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手党之战》

第51章

作者:莱斯利·沃勒

星期一清晨,蒙特卡罗的书摊上就堆满了色彩斑斓的法国杂志,柔软的大腿和光滑的臀部让人目不暇接,午餐前就销售一空。温切·里奇坐在游泳池边,翻看着封面报道,露出狡黠得意的笑容。

早在七十年代有人对格蕾丝王妃行刺前,摩纳哥的地产业空前繁荣。赌博辛迪加中的海浴公司为美国旅业集团洛斯提供特许权,使海浴公司没有花费任何资金建立新设施就扩大了规模。人们公认这是海浴公司的明智之举。

九十年代初,里奇娱乐公司得到海浴公司提供的特许权。人们认为海浴公司丧失了理智。

当时控制黑手党大权的是蒙纳加克家族。格蕾丝王妃去世后,他们卷土重来,气势汹汹。他们带有地中海民族特有的愤世嫉俗,不明白为什么要找麻烦去申请什么特许权,本来他们就一直在做赌博生意。温切·里奇不属于他们之列。他的想法是要建立真正能让世界为之眩目的豪华度假村,这样才能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例如空中花园、悬臂式奥林匹克型游泳池(现在他正懒洋洋地坐在池边)、米奇林一星级饭店①、从尼斯蓝色海岸机场到里奇港口上方停机坪的直升机航运。“安全岛”如此独具匠心的设计与难以置信的奢华使它成为时髦的海滨胜地,比温切在格罗塔里亚的赛马计划更受欢迎。整个地中海沿岸,毒品从简单的大麻到复杂的可卡因或海洛因都很容易搞到,而“安全岛”只提供时髦高效的megamao。这实际上是一种专利葯品。

①相当于我国酒店的五星级。

也许最能体现“安全岛”成功的是一本法国彩色杂志周刊派了一组社会学家和心理学家前来调查“上层资产阶级的内心矛盾,也就是说,为什么他们拥有一切却要寻求葯物解脱?”

今天的封面报道刊登了调查结果,权威地称温切积极配合调查,并让著名的埃勒医生为他们提供科学依据,而“安全岛”一年内的位置早被预订一空。这篇报道无疑会使人们对它更加趋之若鹜,无人能及。

“新享乐主义。21世纪的最佳选择……现在行动!”

“‘安全岛’……躶露者的天堂。”

温切的手指慢慢滑过报道,而巴茨在一旁用蹩脚的法语解释着。“这儿,”医生说,“名字来源于三种葯品。这不是我告诉他们的,是他们自己杜撰的。这儿……‘le megamao rehausse le vigueur sexuelle①。’意思是megamao能让你的那玩意儿保持亢奋。”

①法语,意即megamao能提高性能力。

“这是真的,巴茨。我一整晚都在干那事。”

“你向我保证过永远不沾的。”

“我可以随时放弃。”温切向他保证。

“鬼才相信你。megamao肯定会让人上瘾,我从一开始就警告过你。”巴茨停下来,注意力被两个大肚绅士和两个穿着高跟鞋,身上没穿多少的高个儿年轻姑娘吸引住了。她们紧跟在吸着雪茄的保护人后面,高跟鞋在游泳池对面的地上发出嗒嗒的声音。

“你的两个姑娘吗?”巴茨觉得好奇。

“外来的,”温切的注意力又回到杂志上,“那玩意儿亢奋了,嗯?”

“有点儿。温切,megamao能让生活达到兴奋的极点,让任何事情都不再枯燥。你只要服用它就会成为宇宙之王。这就是为什么它会让人上瘾。它的效用经过精确计算——”

“停止说教。”

“你已经服用megamao多长时间了?”

温切转过身趴在地上,似乎不想再回答这样的问题。他那几乎全躶的身体躺得直直的,被强烈的阳光晒成古铜色,脸在圆形的枕头上微微翘起,短短的黑色鬈发在阳光下闪烁。“几个月。嘿,巴茨,你又不是我妈。不要说教。”

“不要说教,不要说教。”巴茨的声音逐渐模糊。他躺在那儿,白皙的皮肤被强烈的阳光晒得通红。他们享受着阳光。圣诞节已经临近了。

他很久没有做个真正的医生了,觉得大脑由于久未使用对那些常规的症状,反应和表现都迟钝了。他眯起眼睛避开阳光,试图回忆几个月来所观察到的温切的情况。嗜睡?记忆中活跃的温切是无法安静地在阳光下躺半天的。这还是冬天的阳光,不是夏天灼人的烈日。

巴茨意识到这是个少有的机会,megamao的发明者能够研究它的副作用。他小心翼翼地看了温切一眼。“你有没有不服葯的情况?”

“几天。”

“有没有毒瘾发作的症状?”

“滚开。”

“我想……”巴茨进行着科学推测,声音又变得模糊,“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一直不间断地服葯,就不知道是否会有毒瘾发作的症状出现。”

“能不能住嘴?”

