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情浓》

第05章

作者:琳达·霍华

洁茜死了。

他们不让他看,但他迫切地想要亲眼见到,否则很难相信那是真的。他觉得迷失了方向,没办法整理出矛盾的思绪或感觉。当洁茜对他大喊要离婚时,他只对能摆脱她而松了口气,但是……死亡?洁茜?任性、有活力、热情的洁茜?他只记得这些年来每一天都有她的存在。他们一起长大,儿时的玩伴,然后青春期的性慾将他们拴在无害的权力游戏里。娶她是个错误,但是失去她的震惊令他麻木。悲伤和放松交战着,将他的内心撕裂。其中还有罪恶感,因为他感到松了一口气。过去这两年她尽全力令他生活在地狱里,因她无情地要求他全心膜拜她而有系统地毁了他曾对她有过的感情。还有对柔安的罪恶感。他不该吻她。她只有十七岁。该死的,不成熟的十七岁。他不该将她抱在腿上。当她突然圈住他的脖子吻他,他应该温和地推开她,但他却没有这么做。相反的他察觉到她柔软的chún瓣在他底下盛开,而她的纯真撩拨了他。该死!他在就被坐在他腿上的浑圆臀部撩拨起来。他不但没有中断那个吻,反而加深它,主动地将舌头伸进她嘴里将它变成性慾之吻。他将她搂在怀中,想要感觉她雅致的胸部抵住他。如果洁茜不是在那时候走进来,他可能会把手放在她的胸部。他的嘴置于甜美的蓓蕾上了。柔安也被撩拨起来了。他原以为她纯真得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现在他有了不同的看法。没有经验不等于纯真。

不论他做了什么,他怀疑柔安会抬起手说句话来阻止他。他可以在厨房桌上占有她,或让她跨在他的腿上,而她会让他这么做。

柔安会为他做任何事。而这就是最可怕的想法。

是柔安杀死洁茜的吗?

当时他对她们俩都十分震怒,也气自己让这种事发生。洁茜用最污秽的词汇攻击他们,那时他受不了,决定要结束他们的婚姻。至于柔安,他从未想到她会邪恶到设计厨房吗一幕,但在洁茜激烈的指控后,他在柔安过于坦诚和富表情的脸上看到了震惊和罪恶感。也许是和他一样的沮丧,因为他们不该亲吻,但也许……也许不只这样。那一刻他也见到了别的:怨恨。他们都知道柔安和洁茜处不来,但是他也知道柔安的敌意很苦涩。理由很明显,只有瞎子才看不出来柔安多么崇拜他。他没做任何浪漫的事鼓励她,但也没有劝阻她。他喜欢那个小孩,她那种毫无条件的英雄崇拜抚慰了他的自尊,尤其在经过洁茜无尽的争战之后。该死!他猜他爱柔安,但不是她要的方式。他以大哥哥的身分宠爱她,担心她没有食慾,当她因缺乏社交常识而受到羞辱时他为她感到难过。在洁茜漂亮的天鹅比对下,她永远被视为丑小鸭,这对她并不容易。

她会相信洁茜虚张声势的威胁,说她要让露西姑婆将他从遗嘱中除名吗?他知道那是无稽之谈,但是柔安全相信吗?她会做什么事来保护他?她会去找洁茜理论吗?他从经验中得知和洁茜讲道理是白费力气。她只会像只见到生肉的大熊,对他做出更邪恶的威胁。柔安会做出傻事阻止她吗?在厨房的事件之前,他会说是不可能的,但他见到洁茜对他吼叫时,柔安脸上的表情,现在他不确定了。他们说是柔安发现了洁茜的尸体。他的妻子被谋杀了。有人从房间壁炉里拿起拨火棒打她的头。是柔安做的吗?她为他故意这么做吗?他对柔安的认识都在否认,至少对第二点。柔安并不冷血。但要是洁茜嘲笑她,挪揄她的长相或她对他的感情,做出更多愚蠢的威胁,也许那时柔安会控制不住脾气打了洁茜。

