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手党之战》

第67章

作者:莱斯利·沃勒

申劳到处都有家,现在又在大巴哈马增加了一处。他花了一大笔钱买下尼科尔、本妮和小勒奥居住的别墅周围所有的六幢别墅。然后在所有的别墅外面,树起与巴拉望岛加工厂同样十二英尺高的分离器围栏,但是这次是双层的,中间还加上电子传感器。一天二十四小时总有保镖在这块文明的孤岛巡逻,一半是棕榈树丛林,一半是粉色的沙滩。保镖们不是法国外籍军团中被开除的性虐待狂,而是通过李家族招募的当地的中国人。不过像各地的保镖一样,他们不免趾高气扬,炫耀他们的自动武器。

对本妮和尼科尔来说,生活相当恬静,但是有两点除外。保镖们总让尼科尔不由得想起小时候在日本战俘集中营的情景。她担心他们粗鲁的表现会从某种角度来说影响小勒奥。她比本妮更了解保镖们的心态,担心他们会行为过火,有时是出于无知,有时是出于炫耀男性魅力的需求。

女人们的另一个问题是尼基在纽约的“培训任务”拖了太久。尽管尼基没和尼科尔说什么,但是了解儿子的她还是向丈夫建议说:“他现在肯定要么已表现出你所期望的素质,要么就是缺乏这种素质,该让他回到新闻业去。”

申的笑容淡淡的,洞察一切的眼睛藏在隐形眼镜后面,视线从妻子转到壁炉中燃烧的木柴。这是个三月阴冷的夜晚。“我真的很怀念他写给我的随笔信,”他承认说。他没有再承认什么,当然不会说尼基被绑架,也不会说今天早晨巴克斯特·周通过保密电话通知他尼基已经被释放。

“他们把他送回拉瓜迪亚的洗手间,他们就是在那儿把他弄走的。”他说,“他茫然若失,但是打了电话给我。我丢下那名黑客就赶到拉瓜迪亚来了。尼克说他们没有虐待他。”

“把他直接送到我这儿来。”

此刻,申记起这段简短的对话,斟酌是否该对尼科尔宣布儿子已经在路上了①。不过提前知道并没什么好处。他一周前就已经在路上了。可怜的尼克。整个事情并没有像申所希望的那样,但是也不能称作失败。

①原文为法语。

原先有几个目标,大体上都实现了。首先,尼克受到血的洗礼。正如周报告的那样,现在他能够把死亡当作商业管理的工具。第二个目标是准备一个电脑黑客暗中破坏里奇兰陶厄银行广泛的数据处理系统。另外,在查理·理查兹不在的情况下把它接管过来,因为他那过分好奇的脑袋对电脑策略十分敏感。

理查兹在树木环绕的诊所休养,这和让他不能活动达到同样目的。申不知道是谁帮了他这个忙,但是他很清楚里奇家族会把一切归咎于他,或者归咎于莫洛,如果他们知道他的存在。还有梅斯勋爵被调派给莫洛的事实。

由于尼克受到的危险,整个计划成了美国人所说的公平交易,危险对危险。不过是个成功的交易。申笑了。

“什么事让你开心?”尼科尔问道。她和本妮开始用粗羊毛线打卡迪根式开襟毛衣,作为送给尼克的礼物。她从手中的打的毛衣上抬起头,想从丈夫脸上看到别的表情。他点点头,但是什么也没说。

“你在想尼基吗?”她追问道。

他瞥了她一眼。做祖母的这六个月,她发胖了。她不再苗条,但是看上去仍然很讨人喜欢。他又点点头,拿起一张报纸,不再深入讨论这个话题。

巴克斯特·周在机场书店前面找到尼基,他正在看标着“畅销书”的那一排。他的面容憔悴。他的法国血统似乎完全压倒了亚洲血统。远处他眼中的神情让周想到法国在印度支那的外国雇佣军,他们把这叫做“lecafard①”,一种由于超负荷现实而引起的紧张症。

①法语,意为忧郁,沮丧。

“这种表情好像他们没有喂饱你。”他在两人到快餐店喝咖啡时说。

“戏不太饿。他们一直给我塞巨无霸汉堡。”

“认出他们中的什么人吗?”

“我只看见凯里·里奇。他一直提醒我他和本妮的姐姐同居,所以……”

“有某种联系。”

“我有护身符保佑,不会受到伤害。”

巴克斯特搅了搅咖啡。“你答应他什么了吗?”

尼基把咖啡推到一边。“他们很困惑,巴克斯。他们不明白为什么我们采用那种打了就跑的战术,然后又放弃了。我说只是騒扰,后来他就不问了。我越想越觉得整件事看起来很愚蠢。”

周抚慰地点点头。“你父亲的计划是多层次的,尼克。你必须知道这一点。我不会假装自己知道所有的层面,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一点,在打猎时,他们会让新手看到所有血腥的部分。他们把这称作对他进行‘血的洗礼’。”

“如果这只是一种拖我下水的方法——”

“而且看看你和我一起工作的情况如何,”周继续说。他把尼基的咖啡推回到他面前,“喝点儿。”

“上个星期我一直在考虑另一个问题,巴克斯。告诉我,你在这件事里扮演什么角色?”

“你是认真的吗?”

“悉心照料加冕的王子?握住我的手,让我在黑板上用你的笔迹写下我的作业?这是杰出的爱尔兰教会调教出的高手应做的工作吗?”

周大笑起来。“我有自己的原因。”

“告诉我。”

周耸了耸肩膀。“我不能失败,尼克。实际上是你父亲把我从孤儿抚养成人。我欠他一切。我的将来不成问题。如果我指导你在纽约取得胜利,我就是个英雄。绑架的事使这种光芒暗淡很多,但我还是那个训练你、让你接受血的洗礼、让你习惯卑鄙下流的手段、并且帮助你完成艰巨任务的人。如果我失败了,如果你出了差错,转身逃跑,不能处理,不管是什么,我还是能赢,因为你父亲没有合适的继承人。他得求助于他的义子。我。”

尼基嘲讽地笑了。“你这个家伙,我就是想知道这么多实情。”

“为什么要对你撒谎?我估计我得在下半个世纪做你的左右手。我们最好坦率地把话说清楚。”

“你认为我会活那么久?”

“良好的基因。”巴克斯特·周眨眨眼睛。

尼基拿起装满咖啡的塑料杯,倒扣在废纸篓里。冒着气的液体溅出来,在乱七八糟的餐巾纸、塑料袋和苏打水吸管中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几个人看见他这么做,立刻往别处看,或者快步走开。纽约人对反常行为有置之不理的第六感觉。

“好了?”周柔声问道,“懂了吗?”

尼基拿起他的小背包。“不。”他说。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手党之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