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手党之战》

第23章

作者:莱斯利·沃勒

布鲁姆菲尔德是赫伯肯的一条街道,这条街上一排1890年建的住宅,一砖一石无不体现了一个世纪之前的优雅的建筑风格。凯里·里奇在他二楼的卧室里呼呼大睡,这个卧室正对着他那块巴掌大小的后花园。夜里下了一场小雪,在灌木和两棵小树上撒下一层面粉似的白霜,就像是一块圣诞番佛努斯香酥球①上的糖粉。雪在凌晨4点时停了。凯里便在这时醒了过来。

①一种用桂皮、多香果、茴芹、黑胡椒等调味的圣诞食品。

他在梦中时有恐惧袭来。他好像被人袭击了,敌人通过墙上的一个突破口蜂拥而至。他们是……他记不得更多的了,只记得惊醒时,肩头和胸部灼痛,一只手习惯地伸向枕下那支扁平的0.25口径的贝雷塔手枪,有人嘱咐他放在那儿。

他屏住呼吸凝神谛听。他听见……什么也没有。这比那个梦更使他不安。他悄悄溜下床,手中握着那支小小的自动手枪。他浑身发冷。有个人正坐在窗户旁的安乐椅中。不,不是光线引起的错觉。是有个人正默默地坐着。

“坐着别动!”凯里喊道。听见自己嘶哑的吼声感到一阵心慌。“不许动!”

“我他妈的干嘛要动?”凯文愤愤然质问道。

“你这个讨厌的家伙!”凯里叫道。他把手枪抛给他的哥哥,朝他扑去。他们扭打在一起,一边猛揍对方,一边恶狠狠地诅咒着,发出各种虚构的撞击声。“啪!呼!哒!咣啷!”终于,他俩安静了下来。凯里在他同胞兄弟对面的一张安乐椅中坐了下来。毕竟,这房子就像凯文自己的房子一样。这里每样东西都是成双成对的,连楼下厨房里的早餐桌也不例外。

“一定还有比这更简单的办法促使心脏停止跳动。”凯里说道。黑暗中,他们几乎看不见对方。可他们无需看见。在连续分开几个月的日子里,他们各自就是一面镜子,能随时映照出另一个兄弟的模样。

“嘿,凯尔①,你刚才在做一个恶梦吧。”

①即凯里,凯尔是凯里的昵称。以下同。

“我梦见我的弟弟又来了一次他的绝活——找到密码破门而入。”

“嘿,我是用钥匙的。”

“噢,上帝,对不起,”凯里假惺惺地抱歉道,“出了什么事?他们都让你干了些什么?”

“破墙而入,还能有别的什么?”凯文用手指头敲敲座椅扶手。“来点咖啡如何?”

凯里站了起来。“我去煮一点。”

“已经煮好了。我半小时以前就来了。”

“神不知鬼不觉嘛,老兄。”凯里看看窗外。“瞧,又下雪了。你在这儿过圣诞节吗?”

“我不知道。这个周末你能和我一起去岛上吗?如果我不在此过圣诞的话,我想陪陪妈妈去。”

“她需要安慰,”凯里赞同道。他俩默默地下楼来到厨房。凯文倒了两杯热气腾腾的咖啡,两人在各自的早餐桌前面对面坐了下来。

“一幅经典的肖像画,坏坏先生和好好先生。”凯里啜吸着咖啡问,“齐奥·伊塔洛如何能肯定派你出去与中国人周旋的时候,我俩没有偷偷地互相掉包?”

“他给我们出了一道数学题。不靠他的思考者电脑就能独立解题的是你。但如果他想知道申劳在干什么,他就叫我去。”

“没有人知道申劳在干什么,”凯里评论道。“查理堂叔——”他顿了顿,觑眼看看他的弟弟,“你听说了查理和他爱上的那个印第安女人的事了吗?二十四小时护理,靠鼻饲法维持生命,三度烧伤,皮肤移植。查理整个夏天都守在她的身边了。”

凯文盯着他看了好一阵。“我知道。”他说道。

“你是否觉得齐奥给了煤气公司一大笔钱?”凯里问道。

“这个星球上有多少人能轻轻松松就搞一次真正传统式的煤气爆炸?”

“我喜欢你话音中那种崇拜的口吻。也许你能就爆炸案写一篇署名报道?或者是温菲尔德遭遇的不幸?她差点儿给打死。”

凯文点点头。“舒尔卡·鲁宾。”

“舒尔卡什么?”

“在苏联对外开放以前从那里的集中营里逃出来的。戴一顶贝雷帽。负责温切在曼哈顿的所有暗杀计划。一开始就用英格拉姆手枪在玻璃上敲出个洞的不就是他吗?”

“我的天,就像设计师的专利、商标、标志语和其它一切。”凯里痛苦而又无奈地叹了一声。“我们家正在逐渐壮大,凯夫①。查理说我们家有太多的人可以当绑票人质。”

①即凯文,凯夫是凯文的昵称,以下同。

“这是什么意思?”

凯里抬起掌心朝上摊开了双手。“一个女儿在温切手下的职业杀手开枪时出现,另一个则与黄皮肤大盗唯一的儿子纠缠在一起。我告诉你了吗?邦妮怀着申劳唯一的孙子。要是依了查理,就会弄一片具有回溯效力的避孕葯。父母中有一个吃下它,孩子……就没了。”

凯文朗声笑起来。“尤其是说到我们俩的时候。”

接下来是一阵长时间的沉默。

兄弟俩很早以前就不再谈论他们那神秘的父亲了,但并不能阻止他们不去想他。凯里站起来,走到后门口,面对着花园。晨曦把白色的霜雪染成了粉红色。“他始终是我心目中最了不起的人。”他说话的语气像是他俩有谁在代替对方说出心里话。“现在他想改变这一切了。他发现他这辈子都在获取。现在他想在有生之年多多地给予。谁都不会让他这么干,至少齐奥不会。”

凯文发出格格一声冷笑。“是谁在欣赏教授那些伟大的观点,是你吗?”

“行行好吧。没有人会利用它的。”见他弟弟没有反应,凯里略一沉吟,接着说,“如果爆炸旨在让查理驯服,那它是完全失败了。凯夫,你知道有句西西里老话:硬头越打越倔。”

“齐奥想让我去趟菲律宾。”凯文重重地叹了口气。“我想留在这里过圣诞。”

“这趟是去干什么?”

“跟你没关系。这是温切、伊塔洛和我之间的事。”

凯里也发出一声和弟弟特别相似的叹息。“他们说菲律宾人个个都挺不错。凯夫!”凯里突然急促地说道。“听着,凯夫。我以前说过的话,记得吗?伊塔洛怎么知道他派去的是你还是我?”

凯文一动不动地坐了很久。“怎么知道?他永远都猜不出来。永远。只有妈妈知道,”他补充道,摸了摸在眼下面的面颊。“可她对谁都会守口如瓶。”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手党之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