他坐在柏理的办公室,低头埋在手掌中,试图理出头绪。显然他是头号嫌犯。经过那一场架,他想这是合理的猜测。他气得想揍人,但这个假设合乎逻辑。

他并未被逮捕,也不特别担心这点。他没有杀洁茜,除非有人故意捏造证据,他们没有办法证明是他下的手。他需要在家里处理事情。从他短暂地瞥了露西姑婆那一眼,她显然已经崩溃得无法处理葬礼。洁茜是他太太,他要做这最后一件事,哀悼她。他们两人之间无法处得来,但她不值得像这样惨死。

泪水灼痛他的眼睛,滴落他的手指。洁茜,美丽而不快乐的洁茜。他要她成为伴侣,而不是需索无度的寄生虫,但是付出并不是她的天性。世上没有人能够满足她的爱,最后他停止尝试了。她走了。他没办法带她回来,没办法保护她。但是柔安呢?是她杀了他太太吗?他现在该怎么做?向柏理提出他的怀疑吗?将柔安丢给狼群?

他不能这么做。他不能也不会相信柔安会故意杀害洁茜。打她,是的,甚至可能是自我防御,因为洁茜很有可能在肉体上攻击柔安。柔安只有十七岁,一个青少年,如果她被逮捕起诉而被判有罪,她的刑期会很轻。但是就算是轻罚对她而言也是死刑。维克确信柔安在少年监狱不会存活过一年。她太脆弱,容易受伤害。她会完全停止进食。而她会死。他想到屋里的情形。他在能跟任何人说话之前就被带出屋外,但在那片刻所见的烙印在他脑海:具有强烈保护慾的伊凤随时准备为他战斗,露西姑婆麻木悲伤地瞪着他,萝莉姨婆和哈伦姨婆丈的眼中有着震惊和指控。显然他们认为他是有罪的,该死的他们。至于柔安,苍白孤独地在另一端,甚至不抬头看他。

他花了十年保护她,那变成了他的第二天性。甚至现在,尽管他对她生气,他仍无法克制保护她的本能。如果他认为她是故意的,事情又会不一样,但是他不这么想。所以他在这里用他的沉默保护可能杀了他太太的女孩,这个选择的苦涩涨满他的胸口。他身后的门被打开,他挺直身躯,粗率地拭去眼角的泪水。柏理绕过桌子,沉坐在嘎吱作响的皮椅中,锐利的目光瞪着维克明显的泪痕。“我很抱歉,维克。我知道它很令人震惊。”

“是呀!”他的声音沙哑。“不过工作还是得做。大家听见你说会做任何事摆脱她。”维克认为最好的做法便是说实话。“是呀,我说过,就在我说要跟她离婚时。我是说我会同意任何协议。”

“甚至放弃戴家产业?”“戴家产业是露西姑婆的,决定权在她。”“洁茜威胁要让露西将你从遗嘱中除名。”维克摇摇头。“露西姑婆不会因为离婚就这么做。”

柏理双手抱在脑后,研究着面前的年轻人。维克块头大而强壮,天生的运动员,有能力一拳就击破洁茜的头颅,不过是他做的吗?他突然改变话题。“听说洁茜逮到你和柔安在厨房里胡来。要不要跟我谈谈?”

维克的目光闪动一丝克制住的冰冷凶狠。“我从未背叛洁茜。”他简洁地说。“从来没有?”柏理让声音中注入一丝怀疑。“那么洁茜是看到什么让她大发脾气?”

“一个吻。”尽可能让柏理知道实情比较好。

“你吻柔安?老天,维克,你不认为她套年轻吗?”

“该死,她当然太年轻!”维克怒道。“事情不是这样。”“不是这样?你到底跟她搞什么?”

“我没有跟她搞什么。”维克无法再控制自己地起身,让柏理也紧张起来,一手自动放在手枪上,但是当维克在小办公室里踱步时,他又放松了。“那么你为什么吻她?”“我没有。是她吻了我。”起先是这样。柏理不需要知道其他的事。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维克揉揉颈背。“柔安像是我的妹妹。她很难过——”

“为什么?”

