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情使馆》

第21章

作者:莱斯利·沃勒

“德雷斯,凯福特,宝贝儿,我真搞不明白。那个中心大清真寺。它好像离得太远了点。”

南希·李·米勒正在和凯福特逛商店。自从她穿着这身衣服来到12号大厦到现在,她实在需要买一些必需品了。凯福特兜里装着那个名叫福尼斯的人施舍的6张泛欧亚信贷托拉斯面值50英镑的钞票,很想为她去摘星星摘月亮。福尼斯把他放了的时候,就预料到他会这样。

“是什么让你感到困惑不解?”他问道。他们正沿着牛津大街观赏着商店的橱窗,他不得不提高嗓门压低周围的嘈杂声。

“首先是你的名字。我是说,例如你的名字由德雷斯变成了凯福特。再例如,那个了不起的先生自称福尼斯。真是发疯了。我不可以告诉哈加德或莱娜你还活着,就是因为他们以为你已经死了,而下面就要轮到他们了。可是我们却在自由自在地逛商店。这事真荒诞。”

他指着一套全部由黑色网状丝带结成的女内衣。他们俩还太年轻,不知道这种配着袜带和向上托起的胸罩的束腰贴身内衣被认为是最能表现维也纳女人性感的物件。不过出于某种原因,它仍然能使生长在其他文化背景下的人感到为之一震,也正是这一点激起了潜藏在凯福特内心深处的某种慾望。“为你买一身这个吧。”

南希·李皱了皱鼻子。“你觉得这个新老板福尼斯怎么样?”

凯福特英俊的脸上掠过一丝不快。“我没有老板,我是自己的主人。”来往车辆的嘈杂震耳慾聋。

“真棒,德雷斯。你看你们计划的清真寺行动还干吗?”

“当然。这计划从来就没有取消过。”

“太棒了。我们现在在哪儿?是莫尔顿街吗?你看,这里没有汽车了。看上去像是步行街。”她领着他绕着弯很快地来到布雷克托普时装商店,在橱窗前欣赏了几分钟。

在商店里,一位年轻的女售货员在听南希谈着想买的东西,裤袜啦,内裤啦。另外,她还需要一件上衣或裙子、衬衫。

“本店有新到的一种货。”店主插话进来。

现在凯福特开始对这一套感到厌烦了,将目光转向了窗外一群群的行人。

布雷克托普一脸的不高兴,随手拿了几件,用一个飞快的眼神将女售货员打发到一边去。“请您试试这些,小姐。”她对南希说。

“好的。这不会用很长时间的,德雷斯。”

他转过身来,正好看到南希·李跟着一位长着桔红色头发的肥胖女人走了进去。凯福特看不见她的脸。只过了片刻他就把她全忘了。他看到街对面有一家男士鞋店。他们等一会儿去那边。长期以来,他一直受到伯特的政治观点的影响,过着苦行僧的生活。他会给那姑娘买她称心如意的东西,然后也给自己买一双那种他隔着街道看见的蛇皮鞋。

在更衣室里,布雷克托普将说话声压得很低,但话音里明显带着恼怒。“你这样做太不负责了,南希。希望你能放聪明点。不能带任何人来这里。更别说带着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人来。”

“请相信我,这是我唯一的办法。”她语中带着悔意。“你不知道我遭遇的事情,布雷基。我不得不来这里,因为我清楚地知道他们要干什么。我甚至知道地点。”

胖女人把南希·李的衣服都脱了下来。“看看这些。”她指着姑娘臀部布满他们做爱时留下的牙印。“嗨,他真有本事。”

“他名堂多呢。让我试试这件桔红的。”

“不用担心,肯定合适。亲爱的宝贝。”她开始亲吻南希·李的脖子。“有些事情女人得忍着点。什么重要的事情,值得你这样冒险?”

“是大清真寺。”

“什么?”布雷克托普没听清。

“他和他的一伙人将于星期日下午1点钟占领清真寺。”

“天哪,为什么?”

“那正是他们中午祷告的时间。他们一起进去,面朝麦加跪在地上。祷告结束后他们就控制住清真寺。”

胖女人松开搂着南希的胳膊,后退了一步。“你肯定没错?”

