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手党之战》

第57章

作者:莱斯利·沃勒

尼基·申如约在清晨六点来到别墅码头。一艘红褐色和古铜色相间的汽艇“龙夫人”将来接他。他要自称为亚瑟·杜芒,首写字母是ad。另一个人会用化名,首写字母是bc。申劳只会说这么多,剩下的就靠尼基自己了。这不仅仅是考验,而是扔进万丈深渊,要么沉没,要么学会游泳。

五点三十分,本妮轻轻唤醒他。最近她做什么事都像尼科尔那样轻柔。她开始梳尼科尔的发式,把两边梳高别在脑后。她穿着同样的紧身旗袍,有些是尼科尔为她做的。她说话轻柔悦耳,细声细气。而且像尼科尔一样,本妮开始对待“她的男人”勒奥、尼克和申劳像对待外星人一样,悉心照料,笑脸相迎,快快乐乐,不随便说话。

只有尼基觉得不安。勒奥和劳把这当作理所当然的权力。被宠爱和照顾可能是勒奥这几年的权力。尼基甚至从未注意过尼科尔对父亲如此俯首帖耳,直到发现本妮在模仿她。

此刻他独自站在码头上,看着红褐色的汽艇向他驶来。马达的排气装置上用什么东西裹住了。尽管船开得很快,但是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声音,直到来到他面前,马达才停下来,斜靠在码头边。船头装饰着一幅二战时的卡通画,画上是个几乎躶体的性感的中国美女,上面写着“龙夫人”。一个年轻男人站在那儿,满月般的面孔,嘴里叼了根短雪茄。他伸手把尼基拉上船。马达又发动了,船像离弦的箭般冲了出去,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声音,留下串串浪花。

“我是巴克斯特·周,”男人说。

“亚瑟·杜芒。”他们互相握握手。

“亲爱的上帝……”新来的人顿住了,打量着尼基。他比尼基矮半个头,肤色和尼基完全不同。尼基带点橄榄色,而巴克斯特是带点红色的棕褐色,几乎像个美国的印第安人。“亲爱的上帝,”他用爱尔兰方言重复着,“他们告诉我你看上去像个法国人。”

“不像吗?”

周笑了,雪茄跟着上下颤动。“呸,当然不像。不过我们俩就没一个像中国人吗?”他领着尼基从年轻的中国舵手身边走过,下到厨房。“咖啡要加牛奶吗?或者加糖?”尼基几乎感觉不到船在海上高速前进。“你知道吗,”周突然问,没有用他的方言,“你我的面孔在纽约这样的城市有多宝贵?”

“警察喜欢对付的类型。”

“我没在说警察,”另一个男人反对说。“警察总是站在我们这边。我说的是里肯人、多米尼加人、海地人、古巴人、墨西哥人。唯一的共性是,他们的祖先在一万年前穿越白令海峡或装在奴隶船里穿越海洋。他们只要看我一眼,我就成为他们的弟兄。你也是,如果你能改改法国佬的口音。”

尼基抿了口咖啡。“如果不太累或太兴奋的话,我倒是能做到。”

“嘿,我的故事是这样的。”巴克斯特的视线越过舵手的肩头,直视前方。“我得到五个学位。”他回头看看尼基,“你父亲挑中我是因为我上过大学,是他负担的。除此之外,我们不要搞不清身份。你是老板,我是跟班。”

尼基咧开嘴笑了。“每个人都会有他的身份。什么大学?”

“香港的一所教会大学,由爱尔兰神父主办的。”周喷出烟雾,又轻轻吹散。“申劳在我六岁时‘买’了我。教士们告诉他我很聪明,所以他留下一大笔钱,让他们照顾我的衣食并受到良好教育。你知道老教士们怎么说?给我个不到五岁的孩子,我才不在乎以后谁会得到他?”

尼基仔细观察他的新助手。巴克斯特·周看上去有点发胖,衬衫下显出宽宽的肩膀和发达的肌肉。他的圆脸即使在平静时也会带有一丝嘲讽的讥笑,让那似乎总在说“好好过一天”的快乐面孔也带着怀疑的神情。尼基意识到他对自己面孔的描述是正确的,可能是伊朗人到埃斯基摩人中的任何一种。他只需要和别人说说话,让人相信他的国籍。巴克斯特显然擅长编各种鬼话来骗人。

“你跑步吗?”尼基问道,“我每天都要跑两英里。”

“你是说像慢跑一样?我练举重。”

“不得不练这个。”尼基若有所思,“跟班,嗯?”

“愿为您效劳。”

“像个保镖一样吗?”

