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情浓》

第10章

作者:琳达·霍华

柔安专注在食物上,极力避开交谈。嘉琳会乐意见到她回嘴或不安。嘉琳没有洁茜那种一针见血的功力。但也许是柔安的反应改变了,柔安只觉得嘉琳烦人。

烦人的语言攻击持续地进行,梦莉、哈伦和兰妮轮流提出辩解反对维克的归来。瑞格不感兴趣地离开,洛克则用完早餐上班去了。

柔安专心吃东西甚少发言,露西则不动如山。要维克回来比什么都重要,所以柔安不必担心露西会改变主意。

当柔安告诉她好消息时,露西整个人都亮了起来。她不停地发问,他看起来如何,有什么改变,说了什么话。柔安说他仍然有些愤恨时,她并未显得不安。

“当然他会有怨气,”露西说道。“维克从来就不是哈巴狗。等他回来我能想象他有许多话要对我说。那不怎么入耳,但我猜我得听完。不过我很讶异他那么快就答应了。我就知道只有你说的话能让他听过去。”他不是听她说话,而是和她做了个交易。当她照做时,他不得不遵守承诺。她现在才怀疑他提出条件时,根本指望她断然拒绝。

“告诉我他看起来怎么样。”露西再度说道,柔安尽力形容他。她透过爱意的描绘正确吗?别人会觉得他没有那么强势有力吗?她不认为如此。萝莉并不欢迎他的归来。柔安以为那是她的伪善。在洁茜死前萝莉总说他是她最钟爱的侄孙。然而她错在没有为他辩护反而攻击他,她知道他不会忘记的。

“他要睡在哪里?”嘉琳慢吞吞地说,打断她的祖母好丢下那一颗炸弹。“就算我睡的那间套房以前是他的,我也不会放弃它。”

效果跟她所预期的相反,沉默弥漫在餐桌上。洁茜死后,露西重新装潢了房间。当兰妮一家人搬进来时,嘉琳马上宣称她不在乎而霸占力量它。

只有露西的房间和它一样大。梦莉和兰妮占用了两间较小的套房。柔安和洛克的房间虽然宽敞卫浴齐全,但却不像其他套房有起居室。其他剩下四间附有浴室的单人房。这虽是个小问题,却相当敏感。柔安知道维克不在乎,然而他明白它的涵义,如何用它来做为地位的象征。

“就算他不要住,他也不见得喜欢有人睡在那里。”兰妮困扰地望着的女儿说道。

嘉琳怒吼着:“我才不放弃我的房间!”

“要是维克点头你就得搬出来,”露西坚定地说。“我怀疑他会在乎,但是我要大家明白他说的话就算数,不得有争论。明白吗?”

“不!”嘉琳暴躁地说,把餐巾丢在桌上。“他杀了他太太!那不公平,他就这样回来接管一切……”

露西的声音像鞭子一样刷过。“我要大家明白另一件事,维克并没有杀害洁茜。如果我再听见有人提起,我就要那个人立刻搬出这间屋子。我们并没有在他最需要我们的时候支持他,令我深深地感到惭愧。他回家时会受到欢迎,否则我要知道原因。”

接下去一片沉默。柔安确信这是露西头一次提到要赶去任何人,她十分重视家人,她的威胁显示维克的归来对她有多么重要。不管是出于爱或是罪恶感,她完全支持维克。

满足于她的话被听了进去,露西优雅地用餐巾擦擦嘴。“房间的问题不容易解决。柔安,你认为呢?”

“等维克回来让他决定,”柔安答道。“我们无法预测他要什么。”

“那是实话。我只是想要替他准备好。”

“我想那是不可能的。他也许宁愿我们如同往常一样,不要大惊小怪。”

“我们才不会替他举行宴会,”萝莉恶意地说。“我不知道镇上的人会怎么说。”

“要是他们知道轻重,什么也不会说,”露西说道。“我会立刻向大家声明如果他们重视我们的友谊,他们会礼貌地对待维克。”

“维克,维克,维克,”嘉琳猛烈地说:“他有什么特别?我们呢?要是你确信柔安不能处理,为什么不把一切留给洛克?我们跟维克一样是你的亲人啊!”

