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手党之战》

第31章

作者:莱斯利·沃勒

“在宾夕法尼亚圣玛丽斯的肯定是他,”大鼻子科恩对萨格斯说。他在上司的办公桌上摊开半打8×10寸光面照片。他们坐在牢房一般的联邦调查局办公室里,房间小得仅能容纳一人,有一扇常年紧闭,可以远眺曼哈顿南区的狭小的玻璃窗。

“路申斯的冯·科夫和阿马斯雷丁可以确认他就是在研讨会上向你透风的人?”

“唯一能这么做的是主持此次会议的戈达德,可他已经被派往他们在曼谷的办事处。”

“试着和他用传真联系一下。”

“我已经试过了,正在等回音。”

科恩的长官j.拉文·萨格斯把照片拢成一叠塞给他。“同时,你还要去参加路申斯召开的另一个同样的会议。但愿你能悄悄了结此事。”

“听着,我对你说——”

“冷静些,大鼻子。你对这家伙发疯般穷追不舍,这是你的主意,不是我的。宾夕法尼亚之行也是你自己掏的钱,不是局里。你希望能证明些什么呢?那个凯里·里奇,伊塔洛·里奇的侄外孙,查理·理查兹的助手,参加了路申斯的一个会议?那又怎么样呢?”

“我已经证实了这一切。这不是我所说的问题所在。”科恩憋了很久,终于喘息了一下。“这是路申斯的伪装。丢失的录像带?改派戈达德?我认为里奇兰控制了路申斯的股份。如果是这样,那么对凡是与之竞争的企业,他们都插入一条秘密情报渠道,一直延伸到对手的心脏。我们要将这些渠道捅出水面。”他以贾利·库珀惯有的激动口吻继续说道,“每个诚实的客户都会冷冷地退出的。”他等待着萨格斯的反应。可是对方并没有开腔,他便继续说道:“当有人放火焚烧宾州圣玛丽斯环境保护团体的办公地点时,凯里·里奇也在场。那个女孩被烧死了。他们称之为事故是因为警长办公室的法医无法胜任如此复杂的尸检任务。可是——”

“可是你认为是凯里·里奇干的。”

“我认为可以提出一桩诉讼。现在我们在那边的人已把警长身边的共产主义分子打入地下了。其实从来就没有什么真的共产主义信徒。里奇家的孩子拜访过警长后,他承认自己只是在梦中见识过共产主义。”科恩阴沉的笑容中微微透出一丝嘲讽。

他的上司耸耸肩,做出一副无济于事的姿态。“就算你证实了路申斯在这中间的关系,那又怎么样呢?要局里向路申斯的客户发一份警告吗?每次我们发现涉及秘密渠道的公司我们都发一份警告吗?得了,老兄!番茄酱里的二等番茄!你知道,黑手党控制的议员会怎么做吗?我们看上去会像是盖世太保——比那更糟,会像是国内收入署的人。”这个旨在产生幽默效果的说法并没有使得这个一脸严肃的警官发笑,他正把照片装入一个马尼拉信封。一时间,两个人都无话可说。这时,内部信使走了进来,在萨格斯办公桌正中放上一只信封,萨格斯没有打开就随手推到科恩面前。

大鼻子打开信封。在这间闭塞而压抑犹如牢房的小屋里,他的脸变得毫无表情,就像一个意志坚定的执法者。“曼谷,今天早上戈达德因痢疾死亡。”

“你干嘛不说,”萨格斯说道,“他们这是杀人灭口?”

科恩耸耸肩。“你会这么说吗?”

“这个,”齐奥·伊塔洛冷冰冰地说,“本来不会成为问题,如果教授听我的而不是那个那瓦霍印第安女人所说的。”他的侄外孙凯文坐在一张旧卷角式书桌对面,身子笔直,两脚着地,双肩平正。这是西点军校生的标准坐姿,即使没有他们的内在气质。

外面,在多米尼克大街上,春天的天气每一刻都在变化,细雨刚飘完,当空就出现一轮暖融融的红日,可那暖意没有一丝进入伊塔洛那阴暗的心灵之窗。他似乎一直在向四周播散冷气,那双深陷的墨绿色眼睛在眼窝阴影的笼罩下幽幽地闪着光。

“这些新泽西州托莱拉的蠢货,”伊塔洛重重地叹了口气,“他们是从一个受人尊敬的家庭中来的。不是来自卡斯特拉梅尔-德-高尔弗附近我们的地盘,而是科尔罗恩内陆地区。”

凯文决定碰碰运气。觊觎查理·理查兹那高高在上的鹰巢,首先就得超越齐奥·伊塔洛的黄鼠洞。

“齐奥,哪一种科尔罗恩人值得受人尊重?他们都有点疯疯癫癫的。”

老头子的眼睛在黑糊糊的眼窝里似乎陷得更深了。他一边的嘴角略带嘲讽地向上翘起,表示同意年轻的凯文所道出的真理。“从何时起,”他用干巴巴的语调说道,“疯疯癫癫成了一件坏事情?”