“今天梦莉姨婆和哈论姨婆丈搬进来住。她和萝莉姨婆处不好。”柏理嘟囔了一声表示理解。“而你……安慰她?”“嗯,还劝她吃东西。如果她紧张难过,她就吃不下东西,我担心她的身体情况。”“你认为她有——厌食症?会把自己活活饿死?”“也许是,我不知道。我告诉她我会跟露西姑婆说要大家别去惹她,只要她乖乖吃饭。她圈住我的脖子吻我,洁茜走进来,然后就爆发了。”

“那是柔安头一次吻你吗?”“除了在脸颊上轻啄之外,是的。”“所以你们两个之间没有什么浪漫的事?”“没有。”维克紧绷地答道。“我听说她对你很着迷。但她那样甜美的年轻女孩,对许多男人而言是一大诱惑。”

“她依赖我,从父母去世就这样。那不是秘密。”“洁茜嫉妒柔安吗?”“我不知道。她没理由嫉妒。”“即便你和柔安相处得很好?我听说你和洁茜一直就处不来。也许她在嫉妒你们。”

“你听说许多事,柏理,”维克疲累地说。“洁茜不是嫉妒。每当事情不如她的意时,她就大发脾气。她生气我今天早上去纳许维尔,当她见到柔安在吻我,就把它当做借口大吵大闹。”“争吵变得有暴力倾向,是吗?”“我摔了一个杯子。”“你打洁茜了吗?”“没有。”“你曾打过她吗?”“没有。”他停顿一下,然后摇摇头。“我在她十六岁时打过一次她的屁股,如果这也算的话。”柏理克制住他的微笑。现在可不是发笑的时候,不过他倒是想看看洁茜被打屁股的模样。现在许多青少年如果屁股能挨上一、两下,对他们只有好处。维克当时也只有十七岁,但是他总是比实际年龄成熟。“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洁茜越来越失控。我在闹得不可收拾之前离开。”“你几点离开的?”“还死,我不知道。八点,八点半。”“你有回家过吗?”

“没有。”

“你到哪里去了?”“我在佛罗伦斯开车绕了一会儿。”“有没有人看见你,好可以替你作证?”

“我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只是绕来绕去?”“绕了一会儿。然后我去高速公路旁的松饼屋。”“你什么时候到的?”“十点钟,大概吧!”“你什么时候离开的?”

“两点以后。我要在冷静下来以后才回家。”“你待了约四个小时?我想侍者会记得你,对吗?”维克并未回答。他认为她应该会的,因为有好几次她试图跟他交谈,但他没心情闲聊。柏理会查明白,侍者会证明他在餐厅里,就到此结束。不过接下来柏理要把谁当作嫌犯呢?柔安?“你可以回家,”柏理过了一会儿说道。“我得要你别走远。别出城去参加商务会议或什么的。”维克的凝视冰冷坚硬。“当我得埋葬我太太时,我不会计划做商务旅行的。”

“嗯。因为她死亡的状况,我们得验尸。通常那只会将葬礼拖延一、两天,但是有时需要较长的时间,我会让你知道的。”柏理倾身向前,表情恳切。“维克,孩子,我坦白跟你说,通常杀害女人的凶手不是丈夫就是男朋友。我看摸不像是那种人,但是我逮捕的许多人也不像。我会怀疑你,查证你的话。另一方面,如果你有任何疑点,我会很感激你告诉我。一家子总是有自己的小秘密。你的家人确信是柔安杀了洁茜。在我告诉他们说我不认为她是凶手之前,对她像是毒葯还是什么的。”柏理是位老好人,但在警界待了太久,知道怎么看人。他的技巧是轻松闲聊些平常话题,然后将谜底拼凑起来。维克控制住向警长坦白的冲动,只是说道:“我可以走了吗?”柏理挥挥大手,“当然。不过就如同我所说的,别乱跑。”他将庞大的身躯移出椅子。“我最好还是亲自送你回家。已经是早上了,反正我也没办法睡觉了。”柔安躲了起来,不是像小时候那样躲在家具底下或是藏在衣橱里,而是逃开屋里乱哄哄的景象。她退缩到曾看见维克和洁茜在秋千玩耍的窗台上,身上仍紧裹着救护人员给她的毯子,用毫无血色、冰冷的手指抓住边缘。她看着逐渐到来的早晨,将身后哼声作响的声音都关在外面。她试着不去想洁茜,但怎么也无法将脑海中血迹斑斑的影像除去。她不必故意想它,它就是存在那里。起初柔安只是站在那里瞪着尸体,不知道那是真的,也认不出是她表姐。她的头遭到重击,裂了一个大洞,身体不自然地趴着,颈部弯曲而头靠在壁炉前。柔安进入套房时开了灯,眨着眼想要适应灯光,越过沙发要进入卧室唤醒洁茜。她是绊到洁茜的双腿,恍惚地俯视尸体好一阵子,才了解自己看到什么而尖叫起来。

