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情浓》

第09章

作者:琳达·霍华

柔安鲜少能睡得好,但经历过整天的奔波和情绪上的激动,当维克终于让她睡觉时,她迅速沉入熟睡中。她醒来时觉得有些虚弱,不知身在何处,然而数年来她已惯于醒来在不同于上床之处,所以并未惊惶。

她安静地躺在床上让现实逐渐在脑海拼凑起来。她察觉几件不寻常的事:第一,这里不是戴氏庄园。第二,她全身赤躶。第三,她的私密处十分酸痛。

然后所有碎片连成一片,她猛然起身寻找维克。她立刻知道他不在了。

他已经起身穿衣,留下她独自在这小旅馆。前一夜他的热力融化了些许禁锢她数年的寒冰,但是孤单地坐在褪色的床单上,她觉得冰层又逐渐形成。

这似乎就是她一生的写照。她可以为他奉献出她的躯体和灵魂,他仍然不爱她。现在她十分确定了。她的身心一起给了他,他却视为一夜风流。她真的傻得以为他会在乎她?他为何要在乎她?她只会替他惹麻烦,也许她对他一点吸引力也没有。维克总是能得到他所想要的女人,无论在身材或脸孔上,她都无法与他喜好的类型相比。她只是碰巧在那里,而他正好*火中烧,于是抓住这个机会。就是这么简单。

她不顾双腿间的不适,面无表情地慢慢爬下床,才注直到枕头上用旅馆便笺写的字条。她拾起它,立刻认出维克的字迹。“十点钟回来”上面并没有签名。柔安的手指滑过字迹,将它撕下来,小心地摺起放进皮包。她看着腕表:八点半。还有一个半小时。还有缓冲时间她才会听到他告诉她,昨夜是个错误,他无意再犯。至少她能爬回她时麾的外壳里,当他打哈哈时,她不会看起来那么可怜。她能承受许多事,但是如果他可怜她,她不认为自己能够忍受得住。她的衣物如同她的情绪一样发皱。她先清洗她的内衣裤,打开暖气晾在它上面。她把衬衫和长裤吊在小小的浴室门后,开始清洗自己。室内很快充满热气,等到她冲完澡,衣裤看起来都好多了。

除了松紧带有些潮湿外,内衣裤都已干了。她迅速着衣,以免维克提早回来。并不是他没看过她或碰触她,但那是昨夜。今晨他离去的方式,明示了昨夜对他而言,只是肉体的发泄罢了。

她把浓密的头发往后梳干。这就是短发剪得好的好处,不必花太多工夫整理。她带来的少量行李放在她租来的车中,应该还停在小酒吧的停车场上。皮包里只有粉饼和口红,她快速地着妆,尽量避免和镜中的自己打照面。

她开门让沙漠早晨的干爽空气吹进来,打开墙上的电视,坐在房间里唯一的一张椅子上。磨损的塑胶座椅并不舒适,好像是从医院等候室中偷来的。

她不大注意电视在播映什么。晨间的脱口秀正有她需要的嘈杂。有时当她睡不着,她会打开电视,让她有不再孤单的错觉。

当一部车辆驶近时她依然坐着,它停下来时扬起一片灰尘。车门打开又砰然关上,靴子踏上水泥地,接着维克占据了门口。他的身影挡住了光线,宽肩塞满了门框。

他并未走进房内,只是说:“你准备好了吗?”她沉默地起身关灯和电视,拿起皮包。

他替她打开货车车门,尽管自我放逐了十年,他的南方绅士礼仪仍然存在。柔安极力不露出任何不适的痕迹爬上车内坐好。维克上车后投给她无法解读的一瞥。她猜想他是不是预期她已经开始筹划婚礼,或是为了早上他不告而别而揍他一拳。她什么也没做,只是静静地坐着。

“饿了吗?”

她摇摇头,然后记起他要她做言语上的反应。“不,谢谢你。”

他抿着chún发动引擎,倒出停车场。“你得吃东西。你长胖了,看起来比较好。我不会让你饿着肚子搭飞机。”因为不知道会停留多久,所以她只买了单程机票。她想张嘴说话,见到他的表情了解到他替她买好了机票。“几点钟的飞机?”

“一点钟。我替你弄到吐桑直飞达拉斯的机位。转机的时间有点紧迫,但是回到韩特维尔的时间还算好。你可以在十点左右回到家。你需要打电话叫人来接你吗?”

