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手党之战》

第83章

作者:莱斯利·沃勒

整个过程虎头蛇尾。勒奥娜·凯恩还没有时间通知媒体。凯文·里奇携带未注册的武器,不属于地方检察院所辖范围,得转到其他部门。伊塔洛·里奇,虽然犯下很多的罪行,但是传讯的时机还不成熟。他的周围还存在着不可侵犯的氛围。

不,只有温切容易对付。保释金定在三百万美金,伊塔洛打了好几个电话才把保释金的问题安排好。他痛恨在这儿呆的每一秒钟,明白他将不再欠保证人的钱,因为文森特·j.里奇①的命活不过今天。从他狡猾的脸上,温切似乎也明白这一点。不过他怎么会知道,伊塔洛想,被挑选出来接受这种命运的人永远不会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从来不会明白自己主要的优点怎么会变成致命的缺点。

①即温切。

不,他的叔叔思忖着,温切只在与官方那些妄自尊大的胆敢使唤他的人发生激烈冲突时才会有反应。他也会很失望,因为在整个过程中,他聪明地守口如瓶,没有任何温切·里奇式的激辩。那种克制会让他陷入忧郁。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白白浪费,没有任何解释,在公民审判的候见室里总是发生这样的事。小官员们办事拖沓,自尊自贵。最后,他们再也找不出什么借口,不得不释放温切。伊塔洛打电话叫来他的别克。他将把他亲爱的侄儿带回多米尼克大街,吃些坎多奇饼,同时计划他的谋杀。只有这个办法。他,伊塔洛,不可侵犯的地位总是让他能够行使生杀大权,现在却得为温切的死定下契约。别让人说伊塔洛欣赏这样的时刻。这些是肮脏的交易,但是得有人去做。

伊塔洛的一位律师护送两位里奇先生从100号中心大街上的边门出去,通向伦纳德大街上更名为弗兰克·霍根的街区。“离开我们。”伊塔洛命令道。此时他们正站在门口。别克还没有到,先行的车也没到。

“但是,伊塔洛先生——”

“离开我们。”

律师几乎是礼节性地鞠躬,然后消失在身后的大楼里。此时,两辆面包车停了下来,一辆是美国广播公司的,另一辆是一家地方电视台的。肩扛迷你摄像机的工作人员挤满了对面的街道。伊塔洛把温切推进大门。

“杂种。寄生虫。看他们。当你需要保护时,警察在哪儿?”

工作人员推操着进入大楼,在他们后面,伊塔洛先看见那辆白色的用吉奥205,名义上归凯里所有。在它后面,那辆黑色七人座的老式别克停了下来。

“快。”伊塔洛傲慢的目光扫视着人群,摄影师,录音师和他们举着灯的助手。他召来一个穿制服的警察。“你知道我是谁?”他用一种不可侵犯的语调说。

老警察苍白的脸歪向一边,眼睛也转向一边,开始急匆匆地向一边走去,但是伊塔洛一把抓住他,怒气冲冲地盯着他。“你知道我是谁。帮我顺利到我的车里去。现在!”

“但是——”

“这是你的责任。”伊塔洛告诉他。

警察皱皱眉,开始用摩西在红海的手势,开出一条离开的路。外面的街道上,一辆国家广播公司的面包车停在路边。

温切跟着叔叔走出来。珀吉奥和别克在街对面做好了准备,马达已经发动了。大楼里,摄影师们又互相推搡着出来。一辆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面包车也到了霍根。新的工作人员从这儿跑到那儿。新的灯又在发出耀眼的光芒。这不是个好日子。低低的云层,光线昏暗,没有阴影。摄影师们不断催促拿灯的人快点。五六个穿制服的警察跑到街上,想要维持秩序。

人们后来看电视重播时,所有人都同意说,又矮又瘦、有点驼背的伊塔洛·里奇在过街走到别克前时,像个巨人般昂首挺胸。他脚步从容,甚至是庄重,好像已经为侄子温切葬礼上的举止进行过练习。

别克的边门打开了。一个戴着贝雷帽的粗壮男人举着一把未注册的英格拉姆手枪。他用武器小小的枪口在伊塔洛的胸口打出一排洞。

伊塔洛倒下时,露出后面温切的胸口。枪手在上面打出无数的洞。那些观看电视节目的人注意到他干得多么镇定,甚至是不紧不慢的。他们还注意到他注意避免伤害警察和摄影师。他立刻被认出来——似乎他希望这样——成为三个星期搜捕的目标,却没有任何有关他下落的消息。

“嘿,温切。”他说,关上别克的门,沉重的汽车开始移动。这么近的距离,所有的电视麦克风都捕捉到他的每个音节。他继续说,“不是个人恩怨,伙计,只是任务。”

但是温切·里奇没能活着听到这句话。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手党之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