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手党之战》

第46章

作者:莱斯利·沃勒

那姑娘名叫艾里斯,她比约瑟皮娜高,但没有约瑟皮娜那副好性子。她生着一张冷淡的狭长的脸,天鹅颈,样子就像古埃及王后奈费尔提蒂,这种模样在太平洋地区备受称赞。她和凯文并排躺在狭窄的床上,注视着头顶上方的电扇悠悠地转动。

凯文从一跟她睡觉起就知道她是一个职业老手。不是因为她的技能远远高于人们,对这穷乡僻壤的当地女孩——即使是一个一流的女孩——的期望,而是因为她的香味。这是一种刺激的城市派头的气味,部分是麝香,部分是檀香。但那不真的是无意中散发的,而是因为艾里斯从未停止使用这种强烈的诱人的芳香。没有哪种香水持续时间会这么长,凯文知道,艾里斯吞了些香料,这是妓女的小伎俩。如果她出汗,每滴汗里发出麝香和檀香的气味;如果她感到亢奋,就在性慾gāo cháo时放出浓烈的香雾。不管他吻她苗条、光滑的身躯的什么部位,他都会吸得满嘴的香气。

檀香木中有股古代木料烧成的死灰的气息,这是一种行将消失的气味,一种暗示秋后冰雪的教堂的香气,如同来自陵墓似的阴森气息。

到半夜时分,艾里斯已经使凯文吓得魂不附体,再让她骑在他身上就像是屈从于一个充满千年遗恨、正在脱去旧亚麻布裹尸布的木乃伊。他感到迷惑不解的是,以前从没有妓女使他产生过这种印象。

他慢慢从她身下挪出,站在床边,笑得令人愉快:“晚安,艾里斯。”他走向写字台,在钱包里找到一张五十美元。他盯视着她令人哀伤的美貌:“晚安。”

在燃短的蜡烛微弱摇曳的光下,她无精打采的埃及人模样的眼睛睁大了。“这给得太多了,”她润润嘴chún,小小的舌头像条蛇舌一样伸缩。

“不多,如果你现在就走开的话。”

“我弄得太猛了吗?”

“一点也不。”他注视着艾里斯,像是第一次见到她。“只是我开始……呃,对你有了各种古怪的想法。”

“随你怎么古怪都行。”她问道,“要用鞭子吗?”

“只是心理上古怪。我哥哥曾经告诉我一个词,叫恋尸癖。”

“你喜欢什么我就做什么。”

他从一把椅子军捡起她短短的花衬衣,把它丢在她的头和她的纤细的气味浓烈的身体上。随后他把那五十美元的票子塞在她的小小的rǔ房之问。“以前曾经有什么人提到过这个吗,艾里斯?你身上有种鬼似的感觉。”

“我可以做鬼,随你怎么古怪地玩,全听你的,不管什么,只是别用刀子割我。”

这请求在他头脑里响了一会儿,她的生活同时也快速地闪过。“adios.buenos noches.hasta luego”①

①这句为西班牙语,意思是:“再见。晚安。回头见。”

艾里斯咯咯笑着:“我不说西班牙语。”

他把她带到他的木屋的纱门前。“走吧,美人儿,再见。”

凯文等了半个小时,听着夜间的声响,想着他对艾里斯的奇怪的反应。她站在外面这可怕的丛林地里,她对他的吸引力被她身上带着的那种任谁也不该过的生活的气味所加强。

“全听你的,任你怎么古怪地玩,我可以做鬼。”他战栗了一下。什么人曾经多少次割破她柔软、光滑的皮肤,为了看到鲜血涌出的那种反常的快乐?她有着那种某些男人渴望扼杀、撕扯并劈砍的优雅的东西。他摇摇脑袋,想使这个夜晚变得清醒一些。寂静。没有鸟鸣。没有微风穿过树叶。

卫兵们会在日落时锁上目前在地里干活的囚犯们。吉普车不再巡逻这个地区。但艾里斯则可能已把发生的事报告给了她的老板或任什么管她的人。妓女有忠心,当然啦,但你并不知道对谁。她恨和他一起待了三个小时。够公平的。或许,他们原本期望她会让他整夜不能行动。然而,没有哪个自尊的妓女会报告说那一夜根本不是一个了不起的成绩。三次性慾gāo cháo,记分卡上会把它记下,钱,那就是钱。

