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情浓》

第13章

作者:琳达·霍华

他们进入书房各就各位:维克接收了原本属于她的办公桌,柔安坐在椅子上,露西则偎进她的沙发中。柔安的内心感到焦虑,好像每件事都扭曲变形。过去几个小时让她审视了自己的个性,它并非戏剧化的巨大转变,而是微小的发现让她觉得已经不再是原来的自己。

维克正在讲话,而头一次柔安不把它当作是出于上帝之口,没有仔细聆听他的每一个字。她几乎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今天她面对了一个残酷无情的人,了解了自己,做了一个有关后半生的决定。小时候她无法掌握住自己的生活,过去十年她又让生命流逝,退缩到一个不会受到伤害的安全地方。但是现在她可以掌握住自己的生命,不必听从别人的指挥,可以自己订立规则,设下目标。掌握权力的感觉令她害怕,但兴奋之情却是无法否认的。“……对我们而言是一项大投资,”维克说道。“但是勃特一样很可靠。”维克提起的名字突然引起柔安的注意力,她忆起今天下午听到的语言。露西点点头。“听起来不错,不过……”“不。”柔安说道。房内一片沉默,只听见老爷钟在滴答响。很难说三人之中谁最感到惊讶。柔安认为露西应该重新考虑某个决定时,她会平静地提出她的意见,但是从未公开坦率地反对。那个“不”字就这样蹦出来,一点也不婉转妥协。露西惊讶地眨眨眼靠在沙发上,维克则将椅子转个方向好面对柔安,深长地直视着她,令她全身神经不安。他的眸中闪烁着奇异的炽热光芒。“为什么?”他终于轻柔地问道。柔安绝望地希望自己没开口。那个冲动的反对是基于节庆筹备会上听来的谣言。要是维克听完她的解释,然后给她一个容忍小孩胡闹似的微笑,再回过头去跟露西讨论呢?先前刚萌芽的自信会在她内心萎缩。露西已经习惯听从柔安的观察,但是柔安只是提出她的看法,让祖母做最后的决定。但她从来不曾直言反对。“别这样,柔,”维克哄道。“你善于观察人们,注意到我们未曾发现的事。你晓得勃特什么事吗?”她深吸口气挺直肩膀。“那只是今天下午我听到的事。勃特迫切地需要钱。娜咪昨天离开了他,听说她要求一大笔赡养费,因为她逮到他和他们女儿的大学同学在洗衣间里胡搞。她的同学最近来拜访一、两个星期。谣传他们从圣诞节就已经在一起了,而那位十九岁的女孩已经怀有四个月的身孕。”沉默持续了一阵子,然后露西说道:“我记得娜咪的女儿有邀请她朋友来过复活节。”维克咧嘴一笑。“看来勃特没有举不起来的问题嘛!”“维克!别这么出言不敬!”尽管露西为这句评论所震惊,仍克制不住微笑,迅速地瞥向柔安。“抱歉。”维克立即道歉,不过双眼仍闪着光芒。他注意到露西对柔安的一瞥,好像担心柔安不该听到带有颜色的话语。这是传统的态度,不论是年纪多大的处女,都不应该听到带有性暗示的言辞。露西仍然认为柔安是处女,代表着柔安的生命中,就算在大学时代也没有罗曼史。露西的确没错,维克想到,拿盖亚的那一夜影像又闪过他的脑海,令他心跳加快。柔安的确是个处女,直到她进入酒吧走向他的一个小时之后。他花了那么久的时间脱下她的衣服,张开她的双腿进入她。记忆像柔和的光线在他体内发光,温暖了每寸末梢神经,令他痛楚。她在他底下的柔软纤细身躯是如此……完美。她的rǔ房甜美浑圆,下身灼热紧绷,双臂信任地圈住他的脖子,背脊弓起,到达gāo cháo时的惊叹表情……老天!她是如此完美,令他喘不过气来。他的**坚硬得如箭矛一样,令他不安地在椅子上移动,庆幸自己坐在桌子后面。这就是他想到那一晚,进入她体内的纯然喜悦的下场。他明白自己做了这件事,事实上是好几次,却没有用到保险套。

