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爱洛伊丝》

书信十

作者:让—雅克·卢梭

这三个星期我才享受到了我早该享受的乐趣!在恬静的友情中安度时光,避免了强烈的情慾的疯狂袭击,是多么令人陶醉!绅士,一个治理得井井有条的洋溢着安宁和真诚气氛的家,令人看起来真感到愉快和激动。家里的布置十分和谐,没有豪华的陈设和五光十色的装饰,每一样东西都有它真正的用途,符合人的生活的需要。田园的风光,远离闹市的环境,悠闲的生活,宜人的气候,一望无际的一大片湖水,巍峨的群山,所有这些,使我想起了那个美丽的蒂里安岛。我觉得,我在那个岛上多次产生的美好愿望,现在都实现了。我现在过着一种称心如意的生活,我交往的人都合我的心。在这里,只差两个人,我憧憬的幸福就全齐了。因此,我希望不久就能见到这两个人。

在等待你和多尔贝夫人来使我在这里享受的如此甜蜜和如此纯洁的乐趣达到最高程度的时候,我想通过一些细节的描写,使你对这个家庭的治家有方有一个大致的概念,知道这个家庭的主人对他们的幸福是如何享受的,住在这个家里的人又是如何与他们一起分享的。我希望我的叙述有朝一日对你制定的计划有用处,而且,正是这一点鼓励着我要在这封信上讲。

我不向你描述克拉朗的房屋的样子,因为你对它是很熟悉的。它是不是很漂亮,是不是给了我深刻的印象,我是不是喜欢它,我在这里看到了什么和回想到了什么,你完全能猜测到。德·沃尔玛夫人宁愿住在这里而不愿住德丹治的房子,是有道理的,因为,尽管德丹治的房子是一座又大又很有气派的城堡,但已经旧了,样子不好看,住起来不舒服;它周围的环境与克拉朗周围的环境简直是无法比。

这座房屋的主人从住进之日起,就把原来只作装饰用的东西都利用起来;房屋的布置不是为了好看,而是为了住人。为了改变开得不适当的门,他们把一间间彼此相通的房门都封闭了,他们把面积太大的房间分隔成若干大小均匀的单间;把豪华的旧式家具都换成朴素实用的家具,屋里的东西看起来令人舒服,样样都显得很大方和整洁,而炫耀富有和奢侈的东西,则一样也没有。没有一个房间不使人觉得是住在乡村里,但城里的种种舒适设备却应有尽有,一样也不缺。房屋外面也发生同样的变化:减少了几个堆放工具的地方,以扩大家禽饲养场;把一个破旧的弹子房改建成了一个漂亮的压榨机房;奶品加工房也重新整修了,原来养在那里的爱叫的孔雀全都卖掉了。菜园太小,不够用,因此把一部分花园改为第二个菜园;这个菜园收拾得如此整齐,以致使经过这一改动的园子反而比原来的花圃好看。遮挡着围墙的难看的紫杉,全都砍掉,顺着墙垣改种了一行好看的果树。在原来种没有什么用处的印度七叶树的地方,改种的小黑桑树已开始枝叶繁茂,可以给院子遮荫了。路边的老椴树,已被两行胡桃所代替。尽管处处都重实用而不重美观,但美观却几乎到处可见。在我看来,至少觉得:公鸡的鸣唱、牛群的哞哞声、其他家禽的叫声、马车声,以及在庄稼地里用餐的情景、工人收工回来的情景和乡村生活的那一套方式,使这座房子比原来死气沉沉的样子更具有浓厚的田园景色,更有生气,更活泼,更痛快,使人感到有那么一种说不出的欢乐和幸福的气氛。

他们的土地没有出租,由他们自己耕种。耕地,是他们一天的主要工作;他们的大部分财产和大部分乐趣,就是地上种的东西。德丹治男爵只有牧场、麦田和林地,而克拉朗种的是葡萄,葡萄的收成相当好;由于种植的东西不同,产生的效益比种麦子的效益大,这也是他们宁肯住在这里的经济原因。他们几乎每年都要亲自到地里收葡萄;德·沃尔玛先生经常单独一个人去。他们奉行的准则是:地里出产的东西,必须一颗一粒都要收回来,其目的不是为了得到更多的收益,而是为了养活更多的人。德·沃尔玛先生认为,土地的出产,是和耕种土地的人数成正比的;耕种得好,收成才好;庄稼丰产了,又为更好的耕作提供更多的资金,投入的人力和畜力愈多,地里就会生产更多的东西供人使用。他说:“人们不知道产量和耕地的人数的继续增加,将增加到什么程度才停止。反之,经营不善的土地,产量必将减少:一个国家的人愈少,它生产的东西也愈少;由于缺少人力,所以连它那么少的人也养活不了。在人口日益减少的地区,那儿的人早晚会饿死的。”

