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情浓》

第08章

作者:琳达·霍华

汽车旅馆小而肮脏,令她寒冷到骨髓。柔安确信拿盖亚有较好的汽车旅馆,那他为什么要来这里?是因为较近或是她对他如此不值?

她得要有自信才会以为她在他心中有任何分量,而柔安没有任何自信。她内心觉得渺小而畏缩,新的罪恶感令她心中负担更加沉重:他以为他在惩罚她。一方面确实是如此,但在她内心秘密深处却因她将躺在他怀中而狂喜。

那秘密深处微小而深埋着。她觉得羞耻且受辱,不知是否有勇气完成。她绝望地想着病重的露西期盼在死前得到维克的宽恕,她能为露西躺在这里,让他残酷地利用她的身体?

但这不仅是为了露西。维克需要报复一如露西需要得到宽恕。如果她能帮得上一点忙,如果他能回戴氏庄园,那么柔安愿意这么做,而内心深处也因自私的理由而愉悦。不管他的动机为何,有片刻他会成为她的,她会珍藏这份经验,在往后空虚的日子里回味。他把帽子丢在椅中,用枕头撑着靠在床上。他的绿眸眯着注视她全身上下。“脱掉衣服。”她再度震惊地双臂下垂站着。他要她就这样脱光衣服,而他却躺在那里看着?“我想你改变主意了。”他起身怒吼道。柔安控制住自己伸手摸向衬衫钮扣。她决定做了,而他要先看她有什么关系?等一会儿他做的会比观看还要多。她颤抖地解开钮扣,为此她已梦想了好多年,为何如此困难?因为她梦想他会因爱而走向她,而事实却正好相反?没有关系,她一再告诉自己,免得自己想得太多。这没有关系,没有关系。钮扣终于解开,衬衫敞开着。她必须一直动体免得神经崩溃,于是迅速脱下衬衫。她不敢看他,但却感受到他专注、等待的凝视。她穿的是前开式、平凡舒适的白色胸罩,有片刻她希望它是性感的蕾丝款式。她打开它让它掉落脚边。冷空气袭向她的胸部,令她的*尖如花蕾般挺起。她知道她的胸部不大。他在看着它们吗?她不敢望向他,害怕看到他失望的眼神。

她不知道如何脱衣以取悦男人。她为自己的笨拙而觉得屈辱,知道有更缓慢优雅的方式来挑动男人的兴趣,却不知如何进行。她只晓得像个女学生在体育课前更衣。

她最好在神经崩溃之前结束它。她匆忙踢掉凉鞋,脱掉长裤。现在全身只剩下内裤,勇气却快要消失了。不让自己有时间思考,她将内裤褪至脚下踏出它。

他依然沉默不动。她的手移动一下好似要遮掩身体,但还是站在那里让双臂垂在身侧,无神看着赤脚下磨损的地毯,揣测是否会困窘至死。这几天她强迫自己吃东西,但在复仇的祭坛上却不足塞牙缝。要是她的躶体无法吸引他呢?要是他笑了出来呢?

他是完全静默的,连呼吸声也听不到。黑暗阻碍了她的视线,而她也挣扎着猛吸气。她无法看他,突然惊惶地想到他可能醉得在她脱衣服时睡着了。这对她的魅力是多么地讽刺。

接着一声粗哑的低语:“到这里来。”令她明白毕竟他并未睡着。

她闭上眼睛,双膝颤抖地侧身走向他。

他触摸着她,大手滑上她左腿外侧,起茧的手指划出一道热痕,唤起末稍神经。持续往上,他的手捧住她的双臀,热力灼烧着底部。她轻颤着,极力克制想要摩擦他的强烈慾望却不成功,她的臀部几乎察觉不出地轻刷一下。

他低沉地笑着,大手加重掌握。他的掌心抚摩着双臀的下半部,拇指溜进其间。

柔安在惊喜交集下开始不由自主激烈地颤动着。没有人碰过她那里。她不知道这么轻微的爱抚会造成双腿之间空虚的疼痛,或是令她的双峰坚硬肿胀。她紧闭着双眼,猜想他是否会再度碰触她的胸部,而她是否能够忍受。

但是他碰触的不是她的*峰。

“张开你的腿。”

他的声音低哑得令她怀疑是否听见他在说话。她的耳内轰声作响,感觉到自己移动毫微张开双腿,让他的手滑进她的腿间。

他轻抚过柔软紧闭的雏摺。柔安停止呼吸,全身紧绷,威胁要粉碎她。接着一只手指溜进裂缝打开她,深入她体内探索她。柔安逸出一声轻呼,又迅速抑制住。她觉得双膝无力,似乎只靠他的手在支撑她。喔,老天,这种性感令人无法忍受。他粗糙的手指在她柔嫩的肌肤内摩擦,抽出来又迅速插进去。他一遍遍地戳刺她,拇指揉搓着性感蓓蕾。

