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情浓》

第18章

作者:琳达·霍华

露西那晚下楼用餐,是那天头一次走出房间。她的脸色蜡黄,双手抖动得更为严重了,但是她为宴会的成功而欢欣。白天有几位朋友打电话告诉她宴会棒极了,那表示她达到了她的目标。

大家都坐在餐桌前,除了稍早出门尚未回来的嘉琳以外。兴奋地闲聊几分钟后,露西看着柔安说:“亲爱的,我为你感到骄傲。你昨晚说的话的确造成很大的影响。”

除了维克和柔安,大家都一头露水。露西从未遗漏太多消息,也许是她的朋友打电话告诉她天井里的细节。“什么事?”萝莉问道,来回看着露西和柔安。“喔。柯凯娜对维克做了不实的指控,柔安替他出面。她让每个人都为自己羞愧。”“柯凯娜?”兰妮猛吸口气。“喔,糟了!她决不会原谅柔安令她出丑的。”

“相反地,今天凯娜打电话给我,为她的不礼貌道歉。承认自己的错误才是真正的淑女风范。”柔安不知道那是否在挖苦萝莉,因为梦莉从来不承认自己的任何错误。露西和萝莉十分友爱,在危机时能够互相扶持,但是她们的关系也有紧张的一面。维克的视线迎向她,对她微笑。微红着脸,她缓缓地回他一笑。第六个,他兴奋地想道。大门被摔上,高跟鞋不稳地敲着前厅地板。“哟唷!”嘉琳喊道。“大家都到哪里去了?呦……”“该死!”维克暴怒地说,推开椅子。警铃响起,像是地狱里的魔鬼全部在尖叫。每个人都吓了一跳捂住耳朵。维克跑出餐厅,洛克跟在他后面。“喔,糟了,那些马。”柔安喊道,冲向门口。当测试警铃时,马匹都吓坏了。维克本想将警报器的声音调低一格,但为了全家人的安全,还是维持原有状态。等到柔安抵达前厅时,恐怖的铃声已经停止。她听见嘉琳大呼小叫喧闹着,而维克喘着气咒骂她。洛克转向嘉琳喊道:“闭嘴!”其他人站在柔安后面看着嘉琳攀着楼梯底部的巨大柱子,脸孔因气愤而扭曲。她对她哥哥吐了一口口水。“别对我说闭嘴!”她恨声说道。口水没喷到洛克,不过他嫌恶地看着地毯上潮湿的唾液。兰妮惊恐地看着自己的女儿。“你喝醉了!”她喘着气说道。“那又怎么样?”嘉琳好战地质问道。“只是去玩乐一下,有什么不对吗?”维克看着她的表情冷得像冰块。“那么你可以到别的地方去玩乐。我警告过你,嘉琳。你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去找房子,然后我要你搬出去。”“喔,是吗?”她笑道。“你不能把我丢出去,大男孩。露西姨婆也许已经一脚踏进坟墓了,但是在她两脚都踏进去之前,这个地方还不是你的。”兰妮用手捂住嘴,瞪着嘉琳好似不认得她。瑞格威胁地上前一步,但是维克看了他一眼制止他。露西表情严厉地挺直身子,等待维克来处理这个情况。“三天,”他阴郁地对嘉琳说。“如果你再张嘴说话,期限就是明天早上。”他瞥一眼柔安。“来吧!我们最好去帮忙安抚马匹。”他们走出大门绕过屋子,一出门就能听到马匹惊吓的嘶声,和疯狂扬踢马厩的啼声。维克的大步走能抵得过柔安的两步,她得小跑步才跟得上他。罗亚和一些轮值的帮手正在尽全力地安抚受惊的动物,试图让它们安静。他们所用的语言虽都是可怕的咒骂词汇,但是却用轻柔的语调说出。

柔安跑进马厩,加入她自己的安抚哼唱。马厩外面的马匹和里面的一样受惊,但是因为它们有地方可跑而不会伤到自己。马厩里的动物通常都是受伤或生病的马匹,在惊惶之下更可能伤害到自己。

“嘘!”罗亚对帮手说道,大家全都静下来,让柔安哼唱。他们继续轻拍着马,但柔安的声音有种特质能吸引住马厩里的所有动物。她从小就有这种天份。而罗亚不只一次利用她来安抚惊惶的马匹。

维克和大家一样到每个畜栏旁抚摩湿滑的马颈,柔安则来回地哼着歌,让马匹竖起耳朵来倾听。五分钟之内,所有畜栏内的动物都安静下来了。

“拿些布料来,孩子,”罗亚喃喃地说。“我们替宝贝们擦干身子。”

柔安和维克也下去帮忙,罗亚则检查每匹马是否有新的伤口。除了原有的旧伤,它们看起来还好,但是罗亚对维克摇摇头。“我不喜欢那该死的警铃,”他平板地说。“马儿不会习惯的,它的音调太高,会伤害它们的耳朵。也伤了我的耳朵。发生了什么事呀?”

