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手党之战》

第18章

作者:莱斯利·沃勒

一个特别心烦意乱的星期之后,查理登上停靠在科恩提斯码头的一架水上飞机。这地方离直升机进场跑道不远,皮诺就是在这儿死去的。

当他们向东北方向飞行时,天色已晚。飞机轰隆出现在布鲁克林区和曼哈顿上空时,查理感到精神为之振奋。他知道斯蒂菲在等待着他。虽然不是他和佳尼特在一起的时候的那种感情冲动和狂热,但是这些天他可以保持这种兴头。尽管他接受了佳尼特和温菲尔德的建议,不要过于心急,但是与齐奥斗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经过一个星期的与巴塞尔电话和传真联络,查理已经控制了maca建筑集团公司的所有权,并将它从列支敦士登转入里奇兰伦敦证券分公司,他的内弟杰克下个月将公开上市证券。这是轻而易举的事。百分之三十三的发行量已被划到欧洲市场,由海峡群岛①上的一家期货持股信托公司控制。这样三分之一的maca股份就能被置于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权限之外。这一切完全合法。

①英国南部群岛,靠近法国。

齐奥·伊塔洛是期货持股公司的唯一业主。他心不在焉地听过查理的解释后,冷冷地笑了笑。当查理说还有百分之十八经由纽约期货持股公司控制时,伊塔洛笑了,但笑得不由衷。

“你指望我感谢你?”这是他撂下的唯一一句话。

“您不妨夸上一句,”查理厌倦地说,“啊,干得好,查理。”

无论是佳尼特还是温菲尔德都曾提醒过他,对待齐奥要像往常那样顺从、谦顺、尊重、卑躬屈膝,毕竟他过了一辈子才适应了喧闹的现代生活。可是查理此时对他厌恶之极,顾不上那么多了。

查理此刻向西飞往长岛,心情非常轻松。他在想,齐奥冷冰冰的笑容里不知又藏着什么鬼把戏?当然是欺骗,可出于什么目的呢?为了让查理放松警惕?他恐怕已经看出他步步为营的策略,现在他认为对付的只是一个懦弱无用的家伙。

飞机在作低空飞行,离东河①泛着涟漪的水面只有几千英尺。飞越威廉斯堡大桥和特里玻罗大桥后,飞机侧身调头向东越过地狱门和尼柯斯岛。片刻之后,夕阳西下,飞机穿越曼哈顿城市岛区上空,曼哈顿岛四周点缀着显目的白色游船。

①美国东南部一海峡,位于长岛和曼哈顿岛之问。

查理摆脱脑海中的疑虑,竭力使自己的视线集中到飞机前方。越过牡蛎湾,穿过长岛海峡①往康涅狄格州的斯坦福德市方向,坐落着一个岛屿,它与长岛之间有一条浅水堤道。马歇尔·费尔德二十年代就在这儿建立了一座颇为壮观的庄园,里面还养了雉鸡。到了尽头深水区有一个名叫劳埃德的岬角。有一个断断续续开发的考司梅特国家公园遍及这个浅水区,纽约州一直想将该岛区开发成娱乐区,而原里奇家族四兄弟之一的卡洛·里奇则打算将这一大片闲置的土地留给他的两个女儿斯特凡尼亚和伊莎贝拉。

①位于美国康涅狄格州与长岛之问。

岁月穿梭,转眼间多少年过去了。两个女儿分别改名为斯蒂芬尼和伊莎贝尔。卡洛留给他们的房子是十九世纪由一个名叫克拉彻或克拉兹的捕鲸船长建造的。在查理的脑海里,那座悬崖上的房子实际上是一座城堡。克拉彻把一生献给了大海,他因此也成了一名富翁。从这座房子二楼的窗户的设计上可以看出这一点。二楼的窗户实际上是一堵玻璃墙,这给了斯蒂菲180度的视野,让她能看到长岛海峡和遥远的康涅狄格海滩。

查理的小型飞机在长岛海峡的水面上低空滑翔。一朵朵白云被夕阳衬托成暖洋洋的橙色。前方,他可以看见劳埃德岬角。他们在五百英尺的低空,然后是两百英尺,向岬角悄然飞去。

齐奥·伊塔洛在耍什么花招?如果他决定与查理抗争下去,家族上下将笼罩着一层阴云。但到现在什么也没发生。那么他的策略是夺取所有权,消灭查理的势力?这是行不通的。财产所有权的转让必须取决于里奇兰证券公司的业务状况。除掉查理,他就等于失去了保护。

查理在客舱里坐立不安,闷闷不乐。长岛海峡上波浪汹涌,水陆两用飞机离水面只有几码。飞机滑翔着,准备着落水面。没过多久,飞机的浮囊接触水面,海面上雾花四起,飞机变成了船,在九月的微风中上下激烈颠簸着。此时坐落在山崖之中的要塞已出现在眼前。飞行员指了指前方的小码头。

“对,就这儿。”查理应答道。这是他一路上说的唯一一句话。“我一个小时后回来,”他上岸时补充了一句。

“过会儿见,”爱说闲话的飞行员也应了一句,然后打开一本平装书。

打从他们成为情人以来,一直都很小心,尽量不以情人身份见面。但今天斯蒂菲走下台阶,来到飞机着落的海滩,打扫停在那儿的停船棚屋。查理看到她在晚霞的衬托下显得典雅端庄。他走进棚屋,一把将她搂在怀里,高高抱起。“瞧我们两个!”她气喘嘘嘘地说。“像一对少男少女。”

当他们回到台阶上的时候,查理四处张望。“我了解这地方,”她肯定地说,“如果有人窥视这儿,我就已经看到他了。”

她在起居室的壁炉里已经生了火,房间的四面墙上都是顶到天花的书架。“凯里好吗?”

