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重建》

第二章 你有什么问题

作者:美·露意丝茜

每当我问人:“你有什么问题?”很可能,他回这样回答我:“我年纪老了,身体有问题,不是这里痛,就是那里痛,痛得我一刻都不得安乐,眼睛看不清楚,耳朵听不清楚,样样机能都在衰退。”不错,这些问题的确很普遍,我很同情。

也有人回这样说:“我和别人的关系,总搞不好。他们对我诸多要求,却从不给我支持。他们批评我、诋毁我,一点都没有爱心。他们凡事都针对我,不理会我的困难,甚至从来都不给我解释的机会。

”是的,这些问题,的确成问题,我很同意。又有人这样回答我:“我没有钱,所赚的钱又少,不够用,要付出去的,总比辛苦收入的更多,令我收支不能平衡;仅仅金钱这方面,已使我很仿徨。”的确,时常入不敷出,真的很成问题。

还有人这样说:“我从来都没有机会能够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我究竟应该做什么?我没有能力使人家高兴,而且永远觉得时间不够用,所有的需要和慾望都不能够实现。没有人关怀我,帮助我能过得较好的生活,我太没有用,几乎做什么事情都做得不对。又时常把应该去做的事情,拖延不做。”申述这类问题的人,我真见过不少。

到我诊所来的病人,各有各的问题,所有他们的问题,大概和以上的几项问题差不多:或是身体有病痛,或是与人难相处,再不就是缺少金钱,精神苦闷……,有些甚至几项问题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并不是一个人只占一项那么简单。

病人们知道自己有问题,却不知道他们的问题,都来自他们的思想,是因为思想不正确,才产生那些问题的。我常常问这些病人:“你生活得好不好?”“你的身体怎么样?”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你喜欢你的工作吗?”“你的钱够不够用?”

“有关你的爱情方面,是怎么样的?”

“你曾和多个爱人分手吗?我可以知道你每次分手的原因吗?”

“请简简单单对我说一说你在孩童时的生活环境。”

当我的病人回答我以上这些问题时,我留心听看他们用什么语气来做答,和他们的身体姿势怎么样、面部表情怎么样。

因为思想和语言会制造每一个人的将来,所以我对他们的所思所讲十分注意。而每当我仔细聆听他们所说的话后,我总可以知道他们究竟存在有什么问题。“慾知心中事,且听口中言”,我们每个人所说出来的话,分明这样却说成那样,用的语气又不对称,很多事都和他们的经历不符合,那么我就可以确定:他们如果不是在说谎,就是和特们自己的生活,断了联系。

我也会给我的病人一人一本小册子和一枝笔,人他们在纸上写出五句到六句句子,说说他们应该怎么样。有些人觉得这样写很困难,有些人则写得不愿停手。

然后,我请他们把已经写下的句子读给我听。当他们读出“我应该怎么怎么”时,我会立刻问:“为什么你觉得应该这样?”“我母亲说我应该这样。”“我怕不这样做不好。”

“因为我要十全十美。”“所有人都要这样做嘛!”

“因为我太懒,高矮肥瘦都不合标准,太蠢、太丑、太没有用。”

我从他们的这些回答中,能知道他们的概念模式,究竟错在那里。他们读,我只静听,不加批评。直到他们读完六句应该怎么怎么后,我才跟他们谈话,讨论“应该”这两个字。

我认为“应该”这两个字,是文字中非常有害的两个字。当我们用“应该”这两个字时,其实就是在说我们自己“错了”;我们的过去“错了”,将来也“会错”。

我们真的不需要这样说自己“错”。我们原来就可以有多种选择,不是一定要怎样。如果我能,我真想把“应该”这两个字永远取消,把它变成“可以”两个字。“可以”这两个字,表示我们有选择的余地,也表示我们从来都没有那种所谓的“错”。

我叫我的病人作出改变,把“应该”两个字从纸上画掉,改写成“可以”这两个字,并且请他们照这样读出:“我希望我可以怎样怎样……。”这么一来,很多黑暗都立刻变成光明了。当他们每读完一句他们希望自己可以怎么样时,我便问他们:“那你为什么不这样呢?”他们的回答,和以前显然不同:“因为我不要。”