以往不管他喝得多么醉,他都不曾这么粗心。那一夜他的脑中一点也没有安全防护的想法。他的男性原始本能令他一再地攫取她,深埋入她的体内,让他的精液进入她宣告他的领域。在那漫长的数小时中,他的身体控制了头脑,以肉体的本能将她占为己有,希冀令她怀孕以缔造无法破坏的结合,好将两个个体融合为一。他花了好大的力气才保持表情冷静,免得跳起来一把抓住她,质问她是否怀了他的孩子。该死!到现在都还没有两个礼拜,她怎么会知道?露西的声音闯入他的意识,他奋力将散漫的思绪抓回来。露西和柔安都在看着他。柔安的表情和平常一样平静而疏远,但是在那一刻他能见到她眸中的一丝焦虑。她以为他会把她说的话当做谣言?她这么冷漠地等待另一次对她自信的重击吗?他抓抓下巴看着她。“你是说勃特的私生活一团糟,你认为他绝望地想要获得金钱,以至于判断会有误差?”她迎向他的视线。“不错。”“而这些是你在今天的会议中听来的?”她严肃地点点头。

他露齿一笑。“那么我们得感谢那些流言。说不定你挽救了我们一大笔金钱——还有勃特的。毕竟他得要我们的背书才拿得到那笔生意。”露西哼了口气。“我怀疑梅勃特会心怀感谢,不过他的私生活一团糟是他自己的错。”柔安稍微往后坐,因两人轻易接受她的分析而感到有些晕眩。她的情绪不安得令她不知道该怎么做,只好安静地坐在那里。偶尔她察觉维克的视线,但她并未望向他。她的情绪过于接近表面,得费力去控制它,她不想用狗般忠诚的眼光烦扰他或令自己尴尬。过去几个小时内压力的后遗症已经浮现,肾上腺素也消退了,令她觉得十分疲倦。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入睡,事实上她累得担心自己会睡着,因为当她累极而眠时才会梦游。但是不论是否入睡,她都十分渴望躺下来休息片刻。接着维克突然站在她身边,扶住她的手臀帮她站起来。“你累得在椅子上打瞌睡,”他粗声地说。“上楼去睡觉。我们今天只讨论勃特的事。”仅仅这么一个小接触就令柔安想要倚偎着他,依靠他的力量,感觉他坚硬炽热的身躯再度抵住她。为了防止自己向冲动投降,她要目已移开他身边。“我累了,”她安静地承认。“如果你确定只有这件事,我就要上楼了。”“我确定。”维克皱着眉头说道。

柔安喃喃向露西道晚安后离开房间。维克眯着眼睛望着她离去。她抽离他身边。在他的记忆中,这是头一次柔安躲避他的碰触。“她会睡着吗?”维克大声问道,并未看向露西。“也许不会。”她叹口气。“反正她也不会睡太多。她似乎……嗯,有点不安。这是数年来她最直接说出意见的一次。我很高兴你听从她的意见。我得教导自己注意她所说的话。她会注意到人们许多细节,因为他们都在说话而她在倾听。”他们聊了数分钟,然后露西小心地从沙发上起身,骄傲地拒绝露出移动上的困难。“我也有点累了,”她说道。“我通宵狂欢的日子已经过了。”“我从未有过那种日子,”维克苦笑地回答。“总是有工作要做。”她停下来困扰地望着他。“工作太多了吗?”她突然问道。“我把戴家交给你的时候你是那么年轻。你连当个男孩的时间都没有。”“工作是很辛苦,”他耸耸肩说道。“不过这是我所要的。我不后悔。”他曾后悔许多事,但绝不后悔驱策自己学习及成就的兴奋之情。他不光是为了戴氏庄园,也是为了他自己,因为他已经尝到权力与刺激的滋味。他耽溺于金童的身分,甚至娶了戴家的公主,结果导致了什么样的灾难。尽管露西高兴地促成他和洁茜的婚姻,他却不能怪她。是他自己盲目的野心引导他走向圣坛。露西经过他拍拍他的手臂,他也望着她离开,注意到她小心翼翼地踏出每一步。她比其他人想的还要虚弱或是痛苦,但是她不愿意别人大惊小怪,他只好一言不发地由她去。他叹口气,在安静的房内响起。以前这里是他的地盘,纯为男性化之设计。除了增添电脑和传真机外,没有多大变动。戴氏庄园并不轻易接受剧烈的变革,只是逐渐做细部修改。不过现在它看起来比较柔和女性化,窗帘的颜色较浅,房内的气息也好像吸收了女性肉体的甜美,露西和柔安使用的香水。他能轻易辨认出露西用了一辈子的香奈儿。柔安的气味就比较淡而甜美,尤其当他在桌子后面时更加清楚。