她跳起来冲出餐厅,留下一片沉寂。就连萝莉也为这顿大胆的抢自而不安。

柔安强迫自己再吃一口才放弃。看起来维克的归来比他的离去还要令人紧张。

十天后,维克走进大门,好似他拥有这个地方。这正是他的目的。

上午八点,阳光照还在窗户上,令阳台上的奶油色瓷砖闪闪发光。柔安正走下楼梯,她和经纪商在九点有个约会,在他从韩特维尔过来之前,她要和露西讨论一下细节。为了会议,她已经穿上桃色丝质套装,接下来还要赶赴镇长的会议。她脚穿蛇皮包鞋,戴着珍珠耳环。除了手表之外她通常不戴珠宝,但是她姊妹会的朋友教会她在商业场合打扮的价值。

大门打开了,她停在楼梯上,为反射在地板上的阳光昏眩了片刻。她眨着眼望着撑满门框的身影。接着他踏入室内将门关上,将皮背包丢在地上。她的心跳因为明了而几乎停止。他要她回家已经十天了,一点消息也没有。虽然维克以前总是维持他的承诺,但她开始害怕他终究是不会回来了。也许他决定戴氏庄园不值得这些麻烦。她不会怪他这么想。

但是他在这里,脱掉帽子眯着眼审视四周,像是在评估十年间的改变。变化不大,但是她觉得他注意到每一件事。他的视线在楼梯上的地毯稍作停留,十年前他离开时是米黄色的,现在却是浅棕色的厚重长毛。

他的出现令她步履不稳。见到他带着天生的权威感站在那里,好像他不曾离开,让她有一股时光停滞住的怪异感觉。但是他的改变却很明显。它并不在于他老了十岁或穿着牛仔裤和靴子。以前他的个位中的强势会被南方式的亲切言行所缓和,但是现在他已经被磨至核心,锐利而坚毅,才不在乎是否有人不喜欢。她的胸口紧缩,挣扎着想要呼吸。她曾见过赤躶的他,躶身躺在他怀中。他吸吮过她的*尖,刺穿她。不真实的感觉再度令她晕眩。一周半来,他们的做爱开始像是一场梦境。然而一见到他,她的身体开始悸动,好像他才刚刚抽离她,她的肌肤仍因接触而刺痛。她找到她的声音。“你为什么不打电话来?有人会去机场接你。你是飞过来的吧?”

“昨天。我在机场租了车。我和母亲与珊卓姨妈在韩特维尔过夜,早上开车过来。”

专注的绿眸现在落在她身上,查看套装和珍珠,也许是和青少年惨不忍睹的她做比较。或者他是在比较曾在他身下、哭喊着到达gāo cháo的赤躶的她。他很快便排斥了她,所以这个影像一定不怎么迷人。

她脸红了,又迅速变成惨白。

她不能像个白痴站在那里。柔安小心地控制呼吸,走下楼梯站在他旁边。“露西在书房里面。我们要讨论一些文件,但是我确信她宁愿和你谈话。”

“我是回来接管事业的,”他简洁地说,大步走向书房。“让我跟上脚步,欢迎可以。”

她保持平静的外表跟着他。她没有搂住他喊道:“你回来了,你回来了。”那却是她头一个冲动。她只是对着他的背说道:“我很高兴你来了。欢迎回家。”

露西不常坐在她丈夫的大办公桌前,觉得沙发比较适合她的老骨头,她就坐在那里翻阅股票的走势。她抬头见到维克走进来,柔安跟在他后面,见到她的蓝眸因瞧见这个高大的陌生人闯过她的地盘而困惑。然后她眨眨眼,目光因认出他而灿烂如阳光,一股兴奋驱走了病痛。她挣扎地站起来,报表落在地毯上。“维克!维克!”

柔安渴望给他这种热切而带着眼泪的愉快欢迎。露西伸出双臂冲向他,没看见或忽略他封闭的表情。她依然紧紧地搂住他,双眼盈满泪水。

柔安转向门口,打算留他们独处。要是她年少时他们有特别的关系,他对露西的感情更加紧密,和他对母亲的感情差不多。尽管维克是为了露西才回来,两人之间还是有许多事情要弥补。

“不,留下来,”当维克发现柔安的动作时说道。他双手温柔地拉开露西孱弱的臂膀,向下望着她。“我们稍后再谈,”他承诺道。“现在我得赶上进度。我们可以从这里开始。”他朝地毯上的纸张点点头。

露西了解经营事业。她擦去眼泪点点头。“当然。我们的经纪商九点会来这里开会。我和柔安习惯在事前看过一遍股票的表现,才可以在他来之前达成协议,采取任何行动。”他点点头捡起纸张。“还是林思康吗?”

