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情浓》

第04章

作者:琳达·霍华

柔安在床上紧缩成一团。尽管夏天的夜晚闷热,她仍难过得全身发冷,从她逃回卧室到现在,仍毫无睡意。从洁茜逮到她亲吻维克后的这几小时有如地狱一般。吵闹声把大家都引出来了。当维克拖着洁茜上楼时,她沿路不停地尖叫并咒骂维克和柔安,而祖母和罗莉姨婆则不断地质问柔安无数的问题并指控她。“你怎敢做出这种事?”祖母问道,像维克一样用冰冷的眼光瞪着她,但柔安仍不发一语。她能说什么?她是不该亲吻维克,她知道这点。爱他,是不能当成借口,至少在她面对大家的同声指责时是无用的。

她无法揭发洁茜的行为来为自己辩护。或许维克现在恨她,但她不能说出伤害他的话,这可能会导致他做出冲动的事。她宁愿自己承受一切的责难,也不希望冒任何险让不好的事发生在他身上。在自我分析后,洁茜的行为也不能拿来当成她的借口。维克已经结婚了,她不应该亲吻他。她的内心深处为她一时冲动所产生的后果感到羞愧。

楼上的争吵声,每个人都清晰可闻。洁茜只要觉得自尊心受挫,总是会变得不可理喻。她的尖叫盖过维克低沉的声音。她用尽一切想得到的脏话骂他,这些话是柔安从未听人大声说过。祖母通常都宽容洁茜的所作所为。但这次她也为她所用的字眼摇头。柔安听到她骂她是婊子,骂她小贱人,只配在谷仓被人搞的蠢蛋。洁茜并威胁维克,要让祖母将他从遗嘱中除名——听到这里,柔安惊恐地望着祖母,若因她而让维克失去继承权,她会死去,但祖母听到这个威胁时,只是优雅地抬了抬眉毛。而洁茜更要维克因强姦少女罪名而被捕。

当然,祖母和梦莉姨婆立刻就相信柔安曾和维克睡过觉,而这使她又招致她们的怒火和指责,哈论姨婆丈则只是抬了一不粗厚的双眉,露出好笑的表情。困窘而痛苦的柔房只能笨笨的一直摇头,不知要如何为自己辩护才能让她们相信。

维克不是个轻易受威胁的人。直到那时,虽然他非常生气,但仍控制自己的情绪。现在,突然传来打破玻璃的声音,他也哮道:“我们离婚!只要能摆脱你,我什么事都会做!”然后他走下楼,脸色冷峻,眼光如冰。他愤怒的眼神接触到柔安,眉头皱起,让她害怕地颤抖,但他并未停下脚。“等一等,维克!”祖母叫道,向他伸出手。他没有理会,走了出去并摔上门。过了一会儿,他们看到他的车灯亮光划过草坪。

柔安不知道他回来了没有,因为从屋里只能听到噪音比较大的车声。她的眼睛因凝视天花板而发热,黑暗像张毯子般的笼罩她,让她窒息。

她受到最大的伤害是维克不信任她;即使他了解洁茜,却仍相信她的谎言。他怎能相信她会故意做出让他惹上麻烦的事?维克是她存在的中心,若他不再理她,那在这世界上她就无所依靠,没有安全的保障了。

他看她的眼光中充满怒火和不屑,似乎他无法忍受看到她。柔妾痛苦地缩成球状,她想她大概无法从这种悲伤中复原过来。她爱他,无心他做什么,她都不会背弃他,但他却背弃了她。当她明自这之间的差异时,她不禁退缩了;他并不爱她。她全身是伤地面对这个残酷的事实。他喜欢她,她也带给他喜悦,他对她或许有某种家人之间的牵系,但并不如她所期盼般的爱着她。这突然的领悟,让她看清他只是为她感到难过,羞愧感在她体内扩散。她不需要维克或其他人的同情。

失去他了。即使他给她辩白的机会,也相信了她,他们也不会再像从前一样。他认为她背叛了他,而他对她的不信任,对她而言也是一种背叛。这个事实会一直存在她心中。

一直坚持待在戴氏庄园和维克的身边,抗拒任何要她离开的努力。而现在,她首次想到要离开。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好留恋的,或许她该按照别人的期望到别处去上大学,有个新的开始,在那里没有人认识她,也不会管她的长相或她的行为举止该怎么样。以前,一想到要离开就会让她痛苦,而现在,她只觉得松了一口气。是的,她想离开这一切。

