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爱洛伊丝》

书信二十四

作者:让—雅克·卢梭

我要立刻答复你信中所说的付给报酬的问题,因为,我的上帝,这是用不着思考就可回答的。朱莉,现将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陈述如下:

我把人们所说的荣誉分为两种:公众所说的荣誉和自爱自重的荣誉。前一种荣誉,来自毫无意义的偏见,像水中激起的浪花一样,转瞬即逝;而后一种荣誉,则是以永恒的道德为基础的。世人所说的荣誉,有助于个人去争取名利,但它不能深入人心,对真正的幸福不产生任何影响。与此相反,真正的荣誉是幸福之本,因为它所体现的是永恒的内心的满足;只有这种内心的满足,才能使一个有思想的人感到幸福。朱莉,我们根据这个原理来分析你提出的问题,马上就可以给它圆满的解答。

假如我是担任哲学教师的,而且像寓言故事中所说的那个疯子一样,教哲学要收取钱财,那么,这个工作在世人的心目中就是很低下的,而且我认为它本身就是很可笑的。然而,由于没有任何人绝对能够自己生产自己的衣食,而必须通过劳动才能获得自己的生计,因此,我们把这种蔑视钱财的态度看作是最严重的偏见,我们绝对不会傻到听信这种糊涂的说法而牺牲自己的幸福;你不会因此就不尊敬我,而我也不会因为靠我所学的本事吃饭而感到有什么可悲之处。

不过,亲爱的朱莉,在这件事情上,我们还有其他的问题要考虑。且不管别人怎么说,先看一看我们自己。如果我因为教你读书,售卖了我的一部分时间,也就是说售卖了我的一部分人身,便接受你父亲给我的工钱,则你的父亲将把我看成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他将把我看成一个靠工钱吃饭的人,一个受金钱雇用的人,他的一个仆人;他将要求我成为他可以信任的人,不能危及他的财产,并要我一声不吭地像他家中最低贱的奴仆那样听他使唤。

对一个作父亲的人来说,还有什么财产比他的独生女儿更珍贵的?何况他这个独生女儿是朱莉呢!因此,他会不会对一个向他售卖劳务的人定几条规矩呢?不让这个人流露对她的感情呢?啊!你说这行不行!或者,他会不会让这个人肆无忌惮地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在最敏感的事情上冒犯他应当忠实为之服务的人?如果这个人真这么做了的话,则我认为,这样一个老师便是一个践踏神圣的法律的姦诈之徒①,一个阴险的人,一个勾引主人的仆人,完全应当按照法律处死他。我希望你这位听我讲这番话的人,能明白我的意思。死,我是不怕的,但我害怕受别人的羞辱,自己看不起自己。

①这个可怜的年轻人,他没有认识到:由于他拒绝接受用金钱支付的他应得的报酬,他反而破坏了神圣的法律;他不仅没有使人受到教育,反而败坏了人的心;不仅没有给人以好处,反而使人中了毒:让一个受骗上当的母亲以她的女儿作为谢札,奉献给他。我认为,他的确是真心诚意地爱道德的人,但他的情慾已使他误人歧途。如果不是因为他太年轻而原谅他的话,尽管他说了这番冠冕堂皇的话,他也是一个大坏人。这两个情人是可以原谅的;而不可原谅的,是那位母亲。——作者注

当你阅读爱洛伊丝和阿贝拉的信的时候,你曾听我讲过那些信的意义和那位神学家①的做法的得失。我非常同情爱洛伊丝,她的心生来就是爱人的;而阿贝拉,在我看来是一个命该如此的可怜人,他不了解什么是爱情,也不了解什么是道德。我这样评论他之后,还学不学他的样子呢?谁宣讲一种自己不愿意身体力行的道德,谁就会遭遇恶运!一个受情慾的驱使而那样盲目行事的人,是必然会受到情慾的惩罚,并失去他用荣誉去换取的感情的。不诚实的爱情将失去它所有的魅力;为了要感知爱情的价值,我们的心就必须完全奉献于爱情,在提高我们自己的同时,也提高我们所爱的人。没有完美的思想,就没有对人的热情;没有敬重人的心,最终将使爱情变得毫无价值。一个女人,有什么办法能使一个自己不爱荣誉的男人获得荣誉呢?一个男人怎么会喜欢一个自甘下残、委身于一个坏蛋的女人呢?他们转眼之间就会谁也看不起谁的;对他们来说,爱情只不过是一种可耻的苟合行为罢了,他们将丢尽他们的体面,不会过上幸福的日子的。

①“那位神学家”即阿贝拉。阿贝拉(一○七九—一一四二)是法国十一世纪的著名经院神学家曾担任过巴黎圣母院的议吉司铎。

亲爱的朱莉,在两个年岁相同、并有同样的火热的感情的情人之间,情况就不是这样了,因为他们互相依恋,没有任何特别的牵连使他们感到为难,两个人都能尽情地享受青春的自由,谁也不违背相互的约定。最严酷的法律对他们的制约,不是别的,而是要他们珍视他们的爱情;对他们互爱的唯一惩罚是:他们必须从此终生相爱。如果在世界上的风气败坏的地方,粗野的男人破坏这朴实的联系,他必将受到这一制约所产生的罪恶的报复。

贤淑的朱莉,我要说的,就是这些;我这些话,也是对你在有一封信中用激烈的言词陈述的理由的开诚布公的评论;这已经足够使你了解我是多么相信我的做法是正确的了。请你记住:我并不硬要拒绝你的馈赠,尽管我由于偏见对这种做法有反感,但我还是悄悄接受了你的礼品,因为,我从真正的荣誉考虑,的确是找不到任何拒不接受的充分理由。在这件事情上,从道义、理智和爱情的角度看,我都不应错误地理解你的心。如果要在荣誉和你之间作出选择的话,我宁愿失去你:啊!朱莉,我的心太爱你了,反倒不能牺牲荣誉而只要你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爱洛伊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