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手党之战》

第80章

作者:莱斯利·沃勒

巴克斯特·周在亚普汉克附近的布鲁克黑文机场租了架泰佩瑟。这不是架能做长途水上飞行的飞机,但是可以做一次明智的飞行,带他们回大巴哈马。

如果尼基·申能露面。

一年中的这个时候,星期天夜里和星期一早晨,空中租赁的交通很少。那些各种各样自认为有学问的家伙和其他科学家们乘坐支线客机进出国家实验室。格拉曼的人有自己的飞机。此时,候机厅里空无一人。

周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没有飞四十英里到奥连特角,要么找到尼基,要么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最后一次电话联系是在午夜,关于待命的汽车。没有人见到应该转运给他们的货。周命令他们监守岗位,但是运货的希望越来越小。

他和那名黑客已经完成工作,证实“思考者”电脑正常安装,甚至为里奇兰的网络加入了一两个无关紧要的命令来验证。早晨7点30分,负责租赁的操作员带着丹麦酥皮饼和纸杯咖啡到来时,周正竭力控制着自己。

他对默弗恩·兰尼策就没有这样的问题,夜里和早晨5点分别给他喂了一颗megamao。兰尼策在候机厅的长椅上平静地打着盹,脸上带着无忧无虑的微笑。

“哦!”负责租赁的男人说,给脸扇着风,准备发表下面的评论。他还记得周上一次的租赁。毕竟,有多少中国飞行员会出现在布鲁克黑文?“令人兴奋的事,嗯?”

周四下张望。“令人兴奋的事?”

“普拉姆岛的事。”他打开身后租赁柜台上的小电视。一个嗓音甜美、笑容可掬的女人正在说,“逆时针方向的风才能把整个三州上空有毒的垃圾转向。”画面转到记者招待会的场景。纽约州长正在讲话。

“……立即采取措施收集和控制每个有毒物品的小罐子,不管花多大代价。”他看上去疲倦而苦恼。“对待政府的掩饰和阻碍时,永远保持警惕是非常必要的。普拉姆岛是我们的切尔诺贝利①。”

①乌克兰北部城市,设有核电站,1986年4月26日核电站发生爆炸。

“这有什么关系?”周问道。

负责租赁的男人用力点点头。“昨天晚上,有人乘水上飞机降落在那儿。他们正好落入陷阶。一个家伙死了。两个家伙被拘留。一个失踪了。不过这还不是全部报道。报道是普拉姆岛是个倾倒——”

“谢谢,”周说,“你能为我保留泰佩瑟多久?”

“没有人急着要。中午怎么样?”

“就是中午。”

周把兰尼策摇醒,带出去来到汽车前。“让我……”兰尼策似乎忘记他想要什么,“让我……嗯……”

“让你睡觉。好。蜷在后座里。”

“我们去哪儿?”

“呼吸点新鲜空气。”

“嗯。我喜欢新鲜空气。”

“我还不知道,”申劳承认说,他关掉无线电话,“我一开始干就通知你。”大巴哈马这样的海平面地区,黄昏和黎明都来得早,申劳把保镖保护的地方设在北岸。尼基两天前飞到纽约时,他没有对尼科尔讲。她也不为儿子担心。开始不。但是上个星期天晚上,显然申自己开始担心了,如果不是为了尼基,也是和尼基有关的事。尼科尔的焦虑助长了申的焦虑,而且她还无意中激起本妮无名的恐惧。两个女人睡不好觉。星期一黎明,她们很快发现申一夜未眠。

“我从不打听,”尼科尔说,给他倒上绿茶,“我从没大胆地问过你这个问题。不过你一定看出来你让我太担心了。我也不懂掩饰,让本妮看出了我的想法。”

“是的,”申同意说,“这太蠢了。”他没再说什么。

尼科尔开始在隔壁房间偷听,知道他已经打电话给其他人,希望解释纽约不祥的静寂。她还听见他不断重拨几个号码,但是一直得不到回答。其间,他不断换频道,收看有关长岛灾难的最新消息。只有这才完全占据他的思想,尽管尼科尔不知道原因。发现政府更多的谎言和错误已不再是头条新闻。

“发生了什么事?”本妮问道。

尼科尔凝视着媳妇。过去的一年,她看着本妮在任何方面都仿效她这个法国婆婆,模仿她喜欢的服饰品位、她一丝不苟的持家之道、她对申和尼基的完全服从。尼科尔觉得在她们见面前,本妮肯定仿效过另一个人。从尼基透露的小事上看,前一个榜样和尼科尔完全不同,是本妮的姐姐温菲尔德。

“是的,”尼科尔同意说,“但是我肯定……”她停住了。她什么也不能肯定。她们俩让男人们成为她们的眼睛、耳朵和思想。她们什么也不能再肯定,除了有关小勒奥的事情。她们极其溺爱他,但是他对她们两人毫无保留的爱是最好的报答。

