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重建》

第六章 停滞不改变

作者:美·露意丝茜

“生命韵律在流动,在改变。”

我们常常有很深的旧思想、旧信念,隐藏在我们的内心里;我们一定要留心它、注意它。只有留心和注意,才可以改变它。

留心你有所悲怨的时候、注意你情况不妙的时候,那便是十分重要的关头,因为这表示旧的思想信念,已经不再潜伏在内心深处,这是已经浮现到表面上来了。

我们在这个重要关头留心注意,我们便会走近一个良师、一个益友,或寻找一些书本、得到一些知识,那会令我们看到新的方法、新的道路,能够应付和消除自己一向的坏思想、坏信念。

我自己的醒悟,来自我的一个朋友。他告诉我有一个聚会,可以参加;我听到以后,内心感到有所感应,于是我一个人前往。这虽然是一个小小的聚会,却竟然成为我迈向健全道路的第一步,现在想起来,这个聚会对于我的影响真大。

人们常常在开始他们第一步的时候,会觉得那一步开始得有些傻、不合道理,又或者会觉得它太容易。

他们的思想,不肯轻易的接受它,以致不想跟随它;他们的抗拒力会很大,甚至在想到它的时候,都会发生反感。

这种反应其实都很正常。但是我们一定要明白:我们既然有了想要改变的意图,这第一步,就是非常重要的第一步,是我们所应该走的第一步,它能改变我们、帮助我们、带我们实现我们所期望的一切。

没有耐性,是一种抗拒。我们抗拒的,是学习和改变;我们会希望一步登天,一下就把事情做好、完成。如果这样,就表示我们并没有花出适当的时间,去学习怎样化解问题。

如果你想从这一间房间,去到另一间房间,那你一定要先从椅子上站起来,在一步一步的向着另一间房间的方向走,才能到达那里;只坐在椅子上,口里说要到另一间房间去,而自己却不行动,这是没有用处的。

我们生命上有了难题也一样。如果我们希望解决它,而又并不开始去处理它,难题自然不能解决。人一定要一步一步走,不可以没有耐性,没有耐性永远不能成事。

我们所出的问题,都应该由自己负责——这点认识也很重要。

我不是说你应该产生内疚心,或应该认为自己是个坏蛋。我是要你认识自己内在的力量,可以左右一切,它可以转化你的思想,也可以转化你的人生经历,避苦趋吉;这是佛陀所郑重教导我们的。

在过去,我们曾不自觉的用自己的力量,去制造出令我们痛苦的经历,我们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做什么?现在,我们要认识我们的责任,开始注意和学习怎样运用自己的力量,去制造、迎接积极的、充满善行善果的将来。

很多病人来向我要求帮助解决他们的问题,我指示他们,要怎样从新的角度,去做一件事情;怎样去原谅一个人,不记仇恨。我发觉,当我这样讲时,他们的嘴chún常常都禁闭着,双臂放在腰腹之间,甚至紧握着双拳。

从他们的这些姿势上,我可以看出他们的抗拒力,非常之强,但我知道,我的那些话,正是他们极需要听从的。

我们所有的人,都有课程要学习。那些最困难的课程,一定是我们最该选择的课程;如果十分容易,那就根本不必学习,自己都会明白。注意该学的课程如果你明白最令你抗拒的一切,正是你最需要接受的一切,那你就能面对你目前最大的问题,加以改变了。

你应该抛开执著、放弃抗拒,让你自己学习你需要学习的课程。一旦你这样做到了,那会令你所走的道路,以后更容易走。千万不要让你的抗拒力阻碍了你的进展,终止了你的改变。

我们可以从两个层次开始进行改变:一、看清楚自己的抗拒力;二、继续改变你的思想。

下面的这些行为,是在表示抗拒:当我们在谈话中接触到一个严重的问题时,我们会忽然改换话题。

或者离开那个地方,不再与人在一起。又或者故意避到洗手间里去。

在与人约会时,常常有意迟到。以生病为理由,避免见人。

故意忙碌地工作,不理会人。浪费时间,不去接触应该面对的事。

双眼不望在应该望的地方,而望去别处。避免思考,乱翻杂志。做什么事都拒绝用心。

花很多时间吃东西抽烟。编造理由,停止与人交往。有意无意地弄坏家中的东西。

除了以上这些情形外,我们有时也用言语来抗拒,常常这样说:“这是没有用处的。”

