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情浓》

第12章

作者:琳达·霍华

柔安眨眨眼,被事情弄迷糊了。尽管昨天他说过一样的话,她并不以为他是真心的。他认为就像小时候他为了让她安心,假装她对每个人都很重要。自从她跌进血泊中的那一夜后,她就不再相信神话。她自认只要她带领维克熟悉一切之后,她的利用价值就结束了。他会自己处理所有的事务,等到……她的思绪突然中止。不,这不是真的。以前他负责大部分工作时,露西仍然参与。何况现在他还有亚历桑那的产业要处理。喜悦静悄悄地传送至全身,温暖了她因为将被取代,而内心已经开始发凉角落。他真的需要她。

他说她做得很好。他还叫她柔。

他锐利专注地看着她。“如果你不微笑,”他轻柔地说。“我怎么知道你高不高兴?”她沉思地望着他,在他脸上搜寻他真正的意图。微笑?他为什么要她微笑?“笑一个,”他怂恿地说道。“你记得什么是微笑吧?你的嘴角会扬起,就像这样。”他用手指将嘴角往上抬作为示范。“人们快乐的时候会这么做。你讨厌文书工作,是不是?你不想帮我吗?”她轻轻地扯动嘴角,试图往上扬。那是个迟疑害羞的小小微笑,在刚成形就消失了,她再度变得严肃起来。但这显然是他所要的。“好,”他挺直身躯说道。“你准备继续工作了吗?”“很抱歉,我在两点有个会议要开。”“什么样的会议呢?”“跟韩迪节的主办人有约。”他不感兴趣地耸耸肩。维克不是爵士乐迷。柔安记得她进来的目的。“露西要我问你对开个欢迎宴会的意见。”他笑了笑,马上了解它的涵义。“她要发动攻击,呃?萝莉和兰妮想要阻止她吧?”

他似乎不需要答案,她的沉默就已足够。他只想了五秒钟。“当然,为什么不举办呢?我才不在意是不是让每个人不安。十年前我就不再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如果有人认为我不配跟他们做生意,那么我就把戴家的生意转到别处。决定权在他们手上。”她点点头伸手握住门把溜出去,免得他再度提出要她微笑的奇怪要求。维克回到椅子上,但并未拿起先前正在研究的报告。他望着她站过之处,忆起她像只小兔子准备随时飞奔出去。一想到要她微笑的薄弱借口和她眼中的惊骇,仍会令他胸口刺痛。她隐藏得那么紧密,对外面的世界几乎不作反应,现在的她已经不容易看透,令他十分烦躁。他记忆中的柔安是最坦率的人,而现在他若是想要知道她对任何事情的看法,他必须要在她封闭自己以前,专注于她的表情和肢体语言。

当他告诉她他仍然需要她时,她震惊了。他无声地感谢露西告诉他对付柔安的秘诀。有人需要她的想法比任何事更能引起她的注意,获得立即的反应。有片刻他瞧见了照亮她眼中的纯然喜悦,然后又迅速地隐藏起来。要不是他刻意地盯着她,他什么也不会看到。

他撒了谎。就算加上亚历桑那的产业,他不需要她也能独立处理所有的事业。压力令他更卖力,精力也因紧迫的步调而提高。但是她需要有被需求的感觉,而他需要她在身边。他要她。这句话在他脑海里血脉中反复吟唱。他要她。他不是为了报复或是该死的交易,才在拿盖亚要了她。事实就是为了要她,才不顾一切得到她。虽然酒精松弛了他不文明的本能,却不是借口。昨夜他躺在床上想着隔壁的她,猜想她是否清醒。他该死的想象力几乎令自己疯狂。

知道自己随时可以得到柔安比任何*葯更有效。他只需要起身走到阳台,穿过落地窗溜进她房里。失眠会令她清醒,看着他走向她。他可以走到床上,她就会毫无疑问或迟疑地搂住他,接纳他。有关他们许久以前分享那一吻的绔梦,多年来一直困扰着他。作梦就已经够糟了,但毕竟只是想像。现在他知道跟她做爱是什么样的滋味,事实取代了梦境,这种诱惑变成持续啃啮的饥渴,威胁要粉碎他的自制力。老天,她是如此甜美、害羞和紧绷,害得他满身汗地忆起进入她时的感觉。他和她做爱时俯视着她,见到她脸上的表情,*尖因被撩起而呈紫红色。虽然他弄痛了她,她却攀住他,抬起她的臀部更加接纳他。将她带至gāo cháo是如此容易,他为之着迷想要不停地做,看着她*挛时的表情,感觉她在他周围延伸悸动。