凯文咧嘴一笑。在这种时候他通常会礼貌地点点头,然后知趣地打住话头。可不论谁希望像查理一样目光深远,都必须坚持己见。“那么,”他模仿凯里那种干瘪瘪的声音,“当一个人有些疯疯癫癫的时候,要揣测他的行为是不容易的。”

“一个叫卢卡·塞尔托马的真正的硬汉子在统治科尔罗恩。”齐奥·伊塔洛那张长脸痛苦地抽搐着。“在那个该诅咒的城市里,没有一个人与他抗衡,除了一个更加疯狂的人,叫莫罗。可这是卢卡的问题,不是我们的。”他带着不耐烦的,难以通融的口气说,似乎因为这些秘密都很讨厌,所以觉得没什么予以揭示的必要。“我们的问题是在新泽西的托莱拉家族。”

“粪便搬运者吗?”

伊塔洛沮丧地点点头。“有害及有毒垃圾的清除。加塔诺·托莱拉娶了塞尔托马的姐姐。就在这期间,查理的一个处理有害及有毒垃圾的公司正在新泽西州和科尔罗恩人夺标。真是雪上加霜!你会发现他们多么需要有人帮忙疏通一下,如果他们让塞尔托马也卷了进来的话。”齐奥顿了顿,他的眼睛突然炯炯发光。“这也牵连到了你亲爱的母亲和她那片卡斯特拉梅尔附近的葡萄园。他们在哪儿酿造福尔加托尔葡萄酒?”

“妈也卷进来了?”

“卢卡想买下她的财产。”

“然后呢?什么阻止了他这么做?”

“他是个单身汉。斯蒂法尼娅①·里奇也是单身。”

①即斯蒂菲。

伊塔治身子朝后挪了挪,翻弄起一本日记簿,似乎表明在这个问题上他该说的都已说完了。“一周的时间去搞定,同意吗?现在我们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科恩。我们必须对戈达德这个家伙采取激进手段。每年很多人都会由此死去,可是,不管怎么样,我希望这一切都不要再闹得沸沸扬扬的了。”

“可是,齐奥,科恩仍然四处活动。”

“像是一只掉了脑袋的小鸡,”伊塔洛补充道,他冷冰冰地笑着,好像身处痛苦之中似的。“他现在没法去干实地工作,只能教教新手什么的。我只是对凯里如此说话感到惊奇。他告发了他自己。”

“我还是认为科恩应该去,”觊觎教授办公室的年轻人说道。

“哦,是吗?”齐奥·伊塔洛强忍着怒气,就像是埃特纳火山在夜色衬托下,红光隐隐闪现一般。“我对你们两个男孩子都很感兴趣,还有你们对事物的评判。不过现在科恩是联邦调查局的一个外人,没有人支持他,只有一个看见他就头疼的上司。但我们若是挑中他,就可以提高他的地位,使他成为一个圣人,一个无时不在的执法者和一个家族间仇杀的对象。”

“科恩吗?”

“任何一个搞法律的家伙都成。他们也许互相仇恨,但只要干掉其中一个,其他人就会联合起来攥成一只拳头。而且他们从不放弃。我们不放弃,他们为什么要放弃呢?”

“我们怎样才能使这个狗屎家伙泄气呢?”

这回伊塔洛脸上露出了真笑,不再是笑里藏刀的模样了。“别把犹太人说得那么难听,”他提醒凯文,“他们代表着调查局里一种可能导致危险的思想倾向。你应该提醒自己:局里也有其他犹太人,他们和他可不一样。”

“是有人给钱让他这么干的。”

“他受到了你那位自作聪明的兄弟的侮辱,而且是大庭广众之下的侮辱。他嗅到了探子的气味,要进行追踪。这是再自然不过的。”

“那么最终判决是什么?同意还是不同意?”

“查理的真实面目有时也会在公共场合中显现出来——比如新泽西州发生的事或是和科恩之间那个小问题。家族的两边得互相保护,不管咱们那位“白人先生”是否喜欢这样,”他带着苦涩的口吻补充道。

“那么我们除掉科恩吗?”

“我们让调查局淡忘此事,”伊塔洛向后靠在椅子上,眼睛盯着天花板,“这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然后我们再向他出击。我甚至有了一个得力助手。”他咯咯一笑,“一个老朋友,一个过去的高手。他该管理一所大学的,这家伙。他本人是个教授。”

凯文拘谨地笑了笑。可作为科恩追寻的一个目标,他觉得有权提一个他知道自己永远不该问的问题。“是这位高手制造了煤气爆炸事件吗?”

伊塔洛灼灼闪亮的双眼黯淡下来,旋又燃起恶毒的火焰,但仅仅是短暂的一瞬。“我刚才没听见你的话,否则不论谁这么说,我都要用石灰水灌他的嘴。”

凯文身子向椅背靠了靠,竭力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齐奥·伊塔洛刚刚向他透了点口风。对于这个迟早会接替教授行使职权的人,这实在是太重要了。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手党之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