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手党之战》

第35章

作者:莱斯利·沃勒

为了找到本妮,查理把他们几个全都搅得不得安宁,他的得力助手凯里还有三个来自里奇兰所开办的一家颇有声望的侦探所里的三个侦探。佳尼特和温菲尔德走访了纽约·马萨诸塞和康涅狄格州所有的堕胎诊所以及公共急诊病房和私人医院。爱琳·赫加蒂负责查询一张三州妇产科医生的名单。可全都一无所获。

尼基自从母亲重返远东后一直显得特别脆弱无能。据他说,他早上出门进行二英里晨跑锻炼时本妮还在床上。她出去时穿着一套运动衫和一双高帮运动鞋,钱包也没拿。

“突发性的蓄意出走,”一个私家侦探对温菲尔德说,“这样的出走者最难找寻。他们甚至都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就莫名其妙地远离家门。也许只是下楼到街拐角买包香烟,后来就鬼使神差地走远了。”

温菲尔德闷闷不乐地看着他,她心里明白,如果自己事先给本妮打电话,也许就不会这样了。她应该意识到本妮的想法是非常认真的。被她视为榜样的人应该懂得这一点。应该看清堕胎的目的不是要让孩子死,而是要让母亲得到自由,尤其是从孩子父亲那里得到了自由。

温菲尔德心里暗暗思忖,本妮在这个已经崩溃的种马身上还能看见什么?除了相貌出众,尼基一无所取,只会愁眉苦脸,哀声叹气。在这场有关自尊的比赛中尼基得了最后一名。每个人都有比开导他振作精神更重要的事做。

第三天,查理为一件事被齐奥·伊塔洛叫了去,只好停止了搜索。埃可克林是里奇兰旗下一家非常成功的分支机构,负责办公室维修和废物处理,不知怎的与考瓦纳斯·卡塔基有限公司发生了冲突,后者是西西里科尔罗恩和泽西城的托莱拉家族所控制的下属机构。今天必须要解决一些细节问题,与侵犯考瓦纳斯处理有毒废料的投标有关。可查理全部精力都用来寻找本妮,对托莱拉不理不睬,从而使他们更加生气。

伊塔洛那张长了只鹰钩鼻的瘦脸隐隐露出一丝令人捉摸不定的神色。查理躲着他的叔叔已有几个月了。现在突然挨近他,自然使他心里老大不快。他想,站在操纵自己命运的人面前,也许谁都开心不起来。

“把托莱拉交给我好了。”伊塔洛的声音似乎从很遥远的地方传了过来,“这不光是见个面的问题。”

查理眨眨眼。他渐渐意识到他对这个男人有多么仇恨。他小心翼翼地慢慢理清思绪,好像他从来都不必压抑着仇恨假装与对方进行家庭成员之间的合作似的。“齐奥,”他说,“和考瓦纳斯·卡塔基之间的麻烦并不是你抢夺地盘战斗中的一场。不管托莱拉家族怎么做,考瓦纳斯都是在合法的情况下运作的。”

伊塔洛那双凶恶的深绿色眼睛微微发暗,好像眼珠上附有一层阻止别人窥视着这对灵魂之窗的薄膜。考瓦纳斯和埃可克林都在争夺纽华克电力公司的核电污染处理合同。“你们不能履行那份合同,可托莱拉的人却能。”

“谁说我们不能?”

“这份合同不适合一个教授。这是一份清理破布和废物的合同:沾上放射性废料的旧工作服、旧手套和旧棉袄,以及麦斯林细纱发网和帆布拖鞋,还有每月一吨诸如此类散发放射性粒子的杂物。埃可克林公司不能处理这样的废物。”

“为什么不能?”查理感到自己的情绪有点失控。“为什么不能?”

“因为这些废料只能非法倾倒在没有人看见的郊区。早上三点,用不亮灯的考瓦纳斯卡车运送。他们将卡车倒开进垃圾场,倒下垃圾。另外会有一帮人过来把倒下的东西藏在普通垃圾下面。”

查理跌坐在椅子里。“够了,”他厉声回道,“别再对我说这些高科技的狗屎玩意了,齐奥。你说的是,要让小偷来履行合同。”

“就像我说的,把托莱拉交给我吧。”伊塔洛那双深陷的锐眼往远处眺望了片刻,仿佛查理什么话也没说。“他们在老家的关系网很密切。他们是科尔罗恩人不可缺少的左右手。”一阵长长的沉默之后,齐奥的笑容在他们两人中间凝住了。“这些天我的小本妮怎么样了?”

查理目光犀利地瞟了他一眼。“你找到了?”

“找到什么?找到她在巴哈马?”

查理再也忍不住了:“什么?”

“她在巴哈马温切开的一家赌场宾馆的顶楼套间里呢。三号套房。”他从那张旧式卷角书桌的一个文件盒中取出一张纸,在上面划了几下。查理辨认出那是伊塔洛从收到的来信上撕下的宽宽的一条白纸。

查理看了看上面的电话号码。他感到周身的血液在升温和沸腾,并且愤怒地咝咝作响。“她还怀着孩子吗?”

“她当然还留着孩子。你以为齐奥·伊塔洛会加入对一个未出生的里奇的谋杀吗?”

查理闭上眼睛想数到十,可他太愤怒了,这一招并不管用。这个穷凶极恶的黑手党狗杂种!这个精力耗尽了的阉人!“你最好告诉我,”查理说话的声音开始实在是太轻太慢,伊塔洛只有欠下身子才能听到。“你到底做了些什么,在我给她打电话之前,也在我告诉你……”

“你有多生气之前,”伊塔洛帮他把话说完。“自从我们知道她怀孕后她就一直受到二十四小时的监护。我从不对一个里奇后代的出生掉以轻心,卡罗。尤其是这个里奇,他有一半中国血统呢。所以当她给温菲尔德打电话,谈到她的有关打算之后,我们就知道必须加以干涉。”

“你在她电话上装窃听器了?”查理的声音提高了八度。“还是在温菲尔德的电话上装的?”

