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情浓》

第21章

作者:琳达·霍华

那夜当维克终于进入柔安房间时,屋里一片平静。她如同往常一样蜷在椅子上,膝上放了本书,但是她转过头来,眸中流露温暖的欢迎。“你怎么去了那么久?”“我有一些快来不及的文件要赶。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我都忘了。”他在她前面跪下,搜寻她的眼神。“你真的还好吗?你没有对我隐瞒什么事?”“我很好。连瘀青都没有。你要我脱光给你看吗?”他的眼神深邃,视线落在她的胸部。“好。”她觉得体内开始温暖软化,*峰一如往常当他凝视时坚挺起来。他轻柔笑着,但起身将她拉起来。“来吧!”她以为他们要到床上,但他却带她往门边走。她困惑地看他一眼。“我们去哪里?”“到别的房间。”

“为什么?”她茫然地问道。“这间有什么不好?”“因为我要试试别张床。”

“你的床?”“不是。”他简短地说。

当他催促她走向门前时,柔安抗拒背上的压力。她转身沉稳地看着他。“出事了。”她陈述道,并不是疑问。她太了解维克,见过他生气和好笑的神情,知道他疲惫和担心的时候,也看过他勃然大怒的表情。她以为她见过他各种情绪,但这次不一样。他的双眼坚硬冰冷,眼神警觉令她想起准备猎食的饥饿大猫。“就说你今晚住在别的房间会让我安心一点好了。”“如果我去别的房间,你会告诉我为什么吗?”剑刃的眼神更加锐利。“喔,你会去的。”他轻道。她挺直身躯面对他,一点也不退缩。“你可以跟我讲道理,谭维克,但是你不能将我呼来唤去。我不是小孩或是笨蛋。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她爱他令她分心并不表示她不能思考。他看来有片刻沮丧,因为她从不曾抗拒他要她做的任何事。但是那时她是个孩子,现在她是个女人,他得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他迅速下个决定。“好吧,不过来吧!尽管安静。我不要吵醒任何人。等我们到了别开灯。”“那里不会有床单。”她警告道。“那么带些东西盖在身上,免得你着凉了。”她拾起毯子,安静地跟他走到长廊另一端没人住的卧房。窗帘打开着,洒进足够的月光让他们可以走动。维克走到窗边往外看,柔安则坐在床上。

“告诉我。”她说道。他并未从窗前转身。“我猜今晚会有访客。”她想了几秒钟,明显的答案令她胃中纠结。“你认为小偷会再来?”

他朝她一瞥。“你反应很快,你知道吗?我不认为他是个小偷。不过,是的,我想他会再来。”

她理解到他可以从这里看到侧边草坪,而从两人的卧室都只能看到屋后。“如果他不是小偷,为何要回来?”

维克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洁茜的凶手从未被逮到。”

她突然冷了起来,将毛毯围在肩上。“你认为……你认为是杀了洁茜的凶手那夜在屋里攻击我?”

“我想有可能。今天的事故不是意外,柔安。你的煞车线被切断了。前几天当我赶回来参加宴会时,有人对我开了两枪。我没有发生车祸,我的挡风玻璃被打碎了。”

柔安震惊地深吸口气,脑筋不停地转。她想要跳起来对他吼,为何不早告诉她,她想要丢东西,她想要掐住那个胆敢袭击他的人。然而她什么也不能做。如果她要他说完来龙去脉,她得坐在那里不弄出杂音。“但是……为什么杀害洁茜的人想要杀你?还有我?”

“我不知道,”他沮丧地说。“我一遍又一遍检视洁茜死前的每件事,却看不出有任何关联。我不知道洁茜有情人,直到柏理告诉我她死时已经怀孕,但是那人为什么要杀洁茜?如果他想杀我而不是洁茜还有道理。要是洁茜的死是因为她所做的事,那凶手又没有理由找上你我。我们不知道他是谁,经过十年他也应该觉得安全了,为什么要冒险重来一遍呢?”“所以你不认为她的爱人是凶手?”“我不知道。没有道理。另一方面如果我一直才是真正的目标,那表示洁茜因为是我的太太而被害。我想她像你一样令杀手吓了一跳,他杀了她以免让她指认他。我让大家相信你不记得那晚被攻击的任何事,所以他才不会有征何理由回来。但是当你的煞车油被切断,我知道事情不仅仅是这样。破坏你的车是特别指向你的。”“因为我们要结婚了,”她说道,感到一阵恶心。“但是他怎么知道的?我们昨天早上才决定的。”

