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爱洛伊丝》

书信十七

作者:让—雅克·卢梭

你的信使我感到可怜;在你所写的信当中,只有这封信写得没有动过脑筋。

你认为我伤害了你的荣誉吗?实际上我愿为维护你的荣誉而千百次牺牲我的生命。你说我伤害你的荣誉,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人,你以为我不要我的荣誉吗?我在什么地方伤害了你的荣誉?你这个虽百依百顺但行事粗心的人,你说呀!如果你只有一个荣誉,而你这个荣誉连朱莉都不知道怎样维护的话,那就太可悲了!怎么啦!愿意共命运的人,怎么会不敢分享共同的财产;你这个口口声声说是属于我的人,怎么会以为我送你的礼物,是有意侮辱你!你根据什么说接受你所爱的人的东西是卑鄙的?你根据什么说出自真心实意而给的东西,会使接受东西的人感到羞辱?人们看不起一个接受他人东西的人,看不起一个其慾望超过其财产的人。是什么人看不起他呢?是那些炫耀财富、用黄金的重量来衡量道德的卑鄙小人。一个善良的人,如果也以为要按这些不合理的说法行事,才能保持自己的荣誉的话,则理智的偏见岂不是不利于穷人了吗?

当然,有一些不好的礼物,一个诚实的人是不能接受的,但你要知道,送这类礼物,也是有辱于送礼物的人的,而真心实意送的礼物,理应真心实意地接受。是的,我的心不仅不会责备我送这个礼物,反而会认为这个礼物送得很恰当①。我认为,一个男人,如果人们可以用金钱去买他的心和他的殷勤,这个男人一定是最可鄙的,除非花钱去买他的心的人是女人,但是,两个心连心的人共同享用财产,那是公平的,应该的。因此,如果我以后发现我留下的东西比你多,我除了毫不迟疑地留下我应得的东西外,一定把该给而未给你的东西全部给你。啊!如果出自爱情而赠与的礼物还受到指摘的话,世间哪里有什么感恩之人?

①她说得对,从安排这次旅行的秘密动机来看,我认为,还从来没有任何人这么真诚地使用过金钱。令人十分遗憾的是,这样使用金钱,却很难收到较好的效果。——作者注

你以为我是把我需用的钱送给你用吗?不是,我现在给你一个无可辩驳的证明,证明你的想法不对。我这次送给你的钱包里装的钱,比先前的数目多一倍;只要我愿意,还可以再增加一倍。我的父亲给了我一笔零用费,数目当然不多,不过我从来没有动用过。我的母亲想得很周到,什么嘟给我预备好了,何况我的刺绣品和花边已经足够我用了呢。是的,我并不经常是这么富裕的,但萦绕在我心中的火热的爱情,使我早就顾不上考虑用我多余的钱去买这些东西了。这是我要送钱给你的又一个理由;你应当对你给我造成的痛苦感到羞愧,用爱情来弥补它使你犯的过错。

现在回头来谈主要的问题。你说,为了荣誉,你不能接受我的赠与。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当然没有什么可说的,而且还赞同你的意见:你不能接受这样~种礼品。如果你能够证明我的赠与有伤你的荣誉,那就请你给我明白无误地,用不可辩驳的理由毫不含糊地证明这一点,因为,正如你所知道的,我是很讨厌诡辩的。现在,你可以把我的钱还给我,我将毫无怨言地收回,而且以后就不再谈它。

不过,由于我不喜欢那种没碴找碴的人,也不喜欢爱假面子的人,因此,如果你不加说明就再次退回我的钱包,或者你说的理由站不住脚,那我们以后就不用再见面了。信就写到这儿,请你仔细想一想。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爱洛伊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