“嘉琳,”维克厌恶地说。“她进门忘了输密码。”

罗亚皱着眉头。“露西小姐是怎么想的,让那个小贱人——原谅我的粗话——搬进戴家来的,我实在不明白。”“我也不明白,不过她三天之后就要搬走了。”“如果你问我的话,我觉得还不够快。”维克四下张望,瞧见柔安站在马厩的另一端。“罗亚,这里有些麻烦。在解决之前,我会留着警铃,因为它能叫醒这边的人,也许我们会需要你的帮助。”

“什么样的麻烦,老板?”“昨天有人对我开枪。我想跟上个礼拜闯进屋内的人是同一个,或许正是杀害洁茜的人,嘉琳离开之后,如果警报响起,表示真的有危险。也许只有你能帮助我们。”

罗亚打量着他,然后简单点个头。“看来我得把来福枪清理好上膛。”他说道。“谢谢你。”“柔安小姐不知道吧,对不对?”“只有我、贝警长和魏柏理,现在还有你。如果看起来像是陷阱,就很难捉到人了。”“嗯,我希望赶快逮到那个杂碎,想到有个警铃能让每匹马发疯,我就没有办法安心休息。”当维克和柔安回去时,屋里还是乱哄哄的,嘉琳坐在楼梯上歇斯底里里地哭泣,哀求露西不要让维克将她扫地出门。这次连她母亲也不帮她,喝醉酒已经够糟了,而对她哥哥吐口水则是完全不能够被接受的事。洛克不知在哪里,也许是要避开殴打他妹妹的诱惑。对于嘉琳啜泣的恳求,露西只是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你说得对,嘉琳。尽管我已经一脚踏进坟墓,我还是这间房子的主人。身为主人,我赋予维克完全的权利替我说话,我对他毫无疑问。”“不,不,”嘉琳呻吟着。“我不能离开,你不明白……”“我明白你要离开了,”露西答道,一点也不让步。“你真令人厌恶。我建议你回到自己的房间,免得维克要你明天早上搬出去的威胁听起来越顺耳。”“妈妈!”嘉琳泪流满面地转向兰妮。“告诉她让我留下来!”“我对你很失望。”兰妮轻声说道,越过她女儿上楼去。瑞格弯腰拉起嘉琳。“上楼去。”他坚定地说,将她转过身来逼她上楼。他们都站在楼梯底下看着他们转向嘉琳的大套房,她—直啜泣着,直到门关上听不见为止。露西消沉下来。“不知感恩的小孩,”她喃喃地说。她的皮肤更显得蜡黄。“马儿都还好吗?”她问柔安。“没有受伤,现在都安静下来了。”“很好。”露西将颤抖的手放在眼睛上,然后深吸口气,再度挺直身躯。“维克,我能和你谈谈吗?我们得讨论一些细节。”“当然。”他一手扶持着她,一起走向书房。他回头望向柔安,两人的眼神相会。他的视线稳定温暖且带着承诺。“回去吃完你的晚餐。”他说道。当他和露西单独处于书房内,她沉重地跌入沙发中。她冒着汗喘着气。“医生说我的心脏也不行了,该死,”她喃喃地说。“我诅咒了一句。”她瞄一眼维克看他的反应。他无法克制地朝她露齿一笑。“你以前也说过这些话,露西。我听过你诅咒那匹你骑的黄灰色母马,它的耳朵没掉下来还真是奇迹。”“它真是活该,不是吗?”尽管那匹母马难驯,露西还是能诱导出它最好的一面。几年前露面还强壮得可以骑马时,她能够应付绝大部分她胯下的马匹。“你想要讨论什么细节呢?”“我的遗嘱,”她大胆的说。“我要律师明天早上来。我最好把这件事处理好,看起来我的时间快用完了。”维克在她身边坐下,捧起她苍白脆弱的手。她精明又强势得令他不想用陈腔滥调去安慰她,但该死的,他不想让她走。“我爱你,”他说道。“洁茜死后我很生气你不为我辩护,你想可能是我做的令我十分伤心。我心里还是有点恨意,不过我还是爱你。”她眼中闪过泪光,眨眨眼将它收回。“你当然会有恨意。我从不认为你会完全原谅我,老天知道我不值得。但是我也爱你,维克。我一直知道你是戴家的最好选择。”“把它留给柔安。”他说道。他的话让自己也吃了一惊。他总是把戴氏庄园当做是自己的,为它辛勤地工作。但直到这些话出口,他知道自己说得对。戴氏庄园应该是柔安的。不论露西,甚或柔安自己怎么想,柔安绝对有能力管理它。柔安比大家了解的还要坚强聪明,维克现在才开始明白她个性的力量。这些年来人们都以为在洁茜死后,她脆弱而在情绪上有着无法复原的损伤,但柔安只是在忍耐地保护自己。要忍耐并接受无法改变的事实需要特殊的勇气。最近柔安开始走出自己的壳,显露出她的力量,以寂静而不受注目的成熟为自己站起来。露西惊讶地眨了好几次眼。“柔安?你以为我没有和她讨论过吗?她不要它!”“她不要把生命浪费在阅读财务报表和分析股票上面,”他更正道。“但是她爱戴氏庄园。把它留给她。”“你是说分开继承吗?”露西迷惑地说。“把房子留给她,然后把股份留给你?”她听起来很震惊,因为戴氏庄园和其名下的财产都是不曾被分割的。“不,我的意思是把一切都留给她。反正也该是她的。”柔安需要一个家,她自己这么跟他说过。她需要某种属于她的东西,别人没有办法抢走。“她从未真正感觉属于任何地方,如果你把一切留给我,尽管她同意这么做,她会觉得是她不够好,不配得到戴氏庄园。她需要她的家,露西。戴氏庄园需要有戴家人住在里面,而柔安是最后一个戴家人。”“但是……她当然会住在这里。”露西不确定地看着他。“我从未想过你会要她走。喔,老天!那看起来很可笑,是吗?人们会说闲话。”“她告诉过我她准备买自己的房子。”“离开戴氏庄园?”这个念头震惊了露西。“但这里是她的家啊!”