微弱的香水味诱惑着他。他回到位子整理一些文件,但几分钟以后,他放弃伪装,皱着眉头往后一靠,思绪再回到柔安身上。

她以前未曾从他身边躲开。这个发现深深困扰着他令他无法摆脱,好像他失去一项宝贵的物品。他发誓不再占她便宜,该死的!他还有点自觉高贵,因为他拒绝了一项真正想要得到的东西——她。但是她是如此的疏远,好似拿盖亚那一天从未发生过,好似她童年未曾紧粘着他,对他崇拜万分。

她是如此自持紧闭。他不断地对她笑,期望她能像以往在幽默的时候回他一笑,然而她平滑沉静的脸仍然一样严肃,好像她内心不再有笑意。

他的思绪飘回他们的做爱。他要再度见到柔安微笑,但是他更想要知道她是否怀了他的孩子。他要尽快和她私下谈谈,不过从她躲避他的方式看来,可能比他想像的还要困难。第二天下午,柔安坐进大皮椅中,吸口气揉揉僵硬的脖子。一堆写好的邀请函整齐地叠在书桌角落,但是至少还有三分之一的宴客名单需要写上地址。“一旦露西得到维克的首肯,她就开始筹备她的作战计划。每一个人都要被邀请到,这让名单长达五百人,就算戴氏庄园这么大的房子也容纳不了。露西一点也不紧张,他们只要打开落地窗通向天井,在树上挂满灯泡,让客人随意在室内室外走动,在天井也比较好跳舞。柔安马上动手。泰丝没办法为那么多人准备食物,所以她得寻找一家能在短时间内筹备大型宴会的外烩公司。露西挑的日子只剩不到两个礼拜,她故意这么做,是为了不让大家有商议的时间,却还够去买衣服、设计发型。镇上的外烩公司都已没有空档,柔安只得远赴韩特维尔找一家未曾打过交道的公司,祈祷一切顺利。阁楼上有成吨的装饰品和灯泡,露西却决定只用桃色的灯饰,好产生柔和的光线,而阁楼里连一颗也没有。柔安打了十数通电话,才在伯明罕找到一家特殊商店,要他们连夜把东西送过来。就算扣掉跳舞和游走的客人,家里的椅子也不够。她必须租到椅子,雇用乐队,订购鲜花,立刻购置能够印制邀请函的印表机。现在她正在写住址,而她忙了三个小时还没弄完。她记得数年前见过露西在做同样的事。她曾问露西为何不请人来做这么耗时又无聊的工作,露西高傲地回答说淑女会费心去亲自邀请她的客人,当时她以为那是南方的传统,不论多么不合逻辑也要维持下去。她发管她绝不会去做那么无聊的事。现在她耐心地填写客人名单。这仍是件无聊的工作,但是她明白了传统为何会持续下去:一种继承前人的延续使命。她的祖母这么做过,还有她的曾祖母、高祖母,和前面无数代的先人。她们都是她的一部分,她们的基因仍然在她体内存活着,不过看来到她这代延续就会中断了。她的生命中只有一个男人,而他却不感兴趣。故事结束,家族也随之中止。柔安决心将有关维克的思绪推开,好专心手边的工作。她已经习惯在办公桌上做文书工作,但今天早上维克在那里工作。每当一见到他坐在她曾视为自己的椅子上,她都感受到一阵细微的刺激,这和见到他的喜悦感觉无关。她退到身后充满光线的小起居室,坐在古老的小书桌前开始工作。坐在那张椅子上长时间工作简直是折磨人,于是她拉张小茶几,把工作移到沙发上。午餐后维克去拜访伊凤时,柔安松了口气,乘机搬回书房工作。她安坐在椅子上,感觉一切都很恰当。桌子的高度正好,椅子舒适又熟悉。她属于这一张椅子,她想到,不过她不让自己有任何埋怨。在这里她头一次在生命中有被需要的感觉,但是她即将要拥有完全属于她的东西。露西的死将会结束她旧有的生活,开启全新的一页,她为何要害怕失去这个权力的象征呢?只有让给维克她才不会心碎,因为早在她接收之前,这一切本来就是要给他的。处理商业文件和写信封有很大的差别,但是所耗切的体力是一样的。起先她几乎未曾察觉疲累悄悄爬遍她全身,因为她早已习惯,她强迫自己忽视它,继续再写几个信封,但突然间她眼皮沉重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暮色情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