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重建》

第十四章 身体

作者:美·露意丝茜

“我们要用爱心,来听从我们身体所供给的指示。”

以一般情形来说,我们的疾病都是自己制造出来的。我们的身体很像世界上最奇妙的机器,能反映我们内在的思想和信念,且时常和我们“对话”,告诉我们它的种种情形。我们应该花一些时间,来留心倾听。

即使在平时,我们身体中的每一个细胞,也在对我们的每一句话、每一个思想、每一次行动发出反应。一个永远拉长着脸孔的人,表示他没有快乐,也没有爱心。老年人的脸孔,可以清楚的显示出他们一生的思想习惯,所以我们可以从老年人的脸部表情,看出他以往的为人如何。

在这一节里,我将列出制造疾病的心理状况,也告诉你怎样制造健康。我现在是在探究,究竟我们怎样制造出一些普遍的生理问题?为什么这些问题会产生?尽管它并不是对每一个人都准确,但是它能够给予我们每一个人一些有效的指示。百分之九十到百分之九十五的病人,都受到指示帮助,其中不乏经服葯无效的人,情形也由此好转。

我们的“头”,是象征我们自己。我们用我们的头,将自己展现出来;人们认识我们,都是因为认识我们的头。如果我们的头部有什么不安适,这表示我们一定有了很大的问题。

“头发”象征力量。要是我们经常紧张害怕,那便会引致生长头发的毛孔收缩,使头发不能呼吸;头发不能呼吸,就会失去生命而致脱落。这种情形,如果不改善,久而久之,便会使我们秃头。

自从女性开始加入“商业社会”以后,也都因为紧张和颓丧的关系,开始要面对秃头的问题。这和以前“男主外,女主内”的时代大不相同。那时代的女性,因为受压力较轻,所以很少有秃头的威胁;就算男性,也因为旧时的各种竞争,不像现在那么厉害,因此秃头问题也好得多。

一个人经常处在紧张和压力中,并不表示他个人特别尽力地在奋斗,那只表示出这个人相当脆弱。人要能松弛、轻安且专注,才算是真正的强壮和安稳。我们应该多多放松我们的身体,更应该多多放松我们的头皮,以免引致秃头。

现在,我们就可以尝试让自己放松,而且时常都要做这种放松的练习;当你练习了一个时期以后,你会觉得你显然和以前大大不同。

“耳朵”象征我们听的能力。如果一个人的耳朵有毛病,这通常表示他有些问题不愿听到,更不愿听旁人的说话。

“不痴不聋,做不得阿家翁”,如果装痴作聋装惯了,耳朵就算真聋了。

相反的,一个人的耳朵无病无痛,只要能够训练自己连极微小的声音都留心去听,那便即使活过了一百岁,听觉还可以维持得很好的。

耳痛对小孩子来说,相当普遍。这是因为小孩子时常都被迫听大人的种种说话,而这些,小孩子又都根本不想要听。加上家长的管教是不许小孩子表达愤怒,小孩子的愤怒被压抑,就导致了耳痛。

“眼睛”象征我们看的能力。如果我们的视觉有问题,那通常表示我们厌烦了看某一些东西,这些东西可能是书报,也可能是生活中常出现的,不论它已成过去,或现在仍在,或者将来要来。是我们先有逃避心,眼睛受到暗示,所以就把看的能力降低。

小孩子戴眼镜,可能是因为遗传了近视,也可能是家中有某些情形他不想见到。小孩子没有能力改变家庭,他们只会盼望自己见不到这些不想见的事情,于是他们的视力,就在被暗示的情形下减弱,以减少他们心中的烦恼。

很多人因为他们肯清理和改良他们在戴眼镜之前发生的坏事,以致视力也得到改良,他们的近视程度减低,甚至原来戴眼镜的也不需要再戴眼镜。这种现象真可以发人深省。

我们不妨想想:是否有什么事,我们正不想去面对?或害怕面对?怕将来面对?如果你能够清楚对待自己,你便什么事都不会发生。这是个很有用的问题,值得好好思索。

“头痛”来自心绪纷乱和将自己看得没有价值。人应该在头痛的时候,问问自己:究竟有什么事不对?然后,安慰自己、鼓励自己,让所有的问题得到解决,头痛自然会痊愈。

常患偏头痛的人,是因为太希望自己十全十美,替自己制造了太多的压力,同时,又常常压抑自己,从来不敢宣泄自己的不平。而每当他们快要有偏头痛的时候,如果能作适度运动和娱乐,偏头痛就会立刻停止。心情的放松,可以消除紧张和痛楚。尽管人在发生偏头痛的时候,并不想去找寻娱乐,但却真正值得一试,这是绝对有益的。

