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重建》

第三章 它来自哪里

作者:美·露意丝茜

我们已经作过讨,而且有了一个结论,这个结论是:很多人都觉得自己不够好,不及别人,因此对自己不满意,不喜爱自己。根据我个人的经验,人们如果有任何问题,都由于他们的自怨子艾、自暴自弃而起。现在,且让我们来研究他们为什么会产生这种问题。

我们研究怎么会从一个十全十美的婴儿,到长大成人时,反而充满难题,觉得自己没有价值,和没有爱的呢?

所幸大部分的人并不如此。他们很爱自己,也很爱别人,他们一天比一天有成就,而且十分珍惜一。

一朵玫瑰花蕾是非常美丽的,它的美丽始终一直保持,不单在花蕾盛开的时候,甚至落下最后一片花瓣的时候也都如此。含苞未放时娇嫩可爱,花朵盛开时美艳可爱,落花片片时凄艳可爱;它能在不停的变化中一直保持它的完美,真值得人深思。

我们也和玫瑰花一样,随时都在变动中,应该也能随时都很完美、随时都很可爱,从婴孩到青少年时期、从中年到老年时期,保持各阶段的完美。我们或已各自尽了自己的力量,以有限的知识、有限的觉察力,和有限的理解力,来使我们的生命趋向美好;可是我们的知识、觉察力和理解力都不足够,所以常出问题。但假如我们信佛,我们一定会以不同的态度和行为来处世,达到完善的境界。清理思想现在,让我们来研究一下自己的过去,看一看究竟是什么在操纵我们的信念。

有些人认为这么清理自己的思想,过程一定会很痛苦;其实不需要害怕,在还没有清理和收拾之前,我们有必要先看一看它们,认清它们到底是什么样子?这正如你希望要把屋子收拾干净时,一定要把屋子里的每一样东西,都先仔细的看一看一样。

有些东西,你对它们充满爱意,会把它们擦抹一遍,甚至还用心的擦亮,使它们更加光辉美丽。有些东西,你认为需要修理,你便会特别记着他,细想用什么方法来处理它。还有一些东西,你觉得它对你已经没有什么用处,所以你便要把它们抛弃,想看过的旧杂志、旧报纸、用完的原子笔、残旧了的鞋袜等等,你都会习惯的把它们投入垃圾桶。

我们的房间既然要清理,就不要拖延,因为要做的事,迟早都要做。我们清理思想也是如此,清理时的态度也要这样。当你发觉有些旧思想应该被抛掉,你就抛掉;既不用珍惜,也不用怨恨,像你把吃剩的饭粒,从碟子上刮去一样。

想想,你会不会从垃圾桶里取出前天早已丢弃了的食物,再加品尝?清理思想也是一样,你当然不会再要被弃在垃圾桶里的思想,在来指导你明天的生活。假如某一种思想和信念早已证明对你毫无益处,那你便大可以把它们丢弃,像把垃圾到进垃圾桶里一样。没人规定你信过一些什么便要永远信下去,绝对不可以改变;你大可破旧立新,改变一切,以簇新的面貌得到新的收获。

现在,我要拿我的一些病人来做例子,让大家看看他们那些不正确的信念,究竟是从哪里来的?⊙有位病人相信他自己是:“我不够好。”

那“我不够好”又是从哪里来的呢?原来是从他父亲那里来的——他父亲常常说他很蠢。他也曾希望事业成功,而且他的父亲也曾以他为荣,因为他有志气,还一次又一次的帮助他;可是,他对自己没有信心,没有信心是他充满怨恨,终于他在事业上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他的父亲一再支持他,给他一笔又一笔的钱,想使他转败为胜,但他都无法成功。原来他在潜意识里,因为憎恨父亲常说他蠢,所以便不知不觉的用事业失败来向他的父亲报复,使他损失金钱。

结果,最大的失败者当然是他自己。他和他的父亲,没有能化解佛家所说的“求不的苦”。

⊙又有一位女病人,也因为有错误的意念,不喜爱自己,而产生问题。

她那错误的意念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她的父亲对她不赞许来的。

她和她的父亲经常意见不合,她一点都不希望样样都向她父亲一样,只希望父亲能对她加以赞许。但是,她的父亲不但不对她有任何赞许,而且还不停地批评她。

她的身体明明无病,却各处都疼痛;她的父亲也是一样,他们相对,非常痛苦。她不明白她和她的父亲之所以如此,完全是因为双方互相痛恨,不喜爱自己、不喜爱对方,因此一切都百般不妥;她和她的父亲,没有能化解佛家所说的“怨憎会苦”。

