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爱洛伊丝》

书信三十六

作者:让—雅克·卢梭

你快亲吻这封信,高兴得跳起来吧,因为我即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不过,请注意,我虽然不跳,也没有什么可吻的,但我高兴的心情并不比你少。我的父亲要到伯尔尼去办事,之后还要到索勒尔去领他的年金;他建议我的母亲也一起去,我母亲已接受了他的建议,因为她希望换一换空气,以增进她的健康。他们原想也带我一起去,可是我不吭声,没有说出我心里的想法。后来因为车子不好安排,他们就放弃了带我去的计划,而且还因我没有同他们一起去而极力安慰我。我假装不高兴的样子;我迫不得已而扮演的这个假样子,倒使我出现了一个真样子:良心的责备几乎使我假装不下去了。

在我父母离家期间,我也不住在这座房子里;他们把我安置在我表妹的父亲家里,使我在这段期间,和我不可分离的表妹真正不分离。此外,由于我母亲不愿意带保姆去,因此把巴比留下来管我的事情:这个监护神似的人,心眼倒不坏,因此,我们既不需要改变她对我父母的忠心,也不必把她当我们信赖的人,我们在必要的时候很容易把她打发开,只要稍稍让她高兴一点,或者再给她一点好处,那就行了。

你当然知道,在这两个星期当中,我们会面是多么方便,不过,在那里我们虽不受拘束,但行事仍要谨慎,要自觉地像以往那样稳重。当我住在我的表妹家的时候,你不仅不应比以前来得勤(因为怕牵连她),而且,我还希望,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应当如何尊重我的表妹和殷勤款待我们的人的神圣权利;一个诚实的人,不需要人们告诉他,他也知道应当对向他提供方便的友人报以热情和敬意。我知道你是很活泼的,也知道你的活没有一个不可逾越的界限;既然你以往没有做过任何有损于诚实的事,那么,你今天也不要做。

你为什么有那种不高兴的样子和忧郁的目光呢?为什么要对我让你遵守的规矩说那么多闲话呢?让你的朱莉把规矩定宽一点好了;你过去乖乖地听我的话,不是从来不发牢騒的吗?在韦威兹河发源之处的开满鲜花的高山附近,有一个供猎人临时休息的孤独的小村子,满可以用来作情人幽会之地。在多尔贝先生的大房子周围,远处稀稀疏疏地有几个沙勒①,它们的茅草屋顶可以遮盖憨厚的乡村情侣,让他们在其中谈情说爱和寻欢作乐。天真而谨慎的挤牛奶的姑娘是知道为他人保守秘密的,因为她们自己也需要别人为她们保守秘密。流经草地的小溪,两岸都有寂静的灌木林和小树林;浓密的森林里还有一些人迹罕至的幽暗的隐藏处。

无论是牧童或农夫,都不走近

那些遮挡幽会之地的林荫。

①沙勒,山区中供制作奶酪和其他奶制品用的木头房子。——作者注

在那里,没有任何自然形成的或人工造成的东西使人感到不安,人们到处都可看到大地的巧妙布置。我的朋友,在那里,我们可以得到它的保护,听从它的安排。克莱尔已说服她的父亲,邀请几位朋友到那一带去打两天或三天猎,而且把我们这两个不可分离的人也带去。正如你所知道的,我们这两个不可分离的人也要把我们的朋友带去。其中有一位是这一家的主人的代表;他去,自然是很给大家面子的;另外一个,名气虽没有那么大,但可以为她的朱莉造一个简陋的沙勒;这个沙勒是为谈情说爱而造的,因此,在他们看来,就等于是格尼德的圣殿了。为了又快又好地执行这个美妙的计划,只须在我们之间商量一下,略事安排就行了;办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一种乐趣。好了,我的朋友,这封信就写到这里,以免再写下去就要被人家发现了。再说,我觉得你的朱莉的心早就飞到那个沙勒去了。

又及:这一切都是经过仔细考虑的,因此,我们不用担心,几乎每天都可见面,即:两天当中,一天在我表妹家里,另一天在出去散步的时候。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爱洛伊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