他发现自己真想在这座小屋里找到另一个出口。只有一扇前门和三面的大纱窗,即使在深夜把它置于监视之下也是很容易的。第四面墙那侧是洗手间和帆布隔开的淋浴。凯文不声不响地走进去。里间也可以打外面进入,一个人经过,一天工作以后身上脏了,就可以在进人他的房间之前,先把身上洗干净。如此说来,这就是第二个出口。妙。

早晨一点时,凯文已经重新打好他的行李袋,丢下他在途中披着的脏衣服。那台思考者他装了起来。几个月前凯文得到它以及他给布鲁姆思韦特的一台。那台经过特别的改装,使用一张由一位电脑专家编制的程序卡。这种电脑带有那种卡就能起一台超小型无线电收发两用机的作用,有效范围是两公里。所以监听梅斯向隔壁布鲁姆思韦特作指示简直太容易了。

七号和八号工棚是禁止进入的地方,是吗?

1点15分,他已经在住宿区外放松着步子朝着今天下午他从开来的直升机上瞥见的那些棚地的大致方向走去。那是些四面敞开、铁皮顶的庞然大物。如果梅斯要他相信巴拉望只是一个小小的试验机构,这些棚子已经泄露了天机。他们正在改造一些工棚用来制造某种巨大的东西,比齐奥·伊塔治所梦想的要大得多。他也从空中瞥见了其他建筑物,包括一个大猪圈似的关囚工的地方,两座结实的多半是给卫队住的建筑物,一个直升机起降点和一个邻近的带花园的寺塔式建筑,可能是所医院。

但是七号和八号工棚究竟有什么东西这么特别?那个让他看的样品是世界其它地方都能见到的那类工作棚,有简单的机械,用以浸解、炖煨古柯叶,搀进试剂,再经过几个加工步骤,生产出为行家们所称赞的可卡因氢氧化物。

梅斯,他自己是个同性恋者,也染上了毒瘾。那种白色的东西会对人的头脑产生某种作用,使得开头你明白自己在做什么,知道后果,在可卡因控制下渐渐处于一种精神状态,觉得自己不管做什么都是对的,对的,对的。不管是什么,你知道自己都会赢。

2点整,凯文已经检查了大部分工作棚。他断定,他们能轻易产生足够的精炼白粉以供应西半球任何毒贩子所要的任何东西,甚至会像雨后春笋般发展的交易速度一般快。至于强效纯可卡因需求,一个工棚明显是专用于为特别高纯度的强效可卡因生产配制可吸式衍生物的。这种强效纯可卡因会让人丧失一切人类的情绪:恐惧,悔恨,痛苦,甚至饥饿。他也发现,强效纯可卡因合上海洛因能产生一种叫做“梦罗克”的新感觉,这种东西比任何曾经有过的街头葯品都更易上瘾。巴拉望岛上一切都是最时新的。

凯文一直在靠月光工作,月亮被云遮盖时便停下来。头顶上方的半个灰白月轮给了他所需要的足够光亮,也给任何哨兵同样的光亮。但这地方的安静使人放心。夜里什么人也不会巡逻这种地区。这不是那些需要守卫的工棚,这是奴隶们白天劳动的处所。

另外两个工棚独自隐藏在一小块土生植物丛中,这片树丛在整座山脊被重耕并用来种植古柯树后幸存了下来。这块呈方形的树丛已长了二十年,在月色暗淡时把那两个工棚隐藏了起来。但当云移开后,凯文能十分容易地看到它们。他也能看到一道二十英尺高的挡风篱笆围着这个地区,大门用三道高度不等的插销加固,每道插销都带有自己的钒钢大挂锁。围墙顶上装着扭绞的锋利的铁丝网。他的嘴感到干燥。他润润他的嘴chún,仿佛又尝到了艾里斯身上的味道。

凯文这会儿真怀念他丢在那个小屋里的脏内衣和衬衫。他需要那种东西丢在铁丝网上。就在又一块云遮掩月亮之前,他检查了篱笆,寻找通电或安装警报系统的迹象。在这种穷乡僻壤,不需要任何那种高级东西。

他又把篱笆看了一遍,看到在一卷铁丝网结束、另一卷开头的地方,有一个几英尺宽的缺口。看来某个颇有经济眼光的人宁愿让这个口子留着,也不愿再用一整卷新的铁丝网来填塞两英尺的长度。

