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手党之战》

第36章

作者:莱斯利·沃勒

“斯蒂菲,亲爱的,我是齐奥·伊塔洛。在这个明媚的日子里,我可爱的侄女怎么样了?”

“很好,齐奥。出了什么事?”

让他辗转至长岛海峡来求他死去的哥哥卡罗的大女儿帮一个忙,这简直不可思议。即使是像这次这样一个大忙。

从老家传来了坏消息:商业竞争已毁掉了两个大家族的领袖,其中一个与美国方面有联系。齐奥·伊塔洛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道,这里大事不妙,黑帮正在地盘争夺战中相互残杀。这可真蠢。同往常一样,为了毒品。甚至连聪明的温切也陷了进去。在这样的好处面前,伊塔洛除了承认事态的不可避免之外,还能怎么办呢?

“斯蒂芬尼娅,宝贝儿,我知道你对那块地一直很担心。”

斯蒂菲蹙起眉头。她瞥了一眼墙边一排排的书,然后看着窗外海湾波光粼粼的水面。“什么那块地?”

“卡斯特拉梅尔·德·高尔弗附近那三千亩葡萄园。”

“齐奥,你相信吗?有时整整一个星期我都不会想起那块地,”这是斯蒂菲试探那老头儿的特有方式。如果这种调侃不能引他发笑,那她可就真是遇到麻烦了。

“你母亲的父亲雨果·福尔加托尔开垦了那片葡萄园,世界各地的人们都能在酒瓶上看见他的名字。别忘了还有你和伊莎贝尔每年四次从福尔加托尔疗养区获得的那些数目可观的支票呢!”

斯蒂菲闭上眼睛。老一辈人都是怎么了,每次谈话总是先重新统计一下你有多少财产。她希望自己对孩子们永远不要这样。伊塔洛从电话中揣度她的念头,然后接着说:“对于孩子们来说,宝贝儿,这是一个多么好的机会!”

“机会?”她试图掩饰话音中的嘲讽,“在你和温切以及查理之间,我的孩子们的机会真是多得很呢。”她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在电话机旁边的一只凳子上坐了下来。这次谈话也许得持续好几小时。

“你可别说你们不需要假期,你们三个人一起。”

“是的。在西西里,对吗?”

“还能在哪儿?”伊塔洛问。“费用全包。”

斯蒂菲肩头掠过一阵寒颤。最后这句话就像一只没有钥匙能够打开的锁一样将她牢牢套住。这意味着她不能够拒绝这个“假期”。碰到齐奥·伊塔洛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判官,你受到这种判决是无法上诉的。

“现在我知道我们已经是骑虎难下了,”斯蒂菲说。

他们乘坐的意大利航空公司的班机误了四个小时,最终降落在费乌米奇诺机场,一辆超长的豪华客车在机场迎接他们,并飞快地将他们送至“西班牙阶梯”顶上哈斯勒大酒店一间带有三个卧室的套房。

在和儿子们共用的那间长长的起居室里,斯蒂菲倚在窗口,看着下面的出租汽车司机打着各种手势,一边等生意一边消磨时间。在从纽约飞来的夜航班机上,她没有睡觉,儿子们睡了。说来也怪,这会儿他们正在各自的房间里呼呼大睡,而她却连打个盹儿都做不到。

想参透齐奥·伊塔洛的计划总是有这种麻烦:你永远也看不到他藏的好牌。她眯起眼看着四月正午后的日光低低地射进来。她听见楼下一阵喊叫。叫声越来越凶,越来越尖。根据飘上来的几个字眼她听出他们正在谈论足球,可这么高的声音,别人还会以为他们是在为了谁的母亲或姐妹的名誉争得不可开交呢。

“简直比曼哈顿还吵!”凯里抱怨道。他迷迷糊糊地走进起居室,身上只穿着短裤和白色毛袜。

“我能睡得像你那样熟就好了,”斯蒂菲看着他在吧台里为自己倒了一杯泛红的橙汁。“给我也来一杯,”她说。他俩坐在那里慢慢啜着饮料。“对于这个所谓的假期,凯文对你说了什么没有?”

