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情使馆》

第08章

作者:莱斯利·沃勒

在使馆办公大楼内,星期二是以一种变化不定的节奏,逐渐加快它的工作速度的。人们暂时撇开私人琐事,将主要精力投入到公务中。他们一开始势必要做一些拆开邮件、搜集整理各种短笺便条留言等事务性工作。可是对两个人来说,9点到10点间他们所做的绝不是一般的事务性工作。像是画师胸有成竹地信笔涂抹几笔,这两人聚精会神地,同时又以一种遮人耳目的方式在办公楼内巡查,因此不能将这种巡查视为一般的例行公事。

而且两人都小心翼翼地互相避开对方。

耐德·弗兰契已经去过几个部门,而且像以往一样,想发现什么不对劲的苗头。他和不少人谈过话,却发现自己没听进多少。他的脑中仍在盘旋着勒维妮早上和自己怄气拌嘴的事,如果能用这个同形容她的感情冲动的话。

耐德发现自己之所以心里很难完全丢开此事,是因为勒维妮难得有感情冲动的时候。勒维妮不喜欢发牢騒,耐德许多年来听够了不少军人妻子的抱怨,因而觉得勒维妮口出怨言的时候确实很少。

准是她己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心里蓄积了太多的不满,突然宣泄出来。这事他没处理好,办得糟透了。

他在楼梯转弯处略停片刻,换用新的角度重新思量此事。他和勒维妮的矛盾正影响他在办公楼的工作,这本身反映出他管理能力的严重欠缺。因此,若是他和下属发生龃龉,就该首先引咎自责。

当然还可以从另一个截然不同的角度来看待勒维妮的情绪失控,特别是如果她已悄悄得知耐德与简暗中有染。果真如此,耐德觉得,他只能责怪自己。处在这种情况下,他和大多数人一样,都巴不得能轻松地得到解脱。

他站在那里,无意间瞥见下面一层的楼梯口闪过一个树桩般粗壮结实的身影:腰板笔直、猫儿一般轻捷无声的走路姿势,一望便知是帕金斯。耐德避开他的视线,像他们这样各自在楼内走动时差一点迎面相遇的情况早已不是第一回了。不过每次都跟这次一样,被他灵巧地躲过了。

想起这个叫帕金斯的老头常常在办公楼里悄声潜行,耐德感到又好气又好笑。他认定此人必是英国保安局的成员,他的工作向他提供了窥探大楼各个角落的便利。更使耐德忧虑的是,他觉得这老头平时干的都是明摆着给人看的事,因此怀疑那很可能是个幌子。英国人参加二次大战,不就用尽了各种诡谲的伎俩:冒牌军队、伪装的机场、双料特工、虚张声势的攻势。凡是与他们共过事的外国特工人员都知道,玩弄两面手段正是他们的拿手好戏。不过,如果他真是特工,他的真实意图又是什么呢?

耐德朝他的下一个谈话对象大步走去,甚至没有意识到他刚才对帕金斯的种种考虑,已经让他把勒维妮差不多忘得干干净净。那老头在这件事上还真帮了他的忙。

9点30分,耐德·弗兰契正走上简·威尔工作的那一层楼,他朝窗外楼下的格罗夫纳广场看去。只见迟到的职员正懒洋洋地朝各自的目的地走去。天气时晴时阴,几片自云在高高的蓝天上急驰,紧接着又是乌云翻滚。

耐德看着眼前的情景,不知不觉地停住上楼的脚步。广场看上去……不对劲?

“看守人”不见了。

哦,他当然不会在那里,耐德蓦地想起那三个小流氓对他拳脚相加、一顿猛揍的情景。像他那么大的年纪,伤得那么重,准是在哪里养伤。耐德猜测“看守人”的年龄,六十几岁?和他父亲年纪相仿?他不是几个月前就让麦克斯·格雷夫斯调查他的情况了吗?应该有他的档案资料。

耐德没有直接去简的办公室,而是在格雷夫斯紧闭的门前停住脚步。他敲敲门,顿了顿,推门而入。麦克斯的瘦长脸顿时惊慌失色,皱巴巴的变了形,像是从绞拧机中钻出来的。

“早上好,耐德。”联邦调查局的特工捏着嗓子和他打招呼。“7月4号的事可有什么最新消息?”

“先不说这个。今天早上什么事不顺心?”

