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手党之战》

第53章

作者:莱斯利·沃勒

“那些计划在大西洋城过圣诞节的人,”伊莫金·拉斯普说,“自然而然获得世界级死亡愿望①的嘉奖。”

①这是弗洛伊德用语。

她和帕姆·斯卡利特坐在温切一家豪华酒店的休息室里,已经喝完厂第二杯朗姆鸡尾酒。这种酒后劲很大,喝到第五杯时才会有点感觉。帕姆苗条时髦的外表和伊莫金瑞典漂白木头般的外表形成鲜明对比。

伊莫金是帕姆的出版商。她那中产阶级的犹太父母为她买了两张美国文学学士和硕士的学位证书,并让她像哈姆雷特一样在威腾伯格攻读博士学位。她在那儿邂逅并嫁给一位新纳粹主义诗人乌多·拉斯普。一年内两人就分了手。后来她也不再学什么文学了。

“实际上,我只有今晚能与你和你那位非凡的黑手党情人呆在一起,”伊莫金低哑地说道,“我得回去组织一个要人参加的除夕晚会。还是谈工作,心肝儿。你的下一部畅销书是什么?乱伦?虐待儿童?黑手党成员是不是有很多情人?我在里奇家族的生活?”

“我想……”两杯朗姆鸡尾酒下肚后,帕姆的声音像长号一般低沉,“吃人肉怎么样?”

“老掉牙了。”

“那你说吧。”

“伊莫金·拉斯普的书从不和竞争对手谈相同的话题。我的读者需要全新的话题,新颖的话题,或者重新包装过的话题。”喝完大杯的酒,她用两个手指向侍应生打了个手势。“你并没意识到你是和别西卜①签了约。”

①基督教《圣经》中的鬼王,弥尔顿长诗《失乐园》中指地位仅次于撒旦的堕落天使。

“撒旦崇拜主义,怎么样?”

“老掉牙①。”伊莫金穿着件昂贵的外套,披肩垂下肩头。即使对那些拥入大西洋城,把命运赌在老虎机上的不幸的乡巴佬来说,这也足以表明她代表曼哈顿出类拔萃的家族之一,操纵着城市的时尚、广告和出版。

①原文为法语。

“虐待儿童?”帕姆回忆着,“我不知道从何入手。当然,我的爸爸曾经和我很亲密,但是他……”

“乖孩子,”伊莫金说,“现在我把你放到市场上,无所谓你的个人专长。你的下面五本书一定要保证像重磅炸弹一样。需要好主意!最近没什么有关催慾剂的书。这么说很夸张。他们告诉我megamao是种能激起性慾的佳品。”

“他们说的是真的,”温切说,从伊莫金身后走过来,双手放在她那巨大的垫肩上。“你准备好亲自示范了吗?”

“不会在我最受欢迎的作者面前。”

“听着,”温切说,“我从蒙特飞回来,就是为了见见帕姆那位传奇式的出版人。我已经准备好见一个像图书管理员那样枯燥无味的人。没想到……”

“没想到你会建议一家三口①在葯物刺激下——”伊莫金慢条斯理地说着,突然停了下来。“有了!”

①原文为法语。

“什么?”

“帕姆·斯卡利特的新书,两性乱交的奇异行为!三个人共同达到gāo cháo的一百种方法。这本书为性虐待正名,鼓励摩擦癖①,宣扬集体*乱。‘成年手婬者的美丽幻想’,”她滔滔不绝地说着,棕色的小眼睛眯成一条缝,“治疗男性阳痿和女性性冷淡的灵丹妙葯。床第之乐新概念。如果丰富多彩是生活的情趣所在,请来见识一下凯延纳·佩珀小姐。巴格里用简单的三个——”

①指一种要与异性穿着衣服的身体部位发生接触的变态慾望。

“听着,”温切婬荡地笑着,打断了她的话,“闻上去颇有些铜臭味。”

比米尼或大巴哈马是离美国大陆最近的加勒比海岛屿。汽艇定时从西棕榈滩开出,通常到达大巴哈马岛卢克西亚的米拉玛一阿森尼。有些汽艇从西北面那个叫韦斯腾德的地方绕过去,沿着树木茂盛的海滨开过去。树木掩映之中,几乎看不见那些富丽堂皇的宅第和隐蔽的别墅。

