“从男女平等的观点看,男女之间在法律上不应有任何区别。”

“是的,可是你,马切克,你这个人很枯燥无味。”淡黄头发的姑娘表示遗憾地抱怨道。

“马切克,你怎么没有和我打照面。”梅拉喃喃地说。

“请原谅,因为费拉小姐不肯相信。”

“维索茨基应付成倍的罚款。马切克!把钱拿出来吧!这是你对梅拉和费拉都说过了的。”鲁莎跑到他身边叫道。

“我拿钱,鲁莎,马上就拿。”他解开衣裳后,找遍了身上的衣兜。

“马切克,你不要把衣都解开了,这不是游戏。”费拉嘁嘁喳喳地说。

“如果你没有钱,我替你出。”

“谢谢你,梅拉,我有钱,昨天晚上我给一个病人看过病。”

“鲁莎,我真闷透了。”坐在围椅上的托妮叹口气说。

“威尔,懒汉!叫托妮高兴高兴,听见没有?”

“我不干。我的骶骨痛,我要舒展一下身子。”

“你的骶骨为什么会痛?”

“托妮!他的骶骨疼痛的原因和你一样。”费拉笑道。

“要给他按摩按摩。”

“我想给你照个像,威尔!你今天看起来很精神。”鲁莎喃喃地说。她的一双灰白色的大眼睛熠熠生光。她咬着她的狭长的嘴chún,这两片嘴chún就象一条红色的带子,把她那长长的、白净的、周围绕着宛如一个十分洁净的铜色光环的头发的脸庞给划分开了。她的头发从头顶上就披开了,在额头上和耳朵边都梳得很整齐,那玫瑰色的尾部就象一大块一大块嵌上了宝石的玉一样闪闪发亮。

“你们就照我的这个姿态吧!”他把脸朝天躺在沙发上,将两只手拢在一起,放在头下,把身子完全伸展开了,十分高兴地大声笑着。

“姑娘们!你们就坐在我身边吧!你们过来吧!小雀儿们!”

“他今天真漂亮。”托妮喃喃地说着,她的身子也挨近了他那显得年轻的、白皙的德国人类型的面孔。

“他很年轻。”费拉叫道。

“你喜欢维索茨基?”

“维索茨基的脚太瘦。”

“安静,费拉,你别说蠢话。”

“为什么?”

“好!直言之,就是不能这么说。”

“我的鲁莎,为什么不能?我知道男人们是怎么说我们的。贝尔纳尔德把什么都告诉我了,他告诉过我一个这样有趣的故事,真要把我笑死。”

“说吧!费拉。托妮喃喃地说着,她这时由于感到憋闷,打起盹来了。

“小费拉。如果你在我面前这么说,我以后对你就什么也不说了。”睡在沙发上的贝尔纳尔德表示反对地说。

“他害羞了,哈!哈!哈!”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象疯子一样满屋乱跑,翻箱倒柜,一忽儿又在托妮跟前不停地打转转。

“费拉,你要干什么?”

“我感到烦闷,鲁莎,我闷得慌。”

她坐在一堆仆人给她搬来的黑色的长毛绒枕头上。

“威尔!你身上这块伤疤是从哪儿来的?”她一面询问,一面用她瘦长的指头指着他脸上那块从耳朵一直长到蓬乱的小胡须边的红伤疤。

“是被马刀砍伤的。”他回答道,同时想用牙齿咬着她的手指。

“为了女人吗?”

“是的。就请贝尔纳尔德说吧!他和我的配合是很有名的,这桩事所有柏林的夜店①都知道。”

①原文是德文。

“说吧!贝尔纳尔德。”

“算了吧!我没有空。”贝尔纳尔德嘟囔着。他在一旁转过身后,正抬头看着天花板,上面画的是一群赤身露体长看翅膀的小天使追赶一辆罗马司晨女神的金车。然后他把烟一枝接着一枝抽个不停,这些烟是一个身穿红色的法国制的仆服,站在房门前抽烟的仆人给他的。“而且这是一件很丑的事。”

“威尔,我们在开会时已经说定,我们之间什么都必须说出来,什么都讲。”托妮说着,便走到了安乐椅前。

“说吧!威廉。你说的话,我就嫁给你。”她奇怪地笑了起来。

“我宁愿娶你,鲁莎,你身上有一个妖怪。”

“还有一笔优厚的嫁妆。”她狡黠地说。

“你看我们实在闷得发慌了!威尔,做一个猪的模样玩玩好吗?我亲爱的!做一个猪的模样玩玩!”托妮嗫嚅着说。她在安乐椅上伸展身子时,由于用力过猛,以致她胸褡上的宝石形的大扣子也被擦下来了。