周严肃起来时,面孔就不再有“好好过一天”的表情,变得极其危险。“不完全是。如果你坚持,这是个好奇的问题。”他指着厨房福米加桌面①上的一小摊咖啡渍。尼基看着他用手蘸着写下:s=s。两人盯着等式愣了好一会儿,好像它是魔术变出来的。“好奇等于成功,”②乔伊解释说,“好奇是每个人都有的秘密武器。你不利用它,就会失去它。”

①这是一种塑料贴面。

②“好奇”的英语是“surprise”,“成功”的英语是“success”,都是以“s”开头。coc2“你是个口号专家。”尼基无奈地摇摇头。“有没有比纽约更好的地方让我们开创新的事业?”

巴克斯特大笑起来。“不要害怕。有周在这儿。我的任务是帮助你开始。策略是传统式的:没有牢固的企业是坚不可摧的。袭击者用好奇就能削弱它。看看大卫和他的投石环索。我们都希望在此进程中活着,是吗?”

“那样最好。”

周仔细观察着尼基阴沉的面孔。“笑一笑!我们要去做一件从未有人做过的事情:在里奇自己的地盘上打击他们。”

查理永远不想再在华盛顿过夜。不管凯里在首都的哪儿给他订房间,贵得吓人的或极其奢侈的,他肯定都会遇到想避开的人:竞争者、哈佛的老同学、贪得无厌的说客和加利福尼亚东部的高级交际花。

他还发现每次带上凯里的“思考者”电脑,用来检测是否有窃听装置时,总是发现每部电话里、每张桌子下、大半部分墙上挂的画后面都装有窃听器。他不是个多疑的人。他并没有得出结论说这么严密的监视是专门针对他的,不过有这些玩意在身边,不管是联邦调查局还是商业竞争对手们使用,都会轻易地毁了一夜好梦。

这次旅行最糟糕的是,他本来几乎可以把责任转给齐奥·伊塔洛,而不必跑这一趟的。不知施了什么魔法,老家伙推迟了里士通的股票问题,因此它像吸血的蚂蟥一样缠住了查理,让他不得不在上面花费精力,虽然它早就应该移交了。

查理关掉电视正在播放的午夜新闻。透过套房的大观景窗,华盛顿深蓝色的夜空笼罩之下,他看见华盛顿的方尖塔像男性生殖器一样挺立,上面灯火通明。他的门铃响了三下。

“谁?”他大声问道。

透过厚重的橡木门,他只能听到低低的回答。

查理大步走向门口。“谁?”

他打开房门。她和他的女儿们一般高,年龄也相仿,金黄色的头发垂落肩头。“查理·布瑞弗曼?”

“不是这个查理。”

她的小眼睛上涂了厚厚的眼影。她没有笑,穿着件几乎没有上衣的白色晚礼服,上面是用卢勒克斯金银线点缀的亚瑟王的六股丝锦缎①。貂皮披肩搭在一边的肩膀上。

①这是中世纪时的一种色彩鲜艳的金银线丝花缎。

“我想我应该拿出亚瑟王的神剑。”查理惊讶地大声说。

“布瑞弗曼先生?”她的视线越过他,在套房里搜索另一个查理。她还是没有笑。

“对不起。”他准备关门,“晚安。”

“托普电子公司的查理·布瑞弗曼?”

“再到总台试试。”他关上门,然后请出查理·布瑞弗曼。两年前,他是里士通的中级设计师,后来被远东一家公司以查理所付薪水的双倍挖走。他回来是为了给他过去的老板一斧子吗?汉城的托普电子公司是里士通的主要竞争对手。一个接一个产品,托普都以降低价格、拉拢客户的方法打败里士通的新产品设计。查理想,与克雷这样优秀的领导人竞争困难重重。一整天他都在奉承五角大楼里那些孩子们正在上大学的中年上校和将军,向他们解释里士通030型电脑不想把克雷赶出市场,只是提供低成本的产品。这真是个让人恶心的工作。更让人气恼的是,齐奥·伊塔洛故意让他落入这个陷阱。最终双方都做出了让步。

如果托普现在冒出来,那么今天的一切都泡汤了。托普的查理·布瑞弗曼会提出与里士通030型同等性能的电脑,打三分之一的折扣作为贿赂。查理转过身打开房门。她站在宽宽的走道中间,眼里满是迷惑。“进来吧。”

“布瑞弗曼先生?”他清楚地感到她虽然很漂亮,但并不很聪明。

“你为什么不问问总台,弄清楚他在哪里。”

“谢谢你,”她说,还是不苟言笑,“如果他没和你在一起,那就在周先生的套房里。”

“托普电子公司的周先生?”

她摇摇头,金黄色的头发像裙子一样飞舞。“申劳有限公司的周先生。”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手党之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