昨夜是场细致的折磨,他知道每夜皆会是如此,沮丧也会随之增强。他不晓得在自制力崩溃之前,自己还能撑多久,但是为了柔安,他必须尽力去尝试。

他才回来一天,就已经尝到和她在一起会是什么样的滋味。要是柔安有任何和他调情的意味,表示想要他的讯号。他也许无法忍受住诱惑。但是尽管他们曾在床上共度数个小时,她却似乎不曾察觉他身为男人的存在。她和他上床似乎只是为了要他回戴家,这个想法激怒了他。它不但未曾浇熄他的慾望,反而让它更加炽热。他要把她抛在肩上,带她到床上慵懒热情地跟她做爱,证明她要他,跟戴家和露西毫无关系。事实上想到柔安,他的性慾本能又回到该死的原始状态,令他蠢蠢慾动。现在才过了一天。这些年来他对她的怨恨已经消失了,也许是他们共度的那一夜摧毁了它,但他当时并未注意到。就算有任何残留,也在第二天被她的沉静尊严和毫不设防所抹除。她说“只要你弹弹手指,我就会飞奔而来。”不是每个女人都会说出这种话,就他所知是没有,除了柔安之外。她等于双手把武器奉上,任他使用,这种勇气不禁令他折服。他并不想利用这个武器。他抬起手弹弹指头,看着这个动作。就像这样子,他就可以拥有柔安。他要她,老天知道他有多想要她。但是他更甚于想要和她做爱的是,再度见到她的微笑。柔安全身疲惫地开车回家时已是傍晚。她通常觉得筹备会议很无聊,这一个会议偏又为了细节争论不休。和往常一样地静静地坐着,只不过今天她得集中注意力张大眼睛,免得打瞌睡。

等到她驶入四十三号高速公路,阳光和热气几乎令她无法忍受。她困盹地眨眨眼,很高兴离家这么近。晚餐时间快到了,但是她打算先小睡一下。她可以在任何时间进食,不过睡眠可是难以获得,弥足珍贵的。

她右弯下了高速公路,再走一哩驶进戴家的私人道路。要不是她那么想睡,她就会开得更快,错失了浮现在眼角的模糊动作。

她放慢速度,转头想看清楚是什么东西吸引了她。起先她只看见那匹马不停跳跃,她以为是没有了骑师因而惊恐,但后来见到了下垂的缰绳被什么东西控制住。急迫之心令她忘了疲累,踩下煞车换至空档,打开车门跳下车。她可以听见马匹因恐惧和痛苦的嘶鸣。柔安并未想到她昂贵的皮鞋或是丝质洋装,只想要在它伤害自己之前抵达。她跳下公路旁的小空地跑向树林,高跟鞋随着脚步陷入土中。她穿越及膝的草丛,绿荆棘扯破她的丝袜,踩进洞里还扭伤了脚,仍然不顾一切急速奔跑,一心只想到达马匹身边。接着马匹转过身来,她看见了那个人。因为他站在马的另一侧,草丛又阻挡了她的视线,先前她并未注意。

马的缰绳并未被任何东西绊住。那人一手握着缰绳,一手抓着一根树枝正在鞭打它。

狂怒席卷她全身并注入力量。她听见自己的喊叫,见到那人惊讶地望着她,接着她倾全身之力扑向他将他推开。如果他早有准备,她是无法做到,但是她出其不意的一击却成功了。“住手!”她怒吼道,置身于那人与马匹中间。“你敢再打它一下!”

他站稳脚步转向她,拿着树枝好像要打她。柔安察觉出他脸上的危险和眼中的怒气,但是她屹立不摇。她的冷漠不包括眼睁睁看着任何动物,尤其是马匹被虐待。她双臂抱胸,等待冲向他好躲过他那一击,也许可以再度将他撞得失去重心,好让他跳上马尽快跳开。

他上前一步,蓝眸像通过电流,手臂往后拉准备出击。他的脸孔胀红,露出牙齿冷笑。“该死的小贱人……”