“你昨天就开始准备了,”维克耸耸肩说道。“想想你打的那些电话,还有他们会跟多少人说。消息传得很快。那个人恨我恨得很深,先是对洁茜下手,然后是你。”“但是洁茜的死应该不是事先计划好的,”柔安争论道。“没有人会知道那晚你会和她发生争执,而你只到酒吧去。通常你会在家的。”“我知道,”他说道,在沮丧中用力地吸口气。“我想不出任何道理。不论我怎么想,总是有细节不合。”她起身下床走向他,需要接近他。他拥住她,将毯子里好。她把头靠在他的胸前,轻轻吸进他肌肤温暖的麝香气息。她不能忍受他发生任何事的想法。“你为什么会认为今晚他会再回来?”“因为他在短时间内出手了数次。他一直回来尝试不同的策略。罗亚在马厩守望。如果他会看到任何动静,他会打行动电话给我,然后通知警长。”

“你有带武器吗?”他将头偏向衣橱。“在那里。”她转过头去,在黑暗中可以看到衣橱上有个深色的阴影。他一定是像在墨西哥追踪偷牛贼时一样变成了猎人。维克不是个暴力型的男人,但是他会为保护自己而杀人。他并不紧张或是兴奋,她头下的心跳十分平静。他是冷静无情地下定了决心。“要是今晚没有发生什么事呢?”她问道。

“那么明晚我们再守一夜。最后终于会逮到他的。”

她陪他站了好长一段时间,望着外面的月夜,直到眼睛发疼。没有东西移动,蟋蟀不受干扰地唧唧叫。

“你确定警铃设定好了?”

他指着落地窗旁的密码盒子。一道微弱的绿光持续地亮着。如果红灯亮起表示窗子被打开,如果在十五秒之内没输入密码,警铃就会响起。

维克似乎有无尽的耐心和马拉松选手的精力。他一动不动地站着持续监视着,但是柔安没办法长时间站着不动。她在卧室里裹着毯子缓缓走动,直到维克轻柔地说:“你为什么不上床睡个觉?”

“我有失眠的毛病,记得吗?”她回嘴道。“想要睡觉只有在……”

她停下来,而他格格地笑。“我能说些残忍的话,但是我不会说。我还满喜欢这种奇怪的失眠,”他挪揄道。“它让我有获得红利的感觉。”

“我没注意到你需要任何红利。”

“等我们结婚三十年以后,我可能……”他停下来,脸上的每根线条都绷紧了。

柔安并未冲向窗前,尽管那是她第一个冲动,她穿着白睡衣,出现在窗口可能会引起注意。相反地,她低语道:“你看见什么人了吗?”

“那个杂种溜上外面的楼梯,”他喃喃地说。“我现在才看到。也许罗亚没看到。”他从口袋中拿起行动电话,拨着罗亚私人的电话号码。几秒钟之后他安静地说:“他来了,正从外面的楼梯上阳台。”说完他关上电话。

“我们该怎么办?”她低语道。

“静观其变。罗亚打电话给警长,然后过来支援。”他稍微移动位置好看得更清楚。月光映在他脸上。“他绕到前面……现在看不到他了。”

一道红光亮起,抓住柔安的视线。她瞪着密码盒。“维克,他进了屋内!灯在闪。”

他低声诅咒,穿过房间从衣橱上抓起手枪。

柔安仍然注视着红光,惊讶地说道:“它不闪了,又变成绿光了。”他猛然转过身看着密码盒。“有人让他进来。”他的声音几乎听不见,但是暗示着对某人的威胁。“嘉琳。”他踢掉鞋子走向门边。“你要做什么?”柔安激烈地问,试图将声音放低。夹杂着充塞血管的怒气和恐惧实在不容易做到。她因跟他走的需要而颤抖着,但强迫自己站在原地。她没有保护自己的防御武器,她最不愿意做的事便是令他为她担心。

“试着绕到他身后。”他将门打开一道缝查看走廊。他什么也没看到。他决定等待,跳向那个人会暴露出他的位置。他以为听见一阵低语,却不能确定。时间一秒秒地过去,维克冒险再将门拉开些。他现在能看到前屋,而走廊是空的。他溜出房间贴着后屋的走廊,赤足在地毯上一点声音也没有。接近转角他慢下来,举起手枪拉开保险栓。他的背平贴在墙上迅速探头。一道黑影笼罩在走廊的另一端。维克往后缩,却来不及……他被发现了。一阵雷般的枪声在屋里响起,墙壁上的水泥四散。

