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爱洛伊丝》

书信十一

作者:让—雅克·卢梭

先生,请不要对我进行徒劳的威胁,因为它根本吓不倒我;也不要对我进行不公正的指责,因为它一点也不会使我受到羞辱。您要知道,在两个年龄相同的人之间,引诱女子的是爱情,而不是别的什么东西;你想把您的女儿敬重的人说得很坏,那是办不到的。

您要我作出什么样的牺牲?您凭什么权利要我作出那种牺牲?难道要我把我最后的希望交给您这位使我遭受种种痛苦的人去毁掉吗?我愿意尊重朱莉的父亲,如果要我听他的话,那他就应当配作我的父亲才行。不,不,先生,不管您对您采取的手段如何解释,都不可能迫使我为了您而放弃我心中如此珍视的权利。您已经使我的生活陷于不幸。我恨您都恨不过来,哪里还能听从您。这个话,朱莉早已说过,我完全同意,唉!可她总是那么顺从您!另外一个人将娶她为妻,而更配作她的丈夫的人,乃是我。

如果您的女儿曾就您的权限问题来征求我的意见的话,请您放心,我会教她对您的不合理的要求进行抵制的。不论您自以为您的权威有多大,我的权利却比您的权利更神圣。有了把我和朱莉联系在一起的纽带,就可限制您的父权;即使让众人来评判,也是如此;如果您敢把此事求上天公断,那唯一违背上天律法的人,就是您。

请别再拿荣誉做理由,乱发怪论,说什么要对我进行报复;其实,损害您的荣誉的人,是您自己。尊重朱莉的选择,您的荣誉就有保障了,因为,尽管您侮辱我,但我的心还是尊敬您的。因此,不管古老的格言怎么说,和一个诚实的人联姻,是绝不会有辱他人的。如果我自负的态度冒犯了您,那您就来要我的命好了;我绝不抵抗,绝不还手。至于什么是一个有身分的人的荣誉,我从来就不打听;而一个善良人的荣誉,我倒是很关心的,一定加以维护;我要使她始终保持白壁无瑕,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好了,您这位粗暴的、和这么一个亲切的称呼不相称的父亲,当一个温柔顺从的女儿把她的幸福牺牲于您的偏见时,您却在暗中筹划,要谋害亲人。您将来总有一天会后悔您给我制造了这么多的痛苦;等您意识到您盲目的和不近人情的仇恨给您自己带来的损害并不少于我时,那已为时太晚了。我将成为一个不幸的人,这是毫无疑间的,然而,万一哪一天您内心深处发出了血亲之情的声音,您将落得比我更加不幸,因为,您为了实现您那些荒唐的想法,竟牺牲了您唯一的骨血,牺牲了世界上在容貌、才能和美德方面独一无二的好女人。上天毫不吝惜地把什么礼物都赐给了她,就单单忘了赐给她一个比您更好的父亲!附在上封信中的字据

我现在把如何安排她自己的权利交还给朱莉·德丹治;她愿嫁给谁就嫁给谁,无需再征询她的良心。   s.g.①

①这是圣普乐用的化名。参见本卷书信十四卢梭所加的脚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爱洛伊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