由于土地多,而且要细心耕种,所以除了管理家禽饲养场的工人以外,他们还雇了许多日工:养活了那么多人,而对自己又无损害,这在他们看来,也是一件好事。在日工的挑选方面,他们是宁肯要当地人和附近的人,而不要外地人和不认识的人。即使他们由于雇的不是体力最强壮的人而有所损失,但他们因坚持这样的雇人办法,所以能鼓励他们所雇的人;这些人在他们的附近多的是,随时可以雇用,一年之中只有一部分时间才付他们的工钱,所以有这几点好处,就满可以把他们的损失补回来。

付给这种工人的工资有两种。一种是严格按照法律规定的工资,全国都一样的工资,只要雇用一名工人,就必须按照规定支付。另外一种则稍为多一点,是奖励工资,工资的多少,视工人劳动的好坏而定,因此,他们为了使主人感到满意而干的活儿,其价值往往超过了主人付给他们的附加工资。德·沃尔玛先生是一丝不苟,非常认真的,绝不允许这种奖优赏勤的办法变成官样文章,出现流弊。在工人当中有监工,督促他们干活。这些监工都是在家禽饲养场劳动的人;他们之所以来督促别人干活,是为了在他们的工资之外多挣一点儿钱,主人从他们监督劳动增收的东西中分一些给他们。此外,德·沃尔玛先生每天都要亲自去察看,往往一天要去察看好几次;他的妻子也喜欢和他一起去。在劳动紧张的时候,凡是主人认为在一周当中天天都非常努力劳动的工人,不分日工和长工,都一律加付二十巴特①。这些鼓励竞赛的办法,看起来好像是要多支付很多钱似的,但由于运用得当,所以不知不觉中使大家都努力劳动,创造的收益比付给他们的工钱还多。但是,由于人们只知道劳动强度大和劳动时间长,收益才多,所以,知道和愿意采用这种奖励竞赛的办法的人是很少的。

①这个国家的一种小钱币。——作者注

另外还有一个更有效的办法,连经济学家也没有想到,而且只有德·沃尔玛夫人才能运用,那就是:对那些忠厚诚实的人处处关心,以此赢得他们对她的爱戴。她从来不相信单用金钱就可以抵偿别人为自己付出的辛劳,因此,她认为,谁帮了她的忙,她也应当帮谁的忙。工人、仆人以及所有一切为她服过务的人,即使只干了一天,她都视之为自己的孩子。她分享他们的快乐,分担他们的忧虑,关心他们的命运,对他们问寒问暖,把他们的利益看作是她自己的利益;她处处关心他们,给他们出主意想办法,调解他们之间的纷争;她对他们十分亲切,但她的亲切,不是停留在甜言蜜语和毫无意义的空话上,而是真正帮助他们,继续不断地为他们做好事。至于他们,一见到她有所示意,他们就马上行动;她一发话,他们就赶快去办;她只要看他们一眼,就立刻能激起他们的热情;她在场的时候,他们都很高兴;她不在场的时候,他们就念叨她,都巴不得为她效力。她的魅力和她的语言很起作用,她的温情和美德给她带来了许多好处。啊!绅士,善良的美的权威,才是可崇敬的和有力量的权威!