汽艇的速度当然比不上飞机。这些汽艇中,最快的也许是李氏兄弟那条50英尺长的汽艇,发动机是两个沃尔沃轮机,带有涡轮辅助的水力助推器。去年一个兄弟在与海岸巡逻队的连续枪战中丧生,这条汽艇从此被称作“罗伯特·e.李”。这条汽艇对于化名亨利·苏的申劳可算是随叫随到,就像现在一样。他是李氏兄弟在此水域事业的赞助人,而且在纽约的周也是暗中的合作伙伴。

申曾对巴通·李说,“我们这个星球上的中国人还是太少了。你们工作勤奋,尊重家族的价值观念,成为上百个国家的好公民,但总还保持着祖国的传统。就拿你的家庭来说,”他提醒巴通,“你们完成了多少艰巨的工作,首先是为了自己,然后是为了移居的国家,从长远来看,是为了中国。你们是中国投资者至今没有开发的资源,除了我以外。我补救了这一切,在全世界都是如此。”

“完全正确!”巴通热情地说。

他驾驶汽艇在12月24日把申劳送到大巴哈马。申的妻子尼科尔为他的孙子勒奥租了幢带码头的别墅。尼科尔穿了条简洁的边上开叉的旗袍,在码头上等着,向迎面而来的船挥着手。

申下了船,还穿着笔挺的深灰色西服,突出的眼睛骨碌碌地四下转动,把一切尽收眼底。巴通·李卸下两个小手提箱和一个包扎好的大纸包,包装纸上有东京一家著名百货公司的质量商标。

“你好,亲爱的。”他们拥抱了一下,然后回头向开走的船挥挥手。“罗伯特·e.李”掉头返回西棕榈滩,在海面上留下一条尾流,如公鸡尾巴一般。

“你瘦了。”尼科尔说。

“我是瘦了,”申赞同说,“今年的日程安排得太紧了。”他环顾四周。“有没有仆人拿行李?”

“我们没有仆人。我就是厨师和洗衣女工。而且,”她拿起有东京标记的纸包,继续说,“还是搬运工。”

“你好!”本妮向码头走来,手里抱着勒奥。“欢迎您来棕榈影!”

“啊,”申低声谨慎地说,“她真高。”

“勒奥也会这样。”

“尼克呢?”

“他今天飞回来。”

“欢迎!”本妮说,向他们走过来。“很遗憾我们从没见过面。”

“很快就会弥补的。”申用最文雅的牛津剑桥口音说,那双大眼睛在过大的脑袋上显得突出。他没去握住她伸过来的手,反而从她手里接过勒奥。他抱着这个特别爱笑的胖乎乎的孩子。“勒奥·申。”祖父低声说。“亲爱的,看见他的眼皮了吗?”他转过身对尼科尔说,“我们的所有基因中,这个特征是不会改变的。这孩子长得和尼克小时候一模一样。”他抱着勒奥,郑重又谦恭地回头看着本妮,“理查兹小姐,我这么个老人非常荣幸能成为这个可爱小男孩的祖父。他的母亲是这么迷人又能干。我只能把来此与你共度圣诞节当作命运的恩赐。”

“天啊,”当他举起本妮的手亲吻时,本妮说,“没有人告诉过我您这么会奉承人。”

“这个世界上奉承随处可见,”申指出,“我希望让你明白我对你和这个小男孩表示认可,并不需要通过语言。”他抱着婴儿迈开脚步。尼科尔拿着礼物纸包,而本妮悄悄地拎起两个手提箱。他们沿着粉红色的私人沙滩,穿过棕榈树和花园,来到一幢木质结构的别墅前,雪松木的屋顶,带有可以看海景的大露台。

申劳把勒奥抱在手里站在露台上,看见远处的“罗伯特·e.李”突然又向岸边开来。它慢慢靠向岸边,从船上下来五六个身手敏捷的年轻中国男子,穿着牛仔裤和t恤衫。他们跳进舢板时,都把手中用防水油布裹着的东西放在头顶上。上个星期,巴克斯特·周从巴通·李那儿雇用了他们,保护老板申劳这三天能够愉快地度过命运赐予的圣诞节。度假期间,尼克也会回来加入其中。申会开始让儿子按照命运的安排接受血的洗礼。申的圣诞节也许是命运赐予的,但是也不能不给命运一点帮助。