但首先,她要先为维克将事厘清。之后,她将抛开这一切,重新开始她的生活。

下床并瞄了一眼时钟。已经凌晨两点多了,屋内一片寂静。洁茜大概已经睡着了,但柔安根本不在乎。她至少可以醒来,就这么一次,听听柔安要告诉她的话。

不知道若维克也在的话,她该怎么办,但她猜他应该不会在里面。他离开前发了那么大的脾气,或许到现在都还没回来。即使他回来了,他也不会和洁茜睡在同一张床上。他可能睡到楼下的书房或其他的卧室里。

她不需要灯光;她曾在黑暗中徘徊在戴氏庄园无数次,她熟悉每一寸地方。她悄悄地沿着走廊移动,身穿的长睡衣让她看起来像个鬼魂般。她觉得自己像个游魂,她想道,似乎没有人能真的看到她。

她在洁茜和维克的套房门前停下来,里面的灯还是亮的。决定不先敲门,柔安转动门把。“洁茜,你是醒的吗?”她轻声问道。“我有话要跟你说。”

凄厉的尖叫声划破了平静的夜晚,粗哑漫长的尖叫声不断持续着,直到剩下嘶哑的余音。各个卧室灯光一一亮起,甚至罗亚在马厩的房间也不例外。一时之间,屋内充斥带着睡意而疑惑的喊叫、询问声,及沉重的跑步声。哈伦是第一个到达套房的人。“我的老天啊!”他的声音第一次失去一向过于平静的音调。他伸手掩住她的嘴,似乎怕另一声尖叫再度逸出,柔安缓慢地背对洁茜的尸体。她的双眼睁大,眨都不眨,像瞎子一般。萝莉姨婆冲进房间,尽管哈伦姨婆丈企图阻止,但已经来不及,露西祖母紧随其后跟了进来。突然她们停住脚步,当她们看到血淋淋的场面时,惊恐和不信让她们震惊得呆住了。露西祖母瞪着两个孙女,雪色从她脸上消失,开始颤抖。

萝莉姨婆用手环绕着她姐姐,并瞪大眼睛看着柔安。“我的天啊,你杀了她,”她歇斯底里地冲口而出。“哈伦,赶快报警!”

车道和庭院的各个角落停满车辆,闪烁的蓝光划过黑夜。戴氏庄园灯火通明,屋内挤满身穿棕色及白色制服的人员。

除了维克外,所有的家人都坐在大厅中。祖母轻声啜泣,手不停地绞着精致的手帕垂肩坐着,脸上充满忧伤。萝莉姨婆坐在她身旁轻拍她,口中喃喃地说些安慰却无意义的话。哈论姨婆丈则站在她们身后,前后晃动身体,慎重地回答问题并对每个细节提供他的看法,沉浸在众人注目的焦点中,因为他是幸运第一个到达现场的人——当然,如果不算柔安的话。柔安独自坐在另一侧远离众人,副警长站在她附近。她木然地认出那是警官,却无法在意。她神情不然,面无血色的脸衬着深沉的双眼,眨也不眨,视而不见地瞪着房间那头的家人。警长魏柏理在门旁停下来望着她,不安地猜着她在想些什么,她对这沉默的排斥有何感觉。他看着她脆弱赤躶的手臂,注意到身着白色睡衣,肤色苍白的她看起来是那么不真实。她颈上的脉搏跳动太快且微弱。借着三十年警界的经验,他转向一名警官安静地说道:“找个护理人员来看一下这女孩,她看起来吓呆了。”他需要她保持神志清醒并能回答问题。

警长认识露西大半辈子了。在他选举期间,戴家总是他有力的赞助者。至于深厚的情谊,这些年来他也对戴家回报许多好处。戴马修是个难缠且精明的家伙,但却十公正直。柏理对露西则只有敬佩,她内在的坚强,面对现今的式微丝毫不放松她的原则,及她的生意头脑。在大卫死后直到维克长大接管分担部分产业前,都是她一个人扛起整个王国,并抚养两个孙女。或许庞大的财富能让她到处都行得通,但她仍必须和别人一样承受情感的负担。

露西失去太多所爱的人了,他想道。戴家和谭家都遭到家人早逝的打击。她挚爱的哥哥及他的儿子,戴马修,再来是大卫和他的妻子珍妮,那几乎已经将露西击倒,但她仍挺直腰杆地承受。而现在这个;他不知道她这次是否能承受丧亲之通。她一向喜爱洁茜,而她曾是郡里社交圈中最受欢迎的人,虽然他本人对她持保留的态度。有时她的表情冷酷而无感情,像他所看过的某些杀手般。她并未真的给他麻烦,或要他掩饰丑闻;无论洁茜的真实面貌是什么,在她的社交礼仪下总是不露痕迹。洁茜和维克曾是露西生活的动力,两年前他们结婚时她是多么骄傲。柏理恨他所要做的事,即使维克没有牵涉在内,失去洁茜已够她受的了,但这是他的工作,无法在台面下作业的。

