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爱洛伊丝》

书信十五

作者:让—雅克·卢梭

真了不起,真了不起。我的朋友,你胜利了。我经不起那么多的爱情的考验,我抵抗的办法都用完了,我所有的力气都使尽了,我的良心可以作证,我已经尽到最大的努力了。但愿上天不要向我索取超过它给予我的东西!你多次赢得其信任的这颗忧郁的心,虽使你付出了许多代价,但它毫无保留的是属于你的。自从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起,它就是你的了,它将永远听从你,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口气。你太值得它爱了,所以它是不会离开你的。我再也不愿以正义做牺牲,去追求什么虚幻的美德了。

真的,我亲爱的气度宽宏的情人,你的朱莉永远是属于你的,她永远爱你;我必须爱你,我心甘情愿地爱你,我应该爱你。我把爱神给你的权威还给你。谁也不能再把它从你手中夺走了。我心灵深处纵有骗人的话想说,也是说不出口的;它再也不能愚弄我了。它所说的毫无实际意义的天职,与我永远爱上天让我爱的人的权利相比,算得了什么?最神圣的天职,不就是应该对你尽的吗?难道不是只对你,我才一切都答应吗?我心中的第一个愿望,不就是永远不能忘记你吗?你忠贞不渝的心,难道不是与我忠贞不渝的心又联系在一起了吗?唉!爱情使我属于你了,而在爱情的欢乐中,我唯一遗憾的是,我曾压制了如此甜蜜和如此正当的感情。天性啊,多情的天性!再行使你的一切权利;我将坚决抛弃那些压制天性的野蛮的道德。你赋予我的爱心,会不会比曾经多次使我误入歧途的理智更迷惑人?

亲爱的朋友,你要尊重这种温柔的爱心,你得到它的好处太多,所以不能恨它,要允许它一半用于亲人,一半用于恋人;血亲和友谊的权利,不能被爱情的权利所取代。你不要以为我为了跟随你,就永远抛弃我父母的家;你不要指望我会摆脱神圣的权威加在我身上的束缚。失去了我的母亲,这个损失已够惨痛,因此,我再也不能伤我父亲的心了。不,我是他今后的唯一安慰,我再也不能使他愁上加愁了,我再也不能使生我育我的人因我而死了。不,不,我已认识到了我的罪过,但我并不恨它。天职、荣誉和美德,所有这一切,对我来说,已无价值,但我绝不是一个没有心肝的人。我天性柔弱,但我的天性并未败坏。我的主意已经打定,我绝不让任何一个爱我的人伤心。我的父亲,他说话是绝对算数的,他的权利是绝不让与他人的,他说把我许配给谁,就让他把我许配给谁好了;至于我的心,就只有你能支配了;我的苦,就只有向我亲爱的表妹去哭诉了。我愿落到悲惨可怜的境地,但我希望所有爱我的人,如果可能的话,全都得到幸福和快乐。有了你们三个人,我才活着;只有你们的幸福,才能使我忘记我的痛苦和忧伤。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爱洛伊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