维克愤怒地诅咒着,拿着枪冲出去。他举枪射击,沉重的手枪在他手中震动,但另一端的黑影冲向露西的门前。走廊弥漫着烟雾,火葯味刺激着鼻孔,维克扑向前。

如他所料,枪声令每个人打开房门,伸出头来。“该死的,回到自己的房间!”他狂怒地喊着。

萝莉不管他,完全暴露在走廊上。“别对我诅咒!”她想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凶手站出走廊在她身后,但梦莉挡在中间维克没办法开枪。他粗鲁地推开她,她尖到倒在地上。

他突然无助地僵住了。那人一手勾住露西的脖子,将脆弱的老人抓在胸前当挡箭牌。枪口稳稳地指在露西的太阳穴上,他脸上露出野蛮的笑容。

“慢慢地卸下子弹。”他命令道,朝屋前的走廊移动。维克不敢迟疑。那人脸上的表情告诉他,如果他不照做,那人会杀了露西。他刻意缓缓打开枪身拿出子弹。

“丢到你后面,”那人说道,维克顺从地将子弹丢在走廊上。“现在把枪踢向我。”

他小心地弯腰将空武器放在地毯上,然后用脚把枪踢向那人。露西在他的掌握下站得很直,头发凌乱。肤色如同睡衣一般苍白。

那人看看四周,见到所有的人僵在门前令他更野蛮地微笑。只有萝莉仍然倒在地毯上轻声啜泣。

“每一个人!”他突然喊到。“我要看见每一个人!我知道你们每个人。如果有人想要躲起来,我会送这个老太婆一颗子弹。你们有五秒钟!一、二、三……”

哈伦踏出房门,弯腰扶萝莉起身。她攀着他仍在啜泣。瑞格和兰妮灰白着脸从房间走出来。

“……四……”

维克见到嘉琳和洛克从另一个走廊出现。那人四下张望。“还有一个,”他哼着说道。“少了你的床伴,姓谭的。她在哪里?你以为我说的话是在开玩笑?”

不,维克想到。不。尽管他爱露西,他不能忍受让柔安冒任何危险。跑呀,他无声地恳求她。跑呀,亲爱的。

那人往左看,高兴地笑了起来。“那就是了。来吧!亲爱的,加入快乐的一群。”

柔安往前沿动,站在嘉琳和阳台的落地窗之间。她和露西一样苍白,纤细的身躯似乎承受不住。她瞪着那人猛吸口气,变得更苍白了。

“嗯,”那人残酷一笑。“看来你认出我了。”“是的。”她虚弱地说。

“很好,因为我记得你很清楚。我和你还有些未了之事。那夜你走向我把我吓了一跳,不过我听说你头上的肿块让你脑震荡,什么也记不得了,对不对?”“是的。”她再答道,苍白的脸上显得双眼更深邃。他笑了起来,显然被这矛盾弄得高兴起来。他的冷眼巡视大家。“真正的家庭团聚。你们大家站向前到走廊上,站在灯光下让我好好地看着你们。”他拖着露西的头往后退,维克则无声地将大家聚集起来。

维克眼露杀机地望一眼嘉琳。她像着迷似地看着那人,脸上没有一丝恐惧的神情。她放他进来,而且笨得没想到他也会杀了她。除非他采取行动,否则每个人都会死。

他试图移向柔安,希望能用身体挡住她,能让她存活下来。“嗯哼,”那人摇摇头说道。“你站好,混蛋!”

“你是谁?”萝莉尖叫道。“放开我姊姊!”

“闭嘴,贱人,否则我头一个喂你子弹。”

“那是个好问题,”维克说道。他冷静坚定地望着那个人。“你到底是谁?”露西开口说话了。“他的名字,”她清楚地说。“是黎赫柏。”

那人粗鲁凶狠地笑起来。“看来你听过我的名字。”

“我知道你是谁。我特地要找出来。”

“是吗?真有趣。奇怪你从未来拜访过。我们毕竟是一家人。”他又笑了起来。

维克不想让他把注意力放在露西身上,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