“颈”和“喉”很奇妙,这个部位是很复杂的。

我们的颈很接近头部,很象一个思想的通道。人的颈部如果发生问题,是身体在暗示人对某个处境、某些观点,都太顽固不开通。

慧珍妮亚琴都,是一位很高明的家庭医生,她曾经做过一个很特别的调查,发现人们竟会以二百五十种不同的方法,洗涤碗碟。这个事实告诉我们:只看一个角度,不看另外的角度,那么,我们便等于把世界上的绝大部分都摒拒了。做人的态度,如果能配合到像他的颈部一样灵活,那他的颈部,就绝对不容易发生问题。

喉咙有替我们说话的能力,但是它与鼻子相通,鼻子吸入了细菌,便影响喉咙。不过,细菌是无出不在的,为什么有些人容易有喉咙的问题,而有些人却不容易有?那就全看本人是不是有心理方面的不妥了,一个觉得没有能力替自己作主的人,他的喉咙必定很弱。

如果喉痛又带伤风,那也是由于他的思想混乱,削弱了他的抵抗力,才会如此。

很多只为他人而生活的人,从来不能做他们自己所希望做的事,只是时常在讨好家中的母亲、父亲、丈夫或妻子、工作地方的上司、同事、顾客……这种人精神不痛快,特别容易伤风喉咙痛。

扁桃腺和甲状腺的问题,也是如此。

我们应该注意自己和他人的咳嗽。咳嗽是在表示一些什么,或对什么有了反应;很多人的咳嗽,都是在表示对环境的不满意,甚至是下意识的希望别人注意他。

咳嗽的最大原因是抗拒——抗拒细菌、抗拒灰尘、抗拒别的一切。在一个很成功的音乐演奏会中,成千上百的人都鸦雀无声,静静地听;原来伤风咳嗽的人,到这时候也不咳嗽了。

反之,在某些低级的剧场里,虽然观众只有数十、一百个,但往往一片杂乱,咳嗽声此起彼落,没有片刻的宁静。

这些正说明了咳嗽并不是单纯生理上的病,而是人随时可以制造、也随时可以停止的。我在授课的时候,如果有学生咳嗽,我便会请他站起身,问他是不是不同意我的说法?还是喉咙真有不妥。而大多数被问的学生,都会就此停止了咳嗽。

“手臂”象征我们对生命的经验。它有拥抱的能力和潜力:手臂的上半部,与我们的潜力有关;手臂的下半部,与我们的能力有关。

我们的“手”时常用来握、用来抓、用来拿。我们让东西在我们的五指间来去,有时候,我们会强拿着不放。我们“着手”帮助他人办事,办得快叫“快手”。

我们的手可以很柔和,也可以因为过度思想,使手掌很硬、手指粗糙。时常把手紧握着的人,是表示有恐惧,他恐惧他会失去什么、恐惧他会有什么不足够;恐惧一旦轻忽,便什么都不再存留。

一个人如果常常紧紧抓住他爱的人不放手,这样只会使他爱的人更快失去,因为没有个人会长久欣赏一个过于紧张的人。和人握手时把人家紧紧抓著的人,通常都不够开朗。

人应该知道:人生在世,一切都经注定,如果要争取,只能以行善来争取。思想上有这样的领悟,自然会放宽心胸,不再执着不放;这样,双手自然不会再表现出紧张。要知道所有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并不会被他人夺去,实在大可放心。

“手指”发生问题的人,应该尽快松弛自己,不要再对人对事百般执着。有些人意外割伤了手指,这不纯是意外。他的自我,正在不如意的处境中,精神非常不集中。

“背”是我们身体的支柱,背部良好,也表示得到别人的支持,很有力量。如果我们的背部有问题,就表示自己觉得没有得到应有的支持。其实,我们除了有工作、家庭、丈夫或妻子、朋友的支持,事实上我们还受到生命的支持;一个经常行善的人,更受到宇宙间一切吉祥力量的支持。