她感到这烦闷似乎没有尽头,因此她象孩子一样不断表示哀怨地请求着:

“做一个猪的模样吧!威尔,做一个猪的模样。”

于是威廉把手和脚都趴在地上,躬着背,迈着细小的步子,傻头傻脑地跳了起来,很象一头老母猪。不一会,他在房间里到处乱跑,不时发出尖厉的叫声。

托妮狂笑起来,鲁莎使尽全力地鼓着掌,费拉用脚后跟踢着沙发,也乐得全身前仰后合了;她的头发非常蓬乱,宛如一块明亮的路标,把她那显得十分快乐的玫瑰红的面孔也遮住了。

梅拉将一个个枕头向米勒扔去,她看到大家很高兴,也激动起来。米勒接到每一个枕头,就向她跳过来一步,同时用他后面的一只脚将枕头踢着玩,不断尖声尖气地叫着,直到疲倦为止。随后他又躬着背去抓鲁莎的脚,最后终于躺在地毯的中间,把两条腿伸得直直的,完全象一头困倦的猪,一忽儿拱嘴,一忽儿咕噜咕噜地哼叫,或者尖声尖气地大叫,就如进入了梦境。

“无与伦比!妙极了!”感到高兴的小姐们十分激动地叫了起来。

维索茨基惊奇地睁着两只大眼,仔细看着这些百无聊赖的百万富翁的小姐们的杂技游戏。他忘了摇动那桌子边的活动木板,也顾不得再把袖口套入手套和捋他的胡髭,因为他现在只管用两只眼瞅着女人们的面孔,表示厌倦地唠叨着:

“小丑!”

“这是怎么说呢?”梅拉首先安静下来,问道。

“所有的人都这样看。”他回答得很肯定,一面站了起来,瞥了他帽子一眼,因为费拉企图将两条腿往帽子里面伸去。

“你要走吗?马切克。”她对他的严峻的目光感到惊异。

“我要走,因为我不得不为我是一个人而感到耻辱。”

“法国人①,打开所有的门,因为被侮辱的人类要出去。”贝尔纳尔德讥讽地叫唤着,他在米勒表演的整个时间内都在静静地躺着,抽着纸烟。

①呼唤仆人,原文是法文。

“鲁莎,马切克生气了,他要出去,你去留他一下。”

“马切克,留下来!你是怎么啦?为什么?”

“因为我没有时间。我约了一个人,要到他那儿去。”他以温和的口气解释道,同时力图把那被费拉的脚踩皱了的大礼帽拉平。

“马切克,留下来吧!我请求你,你是约定了到我家去的。”梅拉热情地说着,她的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阵激动的红晕。

他虽然留下,可是他的脸色阴沉,他既没有回答贝尔纳尔德的讽刺话,也没有注意再次睡在鲁莎脚旁的米勒的德国大学生的幽默。

房间里一片寂静。

电灯光在水晶玻璃的雕花丛中闪烁,月亮朦朦胧胧地照着房间里浅蓝色的灰尘,把那没有光彩的、黑色的墙壁也照得就象一对蓝眼睛一样闪闪发亮。这对眼睛瞅着四幅用黑色天鹅绒画框镶起来,同时用许多丝线吊在空中的水彩画,瞅着这些百无聊赖的懒汉们的头。这些人头上的点点黄斑在那房角上用绿色铜皮包着的钢琴映照之下,也显得十分明亮,因而和黑色的墙壁、和家具区别开了。可是那架钢琴由于露出了键盘,却象一个龇着黄色大牙的怪物。

由于房间窗户是关着的,同时那沉甸甸的黑窗帘也放下来了,外面的任何声音都进不来,只听得见里面一些十分微弱的、颤抖着的嘘嘘声响和人们脉搏跳动的声音。

贝尔纳尔德嘴里不断吐出一圈圈烟雾,在房里形成一片带紫色的薄薄的云层,渐渐遮蔽了天花板上司晨女神的金车和那用细丝绣制的赤身露体的小天使图像。然后它又落了下来,向墙壁冲去,钻进壁上挂着的一长条一长条的长毛绒带子里面,随后便通过房门飘游到以下的房间里去了。在那里,一个准备随时应召的仆人由于穿上了明亮的红仆服,他站在黑暗中就象要尖声吼叫似的。

“鲁莎,我真发闷,我闷得要死了。”托妮呻吟着。

“我可玩得挺痛快呀!”费拉开始叫了起来,用脚踢着密耶奇的礼帽。

“我玩得最好,因为我根本不需要这种娱乐。”贝尔纳尔德讥讽地说。

“法国人①,叫送茶来。”鲁莎喊道。

①原文是法文。

“鲁莎,别走,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福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