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情使馆》

第24章

作者:莱斯利·沃勒

从地图看,斯劳地处伦敦中部与白金汉郡阿姆辛之间三分之二的地方。长着一双暴突眼睛的人驱车向北急驰赶往阿姆辛,他正在庆幸自己的运气亨通。他终于让福尔默夫人接受了他们的建议。

现在他准备着手解决那失踪的德国人。伯特会把这一切告诉别人吗?像他这样的年轻人生来就不愿多说话。他不会改变保持沉默的习惯,正如不会抛弃马克思的超额利润的理论一样。

可是谁也不能保证在被同志出卖给敌人,差点毒打致死的情况之下,他不会产生与过去的同志分道扬镳的念头。意识形态的纽带在一定程度上是可靠的,但在报复慾望十分强烈的时候,这种纽带也是会烟消云散的。

自称福尼斯的人觉得自己很幸运,从斯劳到阿姆辛和小弥森顿开车只须几分钟。这似乎是事先计划好的,计划得十分出色,真是令人吃惊。

真是狂妄自大到了极点。

他减慢车速,离开a335号公路向左拐进了阿姆辛小镇。那个接到他的命令在这儿等他的金发青年应当就站在镇中心的旧贸易大楼下面。这是一座两层砖结构建筑,它在地上围出一块地方作两侧开敞式的购物长廊。以往农民在这里卖农产品,现在人们卖起了皮带、陶瓷珠链和熏木纪念品等等。他的人就站在那边,手上拨弄着一只贝壳制成的小盒子,上面写着“阿姆辛纪念品”。

他不知道这个金发青年的真名实姓。在他的组织里,别人和他一样可以任意选用自己喜欢的名字。在他去年买下的霍金斯和杜特公司里有一份正常的工资表,因为公司里原有的雇员不属于他的精锐突击队。但是他的勇士们并没有什么档案,没有值勤表,也没有工资表。他每月发一次现金。一宗大生意得手以后,像明天的那个,他会给他的精锐部队发放奖金,当然也是现金。

他将自己不引人注意的汽车停靠在路边,等那个青年过来。是啊,明天可要大捞一笔了。由于最近从哈加德那儿榨了不少油水,他连这次活动的资助人也不用找了。除了以后和哈加德的泛欧亚信贷托拉斯分利之外,一切所得都归他一人所有。如果要让绑架勒索的来去行踪不被他人怀疑,最好是在组织内部有自己的银行。

青年钻进汽车在他旁边坐下。“找不到。”听起来有点气喘,他受过训练,能用最简单的形式交谈。

“那么肯定有人将他转移走了。”稍显病态的人说。“凭他的力量,他是不可能逃走的。”

“我们在调查这里的医院。”

“但要小心,听见没有?”

青年点了点头。“这件事很费时间,先生。”

“我们有的是时问。”福尼斯慢慢启动着汽车。“但是对于那个德国人,剩下的时间倒是不多了。”他将车子停了停准备上路,就在这时他看见离他几个车位的路边有什么东西。“那是什么?”

“什么,先生?”

福尼斯飞快地掴了一巴掌,年轻人还没看清,脸上就挨了重重的一下,感到一阵火辣辣的。“菲奥里诺货车,笨蛋!”

年轻人好不容易才忍住没去摸摸挨揍的脸。“这是那个阿拉伯人,先生。”他坐着一动不动。

“谁在上面写了‘霍金斯和杜特’?”

“凯福特建议的。”

这次他在等着挨第二下揍。一巴掌打过来,他顿时感到脸部和眼睛疼痛难忍,但是仍然没去用手捂脸,只是皱了皱眉头。

“把货车开到小弥森顿去,蠢猪。我就跟着你。把它停在保密车库里,懂吗?今天下午用漆把这些字刷掉,听见啦?把有弹孔的玻璃换掉。笨蛋!”

福尼斯狠狠地推了他一把。年轻人钻出汽车,还是没用手去摸挨揍的脸。他佯作端庄,走向灰色的货车,将它开出了阿姆辛镇。

这个年轻人不错,突眼人心想。他一边开车一边摸了摸关节。他不惧怕疼痛。和我一样。

11点钟,防务处耐德的办公室接到两个电话。他接了一个,夏蒙接了另一个。然后二人从桌边站起来,在办公室外面的大厅里讨论起来。

“帕金斯来了电话”。耐德对助手说。“他们把威姆斯押在赛威勒·罗警察局。他们要见我半小时。”

夏蒙点了点头。“我来照看这里的事。”

“你那个电话说了些什么?”