“我脸色就那么难看?”

“比医院里浸在福尔马林葯液里的人体标本还要难看。”

“我遇到——”麦克斯慾言又止。

耐德发现此人一有心思就会表现在脸上。那半截话补齐了就是“我遇到一个麻烦。”耐德点点头,像是在肯定自己的想法。“几个月前,我让你查一下那个身上挂了两块牌子,老是出现在格罗夫纳广场上的怪老头的情况,这事你没忘吧?”

格雷夫斯竭力使自己的注意力从没有说出的恐惧和疑虑转移到对方这个但愿是不带威胁意味的要求上来。“呀,当然。没忘。”

“你能查一下他的档案吗?”

“呀,当然。什么时候?”

耐德朝他皱了皱眉。“现在。”

“呀,当——”这回,麦克斯听到对方在模仿他惶惶不安的说话腔调。

“挂着牌子的怪老头。”他在椅子上转身朝向旁边桌面拼板上的电脑,打开开关,手指停在键盘上。

“最新式的高科技产品,呃,麦克斯?”

“呀,当然。他叫什么名字?”

“没有名字就调不出他的资料吗?你这是什么信息检索系统?我是说,你能不能试试关键词?‘抗议’?呃,‘持不同政见’?呃,‘牢騒’?‘怪人’?‘疯子’?麦克斯,你们办公室里还有谁计算机编码掌握得比较好?”

格雷夫斯慢慢摇摇头。“你不知道,耐德。这个办公室的电脑由我专门负责管理。我曾在计算机学校接受专门培训,这里的计算机信息系统也是我一手建立的。”

耐德停了一会儿问道:“你只能用文件名才能打开文件吗?”

“难道还有什么别的方法吗?”

这回,耐德半晌没开腔,只顾在心里盘算仅仅用于这一个办公室的一部电脑主机和四五部终端设备的实际代价。

“嘿,”麦克斯大声打破了沉默,“只要能知道那家伙的名字,管保你一眨眼的工夫就能得到他的所有情况。”

“听起来是不错。”

“伯恩赛德!”麦克斯扯开嗓门嚷道。

“什么?”

格雷夫斯喜滋滋地在键盘上啪啪啪按了一气。果然,他没有吹牛,不出一秒钟,荧光屏上就出现了三行闪闪发亮的绿色文字,耐德俯身去看。

伯恩赛德,安布罗斯·埃佛雷特——有关资料自此开始:年龄:66。性别:男。白种人。现住址:伦敦古基街60号。没有个人履历。

“还有呢?”耐德问。

“这人没有个人履历,在这里或在他本国都没有。”

“真不赖。”耐德的声音里透出讥讽的语气。“要是碰上谁没有个人履历,你们就只能提供这么点情况啰?”

“我曾经悄悄跟到他家。从他房东太太那儿搞到他的姓名。他住在一家名称古怪的酒店的楼上,只有一个单间,客厅兼起居室的单问。酒店里的人只了解他天天挂着牌子站在广场上,别的一无所知。他不常去酒店,和谁也不搭话,花了我半天时问。那里都是临时居住的房客,伦敦大学的学生,常去大英博物馆看书。那里是布鲁姆斯伯里①区,看在耶稣的分上。”

①伦敦一区名,20世纪初曾为文化艺术中心。

“冷静点,麦克斯。”

“我很冷静。”格雷夫斯加重了语气。“我想查出他在这里和本国的所有重要情况,可是一无所获。”

“那就永远查不出啰?”

“我那样说了吗?”他气哼哼地反问。“他可能曾经遭到迫害。就我所知,他没有个人履历。”

“可是你说得不对,麦克斯。安布罗斯·埃佛雷特·伯恩赛德是美国南北战争时期联邦军队的一员名将。”

格雷夫斯那双猫头鹰般的眼睛朝耐德的两眼盯了好一阵,试探性地问:“也许是他的亲戚?”

“曾孙,也许?”耐德帮他分析。

“也许。”

“也许是个化名,也许?”