⊙另有一位病人,认为生命充满危险。

她这种意念是从哪里来的?她觉得四周都非常冷酷,别人都非常苛刻。她甚至不会欢笑,因为每当她偶然欢笑的时候,她便会感到恐惧,以为“坏事”即将会发生。她从小便听到父亲不断地警告她说:“不要太开心,因为当你太开心的时候,便会疏于防备一切,引致别人乘机害你。”她听信父亲,失去欢乐,所以在她的生命中,不断发生问题。

⊙又有个病人的错误也是:“我不够好。”

它从哪里来的?是因为他从小便被舍弃和忽视来的。

他十分沉默,觉得说话很困难,常常都一言不发。有一段时期还吸毒和酗酒,所以无法觉得自己好。原来,她的母亲在他很年幼的时候便去世了,他是由一个姑母所养大的。他的这位姑母时常都不讲话,一旦开口必定是对他一顿训斥。

他在寂静中长大,有时在屋中甚至一连几天都默不做声。

后来他有了一位爱人,但他这位爱人竟也是一个非常沉默的女子,他们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常常都是彼此一言不发。他几乎一直都在饱尝佛家所说的“爱别离苦”,没有能化解这苦。

消极指示的练习我建议有问题的人作一个试验,那就是拿一张较大的纸,把他的父母所说他的不是处都一一写出来。然后要他们再化大约半小时的时间,把父母给他们的消极指示,也一起写下。

“他们对金钱有什么意见?他们有没有说有关你身体的话?他们对爱情和人际关系,有什么意见?他们对你的创作天才,有什么指示?他们对你说过什么消极的话?”我问他们。

等他们写完以后,我要他们冷静的把那些写下的字句看一看,然后自己说:“原来我自己的信念,很多都是从父母那里来的。”

我还请他们另外再取一张纸,把很多问题再作一番更深入的研究。我请他们写下当他们还是一个小孩子的时候,曾经听过以下的人对他们说过些什么消极的话。那些人是:家人老师朋友有权力的人物教会中人我要他们慢慢的,好不着急的,花一段时间来把这张纸写好。并且注意当他们在书写的时候,他们自己的身体和感受是什么样的状态。

他们所写的这几张纸上面,都是人家对他们作的消极指示,我请他们把这些消极指示,从他们的心中、思想中完全抹去,彻底消除它们。因为所有这些消极的指示都对他们无益,徒然令他们以为自己很不好,毫无用处。当然,积极的指示并不包括在内。

看见你内心中的童真如果我们把一个三岁大的小孩放在房间中央,然后几个人一起大声地骂他,说他很蠢,说他做什么都做得不对,命令要他做那样,命令他别做那样,骂他把地方弄脏了,或者再打他几下.这样我们会使这个小孩非常惊恐,他的可能反应或者是静静的瑟缩在一角,或者变本加*鞯陌训胤脚囊凰俊*这就是打骂小孩子、不爱小孩子的结果,也是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这小孩蕴藏的天分,内在的潜力。

但是,假如我们同这个小孩和善地说话,告诉他我们怎样地爱他,怎样地关心他,怎样地喜爱他的样貌、喜爱他的聪明、喜爱他的能干,更对他说在他学做什么事的时候是可以有错的,无论他发生了什么事,我们都会站在他的一边……这样一来,这个小孩所发挥的潜力,一定会令我们大大的震惊!

我们每一个成人都是一样的,都有一个三岁时候的自己藏在里面。假如我们时常都对内在的那个三岁的自己责骂,我们就会做出很多错事,或者瑟缩着什么都不敢放胆去做,是我们的生命搞来搞去都搞不妥当。

如果你时常批评自己,就好像你有一个朋友时常都在批评你,试问你还会不会喜欢他,和他合作愉快?一个人在还是小孩子的时候便时常被人批评,这是很可惜和令人伤痛的事。不过,这究竟已经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不是现在的事情。如果我们现在还这样无情的时常批评自己,那才真叫人伤痛!

看看我们面前自己在纸上所写下的字句吧!那里所写的,都是我们小时候听到的消极暗示。

想想他们和我们现在所认定自己的错处,是否吻合?是否几乎一样?

答案很可能是。因为我们童年时代所得的指示,常常会影响我们的一生。我们都是好小孩,乖乖地接受“大人们”告诉我们的话,把它看成是真理、是不变的事实,因为这样,有些人就不由得要责怪自己的父母,认定自己是永远的受害者。可是,如果我们这样做,不单徒然伤感情,而且并不能把问题解决。不可责怪你的家人如果我们只会责怪父母亲或者家中其他人,那并不能解决问题,因为我们还被缚在问题之中。责怪别人徒然令自己损失力量;我们要能从问题中挣脱出来,掌握“当下”,开创未来,最重要的是要明白和了解一切。

我们一定要明白——我们的父母或家人,只有有限度的理解、指示和觉察力,他们只能持着这样有限的能力,来教导我们,而我们也不能改变过去。我们现在的思想,能塑造出我们未来的一切,如果我们要想挣脱过去,得到自由,就从“当下”开始。