“没人说话。”

耐德已经在往外走了,他也没有停下来继续问。电话里确实无人说话,但夏蒙没告诉耐德,那是布雷克托普的紧急暗号,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会使用。第一次无人说话的电话是报警信号。如果没有第二次,意思就是在通常的地方会面,就在时装店附近。如果有二次,夏蒙就得尽快用保密电话找到她的位置。

就在他站在那里看着耐德远去的时候,电话铃又响了。他刚拿起电话,对方就挂掉了。这是第二次信号。夏蒙透过窗户看着格罗夫纳广场。此刻广场上空旷无人,星期六谁也不想冒着酷暑上街购物。雨虽然已经停了,但西边又出现了大片大片的乌云。

耐德已经出门,他有半小时自由的时间。他不想让办公室空着没人,因为他们都不在,有电话来也没人知道。但是第二次信号暗示事情十分紧急,不容忽视。

耐德刚走不一会儿,夏蒙就出了大楼。他向北走向牛津大街,在公爵街找到了一座电话亭。

为了保险起见,他拨了时装店的号码,可是当班的姑娘说布雷克托普要到晚些时候才回去呢。然后他又给她在切尔西藏身的地方打了电话,但是没人接。最后他拨了她的“亨得森夫人”的号码。那是她从梅费尔谢泼德商场的一家公司那里租来的一张办公桌,它配有一架自用电话。为这套破烂不堪的东西,她一周要付50镑。这部电话机外接一只录音机。

“亨得森夫人不在。请留言或请拨以下号码。”

夏蒙听清电话号码,挂上电话,接着拨了新号码。布雷克的口音从电话里传来,听起来她很高兴。“是慕西吗?对不起,电话有时不好使。”

“那么为什么……?”

“闭嘴。你听我说。明天你有客人,他们首先占领清真寺。这次行动具有某种象征意义。时间定在祷告期间。”

“你说什么?”

对方把电话挂了。夏蒙一边骂着一边又投进一枚10便士,再次拨了那个号码。这次没有人接,铃声响了10下,20下。该死的女人!

他恶狠狠地看着电话机,然后转过身去走上楼梯回到大使馆办公处。他走着走着,渐渐消了气,开始意识到布雷克托普帮了一个忙。

她帮了一个大忙,这简直是一份礼物,它可以帮助他们扭转局势。但是这也是一份十分棘手的情报。他将情报交给耐德不可能不解释消息的来源。对,我可以说,哎,耐德,我们收到一个匿名电话。肯定和我跟你提起的无人说话的电话有关。电话里谈到大清真寺,真是一派胡言。很可能没那回事,不过尽管如此……

这样讲行不通。另外,情报这样拿出来太唐突,没有绝对的把握引起他的重视。因为如果布雷克的情报属实(他知道她的情报员肯定与该行动有关),耐德一旦获悉就必须立刻制定计划来制止这个近乎疯狂的象征性行动。

夏蒙回到桌边,站在该区域的放大版地图前面研究起来。清真寺就在温菲尔德街对面。把它作为地面进攻唯一的据点显然是不合适的。进入清真寺的方向正好与温菲尔德的位置相反,这样两地之间的距离就更远了。

那就试着从任凯福特政委的德国间谍的角度来研究研究,因为夏蒙估计凯福特无法独自设计出一套可行的作战方案。占领清真寺必须不放一枪,因为动用武力会被认为是亵渎神明的行为。一旦有人在那个圣灵栖息的地方大声嚷嚷地进行反抗,袭击部队一定会很快把他团团围住,然后才会大举进攻温菲尔德。这样做令人无法理解。作为具有象征意义的行动,它应当受到众人的欢迎,得到他们的支持。

他把身体倚在椅子的靠背上,又看起格罗夫纳广场的地图来,他记得就是在那里他首次看到南希·李·米勒。她当时手上拿着小笔记本。那个傻姑娘居然还做笔记。这件事第一次给夏蒙敲了警钟。他还在这里见到过凯福特和那个德国人,从她和他们的来往中,他看出了她的忠诚。现在她钻进了凯福特的核心组织,却为布雷克工作。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他微微地笑了笑,夏蒙式的笑,笑得很有分寸,但其中包含着忧虑。他感到忧虑是有道理的。他对耐德的责任要求他向他汇报布雷克的情报,并且要交待情报来源。否则它就没有说服力。更何况耐德是他世界上唯一的朋友。