“你是谁?”柔安上前举步反问道,表示她并不怕他。这只是虚张声势,她突然觉得非常害怕,但是体内怒气仍然支持着她。“你在我们的土地上做什么?”不知为何他缓缓垂下手臂,往后退几步,沉重地喘息怒视着她。“你是谁?”她再度质问道。他令她觉得有些怪异的熟悉感,好像她曾见过那种表情,但是她确信她从未见过他。也许是他灵活的蓝眸和满头灰发过于突出,令她以为曾经见过他。他大约五十多岁,身材高大,宽肩和粗胸给人粗暴的感觉。最令她困扰的是他所散发出来的邪恶气质。不,不是邪恶,是更私人、更单纯,全然缺乏良知或道德的感觉。他眼睛的颜色虽然光亮,却显得冰冷而平板。“我是谁不关你的事,”他嗤之以鼻。“我做的事也跟你没关系。”“你在戴家土地上就跟我们有关。你敢再打那匹马一下,你试试看。”“这是我的马,我高兴怎么做就怎么做。这个杂种竟然摔我下来。”“那么你该学学怎么样骑马。”她愤怒地回嘴道。她转身拉起垂下的缰绳,喃喃安慰马匹,轻拍它的颈部。它先是紧张地喷着气,但在她温和的揉搓下安静下来。这匹马不像露西的宝贝是昂贵的纯种马,却并下表示它有任何理由可以被虐待。“你为什么不只管你自己的事,小姐,我会忘记要教训你的事。”威胁的语气令她转过身来。他靠得更近,表情增添一丝野性。柔安往后退,让马匹挡在他们之间。“滚出我们的土地,”她冷冷地说。“否则我要人把你抓起来。”他的嘴冷笑地扭曲起来。“我猜你会这么做。警长专门拍马屁,尤其是你们戴家人的马屁。我不知道我站在你们的产业上,对你大概也没什么不同吧?”“你打了马,什么都一样,”柔安依然冰冷地答道。“你走吧!”

他假笑着。“没办法。你牵着我的马。”柔安放了缰绳,小心地往后再退一步。“现在离开我们的产业,要是让我再看到你虐待动物,我会控告你。也许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是我可以描述你的样子,没有多少人长得跟你一样。”他的脾气再度扬起,脸色转红,眼中突现狂暴之色,但是他显然决定不采取行动,仅是伸手握住缰绳。他不费吹灰之力便一跃上马,显然是个有经验的骑士。“以后再见了。”他嘲讽地说,用脚跟用力踢马侧。受惊的马冲向前,若不是她闪得快,可能就会将她撞到地上。他俯身避开低垂的树枝骑向公路,不到一会儿便离开视线之外,但要过了好一阵子马嘶声才渐渐听不到。柔安靠向一棵坚实的松村,闭上眼睛发抖。刚刚是她所做过最愚蠢鲁莽的举动。她知道自己十分幸运,那个人可能会伤害她、强暴她,甚或杀害她。她不假思索便一头栽进危险的情况中,这种冲动是她小时候惹麻烦的主因,也导致了洁茜的死亡和维克的离去。

她以为这种鲁莽的性情已经被永远除去,现在却沮丧地发觉它还深埋在心中,随时准备跳出来。要是她曾发脾气,她也许早就会发现,但是戴氏庄园并不虐待马匹,她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允许自己关心任何事。维克走了,日子也变得漫长无聊。

她仍因恐惧和愤怒的后遗症而发抖,双腿虚弱无力。她深深吸口气,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现在她的自制力像纸一样薄,她不能就这样回家。任何人看到她就会知道出了事,而她不要重述这件事,听别人的指责。她知道自己很愚蠢,也很幸运。

更甚者,她不要别人见到她的镇静出现裂缝。她因为这突来的脆弱感到尴尬和惊吓,必须更加保护自己。她无法去除任何关系维克时所呈现的弱点,但她内心的保护墙不容许再有任何弱处。等到她觉得够强壮了,她便离开树林穿过草丛,这次小心地绕开荆棘。她的右脚踝传来刺痛,忆起自己扭伤了它。她走到车边,横坐在驾驶座上,两腿往外伸,脱下鞋子抖掉泥土。四下张望,确信路上没有车辆时,迅速伸手到裙子底下脱掉破烂的丝袜,用它尽可能地把皮鞋擦干净再穿回去。她的皮包里有面纸,她拿出一张用口水沾湿,用来擦拭腿上刮伤渗出的血丝。再来她也只能用发梳整理一下头发。为了保险起见,她用小时候惯用的伎俩,从外面的楼梯上楼,再绕回自己的房间。她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但是她希望永远不必再见到他。就像小时候,她要偷偷地溜进房内。不过当时她是因为惹了麻烦或犯了社交上的错误才试图躲起来。相较之下和那位不知名粗人的冲突严重得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暮色情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