护理人员进门走到柔安身前蹲了下来。柏理听他问了她一些问题,用小手电筒照她的眼睛,观察她的反应,并测了她的脉搏和血压。柔安用平板、几乎听不到的声调回答。她一点都不关心护理人员在做什么。

他们拿了条毯子里着她,劝她躺在沙发上,并为她拿了杯咖啡,劝诱她喝下。

柏理吸口气,对柔安被妥善照顾感到满意,他无法再拖延执行公务。他边穿过房间走向那群家人边揉着后脑。安哈伦至少已经重复叙述十次当时状况,而柏理早已受不了那油滑聒噪的声音。

他在露西身边坐下来。“你找到维克了吗?”她压抑地问,更多的泪水滑下她脸庞。第一次,他想到,他觉得露西看起来如她七十三岁的年纪一样。她一向给人强壮得像最好的不锈钢一样,而现在她则萎缩在她的睡袍中。

“还没有,”他不安地答道。“我们正在找他。”

门口传来一阵騒动,柏理皱眉环顾四周,当维克的母亲,谭伊凤走进来他才放松。就技术而言,应没有人被允许进来,但她是家人,即使她已搬离戴家多年到她在河对岸的小房子内。伊凤一向是独立的。而现在,柏理却宁可她没出现,他奇怪她怎么知道这里发生问题。管他的,想也没用。这就是小镇的缺点。一定是有人传出去给其他家人,最后传到她那里。伊凤的绿眸扫视房间。她是个高挑苗条的妇人,深色头发中夹杂灰发,潇洒或许比漂亮更适合用来形容她。即使这时候,她的穿着仍是无暇的。她的眼光落在柏理身上。“是真的吗?”她问道,声音有些破碎。“有关洁茜的事?”虽然柏理对洁茜有所保留,但她似乎和她婆婆相处的很好。而且,戴家和谭家来往密切,伊凤从洁茜小时候就认识她了。露西在他身边强忍啜泣,全身颤抖。柏理向伊凤点点头,她闭上眼忍住涌上的泪水。“是柔安做的。”萝莉姨婆憎恶地说道,瞪着房间另一头身裹毛毯,躺在沙发上的纤小身躯。

伊凤倏地睁开眼睛,对萝莉露出不相信的表情。“别荒谬了!”她尖锐地说道,并故意走到柔安身边,将她惨白脸上垂落的头发拨开,轻声地安慰她。柏理对伊凤的看法提升了好几度,不过他怀疑萝莉会有同样的看法。

露西低着头,好像无法看着房间另一端的孙女。“你要逮捕她吗?”柏理抬起她的手,笨拙地握住她细长的手指。“不,不会的。”他说道。

露西轻颤一会儿,体内的紧绷消失了一些。“感谢老天!”她紧闭着眼睛低语道。

“我要知道为什么不逮捕她!”萝莉在露西身旁像只母鸡尖叫着。柏理从来就不像喜欢露西那样喜欢萝莉。她是比较漂亮,但是露面才是戴马修喜欢的人,嫁了阿拉巴马州西北部最富有的人,而嫉妒几乎生吞了萝莉。

“因为我不认为是她下的手。”他平板地说。

“我们见到她站在尸体旁边!脚还站在血泊中!”柏理不耐地怀疑那有什么意义,耐心快到达极限。“我们认为在柔安发现之前,洁茜已经死了好几个小时。”他并未解释尸体僵硬程度的细节,认为露西不会想听它。除非有人证,想要指出死亡的正确时间是不可能的,但是他们仍可以确定洁茜是在午夜前一、两个小时死去的。他不知道柔安为什么要在凌晨两点去找她表姐——他会查清楚的——但是当时洁茜已经死了。那群家人震惊地看着他,好象不能理解他的活,他打开小记事本。通常是镇上的警官会做侦讯,但这是戴家,他要亲自注意这件事。“安先生说维克今晚和洁茜大吵了一架。”他开始说道,瞥见露西对她妹夫锐利地看了一眼。

然后她深吸口气,挺起肩膀用手帕擦擦脸。“他们有过争执。”

“关于什么事?”露西迟疑着,萝莉接下去回答。“洁茜逮到维克和柔安在厨房里乱来。”

柏理的灰眉扬起。没有什么事会令他感到惊讶了,但他觉得有点吃惊。他怀疑地看了对面脆弱蜷曲的小身形。柔安似乎还十分孩子气。他看不出来维克会对她感兴趣。“乱来,怎么个乱来法?”