她的臀部无助地抵着他的手移动,听到细微的呻吟从喉咙逸出,呼吸困难且急促。她不再觉得寒冷,一阵阵热浪淹过她,愉悦锐利得几乎令人痛苦。绝望中她伸手抓住她的手,想要将他抽出来,因为她无法再承受更多了。所发生的事过于激烈,随之而来的还有更多,她不禁恐惧地哭喊出来。

他无视于她的努力,就当她是握住他的手而非推开它。她能感觉到他试图将第二只手指插进去,察觉到自己身体突然惊惶地产生抵抗。他再试一次,令她畏缩了。

他静止不动,低声的诅咒在寂静中爆开。

然后他抓住她,将她拉至床上躺在他身旁。柔安猛张开双眼以保持平衡,却希望她未曾这么做。

他靠近得能让她看进眼睛深处,感觉他带着龙舌兰酒的气息吹在她脸上。她背躺在床上,右腿缠在他的臀部。他依然处于她双腿之间,指尖不停地在她柔嫩的开口处移动,令她渐渐为他而湿润。

她再度感到屈辱,她全身赤躶而他却衣着整齐,看着他触摸着她最私密之处,于是她的双颊和胸部变得灼热而粉红一片。

他的手指又进入她深深地探索,双眼捕捉住她的视线。柔安抑制不住另一声呻吟。她渴望闭上眼睛的安全感,却移不开视线。他绿眸上的浓眉拢在一起。她察觉到他在生气,但这是炽热的怒气而非她所预期的冰冷轻视。

“你是个处女。”他终于说道。

它听起来像是个指控。柔安望向他,怀疑他是如何猜到,不知他为何如此生气。“是的。”她承认道,再度脸红起来。

他注视着她粉红胸部,而她看见他眼中的闪光加深。他的凝视集中在她胸部坚挺的双峰上。他的手指抽离她双腿,潮湿地揉搓着她的*尖,将她的汁液沾满她坚挺的蓓蕾上。一阵低吼从他的喉咙中传出。他倾身向前以双chún紧含住一个*峰,深深品尝她的滋味。愉悦几乎粉碎了她。他的舌头和牙齿令她全身着火。柔安惊喊着在他怀中挺直身躯,双手紧抓着他的头发固定他的头。他转向另一颗蓓蕾,一样用力吸吮着,直到它泛红挺立着。他不情愿地抬起头,专心且饥渴地望着自己的成果。他的chún和她的*尖同样地红润潮湿,因喘息而微张着,身躯辐射出的热力驱逐走室内的寒意。“你不必这么做,”他沙哑地说道。“这是你的第一次……反正我会回去的。”

失望像把利刃划过她的心。她的血色尽失,眸中盈满震惊地瞪着他。脱掉衣服是一件事,但是自从她触摸她,尽管为之讶异,她却逐渐在上升的性感喜悦中失去自我。她的内心深处狂喜,领略那双大手的每一碰触,克制不住自己渴望更多。

现在他要停下来。她不足以吸引他继续下去。她的喉咙紧缩,只能挤出一丝干涩的低语。“你——不要我?”恳求的声音很小,但是他听到了。他双眼睁大着,抓住她的手拉向他,用力地按在他绷紧的**上,不顾她纯真本能地往回缩。

柔安惊奇地怔住了。她感受到牛仔布下坚硬的起伏。它长而宽粗,热力穿透厚布,像是有生命地悸动着。她转动手掌抓住它。“求求你,维克。我要你完成它。”她喘息道。

有片刻她以为他仍会拒绝,但他突然跳下床剥光衣服。她着迷地看着他的身体:宽阔的肩膀、多毛而充满肌肉的胸膛、平坦的小腹。他小心地拉下拉链,一口气脱下牛仔裤和内裤。她眨着眼看着他悸动的坚挺从长裤中释放出来。她再度脸红了。

他停下来,深深地吸了几口气。

突然害怕任何动作会打断他,柔安静止不动,强迫自己望向别处。如果他离开她会令她死去,但是她知道他想要继续下去。虽然她没有经验,却并非无知。如果他不感兴趣,他不会这么坚硬。灯光直射着她的眼睛。她希望他关掉它却没开口。床垫因他的重量而下沉,她得伸开双臂平衡。但便宜的床垫却提供不了什么支撑。