“不需要。”她自己开车到机场,因为没有人愿意在三点半起床载她。不过这样也不公平。她并未开口要求别人。她从不要求别人为她做任何事。等到她吃完早餐,她会赶着去还车搭飞机。也许是他不让她有喘息的时间,他不想和她说话,不想浪费时间陪她。“这附近有个地方早餐供应到十一点,菜色普通,但还算可口。”“载我去酒吧拿车就可以了。”她望着窗外说道。“我可以到速食店买点早餐。”

“我很怀疑,”他阴郁地说。“我要看着你吃下每一口食物。”

“我偶尔吃点东西,”她温和地答道。“我知道怎么吃东西。”“那么你就不会介意我在旁边看。”她认得他那种决心做某件事的语气。别人最好不要跟他争辩。自从她父母去世后,他那象征安全稳定的语调安慰着她,现在依然如此。也许他不喜欢她,不想要地。至少他不会要她饿死。他带她去的小餐厅比戴家的厨房没大多少,只有几张桌子,柜台前摆着四张凳子。煎香肠和腌肉的味道弥漫在空中,夹杂着咖啡和肉酱的香味。两位老人感兴趣地抬头看着维克带着柔安坐下来。

一位不知多大岁数的瘦小女人迎上前来。她从牛仔裤后掏出记事本,拿着铅笔准备好。这里显然没有菜单,柔安疑惑地望着维克。“我要松饼加火腿和半熟的荷包蛋,”他说道。“她要普通炒蛋、吐司、培根和马铃薯。两个人都要咖啡。”

“我们不再供应半熟的荷包蛋了。卫生署规定的。”女侍说道。

“那么把它煎熟,但是要早点起锅。”

“好。”女侍撕下点菜单,走向厨房窗口将它贴在墙上。“贝蒂,有人点菜了。”

“你一定常在这里用餐。”柔安说道。

“进城的时候我都会到这里来。”

“普通炒蛋是什么意思?”

“不加胡椒。”

她几乎脱口而出要问他加了胡椒的炒蛋又叫做什么。和他在一起多么容易恢复旧习惯!她悲哀地想道。但她学会了不再多嘴,因为大多数人不喜欢她卖弄口舌。维克以前似乎很喜欢,但是也许他只是好心地容忍她罢了。

女侍端来两杯热腾腾的咖啡。“加奶精吗?”她问道。

“不必了。”维克替两人答道。

“我至少得花一、两个星期处理这里的事,”他突然说道。“我会留下牧场,所以会时常来回跑。戴家不会是我关注的唯一目标。”

她啜饮着咖啡好隐藏自己的放心。他还是会回家!他说如果她和他上床,他就会回去,但是直到现在她还不能确信他是否当真。就算她明知他说谎也没有差别,昨夜对她而言是美梦成真,她会牢牢抓住这个机会。

“露西并未期望你卖掉牧场。”她说道。

“胡扯!她认为宇宙绕着戴家旋转,她会无所不用其极地保护它。”他靠在椅背伸长双腿,小心翼翼不去碰触她。“跟我说说那里的情形。母亲和阿姨告诉我一些消息,但她们不了解每天的作息。我是晓得萝莉把她全家都搬进了戴氏庄园。”

“不是全家。贝隆一家人仍在夏洛特。”“想到和萝莉与兰妮住在同一屋檐不,就已经足够令我想在镇上买房子了。”

柔安并未说出她的赞同,但是她确实知道他的意思。

“你呢?”他继续问道。“我知道你到外地上大学。你怎么会改变心意呢?我以为你会想进入本地的学院。”她离开好长一段时间是因为比待在家里好。她的睡眠情况较有改善,回忆也比较不那么敏锐。但是他离家一年后她才上大学,那是地狱般的一年。

她什么也没提,耸耸肩说道:“你是知道的。要培养好的人脉就得上大学。”她并未强调是哪所大学,因为维克就是从那里毕业的。

“你有没有参加姊妹会之类的社团?”“那是意料中的事。”

他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我无法想象你那模样。和那些装腔作势的同学处得好吗?”