“不,亲爱的,他死了,大约是……嗯,三年前吧!对不对,柔安?你知道他一家人都有心脏的毛病。我们现在的经纪人是白沙吉,来自伯明罕的白家。表现还不错,但是怕比较趋于保守。”

柔安看见维克皱着眉头,重新适应南方经营事业的差异,什么事都沾上私人消息和家族关系。也许他已经习惯直来直往的做事方式。他一边研究手边的资料,一边走向办公桌,准备坐进沉重的皮椅中。他停下来询问地望向柔安,好似在观察她突然被取代的反应。

她不知道该哭还是喊叫。她从不真正喜欢做生意,却不得不接触它深入这个领域。因为这是她一生中唯一被露西或其他人需要的一件事,她勤奋地工作着好融会贯通。现在维克回来了,她失去这个领域,也不再有用。从另一方面看来,不必再去参加无止尽的会议或是和生意人与政客交往,对她而言是种解脱。她很高兴能放下这个责任,但却不知用何取代它。

然而她不许脸上露出任何矛盾的表情,保持她惯有的冷漠。露西回到沙发上,柔安则走到档案柜中取出厚厚的档案夹。

传真机响起哗声开始接收文件。维克看着它,再看看他走之后所装置的设备。“看来我们处于资讯时代了。”

“要不这样,我就得花大部分的时间出差,”柔安答道。她指着桌上的电脑。“我们有两部独立的系统。这一台电脑和印表机是用来处理私人档案的。那一台,”她指着墙边特别设计的橡木电脑桌。“是当做通讯用的。”第二台电脑连接着数据机。“我们有专属的传真机号码、电子邮件位址和两架雷射印表机。我可以随时教你我们使用的软体。我们还有一台手提电脑可以在出差时使用。”

“连罗亚也用了电脑,”露面笑着说道。“他用来整理马匹的血统、喂养状况、医疗情形和烙印图样。他为它骄傲得有如为他的马匹一样。”

他望着柔安。“你还像以前一样常骑马吗?”

“没有时间了。”

“以后你就会有时间了。”

她没想到维克的归来会带来这个好处,心跳兴奋地加速起来。她迫切地怀念马匹,但是她确实没有时间。她尽可能找空档去骑马,但是运动量只够她不荒废骑术,根本无法满足她。现在她得把错综复杂的事业交给维克,但是很快——很快!他能够再度帮助罗亚。

“我想你已经在盘算如何耗在马厩里,”维克懒懒地说。“别以为你能把所有的东西丢给我好去偷懒。这里和亚历桑那的事会让我忙不过来,你还是得帮我分担一些工作。”和维克一起工作?她没想到他会要她在身边,或是她还会有任何用处。她的心跳因要和他天天相处而停了一拍。

接着他专注在研究股票的表现,思考它们的未来走势。等到白沙吉抵达时,维克已经明了他们所拥有的投资组合。

白先生从未见过维克,但是从他自被介绍时讶异的表情看来,他也听过流言。如果露西向他解释从此由维克掌管戴家事业的事实令他沮丧,他也隐藏得很好。不管人们如何猜测,谭维克从未因谋杀他太太而被起诉,生意终究是归于生意。

会议结束地比往常快速。白先生才刚走,兰妮就闪进书房。“露西姨妈,前厅里有个像包包的东西。白先生是不是……”她猛然停止,瞪着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维克。

“那个背包是我的。”他头也不从电脑前抬起,继续研究过去的股票情况。“我等会儿去拿。”兰妮的脸色惨白,但她强挤出笑声。“维克!我不知道你回来了。没有人告诉我们你今天会抵达。”

“我没说。”

“喔。嗯,欢迎你回家。”她的语气和笑声一样虚假。“我去告诉爸爸妈妈。他们才吃完早饭,我知道他们会亲自来欢迎你的。”

维克嘲讽地扬起眉毛。“是吗?”“我去叫他们。”她说罢便逃之夭夭。

“关于我的背包,”维克往后躺在椅背上,转向仍坐在沙发上的露西。“我该放在哪里?”“随你爱放在哪里,”露西坚定地答道。“你原来的套房已经全部重新装饰过。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暮色情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