她后来才知道她站在浸满血液的地毯上,双脚都染红了。她不知道她的脚怎么弄干净的,也许是她自己洗的,或是有人替她洗的。玻璃窗反映身后的景象,一堆人来来去去,其他的家人都来了,在混乱中加入他们的泪水和疑问。

珊卓阿姨来了。她是维克的姑姑,露西姨婆的侄女。她是高大深发的女子,有着谭家人的好长相。她没结婚,一直追求物理的高深学问,在韩特维尔的太空中心工作。

萝莉的女儿女婿,兰妮和瑞格带着一双青少年儿女,洛克和嘉琳前来。嘉琳和柔安一样大,却相处不来。他们才刚到,她就溜到柔安面前问她:“你真的站在她的血泊中?她看起来像什么模样?我听妈妈告诉爸爸说她的头像西瓜一样裂开。”

柔安忽视热切坚持的声音,持续把脸朝向窗外。“告诉我!”嘉琳坚持道。她用力一捏柔安的手臂,让柔安痛得盈满泪水,但她直视前方,拒绝让她的表亲得逞。嘉琳最后放弃了,转向其他人询问她渴望知道的细节。萝莉姨婆的儿子贝隆住在夏洛特,他和太太及三个小孩预计下午赶到。不算他们,已有十位亲属聚集在客厅或在厨房里喝着咖啡。虽然洁茜的尸体早就被带走,楼上还是不准任何人进入,因为警官还在照相和搜集证物。屋里挤满副警长和一堆警察各司其职,但柔安仍将他们关在心门外。她觉得内心十分冰冷,凉意侵入她体内每个细胞,形成一道保护墙,将自己与其他人隔开。警长带走了维克,而她几乎被罪恶感所淹没。这全是她的错。要是她没有吻他就好了!她不是故意的,但她所闯过的祸没有一件是故意的。他没有杀洁茜。她知道。她要对有这个丑陋念头的大家尖叫。现在萝莉姨婆和哈伦姨婆丈在那里谈论他们有多惊讶,好像维克已经被审判定刑似的。而在几个小时之前,他们也同样地坚信柔安是杀手。维克不会做出那种事。他会杀人;柔安知道维克为了保护他所爱的人会做出任何事,但是在那种情况下杀人和谋杀不一样。不论洁茜多么卑鄙,或说了什么话,甚或用拨火棒攻击他,他都不会伤害她。柔安曾见过他温柔地帮小马接生,熬夜陪着生病的动物,和罗亚轮流陪着腹痛的马儿走路。维克照顾属于他的人事物。