“我想我会很害怕。”“我不知道怎样去做。”“我想我的能力不够。”

这些回答,都已删除了“错”的涵义。

很多很多的病人,多年来都在不必要的严责自己,批评自己没有做某一件事;其实在他们的内心里,根本没有要做的,一点不合自己的旨趣。如果他们明白自己不必一定要由他人摆布,那他们就可以把那样没有做好的事抛开不理,不必耿耿于怀,洒脱得痛痛快快。

有些家长认为他们的儿女应该成为一个医生或者律师,就要儿女照着他们的意志去做。如果他们的儿女对学医或者做律师一点都不感兴趣,那么学不好、做不好,就情有可原,大可不必对父母抱歉,更不必因此责备自己。

可以被痛快抛掉的自责,大家不妨立刻抛掉,不必等待日后。

自从我和我的病人研究取消用“应该”两个字以后,我的病人们就开始重新检讨他们的生命,同时发觉有很多他们一向希望能做好的事,其实并不是真出于自己内心的需求,而只是为了要讨好他人的缘故,那是很愚蠢的。当他们这样一觉悟以后,那些因为心理负担而引出来的疾病,便很快就有了转机,因为他们不再为了讨好他人,去做一些自己不需要做的事,而且把达不到理想,当做是“自己的错误”,加苦于自己;如此,一切压力就此消失,新的生命从此开始。

我向他们讲解我的哲理,我相信生命是非常简单的,我们送出去的任何东西,转眼之间,将以另一形式重回。佛的正知正见,引导我们的正确思想、正确行为,使我们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得到一切应有的果报。

当然,在我们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我们只会从成年人的启迪中,去学得怎样感受生命,怎样感受自己,怎样产生信念。但是,不论我们小时候学到的是什么,在我们长大成人以后,就不一定要把那些信念,重复放置在自己的生命之中。要知道,我们所有的过去都已一混而过,真正对我们有用的,是在“当下”。

我们要向佛学习改变自己,而且要由“当下”开始改变!喜爱自己不论我的病人有着多大的问题,我都以同样的方法帮助他们,这方法就是教他们“喜爱自己”。

爱是最奇妙的、最有效的医疗力量,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够真正的喜爱自己,生命一定回充满奇迹。

怎样才算是真正喜爱自己?真正喜爱自己,要离开虚荣、摆脱自大,因为虚荣和自大与喜爱自己之道正好相反。虚荣和自大其实只是一种恐惧,而喜爱自己乃是要我们对自己有极大的尊重心,以及对自己的生命、自己的心意、身体有深深的感激之意。

我认为“爱”是在内心中对自己、对人、对生命的热忱赏识,同时也赏识其他很多不同的东西。以我自己来说,使我非常热爱的有:生命的种种历程能生活在世上的欢欣我所见到的美另一个人知识心意的奇妙我们的身体动物鸟雀鱼所有的植物宇宙的伟大和奥秘佛的支持与鼓励朋友们,请问你还可以在这些项目上,加多其他一些什么吗?

现在,让我们来研究研究有关自己怎样不喜爱自己的一切:我们经常责备和批评自己。

我们用不当的食物、烈酒、毒品来糟蹋自己的身体。我们坚信自己不被他人所爱。

我们甚至害怕升职。我们使我们的身体产生疾病和痛苦。

对我们有益的事情,拖延不做。我们在混乱和没有规律的环境中生活。我们欠人金钱。

我们接近不爱护我们的人。请试想一想,你有无如此的不喜爱你自己?