他没有给她任何时间去思考,改变心意或是恐惧。他移至她身上,有力的大腿分开她,肩膀挡住光线。柔安还来不及喘口气,他的双手便捧住她的头,俯身以嘴覆盖住她。他的舌头戳刺着,她张开嘴接纳他。同时她察觉他坚硬灼热的**在她腿间推挤。

她的心脏在胸腔内激烈地跳动着。她轻喊一声,但他加深他的吻,舌头和**同时进入她。尽管她已被撩起,身体也为他而湿润,仍是件不容易的事。她以为他只是会滑入她体内,但却不是这么一回事。他前后摆动他的臀部,强迫自己一点点地进入她。她的身体抵抗着浙增的压力,疼痛令她吃惊沮丧。她试图不做反应,但是随着每次冲刺,它痛得更加厉害。她喘息呻吟着。如果她期待他会停止,那她就错了。维克只是更用力地搂住她,用体重和力量把她固定在他身不,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进入她。她的指甲掐入他的背部,因疼痛而开始低泣。他更加用力推挤,令她柔嫩的肌肤展开,在他深埋的厚长男性四周延伸。最后他终于完全深入她,而她无助地在他身下扭曲,试图寻找些许舒适。现在他的男性目标已经达成,他开始用触摸或声音来安抚她。他继续搂着她,吻去她的眼泪哄着她。“嘘,嘘,”他喃喃地说。“躺好不要动,甜心。我知道它很痛,但等会儿就会没事了。”这份亲密安慰了她。如果他叫她甜心,他就不会真的恨她,不是吗?她逐渐平静下来,从惊惶的挣扎中放松去适应他。他的身体也稍微缓和,她才知道原来他的肌肉绷得多紧。她喘息着在他身下软化。现在她不再那么沮丧,愉悦逐渐回复。她惊异地察觉他的坚挺在她深处悸动。这个亲密进入她、拥抱着她的人是维克。不到一个小时前她才在酒吧里远远地望着他,畏惧接近他,而现在她却躶身躺在他有力的身躯下。她抬起头,瞧见他灿烂的绿眸专注地研究着她,好似能望见她内心深处。他再度深深地吻着她,令她要求更多。“你准备好了吗?”他问道。

她不明白他的意思,她困惑的眼神令他的chún扭曲。“准备什么?”

“做爱。”

她看起来更加迷惑。“我们不是正在做吗?”她低语道。“不完全是。”

“但是你……在我里面。”

“还有更多。”迷惑变成警戒。“更多?”她压向床垫试图远离他。他苦笑着。“不是更多的我,是更多的快乐。”“噢!”她惊讶地叹道。在他身下她再度放松,双腿圈住他的臀部。这个动作令他的男性在她体内抽动,而她如刀鞘般紧紧裹住他,爱抚着他。柔安的眼帘垂下,双颊泛红。“做给我看。”她轻声说道。他开始移动,起初律动柔缓曼妙,接着加快节奏。她犹疑地渐渐反应,兴奋逐渐升高,令她抬起身躯迎向他。他将重心移至一侧手肘上,另一手伸向两人接合处抚弄她紧绷的入口。她敏感得连任何轻微的碰触都像闪电划过她全身。然后他移向先前触摸过的突起,指尖轻轻来回揉搓,令柔安全身开始融化。

在他大胆性感的攻击下,他迅速将她投向gāo cháo。尽省她试图扭动以躲避他的手,他却毫不留情。急速猛烈的性感燃烧着她。他更加用力地驱策她,深深地刺戳她,令她几乎无法忍受,在强烈的愉悦中攀附着他哭喊出来。它在她体内盘旋增常,终于粉碎了她,使得她狂野地弓起身子,臀部起伏在他入侵的男性上。她听见自己大声喊叫,却不在乎。他沉重地身子将她压入床垫,双手用力抓住她的臀部,在她张开的双腿间前后摆动。接着他爆发了,一次次地推挤着她,喉咙发出嘶哑的声响,她感觉到他释放出的湿润。在沉默中柔安麻痹地躺在他身下。她累坏了,虚弱地只能喘息。她沉入瞌睡状态,几乎感觉不出他小心地分开他们的身体,躺在她身边。不久之后灯熄了,她察觉出清凉的黑暗,他拉开床罩将她置于床单上。她本能地投入他的怀抱,将头倚放在他的肩窝,一手置于他的胸膛,感受手指下的浓密胸毛。十年来她头一次感到些许平静。不知多久以后她才察觉他的手带着企图在她身上移动。“你能再做一次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暮色情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