有些人背部上方不舒服,可能是因为他觉得他的爱人、朋友、雇主等不了解他或不支持他,使他颓丧,才影响背上半部血流的通畅,而发生痛感。

背下半部发生问题,常常是因为忧虑没有足够的金钱。很多人把金钱认为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假使没有了它便不能生存。其实,在正常的情况下,人并不会饿死、冻死、穷死,大可不必担心。人有一双手就可以得到一切,吉祥之光会照耀每一个善良的人。

我们的“肺”,象征我们接受和给予生命的能力。肺部的问题通常表示我们害怕接受生命,或许我们觉得自己没有权利去经验一个充沛的生命。要知道,人之能有生命,是由前世的善因得来,应该信任自己是善男子、善女人,不可以自暴自弃。

传统上,女性的呼吸一直都很浅,她们以为自己较秀气,不应该放任自己用力呼吸;而今天这一切都在改变。女性能够在社会上有自己的地位,成为社会上人格完整的一份子,所以已能开始深深地,充沛地呼吸。我很高兴,能看到女性参与运动比赛。女性一直都在室内工作,直到近代才有女性像男性那样健壮活跃,由于如此,她们的身体都变得强壮了。

肺气肿和过分的吸烟,是由于否决自己的生命。这些人有一种顽固的观念,觉得自己本难长寿,所以纵情于无益的嗜好。人如果想要戒烟,就先要把这种基本信念改变。

“胸部”象征母爱般的心情和行为,如果我们胸部有问题,这通常表示我们对一个人、一个地方、一样东西、或一个经验,有过分的“母爱”。

作为一个母亲,她的责任之一是要使小孩子“长大”。但她们必须知道,何时应该放开双手,不再管制儿女,让他们自己去发展;不应该过分的保护,不应该老为儿女预备一切,要使他们能打理自己的生命里程。很多时候,过分的母爱反而会减弱滋养力。

胸部生癌,是因为有深刻的怨和恨,影响细胞功能。佛教称“贪、嗔、痴”为三毒,一点不错,这三毒的毒素真不小,是种种灾祸的根源。

“心脏”,象征着爱;血液,象征着愉快。一颗充满爱意的心,能把血液送到我们整个的身体。当我们否决愉快和爱,我们的心脏便会紧缩,变得失去弹性。结果血液不流畅,于是贫血和心脏病就发生了。有心脏病的人,都不是轻松愉快的人,一般来说,他们勇于“拿得起”,却弱于“放得下”。

佛在开示弟子的时候,会连说三声“放下”。能放下的人,他的心脏病就会随之而痊愈,就算一条血管阻塞了,也会另外生出一条新的血管来。

我们的“胃”,除了消化食物,还消化我们的新意见和生命经验;当我们的思想感情有问题的时候,我们的胃会跟着发生问题。胃发生问题,通常表示我们不知道怎样去吸收一个新的经验;我们是在惧怕,因此影响这个消化机能。

难得坐船的人常会晕船,胃部不舒适、呕吐不停、不能进食。在同一艘船上,坐船的客人都如此,但驾船的船员却完全不会。那是因为前者惧怕这种经验,而后者已经习惯、吸收了这种经验,所以胃的反应便不同。坐飞机也是如此,只是现在已经有预防呕吐的葯,所以情形才比较没那么明显。

患有胃病的人,吃葯很难治好,只有在心情、环境完全改变以后,他的胃病才可以不葯而愈。

念佛吃素的人,很少生胃病,主要就是因为他们有着正确的人生观,没有那么多执着,所以他们的消化系统比不信佛的人好。

我们的“腿”,带我们向着生命的目标前进。腿部有问题,通常表示我们害怕前进,或不想向着某个方向前进。腿部青筋暴露,表示他站在憎恨的地方、做憎恨的工作,失去了愉快。如果他们遵照佛陀的指示做人,不怕辛苦、积下很多功德,他们的腿痛,自然不会再发。