记得有一位我的病人,她是配戴隐形眼镜的。有一天,我和她一起发现了她童年的恐惧,那恐惧对她后来的日子影响很大,而她却浑然不知。经我向她讲解开导后,第二天她便感到戴着的隐形眼镜不舒适。她把它们除了下来,结果发觉,自己的视力竟然比戴眼镜时更好,根本没有再戴眼镜的需要。

但即使如此,她还是对自己的眼睛毫无信心。一整天,她都在对自己说:“我不相信,我真不相信,我真不相信,我完全无法相信。”她这样想了一整天以后,第二天她又把眼睛戴上了,觉得自己一定要戴眼睛,戴了眼睛才感到安全。她的这种表现,可以证明人在对别人没有信心的时候,竟会对自己都不信任,一双眼睛明明正常了,还不肯相信事实的真相。其实,人的视力与他的身体精神都有关系,并不是只可以坏下去,不可以好起来的。

又有些人,觉得自己没有价值,这也等于不喜爱自己。

汤美是一位杰出的艺术家,常替很多富有的人家作壁画,可是自己却毫无积蓄,而且时常穷到连帐单都付不出。他以为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替人在墙上画图,时间所费太多,导致赚不了什么钱所致。其实谁都知道,汤美向人开出的价格太低,所以才收入不多,而那些富有的人家,即使汤美多要些钱也不会拒绝的,甚至还会觉得墙上的图画更有价值呢!只是汤美自己太看轻自己了,不敢多索取酬劳,以致辛苦工作都不能应付日常开支,令自己常在贫穷中受罪。不懂得改善生活,只知道意味自苦的人,是很对不起自己的。

又有些人,常觉得自己没有价值,在工作的地方,往往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以致同事们都不爱他。

还有些人,因为和异性有过一两次约会,以后对方就再没有约他,便以为自己有什么错使对方不高兴,以致非常懊丧。其实,人和人在单独接触以后,容易发现双方不太合适,所以不想再约会。这种情形非常平常,何必责怪自己?

更有很多婚姻曾经失败的人,他们不再肯定自己的价值,把自己认为是一个永恒的失败者,这也是不对的。婚姻的能否维持,全在夫妻双方的个性是否合适,谈不上什么胜和败,用不着看轻自己。

有些人连自己的身材不及模特儿的身材好看都感到难受;有些人凡事都不敢作主,怕有差错;有些人为了息事宁人,放弃自己的原则……。

你试想想,你是不是也常感觉到自己没有价值?婴儿的完美当我们还是一个小的婴孩的时候,我们可以说是十分完美的。婴儿并不需要做什么事情来使自己完美,因为他们真的已经十全十美。他们知道自己是家庭的中心,他们有需要时,从不害怕发问和争取。他们很自然地传达他们的感受。当一个婴孩身体不适的时候,家人一定会发现,而且几乎所有老老少少的家人都会知道。而当他们快乐的时候,家人一定能看到,因为他们的笑容可以使整个家都发出光亮。

婴孩是充满着爱的。但是,假如你不爱你的婴儿,那你的婴儿就会无精打采,甚至可能郁郁而亡。人在长大以后,才能学会怎样在没有爱的环境中生活,但婴儿却绝对办不到。婴儿喜爱他们自己的身体,甚至连自己的粪便都不讨厌,他们有极大的喜爱自己的勇气。

记着,我们都曾经是这样。但是,当我们开始听成年人说的话,而成年人说的话又常常引起我们对一切恐惧时,我们就渐渐失去了以往的勇气,不再像婴孩时期那样喜爱自己了。

对镜作练习有时候,我会叫病人拿一面小镜子,望着镜子中自己的双眼,轻呼自己的名字,同时说:"我喜爱你,我接受你。"这是一种很简单的动作,但是有不少病人却认为很难做到,他们在对着镜子做练习的时候,都显得情绪不稳定,有些人会愤怒、有些人会哭,有些人根本不肯做。有一次,一位病人还把镜子大力摔掉,立即离开了诊所,直到多月以后,他才重新练习这种动作。

对镜的练习,看来好像有些无稽,但事实上却真能帮助病人吐露心声,令我迅速了解病人。

当我和已做过练习的病人讨论他们的问题时,会比较容易把问题的中心发掘出来。除了少数病人,大多数病人都害怕拿着镜子凝视自己的双眼,那是一种害怕面对现实的心理现象。早期我也曾有过相同的经验,但后来我就可以对着镜子,毫无畏惧;有很多病人,也是这样。

所以,这种对镜的练习,是不可少的。问题有一个病人,非常注重她的容貌,尤其注重她牙齿的美丽。她时常看牙医,而且看了一个又一个,看来看去,始终没有一个能使她满意。她还去看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你有什么问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生命的重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