我们责怪别人,其实是因为不想自己负责任,所以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这是很不应该的。

所有那些对我们有负面影响的,或者对我们采取过不良行为的家人,并不是不可以原谅,因为他们各有他们的很多苦衷、很多恐惧,对很多事情都感到束手无策,不知道怎样应付,也不知道怎样正确的去对待别人。他们只能以别人教导给他们的,在重复来教导我们。

你有没有想过,你对你父母十岁大以前的往事知道多少?如果你现在仍然能够有机会问问他们的话,我主张你问问他们、了解他们。当你能够知道你父母在童年时的环境状况是怎样的时候,就可以了解后来的一切。当你了解了,你便会对他们兴起慈悲之心。

假使你完全无法清楚知道你父母的童年境况是怎样的,那你便只能以你所知有关他们的片断,来想象一下他们有一个怎样的童年,以明白何以会创造出像你父母这般个性的成年人。

你需要有些知识,这些知识可以使你身心自由。假如你不去了解同情你的父母,你便永远不能够解放你自己。一个人如果要他们的父母都十全十美,那他就会同样的要求自己十全十美,如此一来,一生都会极痛苦。因为十全十美属于一种苛求,而人生不应该如此苛求。

选择我们的父母佛学告诉我们,我们的父母是我们自己所选择的,是有来由的,是非做我们的父母不可的。

他们好,是我们前生和他们有善缘;他们不好,是我们前生有了亏欠,所以受此业报。我们既和父母有缘,他们的“弱点”,也正是我们必定要接受的;我们在接受以后,可以自己来转化、改良。

我相信,我们每一个人都在走同一条永恒的路。我们来到人世,除了“了业”以外,还要学习某些课程;这些课程学习以后,会帮助我们今世和下一世的进展。

我们除了一定是我们父母的儿女以外,连我们的性别、肤色、国家,也都有定数。纵使一切对我们来说并不如意,但这种种已经不可改变。能有好的父母,固然可以给我们作为模范;就算他们多有不是,那也是给我们学习改善的机会。有父母才有我们,人身难得,我们要感谢才对。至于父母的不是,我们认识了,就不该再犯;如果再犯,便是自己错,不是父母错了——因为他们已经以他们的错误示范给你看了,也就等于教育了你。

我们来到人世,就好像上学校一样:如果你希望成为一个医师,你要上医科学校;如果你希望成为一个汽车修理师,你要上汽车修理学校;如果你想成为一个律师,你要去学法律。你的父母给了你生命,又养大了你,长大以后,就要一切自己负责。

很多失败的成人常会指责他们的父母,说他们不该生他们出来;那等于是说,他们不要有生命、不要有责任,那是有违自然的,也极不正确。听他人说话人会在不知不觉中受他人影响,那是事实。当我们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家中的哥哥和姊姊对于我们来说,就好像是皇帝皇后那样,至高无上,哥哥和姊姊常常使我们害怕,他们说:“你再这样,我就讲给爸妈听,叫他们打你!”“你太小,所以不许你……。”

“你太蠢了,我们不要再和你玩耍!”

学校的老师们,对我们的影响也非常的大。象我自己,就在小学五年级正想学舞的时候,被一位老师说我长得太高,永远不能成为一个舞蹈家,而我又因为年少,所以竟完全相信了他,以至就此把我学舞的雄心抛开;等我醒悟时,我的年龄已经不再适合从头开始学习舞蹈了。

人们应该知道,在我们上学的时候,那些成绩和分数,只是拿来表示我们在那一段时期内得到了多少知识。但人们常在那个时候,以成绩分数的高低来衡量自己价值的高低,这也是一种极大的错误。

我们早年都有同学和朋友,他们都和我们一般幼稚,有些同学常会取消别的同学,是这些同学蒙受深刻持久的痛苦。

我自己在小孩子的时候,就有过这种痛苦的经验。我的姓名因为有不大好的谐音,所以常被同学取笑,领我无地自容,抬不起头,十分可怜。

还有我们的邻居,也对我们有着一定的影响。那些影响不但来自他们对我们曾说过些什么话、作过些什么批评,同时更来自我们自己也常常顾虑到:“恐怕邻居会觉得我太……”

我们仔细想想,只怕还有其他的权威人物,对我们的童年产生相当大的影响力。当然,有极大影响力的,还有广告、传播机构、电影、电视等等。他们每次宣传什么,都用心理战术,是我们很难脱出诱惑,很难不听从他们。

幸而我们现在长大了,可以超越出早年受到的一切影响了。并且还知道人人有佛性,人人都可以做得很好,所以不论我们早年听了多少消极的话,只要我们肯克服,就可以消除过去的所有一切消极的信念。我们也曾经有过消极的信念,后来终于被克服。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生命的重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