“然后他们就袭击温菲尔德。”她的话听起来不容怀疑。

“罗伊斯,对此我有点吃惊。”电话里吉莲显得很镇静。

“为这件事我比你更伤脑筋。”罗伊斯明确地告诉她。他坐在桌旁,看上去十分平静,只是话音中夹着忧虑。“我真不想在今晚的酒会上跟你谈这事。我觉得最好早点提醒你。”

“我赞成你的观点,罗伊斯。但福尔默夫人那边,我不能苟同。”

“这正是我现在跟你谈的原因。请你听着,我现在是以外交官员的身份暗示你,你们的节目也许不会有好结果。”

“噢,天哪。”吉莲插了进来。“无论谁在什么时候要对我的节目进行审查,总是说这对我好。”

“我一点都不想审查……”

“对美国电视节目,福尔默夫人是否也做过这样的事?”

“不知道。”罗伊斯的语气变得有点急躁起来。为那些没有外交经验的大使冒险已使他感到烦透了。好像他这一辈子除了干一些平淡无奇的事情以外,其他什么都没干。

“再说,我已经看过录像带了,你的那位宝贝大使表现得并不差。他知道何时该保持沉默,何时该说不知道。作为一个政府官员,这次接待采访他干得几乎无懈可击。”

“不知怎么的,福尔默夫人觉得你们在耍弄他。我还真有点相信她的话呢。”

吉莲好长时间没有说话,最后她终于问道:“对这件事,你和我一样都感到不舒服吗?这是否意味着,在纷乱的社会环境中要保持我们之间的私人关系就必须付出这个代价?”

罗伊斯脸上一片茫然。每当吉莲想将他们两人之间的对话转为个人之间的交流时,他脸上总是出现这样的表情。“亲爱的,你知道我十分喜欢你。虽然我对福尔默夫人没有特别的好感,但这是我的工作。别让他人以为科耐尔不忠于职守。”

“哎,罗伊斯,忠于职守恰好也是兰姆家族的格言呀。”

“考虑考虑,好吗?看看随便在哪儿能去掉一点,我也好让福尔默夫人有个获胜的幻觉。”

“今晚我能见见你吗?”

“给我说个时问。”

“今晚有个像家庭酒会的机会。英国广播公司为哈默史密斯几家新演播室主持揭幕,他们能邀请到的名人都会到场。你只要7点到达,他们今晚晚些时候播放的广告节目中就肯定有你的镜头。”

“我可不要上镜头,亲爱的。”

“你有这副相貌,怎能逃得掉呢?我不在入口处就在摄像机边。一到就来找我。”

“时间很长吗?”

“我们不能保证福尔默夫人为星期日的活动大事宣扬的社会名流们是什么样的角色。我就想让你瞧瞧我们英国人在短时间里可以邀请到什么样的大腕名人。我们可能8点就出来,8点半就可以在我这儿喝上干马提尼酒了。”

这是罗伊斯第一次听到在家庭酒会之后他们进行约会。他开始意识到,由于今天的电话,他们之间种种需求都化作了一连串的美事。如果他为了平息潘多拉·福尔默的怒气,请求吉莲作一些象征性的删节,他怎能不去她的住处喝点呢?

“太好了。”他说话的声音都听得出激动的颤抖。“别忘了我们的家训。”

在5点与5点30分之间,简·威尔清掉了收文篮。与此同时她不断地问自己同样的问题:她是否应该告诉耐德她准备与勒维妮会个面喝点什么?如果他突然出现在她办公室门口该怎么办?他有时就这样。她怎么能不告诉他呢?

简想起自己在过去的一年里曾经与勒维妮谈过十几次话,几乎总是在半官方的社交聚会上。关于勒维妮的情况,除了耐德有时无意中透露的一丝半点以外,她知之甚少。尽管不可能和她谈政治方面的问题,她倒是挺喜欢这个女人的。当然,对大多数大使馆工作人员来说情况也是如此,似乎在世纪交变的时候,政治问题与谈论梅毒同属一类,是人们不愿在妇女面前谈起的社会禁忌话题。

甚至连大使馆的政界官员,例如像安斯巴赫也尽量避免谈论政治。就他们而言,他们希望不与外人谈论这些神秘深奥的事情。至于勒维妮,其原因就是她们之间不同之处太多,不知道从哪谈起,而最后只能是以不愉快的结局告终。