2点30分,凯文爬上篱笆越了过去,在七号和八号工棚里潜行。到目前为止,他们的秘密实质使他困惑不解。不错,它们不包含任何把古柯叶打碎并提取其要素的正规机器。但这地方明显是某种实验室。板条箱里沉重的大玻璃瓶整齐地堆在五十五加仑的钢圆筒旁。

在中学和大学,凯里都是佼佼者。凯里给他做作业,凯文才勉勉强强通过学业。他以前从未对这虚度的青春悔恨过。但现在,这些容器上标签的名字正是化学教师们多年来滔滔不绝地对他讲的那些拗口的字。他读标签时,嘴chún动着。嘴chún干得像纸片。他舔舔它们,另一种动物麝香和檀香木的气味充满了他的味蕾。

他该做的是把这些名字录在思考者里,可他事前弄错,把它打在无线电收发状态了。他得重开,找出一张新卡,把它设置成笔记本功能。就在黑暗中,连本手册也没有的情况下干?不大可行。或许他能记住这些名字?二甲胺、磷酰基氯化物、氢化钠、乙醇,好的,最后两个,他听说过它们。头两个得费些脑筋。二,甲,胺。好的。磷酰……

一支ak-47上的自动打火声,喀嗒一下,声音非常清晰。凯文一下子觉得毛骨悚然。他在两只长木桌之间躺了下来,试图把那支勃朗宁从枪套里取出来。勃朗宁的枪管不是那么长,但上面装了个四英寸的消音器。过好长一会儿凯文才把它拔了出来。

云层离开了月亮。半轮明亮的月亮突然照亮了下面过道里那个男人的侧影,他正把ak-47举过臀部。

身上开始流汗,凯文的大拇指松开了保险栓。一切似乎令人难以忍受的缓慢动作在进行。那人看见他在地上了吗?他怎么会看不见?然而……。

自动枪从皮套里拔了出来。这动作绝对没有发生响声,但门道里那人却把冲锋枪举到肩高,直对着他瞄准。一个侥幸的目标。他不会知道凯文卧倒在粗糙的木头地面上。但你可不能听天由命。

凯文对着哈里·布鲁姆思韦特的鼻子打进了一发,他倒下时,又把一发打进他胸膛,在开了两发以后,消音器不大管用了。每再开一枪便发出更大的响声。但至少,那重要的几发是无声的。这是他自从科尔罗恩回来以来第一次杀人。他不感到有什么特别的,像平常一样,只是例行公事。这草木茂密之地,自然不像西西里山村。齐奥·伊塔洛曾告诉他,那地方仍然在交易中扮演角色。别的什么人,也许是看不见的莫罗,在那个组织被强行解散后,收拾着残局。

二,甲,胺。

他低头弯腰绕过拐角,从那伸开四肢躺着的尸体旁走过。他只停下步拿了ak-47——谁知道这一夜的其余时间还会有什么事?——凯文小心翼翼地走出七号工棚,一步步地走进月色中。布鲁姆思韦特把大门开在那儿哩。

不高明,第一夜就把你的主人杀了。肯定,这是一件社会上不准干的事。他无声地吹着口哨,环视着地形,以便行动。他长长地,小心地吸了口气。那种陵墓的气味几乎压倒了他,凯文咬紧下颚。从此往后便简单了。梅斯爵士作为黑手党中闻名的一个分部头目,给他的印象并不深。那个分部头目在七号工棚里躺在他自己的血泊里,死了。梅斯没有胆量领导一次成功的对凯文的搜索。夜里不能。不管怎样,现在必须做的一切是离开这个山脊。

离开这个山脊,离开这个岛屿,并且无论如何都要记住那些所有化学品的名称。

凯里·里奇到达里奇兰大厦比任何人都早。他站在查理的窗前,向下凝视着城市,这时早晨的太阳那斜射的金色光线正穿过那他弟弟凯文一心渴望的使人敬畏的景象。

有些事情使他大半夜都醒着,一些事与凯文有关。他孪生的弟弟凯文过着那种出生入死的生活,可奇怪的是,他们之间的心灵感应并没有经常地扰乱他。一次梦中凯里见到他弟弟,凯文恳求地转身朝向他,那张脸看来被重压耗损空了。早晨6点,凯里把温菲尔德留在床上,担心会弄醒她,慢慢地在他们的小房间里踱步。前一天晚上他不很乐意做爱。凯文不在使他不安,这是他不曾让温菲尔德知道的事。她有她自己的麻烦,也没让他知道。

他不声不响地穿衣,走出她的房间,从在列克星敦地铁车站月台和第72街上睡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手党之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