“乱来,就是这样,”萝莉提高声音道。“老天,柏理,你要我画张图给你吗?”

维克和柔安在厨房做爱的想法更令他觉得不可能。他从不怀疑聪明的年轻人会做出什么样的蠢事,但这件事不太像是真的。他能想见维克杀人,却不是和小表妹胡来。

嗯,他会从柔安身上得到厨房里的真实故事。他要从这三人身上得到别的消息。“所以他们在争执,他们的争执变得很激烈吗?”

“当蛋,”哈伦答道,迫切地要再成为目光焦点。“他们在楼上,但洁茜叫得那么大声,我们可以听见每个字。然后维克对她喊要跟她离婚,会做任何事倩好摆脱她,然后有魄力破碎的声音。接着维克冲下楼来离开了。”

“之后有人看到洁茜吗?或是听到她使用浴室?”“没有,一点声音也没有。”哈伦说道,萝莉摇摇头。没有人试图跟洁茜说话,带家都知道最好让她先冷静下来,否则她的怒气会迁怒到他人身上。当露西逐渐明白柏理的问话导向何处时,她的表情变得惊恐与不敢置信。“不,”她激烈地摇手否认。“柏理,不!你不能怀疑维克!”“我必须这么做,”他答道,试着将声音放柔。“他们在激烈的争吵。我们都知道维克被激怒时脾气不小。通常一个女人被害,凶手大多是她的丈夫或男朋友。我很难过,露西,但维克是最大的凶嫌。”

她仍摇着手,泪水再应滑下她满是皱纹的脸颊。“他不会。不是维克。”她的语气哀求着。

“我希望不是,但是我得查清楚。维克是几点钟离开的、你们可记得清楚?”

露西沉默着,哈伦和萝莉互望着。“八点?”萝莉终于不确定地答道。

“大约是在那时,”哈伦点点头说道。“我一直想看的电影正开始播出。”

八点,柏理咬着下chún思考着。验尸官和他干的一样多年,他一向很会猜测死亡的时间。他说洁茜的死大约在十点左右,八点则是早了些,虽然仍在可能的范围之内,但疑虑颇大。他必须在向检查官呈报之前要确定他的案子能够成立。老沉是个政客,除非他有十足的把握,他是不接下牵涉戴、谭两柔的案子。“稍后有没有人听到车声或是其他的事?也许维克回来了?”

“我没听到任何声音。”哈伦说道。

“我也没有,”萝莉确队道。“除非我们躺在床上打开落地窗,还得要开着大卡车我们才听得见。”

露西揉着眼睛。柏理感觉她希望她妹妹和妹夫能闭上他们的大嘴巴。“通常我们是听不到车子驶近的声音,”她说道。“屋子十分孤立,树丛又能减低音量。”

“所以他可能回来,而你们却不知道。”

露西张着嘴,然后没有回答又闭上。答案很明显。外面的楼梯可以经由环状的阳台到达维克和洁茜的卧房。此外每间卧室都有落地窗开向阳台。任何人都可以轻易地上楼进入房间而不被其他人发现。从安全的角度考量,戴氏庄园简直是个噩梦。

嗯,也许罗亚听见什么。他的公寓位于马厩里面,隔音也许不像这幢旧宅院这么好。

伊凤离开柔安身边,走到柏理面前。“我听到你说的话了,”她平静地说道,但绿眸快将他烧出一个洞来。“你弄错方向了,魏柏理。我儿子没有杀洁茜。不论他是多么生气,他都不会伤害她。”

“在通常的情况下,我会同意你,”柏理答道。“但她威胁要让露西将他从遗嘱上除名,他们都知道戴氏——”“胡扯!”伊凤坚定地答道,不顾萝莉紧抿着嘴。“维克一点也不会相信她。洁茜生气时总是会夸大事实。”柏理看着露西。她擦拭着眼睛虚弱地说:“不,我绝对不会将他从遗嘱中除名。”“即使他们离了婚?”他紧迫盯人地问道。他的嘴chún颤抖着。“不。戴家需要他。”

嗯,这样就少了个好动机,柏理想道。他并不难过,要逮捕谭维克才让他不安。如果有足够的证据,他还是会动手,但他一点也不喜欢。此刻门口传来一阵喧哗声,他们都认出维克低沉的嗓音正对警察说话。除了柔安之外,每个人都转头看着他大步走进房内,却被两名警察拦住。“我要见她,”他锐利地说道。“我要见我太太。”柏理站起来。“我很抱歉,维克,”他疲倦地说道。“但我们得问你几个问题。”

------------------

晋江文学城

helen录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暮色情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