现在这些远远不够。

尼基觉得他失血了,但是不知道有多少。下水道里漆黑一片,人类的眼睛什么也无法看清。

cloaca①。他的拉丁语老师让所有咯咯傻笑的男孩熟悉了罗马的下水道系统。cloaca maxima②。这种单词像个瘤一样留在你的脑海里,尤其是没有其他东西碰巧把它给弄走。

①拉丁语,意为下水道。

②拉丁语,即罗马的大下水道,从罗马流入台伯河中。

手表表盘上的数字发出微弱的绿光,除了表明他正在一步步走向死亡外,什么也无法显示。为了消除自己的疑虑,表明自己还活着,他不时捂住表盘又松开。他已经来到下水道的尽头。他觉得自己是下等人中最下等的,是管道中的一块狗屎。从这儿开始,小直径的瓦管通向普拉姆岛的各个角落。管道全干了。没有阴沟的味道。没有人在普拉姆岛上拉屎。没有耗子住在这儿,只有尼基·申。

这是他的极限,这个突然变小的直径。停下,狗屎!枪声尾随他好久。他的手里还紧握着一把阿玛莱特,弹仓是满的,以防自己不得不,就像过去那些冒险的老故事里说的,“死得够本”。不过一块狗屎的生命有什么价值呢?

现在一片沉寂。也许他像个耗子一样窜进来,已经远离距普拉姆岛海峡岸边几码远的下水道口。也许他不再需要用自动手枪,除非情况太糟,他得自杀。狗屎能被杀死吗?

现在他了解了这个世界。有两种人,像他父亲那样的人,和数十亿在下水道里像耗子一样窜来窜去的人,害怕死亡和流血,或者四处游荡直到被人们遗忘。

他又查看一下手表。手表显示是9点45分。比方说他快速驾驶汽艇在此搁浅是夜里9点45分左右,确实如此,是不是意味着手表停了?或者是十二小时之后了?或者二十四小时?唯一知道真相的办法是回到下水道口。同时想到“口”和“下水道”让他感到恶心。一种奇怪的感觉。

他转过身开始往回走时,腿开始疼痛。他伸手去摸,觉得右膝上面湿漉漉的。他舔了一下。咸水?咸血?汗?费劲地走了好远,才感觉空气开始清新起来。

这就是为什么父亲认为人的生命很贱。确实贱。他可以告诉保镖“射杀”,不花费他什么。他为了给儿子进行血的洗礼,可以付出几个毒品贩子和几百个旁观者的代价,总之,满满一箱狗屎的代价。世界上最贱的东西,人的生命。

他顿住了,因为他听见前面传来声音。不是子弹、狗。

巴克斯特·周把租来的汽车停在奥连特角的顶端,但是聚集着数十种科幻小说生物的普拉姆岛海岸还在视线之外,在东面一英里的地方。这个地方满是奇怪的东西,穿着化学品防护服的人,黑色或白色闪闪发光的防护服和靴子,紧紧套上橡皮囊袖带的塑料夹克,厚重的风帽前面带着一块挡住脸,仿佛曲棍球守门员戴的可怕的面具。奇怪,他们有一打狗,大多是阿尔萨斯狼狗和拉布拉多狼狗,但是没有一只狗穿着防护服。周用双商望远镜注视着他们。如果狗被化学或细菌武器损害,它是无法提起诉讼的。

狗似乎被离岸边几码远的大下水道吸引住了,但是过了一会儿,它们的驯养员对这个地方感到厌倦,把他们拽到其他地方去了。

开始下起了小雨。巴克斯特·周用力把棒球帽的帽舌往下一拉。他已经来了一个小时。他不知道他们搜索普拉姆岛已经多长时间,或者为了什么,但是直觉告诉他是个男人。至少直升机飞走了。他刚到那儿时,有一打这种嘈杂的玩意儿飞上飞下,海岸巡逻队的人用双筒望远镜察看下面的小岛。周想,战斗就是这样。你聋了就得死。

现在雨停了,太阳努力穿过薄薄的云层。汽车里的收音机提供不了什么消息。没有公布姓名。不过已经知道死亡的是个亚洲人,拘留的其中一个也是。周推断,另一个肯定是飞行员。尼基不在其中,除非他们粗心地把他当作亚洲人。

这是让周又饿又累在前沿注视的原因。这就是为什么他看见了下水道口的那张脸。

他跑回租来的汽车,折断外面的后视镜。兰尼策睡在后座上。太阳回来时,如果还能看见那张脸,周会用后视镜发出日光反射信号。如果那张脸是尼基,他会知道帮助就在这儿,只有一英里开外。

但是为什么要有疑问?一定是尼基。哪个自杀的疯子会藏在普拉姆岛的毒肠内?周想,这得花点时间。得等太阳。然后得等到夜晚。得靠他找条船。

遇到大海捞针的问题时,不要害怕,周在这儿。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手党之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