“没错。”维克柔声说道。

“嗯。”露西往后坐,思索该如何改变计划。事实上它并不是改变,只是回复原状,将一切留给柔安。“但是……你怎么办?”

他微笑着,缓慢的笑容照亮了他的脸。“她可以雇用我替她处理财务,”他轻快地说。突然间他知道他要什么,就像脑筋突然开窍了。“最好是我来娶她。”露西现在真是哑口无言了。她过了整整一分钟才挤出一句:“什么?”“我要娶她,”带着渐升的决心维克重述道。“我还没问过她,所以别声张。”是的,他要娶她,不论是以哪种形式。就像是一块拼图终于摆在正确的位置。它感觉很对,没有比它更正确的了。柔安一直都是他的……他也一直都属于柔安的。“维克,你确定吗?”露西不安地说。“柔安爱你,但是她值得有人回报她的爱……”他平视着她,双眼翠绿,她讶异地沉默了来。“嗯!”她再度说道。

他试图解释。“洁茜……我想我是被她所迷住,我是爱过她,也许是因为我们一起长大,但对我而言大多是自尊的问题。我实在不该娶她,但是我着迷于继承戴氏庄园和迎娶戴家公主的念头,没想到我们的婚姻会变成何种灾难。柔安,现在……我想我从她小时候就爱她。她小时候我当她是个妹妹来爱她,但是她已经长大,我十分确定不当她的兄长。”他叹口气,回视这些年来他们的关系如何与这份祖产纠结在一起。“如果洁茜没被杀害,我们也已经离婚了。那晚我说的是真心话,我受不了,和她已经完了。如果我们离婚,我可能早已娶了柔安。洁茜的死将我们大家分开,而我为了恨意浪费了十年。”露西在他的脸上搜寻真相,她的发现令她松了一口气。“你真的爱她。”“爱到心痛。”他轻捏露西的手指,小心不会伤害她。“她对我微笑六次,”他告日道。“还笑了一次。”“笑!”泪水再度涌入露西的眼中,这次她让它流了下来。她的嘴chún颤抖着。“我想要听到她的笑声,一次就好。”“我会尽全力让她快乐。”维克说道。“你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尽快,如果我能说服她的话。”他知道柔安爱他,但是让她相信他爱她可能得费一番工夫。以前她会在任何情况之下嫁给他,但是现在如果她觉得有什么不对,她会沉默地变得固执。另一方面他要露西参加他们的婚礼,所以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暮色情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