“不错。”事实上她们对她很好。她们教她穿衣、化妆,如何礼貌地聊天。她认为她们视她为一大挑战,准备进行改造她的工程。

女侍端来三盘热食,两盘置于维克面前,一盘放在柔安面前。“要续杯时喊一声。”她轻松地说,然后留下他们独处。

维克将糖浆倒在松饼上,替蛋洒上盐和胡椒。切片的火腿覆盖住半个盘子。柔安看着山般高的食物,再望向他钢铸般的身体。她试图想象需要耗费这么多热量的劳力工作,对他感到更深的敬意。

“吃吧!”他低吼着。

她拿起叉子服从命令。曾经她无法办到,但她学会控制情绪便能让胃安定下来。秘诀就是细嚼慢咽。通常等别人用完餐,她也吃了一半,这就足够了。

这次也不例外。当维克吃饱往后靠,柔安也放下叉子。他深长地望向她的盘子,像是在计算她吃了多少东西,不过还好他并未逼她。

早餐后他载她去酒吧。租来的车孤单地置于停车场,显得格格不入。休息中的牌子斜挂在酒吧前门上。在白天里酒吧显得更破旧。

他煞车停住且,扬起一阵灰尘。柔安摸索着车钥匙等待尘埃落定。“谢谢你的早餐,”她打开车门滑下货车说道。“我会转告露西等你回来。”

他下车陪她走向租来的车,站在车门边让她无法打开。“关于昨夜。”他说道。

惊惶充满了她。老天,她无法听这件事。她插进钥匙打开门锁,希望他会接受暗示让开。他没有。

“怎么样?”她竭力保持声音稳定说道。

“它不该发生的。”她低下头。它是她一生中发生过最美好的事,而他却希望它不曾发生过。

“该死,看着我。”如同昨晚他捧住她的脸让她面向他。他的帽子低垂至前额,遮住眼睛。但是她仍可看出他眼中的阴郁。他非常温柔地用拇指轻触她的双chún。“我没有烂醉,但也喝了不少。你是个处女,我不该设下回家的条件,我很后悔对你所做的事。”柔安将脊柱挺得笔直。“我也有责任。”

“不一样。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而我确实知道你不会拒绝我的。”

她无法躲避那坚定的绿眸,就像昨夜她在他面前剥光衣服,现在却是感情赤躶躶地呈现出来。她的下chún颤抖着,她迅速制止它。否认也没有用,昨夜她的行动已经证明他是对的。当他提供她喊停的机会,她却要求他继续。“我对你的感觉从不是秘密,”她终于说道。“你只要随时弹弹手指头,我就会飞奔而来任你为所慾为。”她挤出个笑容,虽然不太成形,至少比哭泣好。“这一点都没改变。”他搜寻着她的脸庞,试图穿破她漠然的表情。“我只是要你知道,我是否回去并不决定在于你上我的床。你不必把自己当成妓女,好替露西得到她想要的东西。”

这一次她无法控制她的畏缩。她脱开他的手,再给他一个更紧绷的微笑。“我懂,”她强迫自己用残余的平静说道。“我不会再来烦你。”

“该死的你不会,”他怒道。“你烦了我大半辈子。”他倾身向前对她吼道。“在同一个房间你都会碍着我。你连呼吸都碍着我。”他焦怒地拉她入怀,用嘴罩住她的chún。柔安惊讶地无法有任何反应。她只能站在他怀中,在他的需索下张开双chún。这个吻亲密深长,他的舌抵着她移动,她的身下察觉他的坚挺抵住她的腹部。

他如同攫住她一般突然地放开的。“现在回到露西身边,告诉她任务已经达成。是不是要告诉她你怎么办到的就由你决定。”他打开车门待她入内,深长地俯视着她。“而你该死的什么也不知道。”他平稳地说,关上车门大步走回货车。那晚当柔安筋疲力竭地回到自家车道前,她大声地对主屋里的通明灯火呻吟着。她希望每个人都睡觉了,她才能够重新武装自己面对将要来临的质问。她甚至期望能像昨夜般睡得安稳,不过却不太可能。如果她无法入睡,至少她能回味他的吻和触摸,他的躶体抵着她,进入她的醉入时刻。等到她平静些后,她会再去想其他的,他说的那些伤人的话,和他不愿意再要她的事实……但是后来他为什么会吻她?她累得无法思考,可以等到以后再来分析。

她打开车库的自动门,当她的头灯扫到停在她车位的汽车时她踩下刹车。她叹口气。又是嘉琳趁柔安不在时把自己的车子停在里面。车库只有五个车位,分配给露西、柔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暮色情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