咳嗽还没有好。直升机迫降后,凯文和艾里斯感染上病毒,让所有的文莱医生束手无策。齐奥·伊塔洛把他们俩送到亚利桑那州图森西面的疗养院,那儿由里奇兰保健中心管理。

从下加利福尼亚①到美国边境犹如太平洋的一根手指,毒品走私分子把墨西哥的毒品从这儿运进“烛台掌②国家纪念碑”东部的亚利桑那州,穿过丘库克一库克和瓦哈克一霍朗克这样的印第安人小村庄,分发到斯科特代尔和菲尼克斯这样的市场。此地同样吸引了那些正在康复的肺病患者。凯文计划在医生允许他们出去的第一天,就让艾里斯去城里逛街,而他要去见她的下一个保护人。她曾提到过好莱坞的银幕试镜。如果里奇的势力真的那么有影响的话,这个男人会帮她得到一切。

①墨西哥西北部一半岛。

②一种植物,产于美国亚利桑那州及邻近的墨西哥地区。

在斯科特代尔琳琅满目的商业街,三人在一家商店的门厅里见了面。街上到处是绿色的花环,发出丁丁当当响声的红色和金色的节日装饰物,列满商品的专卖店。展示的商品足够供应十个斯科特代尔。大多数商店里都没什么顾客。在远处一块围起来的地方,温度降到北冰洋的程度,圣诞老人正在和坐在膝上的小孩子玩耍,尽管他们的要求得用传真发往北极,今晚才能从烟囱里拿到礼物。

这位星探很年轻,个头不高,身板挺直,像个带腿的垃圾箱。那张小脸让人无法分清五官——一个……鼻子,眼睛……喔……有两个,头发……在那儿。

他瞥了艾里斯一眼。她穿着件花连衣裙,看上去既文雅又大方。一个月前在巴拉望岛,两人在檀香气味中冷冰冰地做爱后,凯文就是把这件连衣裙套在她的身上。她开始用美国的化妆品打扮自己,看上去判若两人。她买了种截然不同的香水,花香型的,而且也牢记不再喝香水。

米尤扎克里传来一首歌:

最好小心谨慎。

最好不要哭泣。

最好不要撅嘴。

我来告诉你为什么:

圣诞老人就要来城里。

那个男人不住地打量艾里斯。最后他把目光收回,窘迫地对凯文咧开嘴笑笑。“那儿有辆车。”他含糊地说。

凯文把信用卡递给伊丽斯。“随便逛逛,”他轻声说,把她打发到最近的商店去,“直说吧。”

车站的马车在附近慢慢地绕着,在大型的停车场稍作停留,又驶过美国公司的霓虹灯广告。“那是你的女人吗?”过了一会儿,那个男人问道。

“明天你把她带到洛杉矶后就不是了。”

“也许会更关照她。”

“她是个好姑娘,”凯文说,“我们得让她在好莱坞好好试一试。她曾经收到过半打星探的信。”

“她是个特别人物吗?”

“我欠她的。”

“所以,放手了?”

凯文皱皱眉头。“我是她父亲吗?她很聪明。你也很聪明。你们的闲暇时间与我无关。”

“我懂了。”又是一阵沉默,车站的马车已经第四次绕到了停车场。“与齐奥·伊塔洛的侄儿做交易真是愉快。”

“侄孙。”这提醒了凯文此人不是家族成员,而只是家族的授权人而已。电线杆上的扩音器里传来:

最好小心谨慎。

最好不要哭泣。

凯文不喜欢和家族的授权人做交易。他的周围全是些授权专卖店,i.玛格宁、伯格·奎恩、利瓦伊、袜店、塔科一贝尔、j.c.彭内,这些名字和里奇一样,让美国声名鹊起。如果你只要一条牛仔裤和一块比萨饼,当然可以。不过像职业这么敏感的东西,与授权人和与家族成员做交易大不一样,即使只是远房表亲。

不过,凯文还是希望艾里斯能过得好。以他了解她的程度,他知道她会的。

查理·理查兹把未燃着的木头拨回火焰中央。他站在斯蒂菲的壁炉前面,手中拿着一杯马沙拉葡萄酒。他平时不喝甜酒,也不喜欢那种火辣辣的味道,但是他喜欢把小坎多奇泡在里面,这是一种双面茴香的杏仁脆饼。马沙拉使它们变得回味无穷。

他朝温菲尔德和凯里笑了笑。他们两人都选择把坎多奇泡在咖啡里。查理自以为知道要发生什么事,但是他错了。

温菲尔德前一天向他提出建议:“斯蒂菲姑姑邀请我到她那儿过圣诞夜。只有她那儿才有真正的壁炉和烟囱,因此我同意了,并说会带您一起去。”

查理想,好吧,为什么不呢。他邀请佳尼特陪伴他前来,但是她婉言谢绝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手党之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