“我只是想……”巴茨叹息了一声,翻过身趴在地上。“我的意思是,megamao的含量一直很高,直到后来我和托尼改进了它。你永远不会忘记的。我想知道……”

“住嘴,否则我就打断你的胳膊,塞进你的肛门。”

“嘿。”

温切威胁地盯着身边的人,眼里冒火。他的下半身蜷曲着,似乎随时准备发起攻击,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短短的鬈发像遭电击般颤动。

“再说一个字,傻瓜①!”他提高了嗓门,声音中带有……带有恐惧?“再说一个字,我就把你扔到池边的石头上。”

①原文为意大利语。

恐惧像蝎尾在两人之间晃动。温切的眼里满是怒气!巴茨伸出双手,手掌向外,耸耸肩表示妥协。

他重新躺下,一任阳光照在身上。温切的要求他当然能够做到。过去几个月令人兴奋又痛苦。当他被所有的赌场拒之门外时,觉得自己像只在井底垂死挣扎的耗子,没有阳光,没有空气。温切救了他,所以现在他才有权对他吼叫,像只走投无路而又带毒的动物。

megamao的另一个副作用是:莫名其妙的恐惧。虹膜四周发白,嘴chún开裂,牙齿脱落。他太了解温切了,所以如果选择逃跑还是打架,他会选择打架。

巴茨昏昏慾睡,迷迷糊糊中过去与现在互相交织。温切一直是他的伙伴。他有权对他发火,这是巴茨欠他的。巴茨欠的债太多,尤其是对爱琳。

只有爱琳不会让警察来搜捕他,而且通过法律手段加以干预,让他还能自由自在。这一年像是一场梦,就像“安全岛”致命的诱惑,真实的世界,妻子、儿子、事业、甚至自尊都成为过去朦胧的影子。温切虽然救了他,但也是为了让这种噩梦成为现实。

突然,他低声哭了起来,泪水滑过脸颊。“嘿,”温切说,“很抱歉我对你说话的口气。你了解我的。”

“不是你,是爱琳。我破坏了她的生活,温切。我毁了她。”

“是个典型的娘们儿吗?她们最想做的事就是让你感到内疚。”

“我确实感到内疚。你……我从没告诉过你——”

“别说那些伤心事了,傻瓜。全都大同小异,又一个娘们儿让一个不赖的家伙觉得自己是个混蛋。忘了她吧。”

“你不……我的意思是,她有自己的工作,而我把它——”

“娘们儿唯一的工作就是收集精液。她们来到世上就是干这个的。这是我们之所以让她们同时收集内疚的唯一原因。呸,我甚至不让她们那么做。”

“我嫉妒你,温切。”

“不要嫉妒。做个男人,巴茨。”温切在他肩上狠狠打了一拳。巴茨不由痛得缩了回去。温切又躺下打起了瞌睡。巴茨对他的救星既感激又痛恨。躺在身边的男人诱惑他迷上赌博,从而毁了爱琳的事业,并把他的命运与可疑的戒毒中心联系在一起,成为推广megamao的骗子。这个家伙是他的朋友,对他帮助勒诺成功怀孕一直心存感激。这个家伙又是他的死敌,万一他发现她是如何怀孕的。总之,巴茨明白躺在阳光下的两个男人,他们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又随时都可能结束对方的性命。

奇怪的是,烟酒不沾的温切会对megamao上瘾。这种新葯品对他来说意味着一切。对越来越多的瘾君子来说,它为他们带来力量和平静,不是通常短暂的十分钟,而能持续相当长的时间。对温切这样的商人来说,它意味着更多东西。它让他觉得没有供货之忧,自己可以控制整个过程,甚至控制街头买卖。因此他不用在每个环节上费尽心机。现在它存在于他的血液中,释放着他的整个灵魂。

由于megamao的网络和拥有这样显赫的主顾,也许明年此时会出现一位megamao的参议员,就像从波音公司出过一位参议员一样。如果强调真正的民主,获得巨大成功的公司也需要自己的代表。

“你的背已经晒得通红了!”一个女人尖叫。

巴茨转过身来,眼前是勒诺·里奇那张可爱的脸。她没有穿上衣,抱着个六个月大的光着身子的小男孩,遮住了躶露的小巧rǔ房。

温切也同时转过身来。“耶稣啊!”他大叫,“谁让你们俩来的?”

“我对曼哈顿的雪已经腻味透了,你们这对懒鬼。我认为尤金也该和他爸爸一样过个舒服的圣诞节。”

温切坐起来接过儿子。“嘿!尤金!是爸爸。你这个小歹徒,快亲亲爸爸!”

勒诺朝父子俩笑了笑。巴茨看着她,不禁心中一动。这个女人掌握着他的生杀大权,而他也同样掌握着她的。他突然觉得天旋地转,好像游泳池在旋转。所有的悔恨,包括对爱琳的愧疚,对自己事业毁灭的自怜,都消失得无影无踪。看着勒诺慢慢地按摩着rǔ房,他的头晕乎乎的,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她在当着丈夫的面勾引他。她是不是被迫要怀第二个孩子?那样的话……

“尤金,”温切低声喊着。他躺在那儿,把孩子举到空中,然后又重重地落到胸前。“嘿,尤金!笑一个!对!对!再笑一个!”他一边命令着,一边用手捏着他的生殖器。“不然我就咬掉你的小**。”

勒诺慢慢在两个男人中间的垫子上盘腿坐下。她看到巴茨的目光贪婪地从她的脚趾看到小腿和脚踝,又看到她窄小的比基尼遮住的*部。勒诺打开皮包,取出一包香烟和一个淡蓝色的火柴盒递给巴茨。

“你什么时候开始吸烟的?”她的妇科专家用种颇受伤害的语气问道。“你知道这对你不好。”megamao的发明者继续说。

“哦,我不吸进去,”在他为她点烟时,她向他保证。她收回火柴盒,然后慢慢把烟喷到两个男人的脸上。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手党之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