至于主人生活上的事情,他们家里一共有八个仆人(三位妇女和五个男人)为他们料理,此外还有男爵的一个随从和几个管理家禽饲养场的人。由于仆人少,而服务不周的情况,是很少发生的。他们说,由于仆人们都很热情,所以每一个人除了他自己的工作以外,都自觉地兼做其他七个人的事情。由于他们协调一致,所以干起活儿来就像是一个人。从来没有看见过他们懒洋洋地没有事干,在客厅里玩或者在院子里做淘气的事;他们都经常忙于做一些有用的事:在家禽饲养场、贮藏室或厨房里帮忙;园丁的唯一下手就是他们;更加使人高兴的是,他们干起活儿来总是那么高高兴兴的快乐样子。

要仆人和工人这样真心实意为主人劳动,主人是早就下了工夫,做了许多工作的。在这里,选择仆人和工人的标准,和巴黎与伦敦的标准不同。在巴黎与伦敦,选的都是一些已经定了型的仆人,也就是说,都是一些老油子,贪财图利之人;他们每走一家,就会把那一家的主人和仆人的缺点全都学到手。他们干这一行,对谁都伺候,但对谁都不亲。在这些人当中,根本就无诚实、忠心和热情可言。这一帮坏蛋,每到一个有钱的人家,就会把那家的家业败坏,带坏那家的孩子。在德·沃尔玛先生的家,他们把挑选仆人,看作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们不把仆人只看作是用钱雇来干活儿的人;他们把他看作是家庭的成员,如果选得不当,就会给他们的家带来许多麻烦。他们对仆人的要求,第一要诚实,第二要爱主人,第三要实心为他们服务。只要主人通情达理,仆人稍机灵点儿,这第三条,必然会同前两条一样做到的。因此,他们雇的仆人,不是城里人,而是乡下人。这些人出来帮工,这是第一家,而且也肯定是最后一家,只要他们能干出点成绩。他们雇的都是家里人口多、孩子多,而且是自愿出来帮工的人。他们挑的都是年轻的、身材匀称的、十分健康的、容貌好看的人。德·沃尔玛先生首先要问他们一些问题,考一考他们,然后把他们交给他的妻子。他们要使他们的两个主人都感到满意,才会受到雇用。开始是试用,然后由多数人评议,也就是说由家里的孩子们评议。主人要用几天时间耐心细致地教他们做他们应做的工作;工作是那样的简单,那样的大同小异,主人的脾气又是那么好,仆人对主人又是那样喜欢,所以他们很快就可学会。他们的工作条件是很好的,他们感觉到了一种在他们自己家里未曾感到过的舒适,但主人绝不允许他们懒洋洋地磨洋工,因为这样会产生许多弊端。主人不允许他们有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不允许他们因在这个家庭帮工便盛气凌人;他们应当始终像在他们自己家里那样劳动,只不过换了家长,挣的钱更多点罢了。这样,他们也不会看不起他们原来的农家生活;万一他们离开这里了,可以肯定,他们没有一个人会说自己不再是农民而是另外一种身分的人。总之,我还没有看见过哪家的仆人是像这家的仆人这样,个个都努力工作,但谁也不觉得是在伺候他人。

正是由于他们这样训练和教育自己的仆人,所以他们绝不会产生如此心胸狭隘的想法:“我也许是在为别人培养这些仆人!”该怎样培养仆人,就怎样培养仆人;仆人会报答主人的,他们是不会到别家去的。如果你只是为了你自己才培养他们,他们在离开你的时候,就只想到他们自己,而不想到你了。你多关心他们,他们就会永远依恋你;使人感激的,是你的善意,而那些只想从创造的财富中得到好处的人,是不会对主人有任何感激之情的。

为了加倍提防这种不良现象,德·沃尔玛先生和夫人还采取了另外一个在我看来是很好的办法。在开始组织他们的家庭的时候,他们仔细研究了一下:在一个大体上按他们的地位布置的家里,需要用多少仆人才够;他们觉得需要用十五或十六个人,然而,为了得到更好的服务,他们把人数减少一半;人数虽减少了,但工作却做得更好。为了得到更好的服务,他们还想办法使所启用的人能长期为他们工作。一个仆人在刚进他们家的时候,领的是一般的工资,然后每年增加二十分之一,二十年后他的工资就将增加一倍多。用多少仆人,大体上和主人的财力成正比;即使不是大代数学家也可看出,工资的支出表面上是增加了许多,但实际上并不多,因为工资增加一倍的人是很少的,而且,即使给所有的仆人都付加倍的工资,但他们二十年间得到的优质服务,其效益不仅补偿了甚至还远远超过了增支的工资。绅士,你可以看出,这是一个不断提高仆人工作积极性的办法。主人关心仆人,仆人也关心主人。要做到这一点,光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书信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爱洛伊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