每个家庭都有自身的秘密,就像这对孪生兄弟的父亲是谁是个秘密一样。在这间满屋是书的庇护所里,和他们的母亲一起坐在火炉边让查理勾起了对往事的回忆。那时,她倒的确还是个少女,温切和他也才十几岁。他们两个都感受到在她西西里人的脾性里潜伏着一种独特的气质。那时候,他们的小堂妹长着一头漂亮的黑发,激情似火的眼睛和渐渐隆起的胸脯。他俩都曾企图引诱过她。“妙不可言,”温切有一次兴奋不已地说,“我从她身后一把抱住。查理,我裤子上的纽扣差点儿绷飞掉。那丫头的体态性感极了。”三十年之后的今晚,斯蒂菲一头黑色的短鬈发在炉火映照下闪烁。那双橄榄色的大眼睛和伊塔洛一样,但比他的眼窝更大。此刻这双眼睛正含情脉脉地看着查理。

“凯里很好,”他告诉她,“我们刚刚还在一起开会呐,讨论凯文搞来的情报。凯文也挺好。”透过隔音的书墙,他们在寂静中听到一阵沙沙的拍击声,像是一棵树正在倒塌。

“那是海浪声,”斯蒂菲一边说,一边亲昵地在他肩上推了一下,“你们这些城里人啊!”

“海浪声?这儿不是大西洋海岸。”

“这里的每个声音我都熟悉。我们这儿有海边巡逻喷气式飞机,有向海上船只发出警告的雾角,有海鸥。风不大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暗礁航标。像今晚这样的大风,我们就能听到海浪的拍击声。”

“可听上去像关门声。”

她摇了摇头。“查理,我比你理解,我在这里是多么的孤单。特别是埃尔米尼娅和她的丈夫不在的时候。但不会有人悄悄向你爬来的,没人会窥探这个地方。请你放松点。”

“我把这儿看着是要塞,斯蒂菲,是庇护所。”查理的目光深深凝视着壁炉里燃烧的火焰。“我们谁也没体验过普通的家庭生活是什么滋味,那种无需保护,随心所慾的生活。”

“你太习惯于那种困难重重的生活了。”她挪了挪位置。她的裙子往上掀起,露出了她的大腿,查理看到她没穿内裤。她瞟了他一眼,挑逗他说:“让你享受生活。勇敢些。”

“得啦,有人要我夹着尾巴做人。见鬼,是命令。”

“你太急于求成了,查理。你甚至在捉弄自己。”她轻轻地触摸着自己,“你哪儿来的勇气否定自己的一切,否定整个世界?”

他一时感到自己的喉咙被堵住,可他决定不作任何评论。“整个世界?这个世界没有因为老实人太多而被呛死。这一点我清楚。但这个世界也不是齐奥·伊塔洛所主宰的。”

她轻声叹了口气。“我看着我的两个孩子各奔东西。我很爱凯里,但这儿……”她做了个有力的强调动作,“……这儿是真情所在,我知道凯文他们是世界的未来。”

查理冷冷地笑了笑。“只要我去爱那个真情的安乐窝,那么真情也会对你撒谎。”

“也许是因为它孤独太久。”

他们的眼光交织在一起,对于西西里人来说,这是无声的语言。她开始用挑逗的目光看着查理。“体面家庭的成员要有责任心,你知道这句话的含义吗?它的意思是说你能心想事成。所以我在这儿调戏男人,而你在想着对佳尼特不忠。她比我好吗?你要说诚实话。”

他鼓起双颊。“实话?什么时候说实话与里奇家族沾边过?斯蒂菲,说到说实话,那就是我得停止与我的嫡亲堂妹上床。今晚就停止。”

“不是因为我们没有保护吧?”她睁大双眼,不停地擦着自己的身子。“我们不是小孩子,有什么可怕的。是谁在对我们的关系说三道四?我们是相爱,不是通姦,”她解释道,“你可以去问牧师。”

“你说保护是什么意思?是当地的牧师给你提供保护?他能叫你干什么?点上蜡烛?还是烧掉蜡烛?”