“我的家人不会明白。”“要改,我就把整个人都改过,最好把我的姓名也改了。”

“没有疯狂的人,不需要心理治疗。心理治疗是电影明星所玩的玩意。”

“没人对我的问题会又帮助。”“人们不了解我为什么常常要发愁或发怒。”

“我的情形与别人的情形不同。”“我不想去麻烦别人。”“事情自己会解决的。”

“我之所以不做,是因为没有其他人这样做。”

人的抗拒力,除了常常用以上这些行为和言语表现出来以外,还会用一种坚决的意见来表现。那些意见,一般来说,都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却胡乱给自己用上了。它们是:“那些不对的事,完全与我无关。”“对我来说,这很不合适。”

“那样做不够伟大。”“精神修养高的人,也会发怒。”“人人都不会这样做。”

“我不需要爱情。”“那太傻了。”“那地方太远了。”

“又太多工作要做,这事没法做。”“要花那么多钱,太昂贵。”

“花的时间太长久,不好。”“我不信任它。”“我不是那种人。”

另外,我们也时常别人身上找理由,很又藉口地来抗拒一切。我们会说:“上天都不会赞成。”“这要等到上天批准才可以。”“那时环境不对。”

“他们不让我改变。”“我没有适当的老师和书本。”“我的医生不赞成。”

“我做工作太忙,抽不出时间。”“我不想被他人操纵。”“这完全是他们的错。”

“要他们先改变了,我才改变。”“你们不明白我。”“我并不真想伤害他们。”

“它和我的信仰相抵触。”还有另外一些藉口:“我太老了,改不了了。”

“我还年轻,要改也不急。”“我太肥,没法改变。”

“我太瘦,只想能够肥一点,别的暂时都不想。”

“像我这样长的太高的人,怎样改变也不会变矮一些,改来做什么?”

“我的性格,像我的身体一样,太矮,变不了。”“我太懒,不想改变。”

“我够强,不必改变。”“我太弱了,没有能力改变。”

“我很蠢,叫我怎么去改变。”“我相信我很精明,没有什么需要改变的地方。”

“我太贫穷,生活都照顾不过来,还说什么改变不改变!”

“我太没有价值,改变了大概也差不多。”

“我太不重要了,改不改变都没有关系,还是就这样算了。”

“我对我自己很认真,我不会轻易就改变的。”拖延、推诿,也是抗拒的一种表现:“我迟些时候会做,现在不急。”“我现在的精神不够。”“我现在没有时间。”

“抽出太多时间,那会妨碍工作。”“这是个好意见,让我慢慢考虑。”

“我有太多其他的事情要做。”“我明天再想一想。”“等我做完了要做的事再说。”

“现在不是时候。”“已经太迟了。”不承认自己需要改变,也是一种抗拒:“我没有什么不对。”“做什么都解决不了问题。”“我一向这样,没什么大不了。”

“改变又有什么用处?”“只要我不理会那问题,那问题便自然会。”

抗拒力中最大的一种,是恐惧——恐惧自己不熟识的一切,恐惧这样、恐惧那样:“我还没有准备好要改变。”“我可能会失败。”“他们可能会拒绝我的要求。”

“不知道我的邻居会怎样想?”“我不喜欢把自己的心事讲给别人听。”

“我不敢对我的家人说。”“我的知识不足够。”“我可能会受到伤害。”

“我不想改变。”“我不该花钱看医生。”“要我看心理医生,我宁愿去死。”

“我不想任何人知道我有问题。”“我不敢表达我的感受。”

“我不想谈论我的问题。”“我没有精力去做。”“如果我做了,后果不知会怎样。”

“我怕这样会失去我的自尊。”“这是很困难的。”“这可能会使我失去朋友。”

“我不信任任何人。”