如果该情报准确无误,那就会有两个结果。一个是震惊世界的武装袭击导致许多人丧生,另一个是温和的低调处理,使袭击者悄然离去,不至于成为哄动一时的头条新闻。当然在温菲尔德有电视报道小组,但清真寺里是没有的。

可是他该怎样告诉耐德呢?这是不是布雷克解雇他的手法?摩萨德曾煞费苦心才让他没为一条以色列不感兴趣的情报的事耿耿于怀。他唯一能采用的方法就是精心编制一个谎,事后来个矢口否认。

离科克街艺术画廊不远的地方矗立着一座浅灰色的大楼。在伦敦的这一带,游客经常转进了像马车场这样的科尔·迪·萨克迷了路,因为没有人告诉他们科尔·迪·萨克的意思是死胡同。很少有人来这座20世纪30年代庄严的哥特式大楼,除非他们想找警察帮忙。

彼得·帕金斯暂用的这间屋子很小,一般供一名警察审讯一个恶棍之用,最后才叫来速记员。耐德到那儿时,屋里有三个人,他们似乎都不愿意见到他。也许他们已经耗尽了屋里的氧气,不希望再增加一副肺。

“好的。”帕金斯没说诸如喂,你好吗或者很高兴你能来这样的客气话。“威姆斯先生,这位是美国大使馆的爱德华·弗兰契上校。弗兰契上校,这是美国公民詹姆斯·f·威姆斯。他一直叫着要见大使馆的人,我想你就是他要见的人。”

“是吗?”耐德转过脸看着第三个人,他长着一头红发,脸上冒出一些怒气冲冲的红斑。“这位先生是……?”

“他正准备出去。”帕金斯说。那人一句话也没说就离开了他们。

“我说过这样的话吗?”耐德问。

“好吧,威姆斯,是你找他来的。”

那个长着一张诚实面孔的高个美国人看上去十分疲劳。他在这个赛威勒·罗警察局的牢房里断断续续睡过一会儿,这从他高档的蓝色晚宴服上看得出来。他憔悴忧郁的脸色也显露出这一点。

“我找的是一位姓兰德的先生。”威姆斯说。

“你会找到你的兰德先生的。”帕金斯用不以为然的语气向他允诺。“不过他现在正在床上过瘾呢,不是吗?”

耐德做了个鬼脸。“说话注意点,帕金斯先生。”

“这不算犯法,弗兰契上校。”

“那么好吧,既然威姆斯先生找的不是我,我们就把这事当作一场虚惊,我也好走了。星期日的,嗯,事情之前我还有不少事情要做。”

“上校。”帕金斯突然停下不说了,他显得很不自在。耐德意识到帕金斯想让他知道请他来并不是威姆斯的要求,而是与雷奥登有关。

“你有没有事情跟我讲,威姆斯先生?”耐德说。“或者有事要问我?”

高个子美国人向一边看去,一句话也没有。他好像在想什么事情。“也许他可以先讲讲他为什么没有护照。”帕金斯开了个头。“他说护照被偷了。他说他已向大使馆申请重新办一份,但还没有拿到。”

“是这样么,威姆斯先生?”

“既是也不是。”

“你能不能向帕金斯先生解释清楚呢?”

“谁是帕金斯先生呀?”威姆斯反问道。“谁也没有让我看看他们的身份证件。他们把什么卡在我面前一晃,没等我看清就又装进了口袋。你的卡呢?谁是约克?”

“什么约克?”

“那个你来了以后出去的人。”

耐德转过来对帕金斯说:“我们说的都是英语,帕金斯先生。也许你不需要我来翻译吧?”

“那当然。”帕金斯站起身来,在长一码宽半码的空间里踱了几步。“你们两人都知道,雷奥登的死还有大量的疑点没有解决。让我们从头说起。这个案子的第一个问题涉及到上个星期里那个死去的人给威姆斯打的四个电话。”

“是他死亡之前打的。”耐德加了一句。

帕金斯并没有心思开玩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危情使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