“扯淡,耐德。”

两人陷入了沉默。“关上你那傻瓜计算机吧。这劳什子花去我们50万美元,可它能提供什么信息?私营企业向政府要这么高的价,高出市场价格一倍,卖的就是这么一个破烂玩意?代表最新发展水平的软件,你用来把一个连12岁小学生都蒙骗不了的假名输入程序。”

“这种事可多了。耐德,你是知道的。”

幸好你这狗日的脑袋没给搁在我的冰箱里,耐德心里又嘀咕一句。他在一张纸上草草记下伯恩赛德的地址。“谢谢你的帮助,麦克斯。”

格雷夫斯见耐德转身朝门口走去,连忙清清喉咙说:“耐德,我是搞行政的,干特工并不在行。我是说,我盯梢伯恩赛德这样的老家伙,没在刚走出两三条街让他给甩掉,就已经算是万幸了。”

“得,麦克斯,别对我叫屈。”

“听着,你要我帮忙,我也尽了力,虽说没能派多大用场。”格雷夫斯朝对方伸出一只手。“这事到此为止。现在,你得帮我查清一个人的底细。此人叫托尼·雷奥登,是个骗人的高手,美国的股票经纪人。我用五种不同方式将他的姓名输入计算机,可是没有得到任何信息。”

“雷奥登这个名字有五种拼法吗?”

“至少五种。有印象吗?”

耐德摇摇头。“也许他的真名是安——”

“——布罗斯·伯恩赛德。真有意思。我正在等联邦调查局的人上班,好和他们联系。也许他们那里有他的档案。”

“这里现在是10时差一刻,对吧?华盛顿现在是凌晨4时45分。上班还要有好一会。你给那边值夜班的人发电传试试看。”

耐德离开格雷夫斯的办公室,沿走廊朝简的办公室走去。他心里不住纳闷,天知道政府机关里有多少像格雷夫斯这样和蔼可亲的蠢家伙。你根本不可能生他们的气,可你也别指望他们能真正给你干一天事,即便他们哪天真干了,也只能给你留下一团乱麻,还得另外找人理清。

简的秘书出去了。耐德经过她的办公桌,在敞开的门上敲了两下。“我要向你反映你手下的一个工作人员的问题,威尔小姐。”

“咳,弗兰契上校。先生,你吓了我一跳。”

他们默默对视片刻,耐德朝里面走了几步。简说道:“别往里走了。看你的样就该饱了。我10点还有事。”

“吃一点快餐的时间也没有吗?”

“没有。什么事?”

“我知道麦克斯·格雷夫斯实际并不归你管,可——”

“是个可爱的小伙子。可是从这儿到这儿,”简说着,指指左右两只耳朵,“空有一张漂亮面孔,像费城奶油rǔ酪一样甜。”

“你怎么总念念不忘吃东西?”

“别介意。我们午餐吃什么?”

“保证你能吃上烤花生,只要旅馆往那只冰柜里重新放进吃食。”

“老时间?”

“迟半小时,让我们稍稍打破一下常规。”

她点点头,目光掠过他身边。“阿曼达,那份材料你复印好了吗?”

“我这就去印。”她的秘书应声答道。

耐德听见她噔噔噔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朝简一个飞吻,转身离开房间,正好让安曼达只能看见自己的背影。

“对,约克。”帕金斯对电话另一端的人说。

“没有必要送来。托尼·雷奥登这个名字值得注意。”

他像树墩一般端座椅上,仿佛他本人和这张座椅都是由同一个工匠、用同样质地和厚度的木料雕出来的。

“你说谁?”苏格兰人的声音像往常一样含着几分恼怒。

“雷奥登。”帕金斯重复道。

“有那么重要吗?”约克酸溜溜地问。

“不重要我还会跟你说?”帕金斯毫不退让地反问。

对方尴尬无语。接着,帕金斯打破了僵局。“你了解昨天那个交通事故的情况吗?”

“我,不知道。”

“我觉得那个挨撞的小伙子也许就叫雷奥登,或者是那个开车的兔崽子。”

听筒里传来哈欠声。“把它查清楚。彼得。要查清楚。”说完就挂断了。

帕金斯坐在椅子上时,本可像常人一样俯仰自如,可他从小继承了父母端庄的举止,对坐姿也特别讲究:上身挺得笔直,与地面保持90度。他刚刚在那个苏格兰人那儿碰了个钉子,想松弛一下,便站起身在堆满电子仪器和工具的两张桌间来回踱步。

他得打好几个电话,得给值勤警官打电话查清雷奥登的名字,国籍,也许这纯属巧合。也许他既不是托尼也不是美国人。可能会叫比尔登或德尔登,帕金斯提醒自己。因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危情使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