“我指的是家庭保护。我的意思是说,不管我们做什么,查理,不管我们陷人什么样的困境,我们只要勇敢地面对它。”

“那么你去面对它吧,我说不准。”他对她咧嘴笑了笑,以示他在开玩笑。在他们一起的岁月里,顺其自然,从未在他们的性生活上浪费过口舌。他现在突然意识到这让斯蒂菲多么伤心。难道她没有别的男人?或某个候选男人?他开始感到爱上佳尼特就意味着背叛了斯蒂菲。但这也不对。有些事,他和她们中哪个都不能说。

他亲了亲她。“倒不是我不想你,而是我见佳尼特的时候,对自己做过保证。”

“温切是对的。你已经成了彻底的处世谨慎的上等人。”

“这就是你们在一起讨论的内容。”

“你的勇气到哪儿去啦?以前的你是天地不怕。你还记得在圣西尔韦斯特罗教堂的告解室里的情形吗?”

她起身站了起来。“伊塔洛活吞了你都可以。他只要拿起电话,你就得跑步去见他。是的,凯里都对我说了。有一次重要会议开了一半,齐奥像街头耍猴人一样地使唤你。”

她往下拉了拉缩上去的裙子。“你在他面前畏缩了,查理。我一直认为你是整个家族中的天才,一个知识渊博的教授!可现在看来,你只是一个普通的家伙,拿着伊塔洛的资金摆弄了二十年,不是吗?”他看她的火气渐渐小了下来。“做一个里奇家族的成员有什么好处?”她问道,她的嗓子又高了上去。“在这个家族里生活又有什么好处?还有,”她补充说,眼睛闪烁着不安的神情,“这些年来,我过着悲惨可怕的生活,如果我不能肆无忌惮地偷人,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在这儿,查理。偷了我吧。”

远处隐隐约约又传来海浪的拍击声。这时,一道银光从查理的双肩擦肩而过,查理紧紧抿着嘴。“整个世界都在敲我们的门,斯蒂菲。我们的家族犹如被围困的要塞。”

“像里奇家的人这么生活就等于生活在地狱里。难道你看不出来我为什么让监狱长①放我出狱?”他苦涩地笑了一声。“里奇家族是一个有一支私人军队保护着的要塞。我们和其它政府没有什么大的不同。我们有自己的红衣主教,自己的参议员。我们甚至还有自己的总统!”

①指伊塔洛。

她张着嘴似乎要说什么,然后坐回到了椅子里。“查理,你那个教授的脑袋能不能让它休息休息。”

“从前,意大利的老农夫认为,家族的兴旺就是人丁兴旺,人多力量大嘛。那时一个乡下人能娶上三四个老婆,让她们不断生孩子。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

“是真的?难道小孩还能从其它什么出口出来不成?”

“一个家庭里人越多,就越有可能受外来力量侵蚀。敌人会收买你的孩子,他们会诱惑他们吸毒,绑架他们以索取赎金,贿赂他们做家贼,怂恿他们干违法的事,敲诈和陷害他们。还会把他们出卖给警察和美国国内收入署。”

“查理!”

“更糟的是,面对今天的世界,年轻人没有受到应有的教育。两百年前,在西西里,你只要有强壮有力的身体就可以了。今天你得能写,能读,能算。你得懂点儿历史,懂点儿科学。现在的孩子上大学所受的教育是我们当年六年级的课程。你还会感到奇怪我们为什么要等到他们拿到博士学位才会雇用他们吗?”

“你让我丧失信心了。”

“以前,我们只有一帮老实的警察要对付。现在让我们烦心的事多着呐:反垄断调查,价格垄断,应酬那些权威人士。站在伊塔洛的角度,他得面对中国的三合会和日本的黑社会。我知道温切的日子不好受,哥伦比亚毒品卡特尔让他伤透了脑筋。斯蒂菲,真是四面楚歌,这个要塞被包围得水泄不通。”

“这样一来,”她吼叫道,“你就更不能做家族的叛逆了。”她曾就查理对齐奥·伊塔洛如此惟命是从、俯首贴耳奚落挖苦过他,也曾对他不管有没有佳尼特都不敢占有她而刺激他的自尊。但他在表现自己的痛苦时倒是没有一点懦弱。她在查理面前表现过强烈的孤独,她需要他,胜过他需要她,就是因为他有了佳尼特。

“齐奥·伊塔洛就是这么看待我的,斯蒂菲。在他眼里,我是一个黑夜中打开要塞大门的叛逆。”

他指望她会很快说“不”,可是,她却说:“查理,他是对的。”

这一回,查理真的受到了伤害。他起身站起来,面元一丝表情。他怎么会让她这么放肆地惹自己生气,得检查一下自己的脑子是否还正常。他不适应有这样赤躶躶的家族式的坦诚,这种家族名义下的对意大利故国的盲目的坦诚。

“晚安,查理。”她轻轻挥了挥手,“抱歉我以这种方式说出我的心里话。”

“你没有用心说话。”

她又一次抚摸了自己,脸上挂着一丝自嘲的笑容。“只要你想,任何时候都可以与我的心面对面地交谈。”

两人又像孩子一样大笑起来。远处,一声空洞的巨响,好似某个巨大的东西在嘭嘭擂门。两人脸上孩子般的笑容顿时消失。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手党之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