洁茜的死也不是她的错,但因为柔安爱维克,又克制不住自己愚蠢的冲动,导致了一连串的情况使得洁茜的死归罪于维克。她不知道是谁杀了洁茜,她还没想那么远,就如同她相信这一切都是她的错,而他永远不会原谅她。她只知道不是维克。她体内的每一部分都相信他没杀她。当魏警长带走维克,柔安因羞愧而麻痹着。她甚至没有抬起头看他,因为他相信她只会在他眼中看到怨恨与轻蔑,而她知道自己没有办法承受。她从未觉得自己这么孤单过,好像有个看不见的气泡将她与其他人隔开。她可以听见身后的祖母又在轻轻啜泣,萝莉姨婆喃喃地安慰她。她不知道哈伦姨婆丈在哪里,但她不在艺。她绝对不会忘记他们指控她杀了洁茜的样子,像避开黑死病一般地远离她。而当魏警长说他不相信是她下手的时候,他们也并未上前来或向她道歉。连祖母也没有,尽管柔安听见她说了句“感谢老天”。她一生都在努力赢取这些人的关爱,但并未成功。她的一切从未达到戴家或谭家的标准。她不漂亮,甚至无法带出去亮相。她笨拙又不整齐,有在最不恰当的场合说出最不恰当言辞的糟糕习惯。

她的内心深处放弃了。这些人从没有爱过她,将来也不会爱她。只有维克关心过她,但现在她也搞砸了。她的内心有个巨大痛苦的空虚,她知道如果她现在走出这个屋子不再回来,也没有人会在意。好吧!没有人爱她,但不表示她就没有爱可以献出。她全心全意地爱维克,不论他对她的观感如何,都不会改变她的爱。还有她对祖母的爱,尽管她偏爱洁茜,然而祖母坚定地说过要柔安留在戴氏庄园,让一个骤式一切的七岁小女孩不再恐惧。虽然她从祖母那边得到的赞美远少于不赞同,她仍对祖母有着感激与情感。她希望将来她能像祖母一样坚强,而不像她现在这样一个没人要的傻瓜。柔安爱的两个人都失去了他们亲爱的人。好吧!就算她憎恶洁茜,祖母和维克却不会。洁茜的死不是她的错,但是如果大家怪维克,那就会是她的错了,因为她吻了维克。是谁杀了洁茜呢?闪入脑中的唯一人选是那天下午她看见和洁茜在一起的男人,但是她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确定是否能够描述他。就算他现在走进来,她也不确定能够认出他来。她震惊得没有去注意他的脸孔。先前她决定保持沉默的理由现在变得更加重要。如果魏警长发现洁茜有了外遇,他会视为维克杀人的动机。不,柔安昏眩地决定,如果她揭发洁茜的事,只会伤害维克。杀人凶手不会受到制裁,但柔安的理由很简单;告诉警长并不能保证抓到凶手,因为她无法提供任何资料,而维克会受到伤害。对柔安而言,她不在乎正义或事实,她只关心保护维克。不论对或错,她都会紧闭着嘴巴。她看着警车驶向前停下来。维克和魏警长下车走向屋内。柔安望着维克,视线像磁铁般盯住他。他仍然穿着昨天的衣服,脸上流露着疲惫和满脸胡渣。至少他回家了,她心脏剧烈跳动地想道,双手没有被铐上。那表示警长不会逮捕他。当两人走上半圆走道,维克抬起头看见她坐在窗前,身后的灯光映照出她的身形。尽管天还没全亮,柔安仍然看见他脸色一紧,转过头去不看她。

当维克进屋时,她听到身后家人慌乱的声音。大多数人没有跟他说话,反而努力维持闲聊的模样。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努力很可笑,渐渐就没有声音了。只有伊凤和珊卓冲向他的怀中。柔安从玻璃反射中看见他低下了头。他放开她们转向警长。“我得清理一下。”他说道。“楼上现在还不能进去。”警长答道。“楼下的厨房还有间浴室。你能请位警官帮我拿些干净的衣物吗?”“当然。”安排好后,维克前去洗澡。她身后声音的节奏也变得比较正常。看着他们,柔安感觉得出来伊凤姨妈和珊卓阿姨很气其他人。然后她在玻璃中的视线被接近她身后的魏警长所占据住了。“柔安,你感觉好点了吗?可以回答一些问题吗?”他的声音温和得不像是出自那个粗鲁大块头的口中。

她更抓紧了毯子,沉默地转过身来。

------------------

晋江文学城

helen录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暮色情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