勒维妮似乎早就意识到这一点,因此每次她们会面,双方都竭力地选一些与政治不沾边的话题。简常常听人说起勒维妮的孩子(也是耐德的孩子!)和她的兄弟,他们都巧妙地躲过了终身从军的命运,靠他们的公司与政府防卫武器方面的合同发了大财。

有一次她和简将各自的母亲作了比较,简甚至还谈到了姐姐爱米莉,那只是因为勒维妮奇妙地使她想起了她妹妹。爱米莉也长着一张可爱的脸蛋,身材丰满,一头金发。噢,她的美貌现在也许变得稍有憔悴。那是因为生活过于单调无味了。

除此以外,勒维妮和爱米莉都因倍受宠爱而产生了一种自信。可爱的爱米莉,谁能不爱她呢?而勒维妮是家中的独女,全家人会毫不吝惜地将爱怜倾注在她身上。但是简却其貌不扬,瘦骨嶙峋。她在17岁那年身体长到5英尺10英寸,往后就再没长。只是到那时候,她的肌肤才开始显出光泽。这个小女孩与爱米莉相去甚远,不值得别人为她敞开双臂。

5点30分,她匆匆地离开了大楼,心里祈祷着别让她遇到耐德,然后向坐落在几条大街之外的帕克街上的那座高大却缺乏人情味的饭店赶去。她就是在这家饭店的酒吧间约见过勃朗蒂·波恩希尔小姐,她不能再将自己和爱米莉相比了。她一定得摆脱去见情人的妻子而产生的该死的紧张情绪。就她所知,没有任何必要紧张。

尽管这样想,在她走进门厅,赶向酒吧时,连呼吸都变得一阵阵恐慌不安。她早来了几分钟,这也明显表现出她的负疚心理。勒维妮住得比较远,在交通高峰期肯定会迟一点的。可是并非如此,她已经到了。

“对,好主意,来点朗姆鸡尾酒。”她说着就坐了下来。

“谢谢你来见我。”勒维妮说完便开门见山地谈起来,“酒钱由我来付。只需十分钟,我保证。”

她等着招待将简的酒送过来,显得有些不耐烦。她们碰了碰杯。“干杯。”

她们小口抿着大杯的朗姆酒。“就让我跟你说……”勒维妮停了下来。“我是说我欠你……”她又喝了一口,这一下去了半杯。简看到,她为这次会面穿着得很仔细:身着一袭漂亮的米色套服,上衣向两边敞着,几乎连臀部都遮住了。这事肯定与我无关,简意识到。她看见每张桌子上的男士几乎都在注视着勒维妮。他们总是这样看爱米莉的。

“事情是这样的。”勒维妮又说道。“在伦敦我似乎连一个亲密的女友都没有,我这件事只能和朋友谈。可我确实不认识……我刚才已经说了。但是我知道有些妇女,她们的职业就是倾听别人的怨诉,给他们出主意,因此这事只需十分钟。我猜想你也许能给我介绍一位这样的女士。”

“医疗专家?”

勒维妮显然有些畏缩。“我难道是这个意思?”

“精神分析家吗?”简思索了片刻。“说真的,我办公室里有一份名单表,都是些合适的人。这方面的要求我们收到很多,数量之多,足以让你吃惊。”

刚刚身体前倾得厉害,目不转睛看着她的勒维妮似乎突然松了一口气。她将身体坐直,又向四周环顾了一周,转瞬间,她看上去就轻松了许多。简的这番话说得让勒维妮的情绪安定下来。她属于那种习惯于用别人的行为来衡量自己的女人。别人做的事情,勒维妮也会做得心安理得。

“但是他们大多有专长。”简又接着说。“我是说,你的问题可能是医疗方面的,情感方面的,也可能是经济方面的,抑或牵涉到……”简脱口而出说出了“婚姻”二字,她希望勒维妮对此不致太敏感。

“正是这方面。”勒维妮答道。

“是什么事情?”

“我的婚姻。”勒维妮将酒杯从面前推开,似乎她已不需要酒来给她壮胆了。“如果在两年前的波恩你跟我说人与人会很快离异,我可能会送你去见精神病医生,而不是送我去。”

简看着她说不出话来。

“事情已经到了让我发疯的地步。”勒维妮说话不带一点个人情感,好像在谈论别人的事情。“是分裂人格现象吗?我甚至都不愿呆在这里。我想在加利福尼亚和我家人呆在一起。最糟糕的是耐德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危情使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