“那也是申劳的电话嘛。我们把她送上飞机,从罗根机场飞往巴哈马,自那以后她一直由一位护士和一个清洁员全天照看。”

“你是说两个看守?”

伊塔洛的目光变得锐利起来。“注意你说话的腔调。”他向他的侄子警告道,“我是说一个护士和一个清洁员。本妮和她们在一起很开心。她在“全罗美①”中赢了清洁员二十块钱,而护士在指导她怎样织一些孩子用的小毛衣什么的。”

①“全罗美”是一种双人牌游戏,以得同花色十张牌为胜,全手牌少于10点时可摊牌叫停。

查理坐回到椅子里,竭力保持内心的平静。他知道伊塔洛会把符合他心愿的事描绘得尽善尽美,同时他还知道他的叔叔是很少跟他开玩笑的。这个流氓!这个低贱的、好管闲事的无耻之徒!他伸手摸到伊塔洛的私人电话,拽过来,拨了个长途电话号码。此时还不到早上9点,电话铃响了很久,听筒里才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

“这是三号套房。”

“我是理查兹小姐的父亲。请让我和她通话。”

“我……你是谁?”

伊塔洛从他手中拿过电话。“护士,你知道我是谁吗?让那女孩接电话。”他又把电话递给查理。

老天哪,他想,连和我女儿说话也要这个令人恶心的杂种插手!“喂?”本妮用一种试探性的口气问道。

“你怎么样,小宝贝儿?”

“爸爸!我很好,孩子踢得很有规律。尼基为什么没打电话给我?”

“为什么?因为我们谁也不知道你到底在哪儿。”

“别怪我,”姑娘轻轻巧巧地回道,“我是一个清白的黑手党骗子。我猜齐奥·伊塔洛会告诉你们的。听着,告诉尼基我们有一个大大的蜜月套房,还有一间会客室。告诉他——”

“称告诉他吧。你的房里不是有一部双向电话吗?你本来可以给我们随便哪一个打个电话。”他顿了顿。“我把你的电话号码告诉尼基。也告诉温菲尔德。你除了一顿好揍以外,还需要什么吗?”

“温切不知怎么给我找到了著名的埃勒医生,就是那个开埃勒诊所的人,你知道吗?他在这里作研究。一个顶顶可爱的家伙。”

“研究?在一家赌场里?”

“这里以前是赌场。现在是个诊所了。”

“为谁开的?身怀六甲的逃跑者吗?”

“吸毒者。这是一家一流的戒毒中心,病人中有一半是我在精修学校①就认识的。”

①精修学校:为已受普通教育的青年女子进入社交界作准备的一种私立学校。

查理一时语塞。他在最后的几秒钟里恍然大悟,他们花在这个即将生孩子的傻瓜身上的所有时间和精力都白费了。“你想和齐奥·伊塔洛打个招呼吗?”查理问道。

“我的宝贝,你好吗?里奇家最小的人怎么样了?”

查理闭上眼睛,这次,他硬撑着数到六,才让愤怒和酸楚的情绪重新攫住身心。这个叫人恶心,多管闲事,脑子有毛病的意大利猪猡!他从没有清洗过的巨大窗户向外望着。在这个世界的某些地方,人们过着不受伊塔洛统治的自由生活,他们过着不受他罪恶气息污染的清新生活。查理·理查兹该是他们中间的一个。可是一想起他过着另外一种生活,他眼前就隐约浮现出一幅丑陋无比的画面。

他听见齐奥挂电话之前用意大利语说了两句亲热的话。接着查理站起身,他觉得想说的都说完了,现在该装聋子了。“齐奥,”他压低嗓门,用那种掩饰愤怒的腔调缓缓说道,“当初你送我去哈佛时,你说过合法的生意由我来干,让你承担有风险的事。那么你把绑架本妮叫做什么?把她藏在温切的一个戒毒中心算什么?插手埃可克林的生意算什么?你警告我离托莱拉远一点,就因为他们的西西里关系网疯狂透顶,你无法与之发生冲突?”

伊塔洛也站起来,接着他想到在这个高大、金发的诺曼西西里人身边自己充其量只是一只小虾。“查理,没有人能确保家族的两面永远不会重叠。这就是生活。别为这生气。”

“为这生气?”查理转身准备离开。“就在每天我都能找到新的证据证明合法企业实际上非法的时候?你说我不能在合法的情况下进行核废料处理?我说托莱拉人又懒又贱,他们怎么方便就怎么赚钱。而你又绑架了我的本妮,这等于斩断了我的双脚。”

这次伊塔洛真的站起身,绕过书桌,拍了拍查理的肩头。“你想得太多了,查理。可我一向佩服你这聪明过人的头脑,因为教授能处理很多事情。这些会过去的。你会回头想想,然后会为自己曾一度因此不快而大为不解。”

“谁不高兴了?”查理问道。他伸出双手,手指张开,看着它们一阵微微发颤。在查理眼里,这个动作就像是一个囚犯在把手伸出铁栅栏企图获得自由。想象中他看见自己的双手卡住了那个统治他生活的叔叔——齐奥·伊塔洛那瘦骨嶙峋的脖子。他能够感觉到随着他的手越卡越紧,对方苍老的肌肤己嵌入自己的指缝。

“谁不高兴了?”他又说了一遍。接着他转过身离开了办公室。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手党之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