我的职业,使我接触到很多有问题的人,也听惯他们常用以上的话,表示出他们的不愿意改变。

有一位女士到我的诊所时,大大迟过她所约定的时间,她诉说她的身体各处疼痛。因为意外,她弄伤了她的背、颈和膝。

在她诉说的时候,她完全困难,但当我对她说让我来和她说几句话时,她便立刻坐立不安,从一张椅子上,转到另一张椅子上,跟着要去洗手间,又想要打电话,令我总不能在她的问题上作出讨论。

最后,她说她的姊姊和母亲,也都曾经因为意外,伤过两次背,他们都没有和人讨论过问题,所以她也不想讨论。其实她不只是身体疼痛,抗拒力也很强。

另外一个来向我求助的病人,对我说他自己很精明,懂得怎么投机,能得到很多钱。但是他也非常闹穷,时常交不出房租,甚至没有钱装电话。

我要他改掉坏习惯,停止投机。他坚持说,除非在生命中出现好事情,那他才可以改,否则,他不能。

一个人既有投机的坏习惯,又不会善用金钱,他的生命,又怎能出现好事情?用那样的藉口来抗拒改变,无非时自欺欺人而已。

有些人,自己不改变自己,只一味地要他们的朋友作改变,这分明也是一种抗拒的表现。譬如:有一个人来到我的地方,和我谈过话后,才知道我是一个不用葯物治疗的精神治疗医生,非常吃惊。因为,他的朋友叫他来看我,这次的医葯费,也由朋友赠送,而他却认为自己完全没有心理方面的问题。

又有过一个人,来请我去他的朋友处,治疗他的朋友。我去了,却发觉他的朋友,完全不知道这会事;他完全没有这种需要。

当我们看到一本好书、一出好戏、发现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或吃到什么美味的东西时,我们常常会想和我们的朋友一起分享。但是,我们自己需要改变,去不可以勉强别人改变。要自己改变,已经是很困难的事,又怎能强求他人去改变呢?尤其是当他人完全无意改变时,那就更不可能。如果一定要这样做,只有徒然伤害了彼此的友情。

我也只帮助来向我求助的人。我自己的朋友不会去要他们改变。

我们常常做同一件事,形成习惯、变成需要。

这种需要来自我们的信念。需要可以分成两种:一种属于积极,一种属于消极。我们因为信佛而念佛,因为念佛而定力、得到智慧,因此我们念佛的习惯事好习惯。需要念佛,属于积极。

我们每天早起,做早操,呼吸新鲜空气,形成一种需要、一种习惯,这种习惯和需要,带给我们朝气、健康,它也是积极的。

相反的,有些人每天的需要和习惯,事属于消极的。例如:每天都吃肥肉、每天都抽烟、每天都挥霍金钱、每天都饮酒……甚至会需要不正常的异性关系、需要骂人、需要和不良的友人交往;更有甚者,就会连犯罪都有需要,习惯于时时都做危险和不道德的事……他们也许已经自己向自己说过很多遍:“我再不这样做了!”可是,话刚说完,又去吸烟、又去饮酒,又去做对不起自己、对不起别人的事。

尽管他们也曾一再责怪自己:“一点意志力都没有!一点改进心都没有!实在太不像样!”

那又有什么用?徒然知会加重已经背着的内疚包袱,仍然是老样子。

不论他们的生命发生了那些问题,需要解决;那些问题,都只是一个表面的病征,一个结果的外露。要想消除这个病征,却不在这个病征的发源处下手、找寻问题的根底,那是没有用的。

一般人都认为,只要发生问题的人好好地运用他们的意志力,来应付他们自己的问题,未始不可以成功。这样想,未免太天真了!如果他们在某一个时间,放松了他们的意志力,那他们的问题,不是要再度出现吗?肯放弃我对我的病人说:“你一定有一种不良的习惯和需要,才会令你遭遇现在这样的情境,如果你没有,便不会如此;让我们来合作,想出办法对付。第一步,你要肯放弃不良的习惯与需要。当你确定它没有做那些事的必要的时候,你就自然不会再想吸烟、再想去吃太多的油荤、再想去结交坏朋友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 停滞不改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生命的重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