凯里耸耸肩。“只是说有人想买葡萄园。那个人是从科尔罗恩来的,为马萨拉种葡萄。他想扩大公司,办成一个一流的葡萄酒宴。麻烦的方法是开垦一个新的葡萄园,而简单的办法则是买下福尔加托尔疗养区。”

“这么说我得同意啰?并且让依兹也同意?”

“齐奥·伊塔洛跟你实说了吗?”

“他什么时候给别人看过哪怕一张他手里的牌?”

他们默默地坐着,思考着,而楼下更吵了,又有几位司机加入了对球赛的争论。凯文也穿着短裤和袜子出来了,一脸苦相,他为自己倒了一杯果汁,然后咚地坐进另一张椅子里。“你会说意大利语,”他对母亲说道,“他们在吵什么?”

“足球。”

他们都还没有从飞行引起的不适中恢复过来,因此谁也不说话,只是看着从西西里橙子中挤出的血红的汁水。“齐奥提到家族世仇了吗?”凯文问道。“他在担心科尔罗恩人和加斯特拉梅尔之间的争斗。”

斯蒂菲已经习惯了两个儿子这种配合默契的行话。凯文也许先前是睡着的,可不知怎的,虽然没有听到他们的谈话,可他对他们的交谈内容却一清二楚。

“想买我们地的是一个科尔罗恩人,”斯蒂菲说,“你猜透伊塔洛的意思了吗?”

“有点,”凯文回答道,“他希望你能卖掉福尔加托尔以平息内江。你准备怎么办?卖掉吗?”

斯蒂菲慢慢摇摇脑袋。“你甭想用这种方法让西西里人听命于你。”

“那家伙名叫塞尔托马。卢卡·塞尔托马。”凯文抬头见他妈妈正在轻轻发笑,心里着实生疑。“让我们来较量一番吧。”

“塞尔托马不是一个果断的名字。”她喝完果汁,把玻璃杯喀哒一声放在一张巨大的玻璃桌面上。“它的意思是‘当然,可是’。我猜这个名字也许带有某种自嘲的成分。”

“没有人和卢卡·塞尔托马开玩笑。”凯文说道,“他是科尔罗恩人的头领,一个疯狂强悍的人领导着一帮疯狂强悍的人。他们不光贩毒,还吸毒。”

“老家的事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斯蒂菲问道,“老人们从海那边过来时我还是个孩子。从齐奥·伊塔洛和你们的爷爷这一辈开始,里奇家族就开始在美国繁衍后代了。对他们来说西西里成了一个分公司,而不再是总部。而对我这一代人来说,西西里是某种……假日营地,是个度假的地方,有很多希腊时代的遗迹,还有美味佳肴……”她那越发细弱的声音带有一种朦朦胧胧的睡意。

“这是黑手党人内在气质的源泉,”凯里说道,“他们在老家开创事业。而新世界提供了市场。巴勒莫一纽约轴线仍然是一切活动的核心。”

“这就是为什么,”凯文的笑容带着一丝恶意,“我们要到这里来。”

电话铃骤然响起,三个人都跳了起来。斯蒂菲慢慢站起身,拿起电话:“喂?”

“里奇夫人吗?”一个男人问道。他带着齿音浊重的意大利南部口音,发音含糊生硬,“里奇”在嘴里变成了“里基”。

“不是。”

“不是?”他反问道。

“我是里奇小姐。”

“请原谅,我是卢卡·塞尔托马。”

“真的吗?”斯蒂菲逗他道,“肯定是吗?但是……”

凯文皱紧眉头,晃晃食指。“和气一点!”他小声道,“疯子不喜欢开玩笑。”

可塞尔托马已经笑了起来。他不用提醒便说起蹩脚的英语。“我在大厅里。我们喝一杯,好吗?”

“嗯……”

“我们认识一下,好吗?”

“这也许——”

“你和你的好儿子们。”

“好吧,半小时以后。”斯蒂菲答道。“我怎么认出你呢?”

“很简单。我长得很帅。”

斯蒂菲点点头,似乎早已料到他会这么回答。她挂上电话,走向套间的大浴室。“儿子们,”她说,“伊塔洛想把我嫁出去,好得到那块地。”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手党之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