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手党之战》

第76章

作者:莱斯利·沃勒

夜晚。海岸巡逻队给科恩的那条马力过大的汽艇静静地向西南方向驶去,离开月光笼罩的那个叫做长滩湾的警戒水域。北面是奥连特角的内陆城镇,南面是奥连特角州立公园的树林。科恩心想,没有地方能停水上飞机。尽管如此,他还是得检查是否有隐蔽的地方,能让不管什么样的汽艇和它会合。他的汽艇搜索完长滩湾后,转了个u形的弯,穿过加德纳斯湾,径直向东北方向的普拉姆岛驶去。

普拉姆岛和长岛之间的海峡称为普拉姆海峡,也许是指它的深度①。海岸巡逻队的汽艇现在开始搜索西北部,经过长岛北岸的新伦敦渡口。它隔着长岛海峡面对着旧莱姆和停满船只的船坞。穆尔福德角有个小型民用机场。尽管只在夏天开放,但是科恩怀疑它有无线电信标。可以想象打算在夜里为飞机导航的人一定藏在穆尔福德附近。“我们在树林那儿停泊,”他告诉其中一个海军军士。

①“普拉姆”原文为plum,有“测深”的意思。

“科恩先生,你不能在那儿停泊一条小船。”

“那么是什么?”

“是拴住。固定桩。不是停泊。”

他点点头。“看见那个树林了吗?就停在那儿。”

“好的,先生。”

三月底的天气转暖了,几乎像四月底的夜晚,轻轻的微风,柔柔的海浪。天空有一弯月亮,月光变幻莫测,叫人捉摸不定。科恩和队员们在低洼的码头拴好船,随后就陷入沉默,享受这份宁静和温暖。薄薄的云彩不时飘过月亮。

其中一个水手开始在格尔夫斯特里姆溪水中散步。小溪拍打着长岛南部岔出去的蒙托克角,带给它温暖,然后继续向北面和东面流去,穿过大西洋,最终到达苏格兰的西岸。

科恩坐在汽艇后面的横坐板上,紧紧盯着东面的普拉姆岛。小岛上有两点灯光,并不是灯光闪烁提醒过往船只的灯塔。如果你观察这两点灯光,就会发现它闪烁得很有规律。开,关,开。科恩松了口气,闭上眼睛。然后,在夜晚的静寂中,他听见水上飞机的引擎声。

尼基查看了一下手表:9点27分。时间算得挺准。他用肘轻轻推着叫拉里·苏的中国人。“听见了吗?”

“如果看见它,感觉会更好一点。”

“他降落时会给我们发闪光灯信号。然后我们回应。”

尼基拿起长筒防水手电筒。他用手罩住镜片,打开试试。红色的光穿过手指的肌肤。他关上开关,等待着。

错误。他在黑夜中紧盯着看了好久。月光倒是帮了点忙,但是水上飞机的声音没有变得更响。他们是不是错过了方位?错过了整个佩蒂湾?不可能。这些飞行员不可能出错,不可能载着数百万美元的货出错。

现在他听见飞机引擎声响起来了。一朵云遮住了月亮。尼基睁大眼睛。“大喊一声,如果你——”

“那儿!”

夜里出现两条白线,浮囊压在水面,激起串串泡沫。突然引擎声消失了。在两条白线上面,一道黄光闪了三下。尼基看着手电筒,回应了三下。“开船,”尼基告诉另一个中国人,“我们靠近它,但是绝对要慢。”

大马力的汽艇,马达声音低低的,缓慢地不知不觉地前进。过了一会儿,月亮又露出来,尼基看见了水上飞机的轮廓,两个庞大的浮囊,单引擎的螺旋桨动也不动,像鼻子上的刀疤和汽车的挡风玻璃。飞机摇摇慾坠的边门打开,一条拴着错的绳索扔进佩蒂湾的浅水中。飞行员是个穿着棕黄色厚茄克的瘦小的男人,他踏在一个浮囊上,把绳子挂在船的杜拉铝支杆上。

“晚上好,”他说,“最好关上你们的马达。”

尼基向拉里打了个手势,夜立刻变得沉寂下来。细细的波浪冲到浮囊前停下来,轻轻地舔着船身。尼基看见远处两点灯光忽明忽暗。“不能再好的夜晚了,”他说,“没有风。太完美了。”

“那么我们进行吧。”飞行员说。

他爬回飞机,过了一会儿,把一个小电视机大小塑料包装的包裹推出来,直到它半悬在机舱外。拉里·苏伸手抓住它。

“不许动!”声音震耳慾聋,喇叭的声音。探照灯打开了,刺痛他们的眼睛。“联邦调查局。你们被捕了!”

尼基缩下身,藏在汽艇的船舷边,在光亮的木头上固定好0.90口径的勃郎宁手枪。他扣动扳机。枪猛地一抖。探照灯哐的一声碎了。

飞行员从水上飞机里向靠近的汽艇扫出一梭梭子弹。他把带有消音器的英格拉姆步枪支在手臂里,子弹像黄蜂一样呼啸着射向船只。

有人回击了,是三连发的半自动阿玛莱特枪,声音响得多。一颗子弹射中另一个中国船员的肩胛骨,他掉下汽艇,坠入水中沉了下去。

尼基爬到边上一个新的射击位置,向警艇又射出两颗子弹。他看见在他的上方,飞行员伸手下来砍断锚绳。

“嘿!”尼基大叫。

飞机引擎开始轰鸣。警艇上的人用阿玛莱特对着水上飞机侧面的银色瓦楞金属连连射击。火葯的硫磺味直冲尼基的鼻孔。飞机准备移动,但是它还和汽艇拴在一起。

空气中响起新的声音。警艇上巨大的双马达咆哮起来。它的船头向水上飞机驶来。尼基看着连接水上飞机和汽艇的绳子吱嘎作响。他弹出用完的弹仓,又装上个新的。

有个人站在警艇的船头。“举起手来!”他大声喊道,“放下枪,否则我们不客气了!”

尼基双手举着自动手枪,瞄准模糊的身影。那个人怒吼着,越来越近,黑夜里已经能看见他的面孔,月光一下像个复仇的地方治安官。尼基瞄准他的心脏。

驶近的船突然加速,伴着两个螺旋桨的尖鸣,撞向最近的浮囊,把它挤得像个豆荚。水上飞机开始倾斜。飞行员加快引擎的速度,试图挣脱开。飞机却像只拴住的山羊,开始慢慢地,然后疯狂地倾斜。它开始下沉。

尼基在嘈杂声中往前爬,猛推油门。他的船冲进茫茫黑夜。

他回头看看那个中国人拉里·苏到底怎么样了。月亮照在苏仰着的脸上,阿玛莱特的弹痕穿过他的脸,尼基明白自己是独自一人了。他盲目地在黑夜里行驶,朝东面两个闪烁的灯光驶去。开、关、开。

过了一会儿,他听见跟踪上来警艇的轰鸣。尼基看见右边的陆地突然消失了。他正在穿越普拉姆海峡。如果他不当心,过一会儿就要到普拉姆岛了。他猛地把舵向右拐,希望在广阔的加德纳斯湾把警艇远远甩在后面。马达尖鸣,船拒绝拐弯。他用劲一拉。什么东西“喀嚓”一声断了。

接近普拉姆岛岸边时,大功率的汽艇加速。不管想不想,他都得登陆了。过一会儿,他和他们会在陆地上。再过一会儿,寡不敌众,他死定了。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手党之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