“膝”,像我们的颈一样,和我们的适应能力有关;膝痛表示自傲和顽固。我们前进的时候,时常害怕弯曲,太过僵硬,害怕我们的道路,不肯接受新的指导。如果你的膝部有问题,你可以问问自己:你有没有自傲、拒绝改变生活、拒绝适应新的道路?你要把顽固除去,立志改变。

生命是流畅的、行动的,如果我们要快乐,我们一定要适应生命,和它一起行动。一棵杨柳树跟着风一起摇摆,它随时都是那么优雅、那么自然的和生命融合。

向佛屈膝跪拜,表示你的谦虚、向善、不顽固;不单对膝部有益,更对生命前途有意。

我们的“脚”,表示出我们信心的强弱。很多年老的人走路都有问题,表面上,好象是由于身体机能的衰退;实际上,是丧失了信心,认为自己已经走到了人生旅途的尽头,再没有道路和方向可以踏实前进。他们坐下来,便不想站起;站起来了,也只是慢慢移动,不想行走。许多事他们都不想参与,他们瑟缩着,想保留有限的一点精力。这是一种错误的行为。机能不会因年龄的关系衰退,却会因不加动用的关系而衰退,就好像一部机器一样,你愈不去动用它,它愈会生锈变坏。

小孩子没有信心问题,所以他们的双足都很健康,不单能走,还能跑跳。

美国总统艾森豪小时生病,腿发生大问题、高烧不腿,医生一再主张要把他的腿锯去,以保全他的生命,使高烧得以减退。他的父母起初不愿意儿子失去腿,但是后来也同意医生的建议,认为如此总比放弃他的生命为好。

艾森豪自己反对这样做,他请求他的兄弟把他的房门闩起,不让任何人接触到他的身体。他甚至叮嘱说,可能他会烧得更高,高到令他昏迷,但即使如此,也要坚持守卫,千万不能让人进来,使他失去腿。

他的兄弟发誓一定会完成使命,而且,真的做到了。不论家人和医生怎样劝说,他都坚守初衷。

奇迹终于出现!病人在稍后的日子中,腿部肿痛渐消、热度渐退,最后竟然完全康复。

这个后来做到美国总统的孩子,就是因为他有信心,所以他的腿虽然遭受病菌的侵袭,但也由于他的斗志,没有能把他打败。

我们习惯形容庸医为“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他们不知道从病人身上找出基本病因,加以彻底的医治。这种想法是正确的,假使再能够多了解到:一切病因都和人的信念有关,那就更对。

信念才是健康与否的主要关键。而所有由头至脚的不健康,人都可以自己医治,比靠医生还更有用。

人的信念,主要又靠信仰。信仰是行为的总指挥,像一个钟的轴心;轴心指挥所有的零件行走,轴心稳定正常,零件行走方正确。

佛告诉我们,世事有因有果;我们健康、我们生病,也都有因有果。“果”是别人能看到的,“因”只有自己最清楚。

人人都知道吸烟能导致肺癌,但吸烟并不是真正的因。真正的因是:为什么人要吸烟?为什么明知吸烟不好,还要继续吸下去?为什么明知应该戒烟,还不戒烟?

在这里,我们可以更加明白到一个人信仰的重要、信念的重要。信仰佛教的人,一定不会吸烟;即使过去吸烟,也会戒绝。信念歪曲的人,自己不产生力量给自己快乐,却要靠吸几支有害的烟来“产生”快乐,这算什么呢?

喝酒也是一样。喝酒伤肝,能够导致肝硬化、肝癌,但是信念不正确的人还要喝酒,以喝酒为人生唯一乐事,不计后果。

酒不是病的正因,因为酒不会自动跑进人的嘴里。为什么要喝酒?为什么不能停止喝酒?才是真正的因。

信仰佛教的人,一定不会喝酒。

人的生命有长有短,长短自有它长短的“因”。既然在这个世界,有人可以活过一百岁、到一百十岁,一百一十几岁,而且还活得健康、快快乐乐、这就可以证明:人是“地、水、火、风”四大假合;只要四大调和,便可以不病、不夭折、不短寿。

别人能够做到,我们也应该能够做到。

过去的错误信念、错误行为,今天改正过来,还来得及。

依照佛的指示去修:戒、定、慧。

不单活得健康,还能得到涅磐,解脱生死轮回!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生命的重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